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3146章 第3148 喜宴2
    苏烟转头看了一会那小伙说道:“不会吧,这小伙模样很普通啊,看上去还很脏似的,那个姑娘我看了一眼,身材超棒的,怎会看上他啊!”

    “就是他,而且你看,他这表情是不是有点奇怪,之前他就是这个表情。”

    “你看得那么仔细啊,变态!”

    “什么啊,我是觉得有问题!”叶小木辩解着,这时候院门外一个声音叫起来:“张先生到啦!有请有请!”

    三人转头看去,正是之前看到那个穿长衫的老者。

    他所到之处,宾客全站起来跟他打招呼,张先生一个都没理,径直朝主宅走过去。经过那个叫“高盛”的男子身边时,突然站住,面色凝重地上下打量他。

    高盛慢慢朝宅子里走去,张先生跟了上去。

    “我们也去看看!”

    叶小木招呼二人跟上,紧跟着张先生进了屋。

    宅子内部,装修得不敢说富丽堂皇,也绝对超过一般大户人家的水平,而且装修风格和各种摆设装点都十点典雅别致,很有逼格,叶小木三人讨论,一致认为这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山野地主所应有的品位,哪怕他很有钱,但品位这东西不是有钱就行的,尤其是在这个时代,信息闭塞,不同阶级之间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

    宅子里很多佣人在忙,张先生进去之后,很多人都停下来跟他打招呼,张先生却谁都不理,目光锁定了高盛的后脑勺,突然走上去,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唤道:“高盛,你站住。”

    高盛站住,直挺挺地转身,涣散地目光望着张先生,好半天才聚焦,“哦”了一声,木讷地唤了一声:“张先生。”

    “高盛,你刚才去哪里了?”

    “我……”

    高盛回忆起来,半晌,缓缓摇头,“我记不住了。”

    张先生轻轻叹了口气,道:“你去吧。”

    “哦。”高盛转过身,朝后堂走去。

    从头打我为,他都表现得像一个梦游的人。

    “这人怎么跟丢魂似的。”叶小木纳闷。

    “看上去是不对劲,可惜我们现在也跟游魂似的,也没法作法,不然倒是可以检查下他是什么情况。”苏烟喃喃道。

    “游魂有游魂的好处啊。”曹伟波注意力显然跟他们不在一个点上,东张西望,说道:“我们去看新娘子吧,看看古代新娘子是怎么化妆换衣服的嘿嘿……”

    两人都表示没兴趣,但曹伟波不听劝,表示自己这是关心民俗,跟他们约定了待会在大门口见,便一个人上了楼,去寻找他的新娘子去了。

    叶小木和苏烟继续跟着张先生,在一楼转过了一道回廊,又进了一重院子,这个院子比前面要小一些,也安静许多,没有花卉和多余的摆设,是平坦整齐的草场,左边靠围墙的地方摆着几个木垛,上面绑着稻草,模拟成人的样子。

    边上有个兵器架,摆着长刀弓箭之类,还有一只鼓。

    原来这是一个演武场。

    一般人家是没这爱好的,不过想到这里主家是一个将军,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也就不足为怪了。

    院子对面还有一座宅子,门外有珠帘,张先生走到门口,咳嗽了一声。

    “是老张吧,快进来。”

    里头传来一个苍老雄浑的声音。

    张先生走了进去。

    叶小木和苏烟也跟了进去。

    转过珠帘,里面是一个客厅,古色古香的红木家具,装点着一些吊篮、常春藤之类的花草,房间里有好几副书架,看上去应该是书房。

    一个身穿锦绣长袍的老者,坐在书架前面的茶几上,正伏案写着什么,听见脚步声,直起身来看了一眼,立刻眉开眼笑:“老张你来了。”

    张先生鞠躬道:“见过将军。”

    将军苦笑道:“也只有你还记得我是个将军啦,多年来坚持以礼相待。”

    “主仆名分总归不能乱。”

    “张先生坐。”

    张先生坐下之后,将军让人看茶,佣人端茶上来,提醒他吉时快到了,还当尽早更衣,前去主持宴席。

    “张先生,我还记得当年,我奉命出征,却为监军所害,告我谋反,朝廷要杀我九族,多亏你用计助我逃脱,带着家人来到这荒村之中隐居,如今一晃几十年过去,本想暂避风头,哪想到一住就是二十年,如今连我儿子都要娶媳妇了,时间可真是快啊……”

    张先生点点头,沉吟半晌,说道:“将军,今天可不是闲聊感慨的时候,我提前过来,就是要跟你商量妖邪作祟之事,村里已经死了七个人了……”

    将军脸色也凝重起来,点头说道:“可有什么线索?”

    “说出来,有点难以启齿,前日我设下迷魂阵,将它打成重伤,她无法远走,便钻进了一户人家里去养伤。”

    “有这种事!去了谁家,快带人去抓!”

    张先生看了他一眼道:“它逃到了将军府上。”

    将军倒吸一口气,愣了半天,说道:“那怎么办?”

    “这邪物变化多端,最怕的就是它万一变化成佣人的模样,这就麻烦了,还请将军下令,让府上的人都来集合,喝一口我配的符水,便知真假,被排除的人,可让我画符阵在身,短期内可保无法被邪物附身,也省去了后顾之忧。”

    “若是它没附身呢?”

    “那就更好办,我已在将军府四周埋下金钱血阵,这邪物有伤在身,决计无法逃走,若未附身,便一定是藏在府上某处,只需一番搜查,便能找到它藏身之所。”

    将军沉吟半晌,说道:“这件事办起来,倒是麻烦的很,如今佣人们都在准备婚典,吉时将至,现在叫他们过来,怕是有影响,不如……等婚礼结束?”

    张先生道:“来参加婚礼的人很多,若那邪物制造混乱,逃走不是难事,吉时到了可以再选,但若婚礼上发生什么意外,那才是冲了好彩头。”

    将军一想也是,于是起身往外走,叫上管家,让他吩咐下去,所有人暂时停工,全都到中院来,一个都不许耽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