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669章 我是你妹夫
 “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还真牛逼,不但外表变幻了,就连气息都变了。mianhuatang.la [棉花糖小说]”噬尸虫帝都忍不住嘀咕了。

 “诸天万域,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即便如此也并非不可能,正如我斗战圣者一脉有着偷天改变的易换玄法,甚至可改变本源气息,此乃最高玄法。”叶晨淡淡地说道,不动声息地跟随上去。

 不久之后,对方又再在人群中连续变幻了几次身形,每一次都变成了不同的人,甚至连女人与小孩也曾变幻过。

 可惜没有一次是能够真正地逃得过叶晨的眼目之外,任他如何地变幻都无所遁形。

 最后他变换成了一位富有威严的中年男子,器宇轩昂,天庭饱满,黑发披肩,俨然如似是一方雄主,甚具威严,一衣锦袍加身,背负双手,竟是腾空而起,离开了东土城,出了城外。

 叶晨跟随而上,并且自语道:“等下可能会有一战,这个家伙不简单。”

 离开东土城后,对方直接进入了盗天原中,龙行虎步,大气凛然,威势无双,更有着璀璨的神辉绕体,龙虎攀升,何其不凡与大气,让人为之凛然瞩目,远远看见都要避退开去。

 只是唯有叶晨直接就是肆无忌惮地跟随上去,甚至不曾有所隐藏过。

 不久之后,威严男子陡然转身,看向了尾随而来的叶晨,脸目威严不阿,眸光逼人,真如一方至强雄主临世,当即冷声道:“小友,你自城内就一直跟随着本座身后,这是何意?”

 不得不说他话语真的很有威严,并且不怒而威,更是散发开了一股强盛的威势,一般人真的要被震慑到。[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11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可惜叶晨根本不是一般人,黑发披肩,剑眉星目,显得头角峥嵘,如人中之龙般上前,并且眸光如神灯火炬般灿灿刺眼,逼问过去:“我问你,刚才你所说真龙秘藏可否是真的。”

 威严中年男子挑了挑眉宇,虽然不动声息,但是眸子深处显然闪过了一抹惊色,道:“本座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

 叶晨进逼上前:“我知道你就是那个在情报大厅上言称有真龙秘藏情报的那个老头。”

 威严男子显然微微一惊,但摇了摇头,冷声道:“本座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你还是走吧,本座只是不想对你一个小辈出手,但若是你再敢上前,就莫怪本座对你不客气。”

 话声落下,他冷哼一声,惊若冬雷炸开了,隆隆长鸣,无比慑人。

 只可惜,叶晨会被他所震慑到吗?

 轰——

 “你会说出来的。”叶晨满头黑发乱舞飞扬,大步上前,圣威滔天,金色的手掌便似是一面不朽天碑压盖过去,轰隆一声最为恐怖的巨响之后,长空炸裂,粉碎了青空,杀向了威严中年男子。

 “你敢!”

 威严中年男子显然没想到叶晨直接动手了,他虽然威势强盛,但是分明色厉内茬,二话不说,直接就是——溜了!

 并且一边逃跑一边无辜地喃喃低语,毫无威严可言:“我是招惹了谁,竟然惹出了这样一个家伙出来,奶奶个娘,真是倒霉。”

 唰——

 叶晨掌握行界秘术这等极速身法,号称天下极速,整个人都要化作一道炽盛的金色闪电横空而去,唰地一声就冲天而起,并且追星赶月般地追上了威严中年男子,金色的不朽天碑直接覆盖了云空,拍打下去了。

 轰地一声巨响,威严男子一声大喝,身上竟是绽放开了无量光,冲天而起,与金色天碑径直地碰撞起来了,轰然巨响起来,整片长空都崩塌了,更是大片的地域下沉了,有着无数道裂痕蔓延龟裂开去。

 叶晨只感到手掌一震,竟然是淌下了丝丝缕缕的金色血液,有着一丝惊讶之色流露。

 这个人也算是非凡了,竟然能够击伤他的手掌,当真是不错的攻击力了,要知道他的金身圣体天下无双,比起圣兵都要更坚固不朽,却被击伤了,可想一般。

 只是这一击过后,威严男子也仿佛损耗严重,不断地喘上大气,脸色有些苍白,更是欲哭无泪了:“这他娘娘的都是招惹上了什么人物,居然那么地坚硬,只是让他流血而已,皮毛都没有伤到多少。”

 叶晨伤口迅速复原,并且大手遮天蔽日,掌控化天地,覆盖着一方虚空,直接封锁住了,将威严中年男子都抓在手掌心中。

 轰——

 威严中年男子浑身再度绽放开了无量光,一道道光芒如似无坚不摧的光剑,欲要刺穿一切的阻挡,竟是破开了掌中天地世界,冲了出来。

 “这个人很不简单。”

 叶晨轻叹,三番四次地破开他的封锁,便是寻常圣者都难以做到,眼前这个人的确很不凡,或许真的知道一些关于真龙秘藏的秘密。

 轰隆——

 叶晨不想留手了,体内一扇门户在浮现,贯穿了古澜世界本源,直接有着丝丝缕缕的世界伟力垂临,封锁整片长空,与叶晨的掌中世界相结合,像是化生出了真正的大世界一样,并且世界种子都射出了一道光芒,自成一方新世界天地。

 威严男子大吃一惊:“世界之力!”

 他欲要再度冲出去,只是这方暂时凝成的世界天地何等地稳固非凡,根本无从可以破开,他直接被封锁在其中了。

 叶晨的身形直接出现在他的面前,屹立长空上,居高临下,通体都释放开了无穷无尽的大道威压,缓缓地压盖了过去,威严道:“你不可能破开这世界投影的,说吧,将关于知道真龙秘藏的一切都说出来吧,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

 威严男子看了看叶晨,突然看到了他手掌上残留的一丝金色血液,忍不住发怔起来,并且抬头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你该不会是千月吧。”

 叶晨挑了挑剑眉,他并没有改变面容,被认出来也理所当然,道:“你想说什么?”

 只是威严中年男子突然跳起来,用力地锤了他一拳:“我靠,我是你妹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