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3103章 第3105 麒麟1
    “一切交给我!”

    白洪兵看了看两人,眼睛早就湿润了。

    “刘先生是我家的大恩人,他的身后事,我一力承担,还有两位的救命之恩,人都说大恩不言谢,我……我是在不知道说什么了,两位从此就是我亲人,有什么用到我的地方,只管说一声。”

    苏烟于是给他一个号码,是警方负责善后工作的,让他自己去联系,白洪兵打了电话之后,买单走人。

    叶小木要去刘老头家收拾东西,苏烟听说后,也好奇刘老头留下了什么法器之类的,于是陪他一起去。

    从咖啡店出来,苏烟让叶小木等一会,自己去地下车库开来一辆车,一辆奔驰SUV,叶小木不太懂车,估计这车也不便宜,对苏烟的感觉更加神秘了。

    苏烟很老练地开车,跟他聊了起来。

    她很爱说话,两人又是同龄人,聊了一会就熟悉了,苏烟也现出了话痨本色,主动说起了自己的情况。

    她是徽州人,在昆明上大学,今年大二,学的是旅游专业——用她的话说,只是为了混个毕业证,她的真实身份,是一个法师。

    “我十岁的时候,被人贩子拐到云南的山里,卖给一家人当童养媳,我趁着他们不注意逃走了,但那边全是山,我在山上迷路了,又没东西吃,当时我师父正好去山里采药,救了我,把我送回家里,他看我有修行天赋,于是给了我一本修行笔记。

    可能,我天生就是要当法师的吧,那笔记我一看就上瘾了,遇到看不懂的,就跟师父通电话请教——寒暑假的时候,师父就带我去各地游历,处理灵异事件。

    我师父是一谷先生的记名弟子,法力深厚,在云南的法术界很有名,他曾经是这边警局的灵异顾问,两年前,我奶奶死了,家里没亲人了,我就考了这边的大学,长期跟在师父身边历练,一年前,我师父死了……在一场斗法中被一个蛊师给杀了,所以我就接替了师父的位置,一边上大学,一边查访那个蛊师的下落,我要给师父报仇。”

    说完这些,她转头看了叶小木一眼,“这就是我的人生啦,是不是很丰富?”

    “何止丰富啊,简直……”叶小木一时想不到合适的词语,苏烟问道:“你呢,你是怎么当上法师的?”

    “法师?”

    “你不是那老头的徒弟吗?”

    叶小木摇摇头,把自己跟刘老头的关系讲了一遍,苏烟听了,神秘地笑了笑,道:“那个白依苒,是你女朋友?”

    “不不,就是同学,我跟她不熟,就一起参加过几次社团的活动。”

    “那你为什么要为了她拼命?”

    “我……我也不知道。”叶小木耸了耸肩,“我只是想搞清楚事情真相。”

    苏烟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表示不能理解他的动机。

    “不过,你还真挺勇敢的,见到鬼也不怕。”

    “我也怕的。”想到那些直面鬼怪的经历,叶小木还觉得有点凉飕飕的。

    “不,你已经很棒了,一般人第一次见到鬼,基本就是瘫在他们什么都做不了,你很不错了,不然你跟我混吧,正好我缺个助手,怎么样?赚钱了九一分。”

    九一……

    “我……我快要高考了,最近没空干别的。”

    “那你就考个本地的大学啊,上了大学就轻松了,你看我,很少去上课。”

    叶小木无奈笑道:“我妈要是听见你这么说,一定不让我跟你交朋友。”

    “管你妈什么事,又不是男女朋友!”

    “嗯,我可压根没这念头。”

    “喂,你什么意思,本姑娘这么花容月貌、白璧无瑕,你难道一点都不动心,喂,你说呢!”苏烟十分凶狠地逼问。这模样让叶小木觉得,如果她不是要开车的话,估计要把自己揍一顿了,只好点点头。

    “哈哈,我就说嘛!”

    苏烟眉开眼笑,十分满意,接着说道:“不过你对我动心也是白搭,我可看不上你这样的,以后不许想了你知道吗?”

    叶小木一头黑线,什么人啊这是。

    到了刘老头家里,叶小木触景生情,心情一下子又沉重起来,苏烟却到处翻找,刘老头家很小,只有两间屋子,很快就被苏烟翻了个底朝天。

    有不少黑豆糯米朱砂之类的作法用的东西,都被苏烟笑纳了,还有一本修行法门和笔记(苏烟鉴定出的),翻看了一会,丢下一句是“初学者看的”,便丢给了叶小木。

    叶小木整理了一些破衣服之类的,在院门外烧了,对他来说,唯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那些书了,求着苏烟帮他一起搬到车上,还有一些木剑和桃符之类的也带上了,其余东西,交给白洪兵回头来处理了。

    回城的途中,苏烟还是巴巴说个不停,一转头看叶小木神色悲戚,略有感慨,说道:“你这人还挺重感情的,不过,对我们法师来说,人死并不是终结,他的魂魄到了阴间还可以投胎,所以也没必要过于悲伤。咱们聊点别的吧,不然你也讲讲你的人生?”

    “我……我叫叶小木,我妈是一个警察,缉毒的,我还有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姑姑,哦,以前还有个外公,两年前去世了,我上高三,快高考了。”

    苏烟等了一会没有下文,催问道:“还有呢?”

    “没有了。我人生经历没你这么丰富,就是一个普通人,长这么大,也没做过什么值得说的事,跟大部分人一样吧。”

    “你爸爸呢?”

    “不知道,我出生就没见过,我妈说他在外地,但我从来没见过他,家里也没有跟他有关的东西,哦,大概有一张照片是他,是我在我妈的箱子里翻到的,跟我挺像,我觉得就是他。”

    叶小木不愿多谈自己的事,跟她打听起有关“法术界”的情况,苏烟很卖弄地介绍起来:从道、佛和民间门派,介绍到邪物的来历和种类。

    按她的说法,这些都是天机,本来普通人是没资格知道的,不过因为他之前参与了灵异事件,是见过鬼的,这才告诉她(叶小木觉得其实她就是话痨加上卖弄)。

    今天参加阅文年会,现场巨多明星刚刚才结束,今天没能写多,大家担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