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3098章 第3100 鬼蜮伎俩1
    叶小木早就抓了一把刘老头给的五帝钱,对着老太太抛了过去,全打在她脑袋上,滋滋地冒着青烟。老太太怪叫着跌到了屋里。

    都是特么什么东西啊!

    叶小木拼了命地往前跑,突然,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唤:“小木!”

    是母亲的声音!

    不不不,肯定是鬼。

    “小木,是我啊,我是妈妈……我被人抓到这里来了,快救救我啊!”

    接着是一阵痛苦的呻吟。

    叶小木想要回头看一眼究竟,突然想到刘老头交代的话,千万不要回头!

    刘老头以前也跟他说过,人身上有三盏灯,头顶和双肩上各有一盏,一旦回头,灯就会灭一盏,阳气减弱,鬼就能上身了。

    想到这叶小木立刻冷静下来,妈妈是不可能来这里的,一定是假的,假的。

    他咬着牙继续往前走。

    “母亲”就在后面跟着,一边痛苦呻吟,一边告诉他自己是过来找他的,如今双腿被看不见的东西抱住了,让他等等自己……

    虽然他对此表示严重怀疑,但那的确是母亲的声音,这种亲情的呼唤,让人特别容易失去理智。

    叶小木的步子越来越慢,内心也挣扎起来。

    万一真的是母亲呢,回头看一眼,就看一眼……

    绝对不行,假如不是母亲,自己差不多就挂了……

    突然身后传来母亲一声尖叫,好像摔倒在了地上。

    叶小木猛然回头,看到了一个小女孩,站在半空中,冲自己笑着,然后扑了下来。

    “陆薇,你怎么会在这里?”

    在一处亮着灯的宅子里,白洪兵总算追上了陆薇,陆薇站在墙角,背着身子,捂着脸,低声抽泣着。

    “陆薇?”

    白洪兵走到她身后去,伸出一只手放在她肩膀上,陆薇突然转过头,一把扯下了口罩。

    居然是一个男人的脸。

    “你,是你,冯建安!”陆薇的身体上,居然长着封建安的脸。

    “很意外吗?”

    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白洪兵猛然回头,是自己那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女儿,她穿着红色的裙子,像个洋娃娃似的,眼睛也大大的,十分可爱。

    她背着双手,跳到了冯建安的面前。

    冯建安立刻弯腰面对她。

    小女孩抓住冯建安的头发,用力撕扯,将头皮扯了下来。

    头皮的下面、他的后脑勺上,居然还有一张脸!

    这张脸才是陆薇,斜眼看着白洪兵,表情扭曲而狰狞,口中发出呜咽的声音,仿佛正在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接着他全身颤抖起来,慢慢倒在了地上,身躯缩起来,等再次伸开的时候,变成了四只手和四只脚,扭曲在一起。

    看上去就像是陆薇双腿缠在冯建安的腰上,双手也伸到了他的脑后,像两个人不分你我地抱在一起。

    但他们并不是抱在一起,而是……长在一起。

    一层皮将两人的是四肢都蒙上了,谁都无法移动,像是一个臃肿的怪物。

    这一幕的刺激,已经超越了恐惧,而是恶心。

    白洪兵直接弯腰吐了起来。

    “你觉得恶心吗?”

    小女孩背着双手,歪着脑地啊他,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

    “不……这是假的,假的……”白洪兵本能地往后退,双腿却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有多久没见到他们啦?跟你说实话吧,我早就抓到他们了。”

    小女孩走过去,在那个怪物的脑袋上拍了拍,笑得越发灿烂了,而那个脚步蹒跚的怪物只能发出痛苦的呢喃。

    “他们既然那么喜欢给连体婴做手术,那就让他们也当个连体婴好了……我杀了他们之后,把他们的魂魄封印在身体中,然后揉在一起……这样他们就彻底分不开了,但他们的魂魄还是完整的。”

    她过去一把抓起连体人的头发,让陆薇的脸对着白洪兵,冷冷道:“快看啊,你朝思暮想的丈夫来了,你不想跟他说点什么吗?”

    陆薇张开嘴,发出一连串让人听不懂的音符,但她看向白洪兵的目光,却充满了愧疚和忧伤。

    “现在,他们是我的一个宠物。”

    小女孩说着,往连体人肚子上踢了一脚,怪物倒在地上,因为四肢都在往相反的方向运动,在地上半天也没爬起来,笨拙地翻滚着。

    不……

    白洪兵爬起来,跪在地上,双手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朝小女孩哀求道:“求求你不要这样,她毕竟是你的妈妈……”

    “妈妈?”小女孩手指放在唇边,若有所思地望着陆薇,道:“妈妈。”然后对白洪兵道,“你是我爸爸。”

    “你们是我的父母!”

    她双眼突然充血起来,冷冷说道:“你们爷配做我的父母!你们生了我,却最终为了那个你们另一个女儿杀了我,你们也配做我的父母!”

    她缓缓朝白洪兵走过来,“我恨我的母亲和那个奸夫,所以我让他们承受了十年的苦难,而对你,还有我那个好姐姐啊,你以为我放过你们了吗,我只是让你们多活几年,让你们彼此感情更深,再让你们生生分离,你就在这里呆着吧,等我去抓了你那宝贝女儿,在你面前折磨她!”

    “不要啊!”

    白洪兵绝望地叫起来,试图拦住她,但被她在脑门上拍了一下,全身立刻不听使唤了。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脚步声:“白洪兵,你在里面吗,白洪兵?”

    是刘老头的声音。

    “我在!道长救我!”白洪兵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失声呼喊起来。

    “阴魂不散的家伙!”

    小女孩飞身出了宅子,立刻看到刘老头,怒喝道:“你与我井水不犯河水,为什么屡次来坏我的事。”

    刘老头叼着旱烟袋,笑道:“怪就怪老道贪心,拿了人家的钱,做人要有点职业道德不是。”

    “哼,只怕你有命赚没命花!”

    小女孩人影一晃,作势朝刘老头扑来,下一秒钟,人影隔空穿梭,冷不丁出现了刘老头面前,双手朝他脖子上掐过来。

    刘老头正在抽旱烟,猛地用力吹气,一大团火星从烟窝里飞出来,落在小女孩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