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3151章 第3153 越来越复杂1
    三人恍然大悟,这张先生,也真是用心良苦,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尽到了一个法师的责任,就算死了,依然惦记着捉妖。

    叶小木有点激动。

    “我们先出去吧。”苏烟拉着他,一起钻进了画卷——应该说是从画里钻了出去。

    一间黑洞洞的房子,窗外有月光倾泻进来,屋里简直就是废墟。

    三人都靠墙坐在地上,在他们面前,有一张糊满了灰尘的画贴在墙上,叶小木上前用手在墙上抹了一下,露出来的画卷,跟幻境中看到的一模一样。

    果然……是入画了啊。

    “好脏啊身上!”

    苏烟站起来,用手拍打身上。“小木,帮我后背拍一下。”

    “我来我来!”

    曹伟波上去帮扶她拍打后背,苏烟躲开了,走到门外去,叶小木和曹伟波也跟出去,仔细打量这间房,发现竟然是村口那间有太师椅的房间,现在他们知道,这是张先生曾经的家。

    “怪了啊,我们什么时候进这房间里了?”

    三人都是一头雾水,最后苏烟认为,很可能是他们从地道出来、第二次进村的时候,进了这个房间,看到这幅画,然后进入了其中的幻境……

    但是关于这段记忆,可能是被幻境的力量给抹去了。

    虽然有点百思不解,但这是他们能想到的唯一解释了。

    “不知道那个邪物后来怎么样了?”叶小木问道。

    “可能去寻找别的目标了吧。”曹伟波道。

    “可是它本尊是在古墓里,这村子之后有存在了一百年,为什么人没有被它杀光?”

    曹伟波答不上来。

    苏烟想了一下道:“可能她攻击目标主要是法师,当初来这里,也是奔着那个张先生来的,杀普通人只是附带。”

    叶小木虽然懂地还不多,但已经不是法术界的小白,如今的他懂了一个道理:就算是邪修的邪物,也很少有随便杀人的,虽然这样修炼来的最快,但法师找上门来也快,毕竟人间法师就是干这个的。

    “我还是觉得,这件事疑点太多,很多地方解释不清。”叶小木喃喃说道。

    曹伟波道:“那我们现在干什么去,难道真要下墓去对付那个邪物?”

    “你是害怕了吗?”苏烟斜乜他一眼。

    “怕什么,有什么好怕,我是觉得,这都过了一百年了,那邪物可能早就不在了。”

    “那也未必,植物成精与动物不同,它们对环境要求很高,既然它能在这古墓里成精,说明这里环境非常适合它,就算它经常外游作恶,这里终归是它大本营,除非遭到破坏或者有更好的去处,否则它应该不会离开。至少我们得去看看吧。”

    三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忽视古墓门外的密码锁,找东西强行打开,于是一起回到帐篷,曹伟波找到一把铁锤——本来是搭帐篷用来楔铆钉用的,希望能派上用场。

    为了防止意外,他们把能用的装备都带上了,连同食物和水,然后再一次进村。

    “给我点口香糖。”

    叶小木找苏烟要了两粒口香糖,在嘴里嚼着,边走边思考着。

    “你怎么了,发什么呆?”苏烟望着他问道。

    叶小木摇摇头,“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曹伟波手搭在他肩膀上,笑道:“我理解,你是个新人,对太复杂的灵异事件还不太能接受吧,这个是要慢慢适应的,一回生二回熟……”

    又开嘲讽……叶小木照例懒得理他。

    一路来到祠堂,门外那只代表着双绝八子的灯笼还挂在上面,里面蜡烛还在燃烧,叶小木凑上去观察了一下,诧异道:“这不是之前的灯笼了,至少蜡烛不是之前的。”

    “为什么?”

    “我明明记得,我们第一次过来时,这蜡烛已经烧了这么多了,我们从地道绕了那么一大圈回来,半小时都少说了吧,为什么蜡烛还剩这么多?”

    被他这么一说,二人都感到奇怪。

    “只有两种解释,”苏烟道,“一,这不是之前的蜡烛了,我们走之后,树心禅师他们回来了,又更换了新的蜡烛,为的是保持灯笼的亮度,让后面来的人能看见。第二,就是这蜡烛用的不是普通材料,非常耐烧。”

    叶小木伸手去摘灯笼,苏烟和曹伟波吓了一跳,想要阻拦时,叶小木已经把蜡烛拔了出来,手指蘸了点蜡油,闻了闻,道:“是添加了一些成分,像是松香,不过蜡油好像就是普通蜡油。”

    “你快放回去!”曹伟波紧张地压低了什么。

    “为什么?”

    曹伟波刚要开口,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一个拿腔作调的声音说道:“什么人啊,敢拔我们的灯笼!”

    三人循声望去,就看到一行人迎面走过来,一共六个人,其中两个是僧人,两个行者打扮,看上去都很年轻,都在二十五岁以下。

    说话这家伙,看着二十来岁,皮肤白,虽然不是和尚,但头上也没几根毛,眉毛跟没有似的,一脸怒意地朝叶小木走来,上下打量他一眼道:“怎么着,你有什么本事,敢拔我们的旗?”

    “什么……旗?这不是灯笼嘛。”叶小木一头雾水,这人眼神不好?

    苏烟拉了他一把,凑在他耳边说道:“你拆了人家灯笼,等于就是要接管这件事,而且做的很不礼貌……”

    原来是这样。

    叶小木连忙把蜡烛插上,把灯笼又给人挂上,解释这是误会,然而没等他把话说完,对面那小子就不耐烦地摆摆手,道:“你既然是法师,这点规矩不懂么?”

    苏烟解释道:“他是真的不懂,他是我助手。”

    “哦。”没眉毛的家伙把目光移到苏烟身上,上下打量,“他是你助手,他这么做,你为何不阻止呢?”

    “当时没来及啊,我去,多大点事,值得你反复说!”

    苏烟也有点不爽起来,“再说法术界也从来没有承包公案的规矩,这是你们八子定的规矩,大家给面子才遵守,就算无意冒犯了,也没必要抓着不放吧。真是让人大失所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