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3152章 第3154 越来越复杂2
    没眉毛的家伙还想说什么,后面一个僧人挤了过来,这人个子挺高,很瘦,穿一件大红色的袈裟,上面缀满了亮晶晶的金属片,在月光下闪闪发光。

    叶小木一眼看到他,想到了西游记里唐僧的那件袈裟……

    这和尚面色黝黑,看上去挺温雅的,双手合十,冲苏烟点了点头道:“我是树心,这是我师弟古帅,他脾气不好,多有得罪。”

    他就是树心法师……

    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过去,法术界新生代的代表人物之一啊,道佛双绝之一、云台山的第一弟子,据说年纪轻轻的他已经是罗汉牌位,实力在整个佛门的二代弟子中也能排进前三。

    真正的强者。

    而且态度还这么谦和友好。苏烟立刻露出了星星眼,连忙摆手说道:“没事没事,误会而已,我是南山会的苏烟,他是我助手叶小木,这个……”

    曹伟波抢着介绍了自己,冲树心禅师谦卑地笑着,“贵师弟林冰,是我好哥们,他经常跟我提到禅师你。”

    “谁?”树心禅师看向身边几个师兄弟。

    “一个外门弟子。”那个叫古帅的用不屑的语气说道。

    树心禅师没说什么,望着苏烟,说道:“姑娘是南山会嫡传吗?”

    “这个……不算吧,谁都知道,我师祖一谷大师只有两个嫡传弟子。”

    树心禅师微微点头,道:“也算是名门了。”

    古帅问道:“你们从哪里来的,在这里做什么?”

    这种质问的语气,让苏烟和叶小木不爽,懒得理他,曹伟波大致解释了一通,树心禅师听完沉吟起来。

    古帅道:“行了,我们也是要下墓的,你们辛苦了,请回吧。”

    “凭什么,这是你家地方?”

    古帅还要争论,被边上一个胖点的和尚呵斥住,接着对苏烟说道:“不是不让你们去,据我们了解,这古墓下面可能会有危险,我们师兄弟几个配合默契,到时候怕是不能保护你们周全。”

    “哦,这个你们不用操心,我们自己能照顾自己。”

    胖和尚朝树心禅师看去。

    “走吧。”树心禅师说着迈步进了祠堂,其余人也跟了上去。

    “我们也走。”

    苏烟一只手按着叶小木的肩膀,压低声音道:“别怕他们,我不会让他们欺负你。”

    叶小木心头一暖,也回了一句:“我也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曹伟波听见,哼了一声道:“你呀,保护好你自己就行了。”

    过了祠堂,来到水井边上,叶小木看到他们之前绑好的绳子还在,心中有些怀疑,绳子既然在这,说明他们之前从这里下去山洞,是真实发生过的,那么他们是什么时候进入幻境的呢?为什么清醒过来会出现在那个“张先生”家里?

    如果进入幻境是有两次,那每一次都是什么时候,是什么条件触发的?

    这个一定要弄明白,不然的话,很可能还会有第三次。

    他很想跟树心禅师他们交流一下信息,看能不能破解这个谜题,但想到那个古帅的态度,还是算了,免得自讨没趣。

    抛开古帅不说,其余那几个跟他们没任何交流,叶小木看得出这是骄傲的表现,大概在他们眼中,自己三人与他们压根不是一个层次的,他们不会像古帅那样看不起人,因为差距太大,连蔑视都谈不上,压根就没在乎他们几个小人物。

    叶小木的心理,不免还是有些挫败感,但这反而刺激了他的求胜心,暗下决心回去后一定加倍努力,要超过这些人,到时候且看这些人的嘴脸?

    不过树心禅师似乎还不错,一直在跟苏烟了解情况,听她说完之后,沉吟半晌,告诉她,他们也一样经历了那场关于张先生遇害的幻觉,不过时间上比他们早点,大概就是在叶小木他们刚进祠堂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出了幻境,当时他们发现附近有一只邪物,一直追逐到山林里,这才折回头……

    “这件事情,并没有你们想的这么简单。”树心禅师一边走,一边徐徐说道,“之前我们调查过,这里的将军,姓陈,是道光年间的人,当时在徽州担任地方军事长官,手下有兵,他被定为谋反,不是受什么人的牵连,而是他真的谋反,他是白莲教的人。

    白莲教在嘉靖朝被剿灭,他算是白莲教余孽,一直藏得很深,他被人告发,为的是当时北方赶上洪灾,徽州涌进了很多流民,他以赈灾为由,收拢了很多人——至少有数千人,于是被人告发他招兵买马,妄图谋反。

    朝廷派人调查,结果发现情况属实,而且还扒出来他在白莲教的身份,这可非同小可,陈将军当时是军事长官,杀了调查案件的官员,封锁消息。

    过了好一阵子,朝廷不见官员回报,再拍钦差前来查案,竟也失去下落,之后便从附近调集了一支兵马前来查探,也被陈将军击杀,幸好有人逃出去,回报朝廷,陈将军已然谋反。朝廷惊慌,从附近几个州府征调兵马前来平叛,结果进了徽州,并没有遇到陈将军的抵抗……没人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就这么消失了。”

    听到这里,叶小木三人已经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树心禅师摊了摊手,往下说道:“不光陈将军失踪了,被他收买的那数千人,也都跟着失踪了。朝廷追查下来,最后也只查出在几个月之前,陈将军就带着数千人一路往西北进发,进入豫州境内,然后就不知所踪了。”

    “这……这怎么会呢,”苏烟质疑道,“数千人啊,不管怎么伪装,也不可能一点线索不留下吧。”

    “第一,从他第一次被告发,就知道事情要败露,但他三次杀死前来调查的京官,直到大军集结前来征讨,他为自己赢得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

    (今年最后一天更新,感谢大家,一年又要过去啦,明天春节休息下啦,晚上阴阳司发红包唱歌共度良宵,没进阴阳司的小伙伴抓紧先进123群,找管理员认证。明晚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