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3162章 第3164 断头路1
    梦泽宇收敛笑容,点头说道:“是的,这三人实力微末,我看不上眼,不可能想要拉拢他们。他们跟我们的计划完全没关系,其实这件事,还是跟圣女有关,如果你们不着急上路,还是听完最后这一点故事,我保证很快。”

    他甚至对苏烟微微鞠了一躬,接着说道:

    “这里每隔一些年,就会发生一些灵异事件,你们以为是什么?其实真相很简单,那是我故意这么做的。”

    梦泽宇一席话又将悬念引了出来,所有人都睁大眼睛望着他,包括叶小木。

    突然自己的手被人碰了一下,低头一看,是苏烟,苏烟背在身后的双手中,赫然握着一把手枪。是灭魂枪。

    虽然不是真的手枪,但这枪的动力还很大,加上朱砂弹的外科也是金属,假如近距离对人开一枪,就算打不死也能给人打成重伤。

    她这是……提前做好准备?

    再一想,叶小木陡然感觉到了可怕,暗自责怪自己光顾着听故事来着,却忽略了自己的处境,那么苏烟这意思,是让自己提前做好准备?

    当即也把手伸进兜,摸到了灭灵钉,一边开始思索起来。

    梦泽宇对他们的小动作似乎没看见,继续着讲述:

    “圣女早就活了,一直被压制在雪莲中,她也在不断对抗着法阵的力量,想要出来,于是维持法阵是一个挺麻烦的事情,白莲教一直有血祭的传统,有关这方面的法术,独步法术界,就算是萨满和巫蛊,在我们面前也都是弟弟。

    法术的原理,说起来太繁琐,你们这么着急,也没兴趣听下去,我直接说结论吧。从圣女醒来那一刻起,法阵的力量在不断削弱,只能维持到第九年,在这一年,需要运用白莲教的血祭之术,杀两个人法师,用他们的血来为法阵灌入新的力量。

    九年,周而复始。我虽然很厌烦这个过程,但总不能让圣女出世,又不能去外地绑架一对法师过来,因此,我只有弄出灵异事件,吸引法师前来,然后擒杀一男一女,用他们来献祭,才能消除圣女的戾气,并维持法阵的灵力。”

    说到这里,他将目光转向苏烟三人,“所以,我就带你们进来了,现在你们知道自己的任务了,这任务很光荣,你们是自觉呢,还是让我动手呢?”

    真相居然是这样!!

    一直以来,三人都以为自己是听故事的旁观者,是不小心卷到这件事情里来的,哪里想到他们才是真正的主角!

    不寒而栗的感觉。不光是因为自己被当成了献祭对象,而是,叶小木搞不明白,梦泽宇假如真想杀了他们,完全可以早点动手,那时候大家对他都没有防备,更容易下手,为什么要直截了当地把这件事说出来?而且就在说这种事的时候,他仍然神色正常,温文尔雅,像在讲述一件很普通的小事。

    这可是决定三个人的生死啊!

    苏烟深吸一口气,尽量冷静地对他说道:“我不明白,你有什么依仗,能一瞬间制服我们三个人。”

    “凭他们。”梦泽宇朝树心禅师几人努了努下巴,道:“一个树心禅师就能打你们三个,更不要说我们这么多人,所以,我不怕你们有什么动作,你们反抗,反而会让游戏更加有趣。”

    简直是个魔鬼!

    树心禅师冷冷道:“将来我可以跟你合作,可让我帮你杀人,那却万万做不到!”

    梦泽宇摇摇头,“你以为,我干嘛费这么多口水,跟你们说这么多,全是为了你,树心禅师,他们三个,是我送给你的投名状,你若真心跟我合作,就杀了他们,否则,我以后怎么敢信任你?”

    原来如此。

    一下子大伙什么都明白了,梦泽宇能把叶小木三人留到现在,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只是要留给树心禅师,让他手上沾满鲜血,从此只能一心一意跟着自己混……

    一时间,大伙的表情都复杂起来。

    本来临时组成的联盟,彻底分化成了两个阵营。

    叶小木三人不住往后退,身体已经贴到了墙壁上。

    苏烟和叶小木还相对冷静,曹伟波已经吓的面无人色,望着树心禅师喊道:“千万不要听他的,我们是自己人啊!”

    梦泽宇望着他们,道:“除了这个妹子是必死之外,你们两个,还是有机会活下来一个的,我说到做到,活下来的那一个,我会当兄弟对待,将来一起驰骋法术界!”

    三人愕然。

    叶小木和曹伟波相互望去,叶小木看出了曹伟波神色的中的复杂,心一点点往下沉,这个梦泽宇真的可怕到了极点,他不光分化联盟,还将他跟曹伟波也分化成了对立面,这才是最可怕的。

    苏烟这时候一把拉过两人,转头对曹伟波说道:“我们是一起的,你可千万不要中计!”

    “我……我不是那种人。”曹伟波点着头,但底气有点不太足的感觉。

    “树心禅师,几位师兄,你们可想清楚,如果做了这样的事,你们的道心就要污染了,这辈子多回不了头了!”

    树心禅师一干人低着头,不做声。

    梦泽宇道:“你们不知道,归元雪莲别的功能没有,就是能洗濯道心,等杀了他们,我们再琢磨如何将圣女永久封印,并取出归元雪莲来用,另外五件至强法器,你们正好一人一件。”

    他们还是不做声。

    苏烟刚要说什么,树心禅师抬起了头,先看向自己几个师兄弟,问道:“你们怎么说。”

    几个人早就方寸大乱,他们虽然都是成名法师,但一向都是跟邪物打交道,哪里经历过这种事,当下面面相觑,其中高个子的头陀道:“到这一步,我也没好说的,全听你安排吧。”

    其余几人连忙连头附和。事关生死,他们都怂了,他们不敢选择,而是逃避地把责任推给了树心禅师。

    树心禅师叹了口气,眼神突然变得犀利起来,然后,他将目光转向了苏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