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422章 未来的他!
    无尽星空,九天十地的最高处上,一张至尊无上的帝座在横亘在此,叶晨正端坐其上。

    只不过那是未来的他,虽然看上去很年轻,只有二十几岁,但双眸深邃,充满了万古沧桑,年岁比起表面看上大得多。

    只是岁月已经无法在他身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他太强大了,举世无敌,像是永远都驻留在这个年龄上,仍旧显得英姿伟岸,黑发如瀑,盖世无双。

    端坐在帝座上,就是诸天无上的帝皇至尊,威严无匹,在俯视着茫茫星空,凌驾在诸天红尘之上。

    万灵都要臣服,都要跪拜,都要供奉。

    他是唯一的至尊。

    这个就是未来的他吗?

    叶晨心颤,未来的他显然已经成就了至尊境,强大到了此生的最极致,屹立大道绝颠之上,俯瞰万古红尘不朽,一个人独尊宇宙,至尊无上。

    只不过叶晨感受到未来的他有种深深的孤独感,举世无敌的同时却又是举世皆寂了。

    展望那片星空,是残破了,无数大星崩碎了,诸天星辰黯淡,一方方大世界崩解了。

    天上只有着一颗黯淡的太阳,如似日落黄昏,不再耀盛亿万丈了。

    月亮都粉碎了,诸天万域的浩瀚大地都崩解了,整片浩瀚古界都笼罩在朦胧的昏暗之中。

    万族凋零,大地血染崩析,如同神话纪元大破灭一般,遭遇了恐怖性的大破灭了,整片浩瀚无边的诸天万域都仿佛被打残了,浩瀚宇宙古界几乎就要崩析,几乎看不到一处完好的地方。

    这就是未来的诸天万域吗?

    叶晨展望,突然浑身急颤,强大如他几乎不可能颤抖,但因为眼前这一幕。

    他看到了未来的他身后,有着一株耸入了九天十地的神树,沛然巨大,树干比起山岳都要庞然无数倍,粗壮无比,矗立在天地间,没入茫茫星空之地。

    那是世界之树,如神话时代一样,一般的粗壮,成长到最极致了,可惜也断裂了,通体焦黑,如遭受了无尽的劫难而逝去了,生机寂灭了,横陈在无尽星空中。

    干枯的枝干在卷绕着诸天破碎星辰,一方方残破的大世界在枝叶间漂浮,生机寂灭,流血浮屠,只有一片令人绝望的死寂在荡漾。

    只是叶晨突然有种强烈想哭的冲动,双眸都湿润,泪花闪烁,想要嘶吼,想要咆哮,充满了不甘与绝望。

    因为他感应到了世界之树的气息,虽然寂灭了,也变得恢宏了,但那是源自于灵魂的熟悉,是属于雅雅的。

    他仿佛看到了啼血的绝色少女,鲜血染红了薄荷青衫,绝颜苍白无色,眸泛泪痕,看着自己充满了不舍,却永远地闭上了双眸。

    “啊”

    叶晨悲恸大吼,泪泛双眸,打湿衣襟。

    未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大界崩解了,雅雅凋零了,赵静若、王明等人横尸岁月长河上,唯有他自己一人在独立天地间,成为了无上的至尊存在。

    举世无敌又如何,已经是举世皆寂了。

    未来的他,身边没有了人相伴,一个人独伴神道,何等的孤独。

    叶晨能够见到,未来的他,威严之余,也有种深深的悲痛在浮现。

    他端坐在帝座上,望向了这个方向,仿佛能够看到了现在的自己,深邃的眸子中有着点点的泪花在闪烁,朝着自己摇了摇头“一切都太晚了,等待了万古岁月,贯穿了两个纪元时代,布局了那么多年,最终一切都功成了,为何没有了半点的欢喜。”

    “晨儿、静若、玉青、伊舞、曦儿、雅雅所有人都不在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无敌于九天十地又如何,布局诸天万界又怎样,贯穿了古今,目标完成了,我成功了,但付出了最大的代价,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未来的他,早已经至尊无上,盖代无双,无敌古今了,却在独自落泪了,这是不可想象的一幕,那已经是至尊泪了,可化作漫天神海,滋润世间万物,可无法救活逝去的身边的人。

    失去了太多的太多了,举世无敌也不行,屹立大道绝颠也无用,强大如未来的他,成为了天地间最强大的存在也没有了任何意义,因为身边所有人都不在了,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又有何用。

    未来的他,充满了痛苦,没有任何的喜悦,没有任何的欢乐。

    可以见到,未来的他在遥望着星空中的一处角落上,那里有着一块方圆十丈大小的小岛,在沉浮,有着一件简朴的茅屋,屋前栽有着一根干枯的树枝,那是世界之树的树枝。

    树枝之下,有着一个个凸起的小土包,那是一座又一座坟,遍布了整座小岛,很简朴,每一座小坟上都栽有着鲜花,终年绽放不凋零。

    一块块墓碑上可有着赵静若、伊舞、晨儿、若曦、雅雅、王明等一位又一位熟悉的人的名字,昔日的红颜与故友,皆是葬身小岛上。

    未来的他,一步就跨越了浩瀚星海,快得不可思议,斗转星移,来到了小岛上,逐一而轻柔地抚摸了一面面墓碑,神色悲恸,背影孤独,令人有种落泪的冲动。

    而后,他陡然转身,看向了自己,突然开口,轻声道“过去的自己,我知道你正在看着现在的我,因为我与你本为一体,若是看到了这一切,不要”

    突然间,那片星空中炸开了,天穹的至高处上有着无数道粗大的恐怖大劫雷落下了,每一道都恐怖得可以粉碎星辰,如今足有上万道落下了,可粉碎成片星空,把这一切都淹没了。

    叶晨心颤,未来的他,那一位至尊无敌的自己,想要将某种至关重要的讯息传递给自己,或许将会影响到过去,波及古今,违反了天道运转规则,涉及了可怕因果,故而出现了恐怖的反噬。

    “都到了这个时候,我还会忌惮所谓的因果吗?”

    威严的声音响彻无尽星空,震荡诸天万界,未来的他伟岸无边,冲天而起,不让禁忌劫雷波及小岛。

    上万道禁忌天雷全都轰落在他的身上,可击毁诸天万界,但未来的他太强大了,这一切都不过只是让他体表有着一道道灼痕而已,很快就复原了,更是施展出了无上的至尊术,生生地撑开了,万劫不加身。

    轰

    未来至尊的他,一拳轰出,至尊无上,上苍降临的一切禁忌雷罚都粉碎了,湮灭了,不复存在。

    太强大了,简直就是神话时代的帝与皇一般。

    那片时空中,剩余的万灵看到这一切,惊为神迹,皆是大呼圣帝无双。

    未来的他,继续开口“若是可以看到,请不要觉醒,因为”

    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间,上苍有着亿万道的禁忌劫雷降临下来了。

    这一次比起此前显得更加地恐怖了很多倍,密密麻麻,每一道禁忌劫雷都如似大龙地落下,能有亿万道之多,像是一片浩瀚无尽的雷海,全都在轰落下了,足以毁灭诸天万域了。

    未来的他浑身都生辉,那股恐怖的力量在复苏,在觉醒,前所没有的恢宏强盛,盖凌古今无双,整片诸天万域都为之颤抖,与无尽劫罚在抗衡,展现了无双的帝尊神通。

    生生地承受住了,不曾灰飞烟灭。

    “咳”

    未来的他咳血了,有着一缕缕鲜艳血红的血迹溢出嘴角,染红了胸前的帝铠。

    叶晨心颤,强大如未来的他,都仍旧咳血了,难以想象到底遭受到何等恐怖的攻击,那等禁忌劫雷未免恐怖得过分了吧。

    “不要觉醒,因为你就是始”

    他还想再说,但这一刻,禁忌劫雷更恐怖上许多倍,不仅仅只是未来,就算是岁月长河都沸腾了,伴有着无尽的禁忌天雷落下,一道道都粗大无比,突然地劈向了窥视未来的叶晨。

    身绕混沌气的神秘人色变,他只让叶晨一个人窥视未来,而他看不到那一切,吃惊于叶晨到底看到了怎样的未来一角,竟然惹来了如此恐怖的禁忌劫雷,强大如他都要心惊。

    但必然是触及了最为可怕的禁忌。

    他想要出手,但岁月长河中有着一股浩瀚无边的气息在绽放,撕裂开了岁月长河,一尊古今无敌的至尊帝影出现了,显得模糊朦胧,屹立其上,俯视古今未来,无量的至尊帝则加身,诸天万道臣服,运转无双神通,将所有的禁忌天雷都被接引了,没入其中。

    “那是”身绕混沌气的神秘人都惊撼了,感受到了那个人的至尊无敌。

    叶晨知道,这是未来的自己在出手,将所有的禁忌天雷都接引走了,一个人在承受。

    强大如未来的他,都开始嘴角咳血了,浑身肌体欲裂,帝铠都龟裂了,差点就要粉身碎骨了,可想而知到底遭受了何等恐怖的劫雷。

    他虽然至尊无敌了,但此刻也有种深深的无奈,仰望了上苍“是因为我不愿融合两世力量吗,就连你也敢欺我。”

    而后未来的他看向叶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只是道“守护好身边的人,宁愿不觉醒也不要让他们遭遇伤害,否则你只会后悔的。”

    他没有多说些什么了,因为这等禁忌天雷已经恐怖到可以影响岁月长河的程度了,岁月长河都在沸腾了。

    无尽的因果之力夹带着禁忌天雷不断地落下,难以承受。

    未来的他深深看了叶晨一眼后,而后一声凄厉的长啸,无量的光在炸开,至尊帝则沸腾,贯穿了古今未来,整条岁月长河就此截断了,所有一切的因果都加诸在后世的自己身上,不让沾染今生今世一丝一毫。

    叶晨心颤,难怪岁月长河截断了,原来是未来的他自己出手的。

    最后,他看到了那座小岛上的一座座小坟崩解开了,有着一道道熟悉的人影飞出,那是未来的自己在出手,运转无上神通,将所有的人都送上了岁月长河上,自此岁月长河彻底地截断了。

    还有着一道余留的叹息在响起“我能够做好的只有这一切,将他们都能送上岁月长河上,若有机会,可能漂流回到过去,希望能够带着部分有用的讯息,也希望有机会,可以救活他们。”

    “过去的我,尽快地强大下去,未来会很苦,血与乱前所没有,所有的帝与皇都死了,一切都消失了,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没有了悲,没有了痛,只剩下绝望,我后悔了”

    声音渐渐淹没在岁月长河中,最后消失了,一切都不可见了。

    岁月长河截断了!

    叶晨屹立在岁月长河上,怔怔地看着这一切,出神了,许久都不曾回归神来。

    身绕混沌气的神秘人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切,看到了叶晨未来的至尊无敌,但也从中看到了未来的一角,血与乱,诸天凋零,万族千不存一二,星空崩毁,万域崩解,古界残破,如同昔日的神话时代一般。

    难道布局了无尽岁月也不行吗?

    他也微微一叹,而后拍拍叶晨的肩膀,道“强大起来吧,你所看到的不过是未来一角,一切都还有着变数,只要你足够强大就可以改变一切。”

    只是很难,难到无限近乎不可能的地步上。

    身绕混沌气的神秘人没有说出来。

    叶晨握紧了拳头,怒发冲冠,眸光前所没有的坚定,道“我会的,修炼到无敌,要打破这片天地的桎梏,成为最强大的存在,扭转未来的一切。”

    “很好,你需要有这种意志。”身绕混沌气的神秘人点头道,而后轻轻一叹,“我也该是时候离开了,你也应该走了,长期在岁月长河上,对你很不利。”

    轰隆隆

    岁月长河突然间沸腾起来了,洪水滔滔翻滚,激荡了九重天宇,群星都要摇颤,天地崩解。

    身绕混沌气的神秘人出手,撕裂开了岁月长河,将叶晨推送出去,声音飘荡过来了。

    “你的成长之路我们不能够过多地参与,不想影响你,也不想影响另外几个人,希望你们能够凭借自己走上属于自己的道路,希望未来有机会并肩作战,守护万域,而不是血染的未来。”

    叶晨的身影跌入了一处虚空裂缝中,身影渐渐地模糊下来,从这处神秘的虚空中彻底地消失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