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3147章 第3149 时间尽头1
    因为命令强硬,管家虽然不解,但也只能去执行了。

    片刻之后,佣人们陆陆续续来到,在中院里分排站好,一个个脸上带着疑惑,但又不敢多问。

    管家再三确认,所有佣人都来到了。

    张先生也早就化好了符水,有好几碗,摆在桌子上,让他们一人一口喝下去。

    “他是个正宗的道士……”

    看到他画符的手法,苏烟推测道,“看这样子,至少是个真人,甚至有可能是天师。”

    她和叶小木一直都充当看客,看到了一切,也通过将军之前自己所说的话,明白了封门村的来历:这个将军因为什么事被人告了谋反,为了不被灭九族,偷偷逃到这里来,这个村子的成员,估计都是他的部下、家丁和佣人之类,跟着他一起逃出来的。

    叶小木猜测,这些人最初也未必是心甘情愿跟随他,只是谋反罪名太大,灭九族的话,作为他家里的佣人也会跟着一起倒霉,也是不得不跟着他一条路走到黑,能在这深山之中定居,过上安慰日子,估计也都知足了。

    “高盛,到你了,愣着干什么!”

    管家手拿装着符水的碗,冲他催促道。

    高盛这才走上前来,接过符水,还没等喝,张先生一把夺过去,道:“你不用喝了。”

    众人都倍感疑惑。

    “你把衣服掀开,让他们好好看看你的身体。”

    高盛听话地解开上衣,众人一看之下,顿时都呆住了,随后场面混乱起来,大伙呼啦一下退开,一个个都躲得远远地,不少丫鬟都缩在一起,吓得哭了起来。

    高盛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低头朝自己肚子看去,只见肚皮上破了一个大洞,里面——五脏六腑都没了,简单说,他就是一个空壳。

    高盛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幕,片刻之后,他口中吐出一口气,眼中流露出死不瞑目的表情,向后倒了下去,彻底不动了。

    “大家都看到了,他是被邪物掏开了肚子,把心肝脾肺肾全吃了,连魂魄也吃了,可惜他自己全无发觉。之前的他,只是还残存了一丝神念,以为自己没死,因此短时间内才能行动……这就是被邪物所害的下场!”

    众人一听,吓到不行,赶紧都上来迫不及待地喝符水,然后配合张无生,让他在手脖子上朱砂笔画一个据说能保证他们几天内不被邪物侵扰的符文,对他千恩万谢。

    张先生再三跟管家确定,是不是所有佣人都来了,确定之后,告诉将军,那个邪物杀了人,但好藏在他符上,现如今应该检查女眷亲人。

    将军有点老大不乐意,但看到高盛刚才那惨不忍睹的模样,担心家人不安全,于是打发走了那些家奴之后,自己出马,不一会把家人都叫出来了,有老婆儿子和女儿。

    “他这个女儿长的倒是水灵啊,这身材……”

    突然有人在身后说话,叶小木和苏烟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曹伟波。苏烟调侃他看到新娘子换衣服没有。

    “看什么啊,都化好妆了,蒙着红盖头坐在床上,啥也没看见。”

    张先生又调配了一碗符水,分成几小杯,然后亲自奉上,看他们一个个都喝了,最后轮到大少爷,这少爷穿着一件白色西装,带着眼镜,气质很温雅。

    “大少爷,恭喜啊。这杯酒算我提前敬你大喜!”

    大少爷客气了两句,端起来喝了,张先生观察一番,都没事,跟将军互相看了一眼,两人都放心下来。

    张先生给他们都画了符在手腕上,请他们先回去,自己来到将军跟前,道:“府上都在了吧。”

    将军想了一下,道:“都到了。”

    “那没理由啊……我刚给他们喝水时,明明察觉到他们身上有妖气,肯定跟那妖精接触过……”张先生突然想起什么,道:“新娘子呢?”

    将军愣了一下,随后笑起来。“我说老张,新娘子还没过门,红盖头还没取下,按规矩是不能提前见人的,这可不能乱来。”

    “将军,兹事重大,如今大家都验过了,就差她一个……”

    将军摆手,“这真的不行,这规矩可不敢坏,再说你不也说了,那邪物未必就附在人身上,也许藏在某处,只为这一点可能性,便让未过门的新娘子出来,这太不合适。”

    张先生见他语气坚硬,没得商量,也就不提了,又把管家叫来,调配了几碗符水,让他分别在没坛酒里倒上一碗,待会宴席开始后,分给宾客喝。然后每桌各自安排两个佣人,注意观察谁没有喝的,全都记下名字,两位找几个人守在门口,酒席结束之前,不许任何人出去。

    管家牢记在心,找了人过来,把符水都带去厨房,再一次催促将军换衣服去主持仪式,将军去了,张先生一个人来到前院,观察众人。

    “之前那个跟高盛偷情的女人,可能就是他们口中的妖精,只是没看到脸……”苏烟皱眉,叫了叶小木一下,“小木你不是看到她的脸了吗,是谁呢?”

    叶小木摇摇头,表示之前喝符水的人太多,他没有辨认清楚,再说他只看了一眼,对特征记得也不是很清楚。

    “那么咱们就等着吧,我有预感,婚礼上一定会出事的。”

    三人互相看去,都充满了期待。

    现在的他们,早就忘了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待会怎么回去这些问题,就像看了一场身临其境的电影,他们的情绪全都被情节给带动了,眼下最想知道的就是那邪物到底在哪、最后会怎么样,于是一边聊天分析着,一边等下去。

    时间,是个本来不存在的东西,或者说,只是相对存在,并没有绝对的意义,所以它是不可测量的,也没有人知道如何操控它。

    在自己的那个世界,唯一能操控时间的,就是自己了。

    但自己对时间一无所知啊。

    一声叹息,从一个年轻人的口中发出。

    (年轻人是谁呀?你们期待的那个人,终于要出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