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3134章 第3136 无人荒村1
    苏烟的表情也凝重起来,问道:“那几个人,是什么境界?”

    “两个灵士,一个灵师。”

    曹伟波看着她。

    苏烟倒吸一口气,随即勉强笑道:“我也是灵师,你是怕我去了也有去无回吗?”

    曹伟波道:“八子之中的树心法师,得到消息,今天已经从云台山赶过来了,带着几个师兄弟接管了这桩公案,目前已经不让外人参与了,我认识他一个师弟,你要是去,我倒是可以去说,但我还是劝你不要去。”

    “哇,树心法师也来了!”

    苏烟两眼放光,“那我就更要去了,我要看看他真人到底什么样子。”

    “那我去安排。”

    “不用,我们自己去。”

    “自己去?”曹伟波有点吃惊,为难道:“如果撞到树心他们,怕是不好说啊。”

    “怕什么啊,那地方又不是他家的,我们真去了,他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啦,我不认识他们,贸然跟他们一起行动也不好啦,还是我们自己去,到时候真遇上他们也不会说什么的啦。”

    曹伟波有点为难,苏烟抓住他的胳膊,有点撒娇地说道:“你到底带不带我去啊!”

    “行吧。”曹伟波显然没法抗拒,耸了耸肩道:“我明早上去买两套露营用品,下午我们就出发。”

    “不,三套。”苏烟对他伸出三根手指,然后指了指叶小木。

    “哦,我以为他不去。”曹伟波有点失落。

    苏烟笑了笑,“这是你地盘嘛,辛苦你啦。”

    回房间之后,叶小木吐纳了两个周天,疲劳感消退,人更加精神了,打开微信一看,有曹伟波发来的信息,拍了一张小卡片,上面有个衣着暴露的妹纸,写着高端男士会所之类的。下面发了个奸笑的表情。

    什么情况?

    叶小木内心小小悸动了一下,随即就想明白了,回了一条“现在去还来得及吗?”

    过了一会,曹伟波果然回了个笑哭的表情:太晚了,下次有机会请你。

    叶小木哼了一声,这点小伎俩。

    第二天早晨,他起床洗漱好了,去隔壁敲门叫苏烟吃饭。苏烟生活上虽然懒散到了一定程度,平时啥也不干,在家都蓬头垢面的,但只颓不废,至少每天还是勤奋修炼的,尤其是从叶小木这里学到大周天吐纳心法之后,每天也是雷打不动地吐纳三个周天,然后早睡早起。

    苏烟开门让他进去,拿了衣服去卫生间换,收拾干净出来,两人一起去吃酒店的自助早餐。

    “喂,你昨晚是不是想去大保健来着?”电梯里,苏烟斜眼看他。

    叶小木开怀大笑。“我就知道他会告诉你。”

    “他说他在楼下捡到一张小卡片,就开玩笑问你去不去,结果你还真要去。”苏烟一脸鄙夷。

    “他是故意试探我,然后截图发给你,说是开玩笑,潜台词就是让你知道我想去那啥,好降低我在你心中的形象!”

    苏烟愣住,“他有这么无聊吗?”

    “不是无聊,人家是喜欢你,怕我抢了先,也能理解,毕竟我这么帅不是。”叶小木在外人面前比较羞涩,但对自己人的苏烟也是经常开玩笑。

    “谁给你的自信啊!我才看不上你好吗!”

    中午,曹伟波才找他们吃饭,声称已经完成了采购,全放在车上了。“不过封门村在深山里,车开不进去,要走几十里山路,到时候这些东西都得背上去。”

    “没啥,我的那份让他背就好了。”苏烟用筷子指了指叶小木,语气自然地根本没当回事。

    曹伟波今天换了一辆山地越野,载着两人,两个小时后来到了山区,进山之后又开了一段,前面彻底没路了,曹伟波下车打包行李,每人一只旅行包,里面满满都是户外露营用的装备。帐篷、工兵铲,还有一些药品之类可能用到的物资,曹伟波和叶小木各背一半。

    山路难走,很多地方连路都没有,全靠着GPS定位,从一片深山老林里穿过,肩上又背着几十斤重的东西,对体力是重大考验,要在以前,叶小木估计自己走不到几里路就不行了,但这次一口气走了十公里,也只是稍微感觉到累,暗想这大概是自己修炼了一段时间体术的效果吧,能不能打不管,至少体力比以前强了许多。

    一路上,三人边走边聊,叶小木对曹伟波也算多了一层了解:

    他出身不错,父亲是做红木生意的,家境很不错,但他父亲做生意得罪了人,报复在他身上,那是他四五岁的时候,被人下了降头,当时并不知情,怎么看都看不好,几乎要死了。

    也是他命好,当时他父亲经人介绍,找到一个隐修的法师,那法师看过曹伟波的情况,发现他是个修道之才,于是跟曹伟波父亲说,自己能治好,但是得付出近十年的法力,如果不是至亲的人,给多少钱他也不干。

    除非曹伟波父亲愿意把儿子舍身给他当徒弟,他才愿意出手。

    曹伟波父亲当时只想着保住儿子的命,哪管这么多,再说儿子啥时候也是他儿子,拜师也没啥损失,当场答应。法师这才出手帮曹伟波解降,从此收做徒弟,打小就培养他。

    用曹伟波自己的话说,自己天赋是可以的,就是吃不了苦,加上家里有钱,也没啥危机感,因此不管修道还是做生意,都是三心二意,两年前他父亲蹬腿走了,他接过生意,但这两年红木生意不好做,他也就是个混,反正衣食无忧,也没心情谈恋爱结婚,就这么一直混着。

    苏烟的师父,跟曹伟波的师父是老相识,算是半个同门,苏烟几年前跟师父一起来河南这边追查一张公案,当时找的就是曹伟波师父帮忙,曹伟波天天陪着转悠,跟苏烟是同龄人,这样熟悉起来,之后一直保持联系,就在今年初,他还特意去春城找过苏烟,一起去了趟丽江……

    说到这次旅行,曹伟波兴致立刻来了,不断重提旅行中的一些趣事,如何去酒吧玩的,如何半夜一起去泸沽湖边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