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93章 人生过客(第二更)
崩碎的演武广场上,不少学生都充满了犹豫,虽然他们都是来自于各地的天才,但是舍却了天级学院的那些精英学生之外,三大学院的学生都是先天之下的修者而已,实力并不算强大,去到妖兽祸乱的镇妖城中,并没有多大能力可以保护自己性命周全,恐怕更多是成为妖兽的腹中食物。

    想到这一层后,不少人都选择了退缩,但没有人责怪他们,因为明知道实力不行还为了一时意气赶赴沙场,不是有勇气,那是愚蠢。

    对于这些人的退缩,太子殿下并没有生气,但不仅只是三大学院的学生,就算是天级学院中的好一些精英学生,竟然都选择了退缩,这让他很失望,冷声一哼:“都是些没用的废物,连上战场杀妖都不敢,将来何以敢成为一代真正强者?”

    那些退缩、犹豫的天级学院精英学生脸上都一阵青色一阵白色,好不难看,但面对着太子殿下的质问,偏偏就是无话可说。

    叶晨都忍不住摇了摇头,还是所谓的天级学院精英学生吗?不过是一群没胆匪类而已,当然这都只是一部分而已,不能一概而论。

    如十三王子、李虎、华少阳等人都选择了参加,红衣女子还有薇薇安两位女子同样如是,甚至有相当一部分的地玄黄三院学生同样毅然选择了赶赴镇妖城战斗,要保家卫国。

    “叶晨,今晚见!”

    太子殿下很冷漠,他的眼内只有叶晨这一位对手,朝他点点头留下这样一句话后,转身离开,身如疾风,一步七八丈,几步之间就远去了身影,彻底消失在众人眼前了。

    “叶晨,我先行回去,今晚再见!”十三王子亦道,红衣女子则是跟随着十三王子一并离开,让叶晨若有所思,似是明白到了一些事情。

    至于夏芒、李虎乃至是杨怡等人都是灰溜溜地离开了,一言不发消失。

    最后,叶晨也离开了,但没有前往丹心宫找李云,因为他知道,妖兽动、乱的出现,万众瞩目的拍卖盛会多半是不能够如期举行。

    可惜了,他已经准备好了足够的本金去参加拍卖,没想到临时发生了妖兽动、乱。

    说实在,他挺好奇所谓的神灵秘宝到底是何方宝物。

    离开之后,叶晨独自一个人在夏风学府中闲走,可以说,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尝试过这样空闲的时刻了,上一次空闲的时候,是陪着叶子媚的时候。

    到了最后,他没有去重力塔修炼,来到了学府中一方美丽的小湖旁边青葱草丛上,仰天躺了下来,嘴里咬着一根狗尾草儿,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享受着难得的空闲时光。

    炎老出现,看着懒洋洋的叶晨,道:“你这小子倒是乐得清闲,妖兽动乱开始了,你这小子还是罪魁祸首,现在倒好,整个夏风国都处于恐慌之中,你这个背后最大黑手却在这里享受阳光浴。”

    叶晨淡淡地道:“黑不黑手现在倒不重要,无论我们出不出手,这枚骨片迟早都会被人盗走的,妖兽动乱迟早还是要发生,只不过最后落入手中的人是我,而不是其他人而已。”

    炎老扬了扬眉宇,道:“你是说武神殿?”

    “武神殿这个组织很神秘,应该是可以媲美三大帝国一大学府的超级势力吧,就算不是也相差不多。这枚宝图骨片内蕴着天大的秘密,武神殿不会善罢甘休,迟早都会动手抢夺了它。甚至我怀疑,这一次的妖兽动乱提前半个月发生也是因为武神殿或者类似的势力暗中做祟的缘故。”

    叶晨分析,他认为妖兽山脉之所以提前半个月时间发动这场史上最可怕的动乱,是因为武神殿的人暗中出手了,怀疑夏风国得到了骨片。但没有交出来,通过挑衅的方式逼迫得夏风国交出来。

    至于为何不明面上借助武神殿的威势威迫,恐怕是有着某种顾忌,不得如此。

    炎老沉默了,叶晨的分析很有道理,事实很有可能正是如此。

    而后他道:“小晨子,你去参加这一场动乱,难道是因为……”

    叶晨缓缓一笑,点了点头承认了,让炎老不由得摇了摇头,这家伙胆子还真大,这样的念头都有,简直想要找死。

    躺着躺着,叶晨精神迷糊起来,缓缓昏睡起来,竟是毫无警觉地入睡了。

    不知道过去了到底多长时间,夕阳西下,叶晨终于醒来,只感觉有种淡淡而怡人的芬芳扑鼻而来,顿时就明白了,身边来了一个女孩儿,而且还是一位熟人。

    他眼眸微微睁开,看着身边,一位婉柔恬静的少女正抱膝坐着,薄荷青衫,素衣长裙,清风拂来,带起了青丝拂面。

    仿佛心有所感,少女看向了叶晨,明眸浅笑,百花绽放,拂起青丝,轻声道:“公子,你醒了。”

    “薇薇安,你怎么来了?”叶晨看着少女有些疑惑。

    薇薇安笑道:“只是过来走一走,看一看这熟悉的学府,没想到看到公子在这里晒太阳睡懒觉,难道公子你一点都不担忧妖兽动、乱么?”

    叶晨仰着天,晒着暖洋洋的太阳,淡淡道:“有什么好担心的,既来之,则安之,反正无论我担不担心,都改变不了什么。”

    薇薇安先是一怔,而后失笑,不愧是公子,果然非同一般。

    就这样,一男一女二人在湖岸边草丛上,彼此无语,但此时无声胜有声。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薇薇安忽然站起来,道:“公子,可否愿意陪薇薇安走一走?”

    叶晨看着少女一如既往的薄荷青衫,亭亭玉立,站在那儿似得一株清新漂亮的莲花般,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恍惚间似是看到了一道深入灵魂般熟悉的影子,忍不住吐声道:“晨儿……”

    只是定神过来,却不再是曾经那个绕人心间的少女,顿时有些黯然。

    “晨儿?”薇薇安疑惑,叶晨回过神来后淡淡一笑:“因为我叫叶晨,爹娘习惯叫我晨儿,所以自言自语了一句而已。”

    真的只是自言自语吗?薇薇安却心里黯然,她分明见到了少年喊着这个名字的时候,眸子深处有着一抹令人心颤的温柔,这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应该是叶晨公子喜欢的人儿吧。

    薇薇安神色微微黯然,叶晨对于这方面素来迟钝,不明所以,拍了拍少女的螓首,道:“薇薇安,怎么了?”

    少女顿展笑颜,摇了摇头:“没什么,公子你多心了。”

    两人一并走在了学府中的一方小湖岸上,小湖碧波荡漾,岸上种植满了垂柳,清风拂来,阳光明媚,看上去似是一处情人幽会的场所,让薇薇安顿时脸色羞红,再看看身边偶尔朝她微微一笑、充满了阳光的少年,更是娇羞不已,低下了螓首。

    这一刻,她希望这段路永远都走不完。

    两人就这样走着,只是叶晨略显尴尬,因为他根本找不到话题,最后薇薇安看着傻傻呆呆的少年,忍不住抿嘴一笑,便若春风拂面,明媚动人,明眸浅笑百媚生,让少年都忍不住看呆了。

    “公子,您——”

    薇薇安话还没有说完,叶晨就打断了她的话,道:“薇薇安,以后就叫我名字叶晨吧,这公子公子的,我不太习惯。”

    薇薇安脸颊羞红地点点头,无话找话道:“公——叶晨,我真没想到你就是叶晨。”

    “这并不奇怪,毕竟以前的我丹田被废,修为尽失,一夜间从天才成为了废物,又有多少人觉得我还有机会爬起来呢。”对于以前的经历,叶晨一点都不忌讳,或者只不过是未觉醒的自己,觉醒之后可以坦然面对着这一切了。

    薇薇安点点头,便没有了话语,而后突然道:“叶晨,谢谢你,要不是你的出面,爷爷也不能得救,而我也会……”

    叶晨打住了她的话:“我们是朋友,帮助也是应该的。”

    “朋友……只是朋友而已吗……”薇薇安有些失神地喃喃自语。

    对于薇薇安的话,叶晨略微苦笑地摇了摇头,他又何尝不知道薇薇安的情感,或许是真的有些喜欢自己,这一点从丹心宫中众人面前亲了自己就可以知道。

    活在这世间上,女子都是矜持娇羞的,绝不会轻易表露情感,更别说是亲与吻,无疑就是表达内心情感。

    只是他不能轻易接受这一份情感,因为心中早已被几道倩影占据满了,其他人难以插足了。而且他并不想伤害薇薇安,他终究要离开夏风国,乃至离开天都大陆。

    他们两人,只不过是人生中的过客,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今早解决。

    最后,叶晨毅然转身离开,薇薇安只是呆呆地看着少年离开的背影,眸子上水雾弥漫,有着泪珠儿落下,打湿了胸前的衣襟。

    此时此刻,她明白了叶晨的意思,只是不甘心……

    夜色渐深,力量之碑下的演武广场下,端木长老出现了,正是那一位要前往镇妖城的夏风学府武神境存在。

    而破烂的广场上,与早前密密麻麻的数以百道身影相比起来,则是显得稀疏得多,只要数十道身影而已,一半以上都是天级学院的精英学生。

    见到这一幕,端木长老忍不住微叹一口气。

    太子殿下走向了叶晨,一向严肃的他也露出一抹笑意:“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叶晨轻轻一笑,却故意没有面对身后正以幽幽眸光看着自己的少女。

    “出发吧。”端木长老道,而后浑身一震,光霞遮天,带着这一众弟子冲天而起,前往镇妖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