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3033章 第3035 临碣石1
    道风环顾众人,说道,“计划大家都知道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准备了这么久,就是为了今天。这一战,会有人死,死了的都是英雄,我道风等你们聚魂重生,五百年后还是兄弟。当然,也可能死的是我。”

    南宫影摆手道:“别说这些啦,你不擅长说这种话,大家也都明白,能站在这里,自然是不怕死的。你就说什么时候动手吧。”

    “先去人间。在这里动手的话,不可能是他对手。”

    杨宫梓道:“万一他不去人间呢?”

    道风沉默了一下,道:“他会去的。”

    目光落在老龟玄武脸上。玄武干咳一声道:“说起来啊,人越老越怕死,不过我活了千年了,够本了。”

    孙映月一只手搂着岳恒,表态道:“师父你放心,我们一定不掉链子,只要能死在一起就行!”

    建文帝道风根本没看他,他的命是自己救的,虽然人平时装逼一点,骨子里还是感恩的,自然会全力以赴。

    秦风夫妻,陈露,也都一脸决然。

    望着他们,道风心里想,这一战之后,世上可能没有风之谷了。这个存在时间不长的组织,名字却会在三界永远流传下去。

    当然,前提是这一战能够打赢。

    多年以后,那些还记得往事的人,回忆起这一场天劫之战,最为激动人心的就是这两场“战前动员会”:风之谷在鬼域,捉鬼联盟在人间。

    两个兄弟组织,在同一个时间,集结起来反抗那个强大到不可一世的对手。

    他们是三界之内最后的希望。

    冥王大殿,还是那间看上去普通的民宅,吕纯阳还在研究着棋局。

    突然一声惨叫,吕纯阳转头看去,两个守在门口的侍从,已经化成了两团精魄。

    一只手伸进来,挥了挥袖子,将这些精魄驱散,然后迈步进去。

    身穿一身纯蓝色的道袍,盘起的头发上插着一根木簪,标准的道士扮相,只不过这人脸上金波流淌,就好像罩了一层面具在上面,从袖子里露出来的双手,也是液体一般的色泽。

    没有人的气息,也没有邪物的气息,就好像一个影子。

    “师父,总算又见面了。”浑厚的嗓音,显得中气十足。

    吕纯阳笑道:“阿双,你来得正好,陪我下完这一棋。”

    阿双走过去,在他面前盘膝坐下。

    两人都低头研究棋局,不看对方。

    “当年我走的时候,你是不是就算到了会有这一天?”阿双头也不抬问道。

    “大千寰宇,无限轮回,任何可能都会有,算那个做什么,我要是算的出来,当初就不会救你。”

    阿双点头,“这倒是实话。”

    随后又说道:“我一直以来的所为,从不是为了毁灭,我只是想改造天地大道,让它变的更好,让众生更加平等,让三界更加有序……当年你认为我错了,如今你还是这么认为?”

    “众生平等……佛门倒是讲究这个,但那也是从生命的角度,人有七情六欲,有生来不公,有好人暴毙,有善心无用,即便如此,佛门一直主张渡化,而不是改变天地大道……”

    “佛门!”

    阿双打断他,轻蔑一笑,“一群伪善之徒,不足为论。”

    随即指着棋局的中盘说道:“已是死棋,还有下的必要么?”

    吕纯阳道:“你说什么平等,你的那些手下,前赴后继的地奔向死亡,你可曾给过他们选择命运的机会?”

    “那是手段,是不可避免的牺牲,只有占据阴司,主宰轮回,我才能放手施展我的计划。”说到这,阿双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吕纯阳轻轻摇头,总算下了一颗棋子在棋盘上,说道:“三界六道,主宰众生,牵一发而动全身,你这般改动,必然会引起空前的动荡,发展下去,会产生什么样的变故,你想过没有?”

    “世上之事,不破不立,我连酆都城都攻下了,你应该看得到我的决心。”阿双说话霸气,但语气却很谦和,并且异常地平静,就像是一个尊敬的长辈面前努力讲述自己的道理。

    这一点,丝毫不像是一些影视剧里那种无脑的反派大佬,只会叫嚣什么“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之类的话语。

    他不是星月奴,他的目的不是为了霸权统治。

    他也不是后卿,没有那么多的苦大仇深和为生存而斗争。

    他所做一切,只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为了改革天地大道。

    这种敌人,才是最可怕的。

    “请!”

    吕纯阳招呼他下棋。

    阿双研究了一会,下了一步。

    吕纯阳又下了一步,道:“我早就跟你说过,道是永恒的,它有阴阳两面,才构成了世上一切,所谓天地大道,看是人制定的,其实我们不过是顺应了阴阳造化之理,你盯着一个人的命运看,他很可能是悲惨而不公平的,

    但若你将一百人、一千人的命运放在一起呢,你会发现其中有善有恶,有真有假,有好有坏,一定是平均的,这便是阴阳的平衡。

    我管着阴阳两界,我需要的是平衡,而不是众生平等……众生,永远都不会平等,很可惜你苦修千年,这个道理你从来都不懂。”

    他抬起头,阿双也抬起头,两人第一次交换目光,阿双道:“我也想了一千年,我所坚持的,只是让事情还原成他本来该有的样子。”

    “你入魔了。”

    “哈哈。”阿双轻笑,“若终生平等,何来神魔之分?老师,你既然顺应天道平衡,坚信此消彼长,那你该明白,你在这的一切都结束了。”

    吕纯阳微微仰头,似乎想了一会,点点头,伸手指着面前这盘棋,道:“还剩下这盘棋。”

    说完,他站起来,走到婆娑迦叶图前。

    阿双也看到了婆娑迦叶图,道:“此一去,再无相见之日,老师走好。”说完,弯腰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吕纯阳走进了图中。

    阿双跟着走过去,盯着这幅画看了一会,抬起手,用手指再上面画了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