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3084章 第3086 初探清幽谷2
    在学校门外追上两人,两人站在校门口,傻傻地看着前方某处。

    “怎么了?”叶小木四周扫了一眼,除了白茫茫的雾,什么都没有。

    “刚才……有个人走过去了。”

    王国辉呆呆地说道。

    “哪里?”

    廖政指着对面一座小房子。白雾之下,能见度只有十几米,只能隐约看到一个门框,里面黑洞洞的。

    “这是什么鬼地方啊!”廖政哭了,是真哭了,本来在教室里已经被怪声吓的要死,强撑着一口气跑到这里来,还没能放松一下,又看到神秘的人影,人几乎要崩溃了。

    “行了,别哭了。”叶小木拉了他一把,“现在什么都别说了,我们还是先走出这里再说。”

    四周白雾笼罩,只能看到建筑物的影子。

    三人分辨了方向,继续朝山谷出口方向走去。

    一路上静悄悄的。

    但三人的精神都紧张到了极点,目光警觉地在白雾中搜寻着,提防着随时会有东西冲出来。

    阴天,加上大雾,中午时分,天却黑得像傍晚。

    三人深一脚浅一脚地从公路上走过,转了好几个弯,依然还是水泥路。

    王国辉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说道:“四十分钟了,清幽谷没这么大,按说我们早就出去了。”

    “那为什么我们还在这?”叶小木问。

    这问题王国辉回答不了,三个人内心都无比紧张。

    再走下去,雾气好像淡了一些,四周建筑物里出现了灯光。

    “跟我们那天一样。”王国辉嘀咕道,“看来我们已经走出清幽谷,到了那个镇上。”

    “可这附近并没有村镇。”叶小木质疑。

    王国辉耸肩道:“我对这也不熟,可能我们走了反方向,清幽谷有路跟别的镇子相连也说不定。”

    这解释漏洞太多,但已经是他能想到的唯一解释。

    当一个人面对未知事物时,总是需要一个科学的解释,哪怕是用来安慰自己。

    叶小木走下道路,朝附近的一处灯光走去。

    “小木你干什么!”廖政吓的一把拉住他。

    “有灯说明有人,我去打听下这是什么地方。”

    “你疯了!万一……万一里面不是人呢!”廖政声音里带着哭腔。

    叶小木愣了一下,什么也没说,继续往灯光方向走。

    是一座二层的小楼,看上去不像是民宅,而是某个单位,一排房子里都亮着灯。

    叶小木特意观察了一下,这座小楼虽然不是全新的,但建筑时间最多不超过十年,这么说来,他们大概真的走出了清幽镇。

    他来到一间亮灯房间的后窗下,朝里面看去,里面好像是个车间,停放着一些机械,机械很脏,上面堆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看上去像是在工作,但是空旷的车间里一个人都没有。

    他又看了几个房间,结果都一样,灯亮着,但没人。

    真是怪了!

    无奈,三人只好继续前进,走不多远,前方道路出现了分叉,一左一右。

    “就是这!”

    王国辉指着左边那条路,说道:“我们那天走的就是这条路,前面不远就是医院,再走一段就出去了。”

    三人踏上了这条路,走了五分钟,路边果然出现了一座医院。

    从外面看上去,医院不是很大,院子里面有一个花园,然后是一栋大概四层高的楼房,造型风格看上去像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种,但还比较新,院子也很干净,一看就是平时有人打理的。

    对面一楼就是挂号大厅,灯光昏暗,能依稀看到挂号的窗口。

    三人在门口停留了一会,叶小木提议道:“进去看看?”

    “疯了啊,不去不去!”廖政嚷起来。

    “我们来就是调查白依苒到底经历了什么,变成现在这样,既然一切起源是在这里,总得进去看一眼吧。”

    叶小木望着王国辉说道。

    王国辉呆了半晌,问道:“你不怕?”

    “你们要是怕,我自己进去。”

    叶小木说完,走近了无人的院子。

    王国辉犹豫了一下,也跟上了。

    “我等你们啊,你们快点出来!”

    廖政打死不愿意进去,就在门口站着。

    一进大厅,立刻有一股医院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迎面而来。

    叶小木在大厅四下打量了一眼,发现这大厅虽然有点简陋破旧,但地面干净,包括座椅上也没有灰尘,说明至少三天内有人打扫过卫生,不然桌椅板凳这些地方一定会蒙尘。

    “我们还是不要上去了……”王国辉哀求似的望着叶小木说道。

    这间静寂无人的医院,给人一种很诡异很压迫的感觉,叶小木也感觉到了,迈步来到挂号窗口,里头没人,于是从边上推了推门,果然门没锁。

    里面是常见的那种办公室,桌上摆着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有一个金属的保温杯,边上放着一副眼镜和一份报纸。

    叶小木想到什么,过去拿起报纸,是一份《春城早报》,看了下时间:1985年11月29日……

    感觉脑袋好像有什么东西嗡的一声炸开了,嗡嗡作响。

    报纸这东西,正常都是看当天的吧?没人会在上班时候带一份几十年前的报纸来看吧?

    王国辉见他发呆,凑了过来,问他咋了。

    当看到日起之后,他身子晃了晃,干脆坐在了座位上,穿着粗气,栗声喃喃说道:“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啊!”

    叶小木猛然想到什么,过去推开了办公室的隔间门,刚从外面已经看到这里是药房。

    货架上摆满了药物。

    他随便抓了几样,查看上面的生产日期,发现生产日期和有效期全都在1985年左右。

    叶小木趴在柜台上,大口呼吸,心中充满了迷惑和恐惧。

    如果那份报纸还有偶然性的话,那这些药物就是实锤了:任何一家医院,都不可能卖几十年前的药给患者吃。

    但这一切怎么解释呢?

    如果这里跟清幽谷一样,是一座几十年前的老建筑,那为什么看上去那么新?

    就算天天有人打扫,勉强能维持外表,但这些药物的包装盒,为什么看起来像是崭新的?

    这绝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