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3125章 第3127 恶斗3
    接着有流火落下,将他浑身笼罩,对少年的肉身没任何伤害,却不断吞噬着他的魂力。

    “哼……”

    恶道士哼哼着爬起来,背靠着墙,双手结印作法,睁着两只肿的几乎看不见的眼睛望着叶小木,冷冷道:“打啊,你小子怎么不打了!幸亏我匆忙中贴了一张灭魂符在你身上,怎么样,滋味好受吗!多管闲事的家伙,我现在就让你死!”

    他大笑起来,牵动脸上的伤口,又疼的哼哼起来,强撑着结印念咒。

    魂力被蒸发……

    叶小木感觉自己除了意识还在,什么都没了,耳中听见恶道士的声音:“也是怪了,你修为不行,魂力却这么强大,若有时间,或是个修行的好苗子,可惜啊可惜……”

    他阴笑两声,继续作法。

    砰——

    一阵清脆的玻璃碎裂声。

    一个黑色的东西飞了进来,绕着屋子飞了一圈,总算搞清楚了情况,怒吼道:“不许杀我佣人!”

    朝恶道士扑了过去。

    鸡仔!

    恶道士都没看清来到是什么,两眼眼睛就被鸡仔啄瞎,彻底看不见了。

    鸡仔根本不客气,双爪抠住他的脑袋,用力一撕,直接将头皮撕起了一层,嘴巴在他脑门上用力啄。

    坚硬的头骨居然被啄开了口子,鸡仔直接把长嘴插进去,把脑浆喝了……

    “啊……”

    恶道士双手乱抓,当场倒毙。

    叶小木从少年身体里出来,灵魂虚弱无比,他第一件事就是跑去找夏兰。

    夏兰躺在墙角,身体透明到了几乎看不见的地步。

    “小兰,你怎么样,你看到了吗,我没事了,那恶道士死了,他不能再抓你了!”

    夏兰浑身冰冷,全身已经不能动,只有眼皮还在眨着,吃力地冲叶小木露出了笑容,嘴唇蠕动,似乎想说什么,叶小木把耳朵凑过去,听见她的声音:

    “小木,谢谢你,我唯一的,朋友……”

    叶小木双眼湿润了。

    然后,这个可怜的姑娘,就在他的怀里,完全消散了,化作一颗颗的精魄,在房间里盘旋,从窗口飞了出去。

    至少,是一种解脱了吧。

    叶小木抹了一把眼泪,望着窗外飞走的精魄,心里默默说道,夏兰,你这辈子并没有白活,至少你还有一个朋友,我,叶小木,会永远记住你。

    “佣人,佣人,这两个是不是恶人!”

    鸡仔吃了恶道士的脑子,用爪子擦着嘴,问叶小木。

    “是恶人。”

    叶小木看了看那对蜷缩在一起的畜生父子,立刻怒发冲冠。

    鸡仔分别看了看两人,说道:“你们两个只能活一个,你们讨论一下,谁活。”

    父子俩互相看了看,少年哇的一声哭出来,“我……我不想死啊,我才十六岁……”

    一边对着鸡仔下跪磕头。

    壮汉流着眼泪不说话,眼神之中带着一些失望。

    鸡仔朝壮汉飞去。

    叶小木瞥见那个少年长出了一口气的样子。

    真是人渣啊!

    “还是你先来吧!”

    鸡仔突然折回头,扑到那个少年身上,噗噗两下就啄瞎了眼,再像之前对恶道士那样,直接啄开了脑壳,把脑浆吃了。

    “美味美味,好久没吃过这样的美味了……”

    鸡仔舔着嘴边羽毛上沾的脑浆,朝壮汉扑过去。

    叶小木急忙拦住他,说道:“不要杀他了,让他活下来,这样对他更是一种折磨!”

    “折磨什么啊。这是我的食物啊!”鸡仔不服。

    叶小木一再拦着,承诺回去给他煮两袋他没吃过的泡面,这才劝住了鸡仔,走到夏兰的尸体面前,端详片刻,跟鸡仔一起飞走了。

    身后那个房间里,传来壮汉的嚎啕大哭。

    不知道他是为了儿子的死伤心,还是为了自己的混蛋行为造成了这一切而感到愧疚。

    夏兰……

    在半空中,叶小木回头望了一眼那间开着灯的房间,眼睛又湿润了。

    “那个少年,还有那个道士的魂魄呢?”

    图中叶小木突然想起这件事,问道。

    鸡仔打了个饱嗝,张开嘴,一串精魄从他口中飞了出来。

    两人都被灭魂了……

    叶小木感到十分快意,随后又为自己这个想法感到害怕,这可是两条人命啊!自己就算不是凶手,至少也是帮凶,出了这么大的事,居然内心坦然,一点愧疚之意都没有?

    随后一想,我愧疚个毛线啊,今天要不是鸡仔突然赶到,自己就要死在那个恶道士手中了,本来就是你死我亡的战斗。

    “对了,鸡仔你为什么喜欢吃人啊?”

    “食物啊,我们灵兽,古代都是吃人的,尤其是脑浆……”它舔了舔嘴巴,口水快流出来。

    想到他之前大嚼人脑子的模样,之前自己是在生死关头,想不到别的,如今回想起来,叶小木感觉一阵恶心,头皮发麻。

    “可是……吃人太残忍了。”

    “你们吃鸡的时候,会觉得残忍吗?”鸡仔哼了一声道,“而且我现在很少吃人了,主人说了,只能吃坏人,我都好久没开荤了……”

    叶小木无话可说。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跟着你的呀!你之前偷窥主人,把她看醒了,她进屋要找你麻烦的,结果发现你灵魂出窍了,怕你第一次出去有危险,就让我跟着啦,唉,要不是怕以后没人煮面给我吃,我才懒得跟踪你啊!后来见你们跟那小道士打起来,磨叽半天也打不赢,只好出手了!”

    多亏苏烟细心,不然自己现在差不多已经冤死在那个恶道士手下了。

    回到家里,苏烟让他先魂归肉身,然后把他揍了一顿,算是偷窥的代价,然后叶小木讲了晚上的经历,在讲到那个恶道士善恶不分、还试图杀了他以绝后患时,叶小木还是难以平静,苏烟却没什么反应。

    “正常啦,法师之中也不少恶人的,尤其是玄门弟子。”

    “玄门是什么?”

    “一个法术界的地下组织,什么门派的都有,大部分是一些臭名昭著的法师,在法术界混不下去了,凑在一起,他们有森严的等级,各地都有他们的成员,靠给人卖命过日子,这帮人都是亡命之徒,很不好惹,你以后遇到了,要多加小心。”

    (人在外地,今天状态不佳,休息一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