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3159章 第3161白莲教2
    梦泽宇果然了然于胸,点头道:“那是一只枇杷树精,是当年陈将军种下的,镇守古墓的几个邪物之一。那个草头将军住到这里来,倒没有什么,他竟然想掘墓寻宝,那自然不能留他。但枇杷树精又不能直说是为了保护古墓,这才找了个觊觎天师法力这个看上去无可怀疑的理由,否则万一有人逃生,必然会怀疑古墓下有好东西,否则何须邪物来镇守?”

    叶小木跟苏烟对视一眼,心中都满是感慨,这件事本来就反转了一次,让他们感到很吃惊了,没想到又来一次更大的反转。

    来之前,他们是出于好奇,以为是一桩普通的灵异事件,哪里想到越陷越深,竟然扯到几百年前的白莲教,而且事情还没完,还有很多事自己都不知道。苏烟暗暗吸了口气,道:“后来住在村里的那个将军的亲族呢,都被杀了?”

    “那倒没有,那些都是普通人,构不成威胁,贼首和那个天师一死,他们就做鸟兽散了,封门村闹鬼的传闻,就是那时候传出去的,这对古墓来说是好事,可以避免有人打扰。”

    叶小木听罢问道:“可是直到七八十年代,这个村子还有人住的,这些人又是哪里来的?”

    “附近的流民而已,他们不知道古墓的存在,相安无事了几十年,后来村里有个孩子掉到古井里死了,村里人打捞尸体,发现了山洞和古墓的存在,引起了守墓邪物的觉醒,杀死了一些人,其余人全都逃了。这个村子从此再没人住了。”

    “这……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梦泽宇耸了耸肩,“网上那些猜测和传闻,都是牵强附会,不值一提,十几年前,封门村被旅游爱好者发现,逐渐出名,不断有人过来探寻,但因为到了现代社会,守墓邪灵不敢再随便杀人,以免引来更大的关注,于是只是把他们吓走。

    但守墓邪物也是跟不上时代了,他们不知道的是,在旧时代,一个地方如果闹鬼,所有人都退避三舍,不敢靠近,而在这个时代,都怪袁教授,搞什么杂交水稻,让太多人吃饱了饭没事干,越是恐怖的地方,反而让他们感到更刺激,一拨拨地前来围观,没完没了的。

    本来这一带地下水充沛,村后水井满水,没人能发现下墓的密道,倒也没什么,十几年前,这里地下水枯竭,水井也干了,就很容易被人发现密道所在,古墓的秘密能维持到现在很不容易,早晚有一天会被世人发现。”

    叶小木听到最后,确定他说的是真的,之前他在网上搜索封门村时,就见到有人分析这里成为荒村的原因,其中最科学的一个猜测就是当地山涧枯竭,连附近的一个水库也都没水了,封门村的人没水用,这才全村搬出了大山。

    事情从头到尾的真相,彻底清楚了。

    苏烟深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复杂地望着梦泽宇,说道:“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第一,你不说这里有守墓邪物吗,为什么我们下来没遇到?别说是那些水尸,他们可没法到地面上去害人。”

    梦泽宇笑道:“你问第二个问题吧。”

    “你是谁,你为什么对这一切这么清楚?”苏烟鼓起勇气问道,他意识到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我是谁呢?”

    梦泽宇一只手摸着下巴,缓缓说道:“我之前说起过,陈将军在献祭仪式最初就牺牲了自己,仪式是他下面的大祭司主持的。等所有人死后,他还要负责善后。他是现场唯一活下来的人,他必须活着,因为其一,古墓需要有人维护,还要免于被别人破坏,其二,献祭的目的,就是要在八十一年之后,让白莲圣女降临,到时候需要有人接引,再办一个启封仪式。

    这仪式必须要活人来办,因此大祭司可以娶妻生子,他死后,他的儿子要继承他的传承,继续守护古墓,说的直白点,大祭司家族,就是这座大墓的守护人。”

    听到这里,叶小木三人内心不能更震撼了,回想起下墓之后经历的一幕幕,梦泽宇轻车熟路,沿途打开机关,才让他们一路平安地走到这里来——因此这一路太平,让他们并没有探险的感觉,甚至还没有《鬼吹灯》那样的盗墓小说精彩。

    但是叶小木相信,像这样的一座大墓,必然是机关重重、危机四伏,他们是全靠梦泽宇的带领,才能一路波澜不惊地走到这里来。

    “你是大祭司?”这句话从叶小木口中说出来,大家都沉默了。

    梦泽宇轻轻一笑,道:“这话倒也没错,不过,更准确的说法是,我是大祭司家族的传人。当年主持献祭仪式的,是我的祖先。”

    叶小木三人沉默不语,虽然之前对他的身份就有所猜测,但真的确定了,还是感到一种压抑的震撼。

    “不过你们放心,我可没有他们那么白痴,忠于什么白莲圣女。”梦泽宇有点嘲讽地哼了一声,道:“我那些祖先,也都是够傻的,为了所谓的圣女,一代代守在这里,过着禁欲一般的生活,找人传宗接代,也都是为了能有后人来执行这个使命。

    然而,这个使命注定是可笑的:他们献出了白莲教多年的积累,还有那么多人的性命,为的就是能够驱除鞑虏推翻清朝,结果……大家都知道,往后没几十年,清朝就灭了。就算圣女出山,也失去了白莲教当年所奋斗的意义。

    所以我的那个太爷爷总算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他放弃了在这里住到老死,搬到了附近的城市去住,去过正常人的生活,一边也能照应到古墓。到我这一代,已经跟平常人无异。所谓的圣女献祭仪式,在我看来就是个丑陋的笑话,但我的祖先身在其中,看不清真相,又何尝不是一种悲哀。”

    梦泽宇走到仓库尽头,转头望着这一屋子的宝贝,眼神透着一股深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