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1026章 妖邪的神战场
    神战场浩瀚百万里,无论是大地还是山峰,都染有着昔日那位殒落的霸主大能的神血,让此战场寸草不生,一片荒芜,暗红一片,看上去就跟星空的第八十一关没有多少区别。

    也见到了一具具森然的白骨陈摆暗红大地上,白骨森森,一阵可怖。

    正如百战山脉一样,神战场是妖邪的,出现了一道道朦胧的血影,乃是导致古往今来那么多生灵殒落的源头。

    呜——

    一阵阴风拂过,广阔的神战场一片阴森,鬼影绰绰,更有血雾弥漫,天上沉重漆黑的铅云终年不散,增添了几分可怖的氛围。

    嗷吼——

    一道道强大的血影出现了,如似幽灵般,冲击着叶晨一行四人,声势可怕,最弱者竟也是圣者。

    但叶晨头顶着人皇塔,混沌古气垂临,将一切都挡住了,哪怕就是出现了轮回级的强大血影,都无法攻破防御。

    且叶晨有意之下,圣体至强血气在释放了,立刻如若一轮炽盛无比的神炉天日,绽放开乌云伦比的滚滚黄金血气,焚烧一切。

    一切靠近的血影都被刹那焚烧殆尽。

    他乃是斗战圣体,血气乃是至刚至阳,可压制一切阴邪之物。

    “走吧!”

    在叶晨的带领下,一路上都有惊无险,达到了他这等层次,天王若要起兵征伐,也敢一战,甚至去镇压,还有什么是做不了的。

    不过他还是谨慎,毕竟这里是远古大能的殒落地,难免会有着更可怕的妖邪出现。

    一路深入神战场中,遇见到了许多骸骨,更有着重重血影在盘旋,乃至是有着在白骨中诞生了灵识,充满了阴森,充满了妖邪,是一片妖邪之地,令人皱眉。

    因为叶晨体若烘炉,黄金血气不断地释放,至刚至盛,驱散了一切血煞之气,更是令得神战场内的血影以及妖邪生物都不敢靠近。

    “根据情报,有人无意中发现了伊伊跟黄金小神龙的去向,但真正位置确实不明。”

    女神道,她好看的秀眉都微微凝起来,根本没有准确的方位。

    神战场终究是太大了,长宽能有百万里,哪怕就是神识都无法覆盖太大范围,而且担忧会惊扰到一些可怕的存在。

    不过不动用神识的情况下,不知道需要花费多长时间才能够找得出来。

    “晨儿。”女神、伊舞都看向了晨儿,呼唤她出手。

    叶晨也看向晨儿,一直以来,晨儿都是神秘的,甚至真正来历他不曾知道,连生她养她的天门也不清楚,是被天门一位宗祖从外界抱回来的。

    那个时候的晨儿还是一个婴孩,据说被一株青莲包裹住,钟天地之灵慧,伴随着七彩霞光,可与天地本源沟通,体质很是特殊。

    “明白!”

    晨儿笑嘻嘻地回应,黛眉弯弯,双眸如若一泓清泉荡漾。

    她虽然也踏入了轮回级层次了,但纯真的性子一直不曾改,始终都显得天真无邪,像是涉世未深的少女,赤子心灵。

    晨儿轻呼一声,轻移莲步,娇柔的身子在虚空中步步生莲,一株又一株神莲绽放,更有着一朵十二品莲台浮现,她轻灵地落在了连台上,双眸微闭,开始施术。

    叶晨灵觉敏锐无比,能够轻易地感觉到莲台上的晨儿仿佛与天地本源相合了一样,浑身流转着玄妙的大道神韵。

    这是近仙体质,天下无双,就算是他都不能够这般地亲近天地。

    过去了半响后,晨儿睁开眸子,指了一个方向:“伊伊跟小龙儿就在那里。”

    其他人都皱眉了,因为晨儿所指的方位赫然就在神战场的最深处,最为危险的地方。

    叶晨道:“晨儿,距离是多少。”

    “大概七十万里外。”晨儿道。

    “好,走吧。”既然有了方向,有了距离,叶晨一行四人直接往着最深处走过去,即便最深处可能是最危险的,但到了这个关头,自然不可能放弃。

    越是深入,越是能够发现,神战场很壮阔。

    太古年间,鼎盛时代陷入最后的夕阳落黄昏之际,诸神大战,这里是主战场,尸骨堆了一座又一座大山,大地都变成了血色,葬去了不知道多少生灵。

    那本是诸神破灭的主战场之一,最终也成为了乱葬之地,阴煞之气极重,生灵进去哪能活命,简直都称得上是一处炼狱。

    “太古年间,诸神最终一战中,这里是主战场,诸天神灵寂灭,强大如盖世霸主都殒落在此。”叶晨慨叹,行走世间上,他了解着不少秘辛,知道这处神战场的来历。

    当年,在这片神战场上战死的诸天神坻实在太多了,自然不仅仅只有着天王,圣者也号称是一方神明,血染每一寸土地,浮屠百万里大地。

    正是因此,这片广袤的地域几乎快成为了一处人间地域,发生了很多诡异之事。

    神战场上到处都是阴煞、血杀,白昼见鬼,愁云惨淡,鬼哭神嚎,极尽妖邪!

    最终,神战场也成为了古帝大陆上的生命禁地之列,哪怕就是人族、妖族、兽族三大族都避而远之,不曾真正接近,由此就可见一斑。

    “有人!”

    叶晨几人微微一惊,隔着上千里,他们的目力惊人,见到了深处有着十几道身影在矗立,如山似岳,身穿古老的战衣,手中持掌着古老的道兵,很古老了。

    “这是什么,难道神战场中还有人不死,还是尸体通灵了。”女神道,她了解不少,一些强者死后,尸体不曾化道,而且借助一些特别的原因,很有可能会通灵,诞生出新生的灵识,由此通灵,成为新生的生灵。

    当然,这种尸体通灵的生灵,已经是另一个生灵了,元神早已不是本来的生灵。

    伊舞凝起秀眉,道:“如果是这样,就麻烦了。”

    所谓的麻烦,就是葬在神战场上的生灵都不平凡,尤其是这样的生灵,更是尸体不腐,生前必然很强大,很有可能都是圣藏绝颠,乃至是轮回级,甚至天王。

    叶晨睁开了上苍之眸,射出了一缕缕精芒,洞穿一切虚妄,道:“的确是由尸通灵而成的生灵,可称之为冥兵。”

    轰——

    天地暴动,那边的十几道尸体通灵的可怕冥兵突然冲向了叶晨他们,带起了天地暴动。

    都是由可怕强者死后重生通灵的冥兵,很强大,带动着强盛的血煞之气。

    尤其是叶晨身上为了驱逐血影,源源不断地释放圣体血气,更是成为了瞩目的目标。

    嗡——

    其中一个冥兵身披古老的战甲,更是挥动着一杆残缺古老的战戈劈过来,震动天地,浩瀚天地都被震颤撕裂了。

    轰——

    人皇塔始终垂临着混沌古气,成千上万缕,一丝一缕都压塌山河,有效地抵挡住了对方的攻击,甚至不曾被击飞。

    另外的十几道冥兵也出手了,各自拿着古老的兵器,主动地进行够攻伐着,直接就粉碎那片天地。

    不过人皇塔不朽,这些古代冥兵的攻击根本无法打破人皇塔防御,更是因为叶晨在驾驭,天王也不行。

    “嗯?”

    突然间,叶晨惊疑一声,因为他感应到了,这些冥兵体内并没有生气,都是无量死气在积聚,力量很强大,却显然不懂得大道法则,只有着蛮力而已。

    这个发现让叶晨双眸都虚眯起来了,他在怀疑,这些所谓的冥兵只是最初诞生不久,并没有足够强大的元神,也就是单纯的肉身强大而已。

    而且这里若是能够诞生出这样尸体通灵的冥兵,绝对是有着不妥之处。

    “你们留在人皇塔中,我对付一下。”

    叶晨主动走出了人皇塔防御范围外,圣体金身流转着磅礴金霞,血气如狱,上前对上了其中一个古代冥兵。

    不曾运转大道法则,直接就是一拳轰出去,带着磅礴滔天的黄金血气倾斜过去,与对方的战戈发生了碰撞,崩乱诸天,震动着神战场。

    轰——

    大地塌陷十万里,叶晨此间不动如山,反观对方震飞了,乃至于战戈都被打崩了,甚至这个古代冥兵发出了一声惨叫,身上有着大量的黑雾在嗤嗤地升腾起来,彻底地腐蚀虚空,气息都很显然虚弱了一截。

    冥兵乃是尸体通灵,自然阴邪,而叶晨的斗战圣体则是至刚至阳,乃是完美克制这等冥兵的最佳武器。

    唰唰唰——

    其他十几道强大生灵都放弃了攻伐人皇塔,转而攻击叶晨,招式狠厉而可怕,很强大,洞穿虚空。

    铿锵——

    叶晨圣体不朽,即将这些古代冥兵的攻击打在身上,可崩断长空,粉碎苍穹,但都只是发生了金属碰撞的铿锵作鸣声,一连串的火花在迸溅,伤不了他金身。

    叶晨镇封了己身的道,唯有凭借着无敌圣体,掌刀划现,割裂天地,亦带着如渊似狱的浩瀚金色血气,将这些古代冥兵都打飞了,全都发出了嗤嗤的漆黑尸雾,在惨叫。

    并且他闪电般地擒拿到了其中一个古代冥兵。

    他施展超凡手段,禁锢了这个古代冥兵,抓过来身边观察,只见得他浑身都覆盖古老斑驳的战甲内,肌体苍白,没有一点血色,释放着冰冷的寒气。

    他身上的战衣很古老,也不知是什么年代的,充满了岁月的烙印,有着不计其数的战痕,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轰——

    叶晨正要查探,但古代冥兵身上的黑色战衣便龟裂了,一缕又一缕黑色的尸雾不但溢出,战衣开始分解,竟就这样化成了尘埃。

    这让叶晨皱眉,直接打掉了古代冥兵的头盔,露出了它的真容,是一张苍白的脸庞,灰白的发丝在拨散,死亡气息浓得吓人。

    他看起来四五十岁的男子,只是一动不动,被叶晨封印住后并没有挣扎,宛如一具死亡雕像。

    叶晨想从它的眉心拘禁出来一段烙印,看一看他们到底是如何诞生的,然而此时这个男子死气更浓烈了,整个人发出一团乌光,跟燃烧起来了一样,快速地化作了尘埃。

    哪怕就是叶晨想要阻止都无法,这种乌光燃烧是由内而外的。

    接下来就算叶晨对着其他古代冥兵擒拿,结果亦是如此,甚至神识都被提前毁灭,他根本得不到什么有效的讯息。

    叶晨皱眉,他总感觉这里面有着一股令人胆寒的诡异在浮现,很不简单。

    只是暂时得不了头绪。

    这些冥兵生前很强大,最起码都是圣藏绝颠,尸体有所不朽,但通灵后只剩下了强大而伤痕累累的昔日战体,元神更是相对弱小得可怜,甚至可以说只有着一点迷茫而杀戮的灵识,怎会是叶晨的对手。

    无法套取有用讯息后,叶晨稍微动真格,直接横推,击杀了所有古代冥兵。

    众人只得再向广袤无垠的战场最深处去,这里真的跟一片大陆一样,无边无际,没有尽头。

    说是方圆百万里,但更加得广阔。

    叶晨心中明白,当初那位霸主大能殒落的时候,他所开创出的内天地都被打爆了,天地残片与神战场合一,发生了异变,远要比起想象中更加地巨大,成为了一方另类而广阔的小世界。

    前行了数万里后,叶晨睁开上苍之眸,洞彻八方,深入后也发生了变化,同样的荒凉,更是昏沉,并且有着一道道带状的黑雾在缭绕,很是幽寂与阴森。

    在更远方,他们甚至是见到了大片坟冢,一座座都跟小山一样,很是巨大,葬有着古代强者,显得阴森吓人。

    他们谨慎前行,强如叶晨在这等险地也不曾真正大意,带着三女径直进入了一处平原上,却比起此前的坟冢更加地可怕,眼前所及,到处都是尸骸,甚至不少都化作了石质,历经了太过长久的岁月。

    且一眼无际,根本想象不到,当年诸神破灭之战中,死去了多少生灵,才有了如此惊人的骨海。

    当然,这不可能所有都是神灵,所谓的诸神,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圣者,也被称之为神明,参与了一战。

    且更多的甚至不是圣者,是被诸神聚集的可怕大军,是军团,进行了参战,浩瀚一战。

    真正的神灵只有很少一部分。

    轰隆——

    突然间,在前方爆发开了一股惊人的气息,惊天动地,横扫**八荒,震荡整片浩瀚神战场。

    叶晨的眸光逼人起来了,他看到了在远处的天边上,出现了一副不可思议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