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3149章 第3151 女妖设局1
    张先生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将军和大少爷都没拦住,他一下子掀开了新娘的盖头,新娘尖叫起来。

    “老张,你太过分了!”

    将军用力推了张先生一把,刚盖头掀开的瞬间,他也忍不住看了新娘一眼,只见花容失色,并无异样,因此更加不满意张先生的作为。

    典礼还没成,红盖头居然被丈夫之外的人掀开了,新娘哇哇大哭起来。

    大少爷好生安慰,背着新娘子进了内宅。

    将军气得脸色铁青,怒视着张先生。

    “你到底是捉妖呢,还是故意要摔我的脸?”

    “我没什么好说,我张某鞍前马后服侍将军这么多年,我的人品你总该是相信的吧。”

    将军冷哼一声,“以前的你,是很好的,但也正因为你功劳太大,不免忘形,这也是人之常情,今日之事,换成别人那是死罪,对你……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今后你我各走各路,你不要再来我的府上!送客!”

    几个家丁走上来,请张先生离开。

    “邪魔入家,必有血光!”

    张先生恨恨叹了口气,转身离去了。

    “这个新娘子,八成是有问题的。”苏烟推测道,这时候三人完全被事件给吸引了,很想知道结局如何,把自身的安危暂时给忘了。

    他们跟着大少爷,一路来到了新人的婚房。

    过了好半天,新娘子也缓了过来,坐在床上,等着丈夫去把盖头掀开。

    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了,大少爷过去掀开了红盖头——烛光映照出一张美丽动人的脸。

    长得的确很漂亮,只是神色中带着几分说不出的妖媚。

    “是她!”

    看到新娘相貌的一瞬间,叶小木失声叫了起来。

    “谁呀,你见过?”苏烟还没反应过来。

    于是叶小木告诉他们,这个新娘,就是之前跟家丁偷情、并且把他内脏吃掉的那个女人。

    这么看来,她必然是邪物了。

    新娘子含羞带笑,风情万种。

    面对这样一个尤物,大少爷激动得脸都红了,还等什么,赶紧吹灯上床,钻进被窝里……

    “少儿不宜,赶紧走赶紧走!”

    床上那对男女发出的声音,让苏烟羞红了脸,把两人往外推。

    “他会死的!”叶小木警告。

    “那又怎样,这都是百年前的事了,早就发生了,咱们什么也阻止不了。”

    从房间出来,叶小木眉头皱着,问道:“可是,是谁让我们看到这个,目的又是什么呢?”

    三人讨论了一番,没有结果,更糟糕的是,他们找不到离开幻境的办法,等于是被困在了这里,最后还是叶小木猜测,他们能够看到这场灵异事件,肯定不是偶然,如果是有人想让他们看,那事件还没结束,他们也不用着急,可以等一切结束了再想办法。

    反正现在别的事也都做不了。

    “啊,不要……”

    舒服的呻吟变成了刺耳的尖叫,从房间里传来,但刚叫出声就被迫中断了。三人闯进屋里,看到了惨烈的一幕:

    两人的身体在床上鲜血淋漓地扭动着,大少爷的肚皮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但新娘不是叶小木他们想的那样用咬的,而是头顶直接打开成了几瓣,像一朵盛放的花,直接捅开了大王少爷的肚子,钻进去不住地啃食着。

    “她到底什么邪物?”叶小木倒吸冷气。

    曹伟波当然答不上来,苏烟也是轻轻摇头,之前他们曾听张先生说她是妖,但万物皆可成灵,妖的形态也就有千万种,光这样看上去,实在难以判断,再说这只妖精也没现出本尊。

    大少爷死后,妖精的脑袋又合上了,坐在床上,直接拎起一条床单擦拭身上的血。

    然后她披上衣服,把大少爷的尸体用被子裹上,然后起身下床,伸出一条长长的舌头,把自己身上的血迹舔干净,立刻又变得光洁可人了。

    叶小木听到身后有吞口水的声音,回头看去,曹伟波面红耳赤。

    “我我有点热。”曹伟波很不好意思地解释着。

    连借口都找不好,现在三人都是灵体状态,根本感觉不到温度好吧。

    苏烟转头看了叶小木一眼,道:“你是不是也很热啊?”

    “我……我都没敢正眼看!”

    曹伟波赶紧解释道:“是啊,我是看的有点受不了了,但这恰好说明我纯洁啊,因为我从没看过女人这么诱惑的样子啊,乍一看当然受不了,不像有些人,都是老手了,免疫力强啊,当然没什么所谓。是不是小木?”

    叶小木一头黑线。

    “大少爷睡了,谁都不要进去打扰他!我去厨房弄点吃的。”

    妖精走到门外,叫来一个丫鬟,嘱咐道。

    “少奶奶要吃什么,我去吩咐。”

    “不用了,你守在这里吧,别让任何人进去。”

    妖精走后,还真去了厨房。

    厨房里有个厨娘在睡着,妖精叫醒她,让她做了一碗粥,然后端着去了中院。

    中院里没人,只有对面的将军的书房还亮着灯。

    叶小木三人互相望去,都猜到了这妖精要做什么,但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果然,妖精端着粥来到厨房门外,敲起了门。

    “谁?”是将军的声音。

    “爹爹,是我。”

    妖精说着就推门进去了。

    将军伏案在看书,看到儿媳妇进来,实在有点不知所措。

    “爹爹不要见怪,我在中院散步,见爹爹这里亮着灯,想来爹爹还在夜读,便去煮了一碗粥送来给爹爹……”

    “哦,难得你有这份孝心。”将军放松下来,上下打量着儿媳,问道:“这么晚,你不在房里休息,去中院做什么。”

    妖精勉强一笑,道:“少爷喝醉了,进房就睡下了,结果……吐在了床上,气味刺鼻,我出来透透气……”

    “这兔崽子!”

    将军作势要起身。妖精告诉他自己已经让下人收拾了。

    接着妖精开始跟将军聊起来,什么一直很仰慕他啦,这些年一个人生活晚上还熬夜看书辛苦啦之类的,连叶小木这么纯洁的都看出是赤果果的诱惑,这妖精风情万种,光是声音就充满了诱惑。将军很快扛不住了,不住地咽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