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1155章 徒作嫁衣

    族内的几位大人物都相继变色了,有着惊震,血脉天碑居然发生了不知名的异变。

    他们又看看石碑边上十个人,道:“他们是谁?”

    “大人,这是天都一脉分支的旁系罪人。”族老开口,直接将这一脉的族人都定义为罪人。

    这让得叶傲等人相继变色,脸带愠怒之色,但此刻都不曾开口,因为相比起这些,更重要的还是叶晨等人的安危。

    因为此时此刻的他们,还没有真正地苏醒过来,让人感到一种担忧。

    “原来是他们。”几位族内大人物都若有所思地看了这些人一眼,但不曾回应,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血脉天碑的异变。

    他们都尝试将神念探入其中,只是同样都感觉到璀璨的金光闪现,而后一个个都被震退咳血了,神色惊骇,均是不明所以,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让他们都突然咳血了。

    “晨儿!”

    夏薇很是担忧,唯恐叶晨出现了什么事。

    与此同时,石碑空间中,叶晨正在跟黑袍老者大战得分外激烈,动辄间都是毁天灭地的大恐怖威能,绝对可以覆灭整片天地的。

    叶晨而今早就成为天王境中的超级强者,修为之强大,超越了以往不知道多少倍,立在了同龄人中一个需要他人仰望的层次领域中,举手投足之间尽皆蕴含着无边大道威能,毁天灭地,几可无所不能。

    此时此刻,他展现出自己的神通法术,以五行金界轰击,四极通圣式震动天地四极,又是五脏崩现五行之光,双眸化作阴阳,长击天地,崩天裂地,无所不能。

    轰——

    一切都要溃灭,双眸都要不复存在,叶晨无敌于世,越战越强,大战黑袍老者。

    黑袍老者的确很强大,超乎想象般的可怕,这是帝族一位至强天王留下的战斗烙印,极度强大,专门就是为了守护这一方帝皇血脉之力凝聚成的血池,强大如叶晨都感觉到有些难以应付。

    自然,当中叶晨只是一缕神念、一滴精血化生,远不是所有战力,但也足够恐怖,最起码对付一般的天王轻而易举了,但黑袍老者的强者还是超乎了他的想象之外,难以彻底地灭杀。

    叶晨有所吃惊,然而黑袍老者心中的震惊比起他只多不少。

    因为他可是一位至强的天王,立身在这一领域中很多年了,早就臻至深不可测的层次了,远要比起寻常天王强大得多。

    哪怕只是一道烙印,不是本体,但不可能太弱,最起码一位寻常天王进入石碑空间中,哪怕可以发挥出十成十的力量,却也要被他镇压。

    然而眼前的男子,看上去分明很年轻,血气中也伴随着一种年轻人独有的朝气,这不可掩饰,也是神念加上精血所化的战斗化身,并非本体,却同样也强大得这般离谱,让他很是震撼。

    他有种预感,即便是本体出动,面对着对方的本体,也很有可能无法战胜,因为对方的强大超乎想象之外。

    轰——

    这个时候,黑袍天王突然身影横飞,因为叶晨神念化身动用了斗神印,刹那极尽升华,全方面地进行提升,并且施展出诛仙八式中的灭仙式,横击开去。

    哪怕就是强大如黑袍天王都差点被撕裂开两半了,有着道精所化的鲜血在飘散天地间。

    黑袍天王变色,差点被立劈了,不仅仅因为对方修为强大的缘故,而且战斗意识同样恐怖得过分,像是经历了无数次大战的至强者,更有着斗战圣者一脉那一股无敌于世的战斗意志。、

    可以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黑袍天王很早以前就处于下风中,只不过那个时候并不明显,但现在伴随着战斗的一下子白热化,立刻就体现出来了。

    “小子,不管你是谁,但你想要窥觊这些帝皇血脉,只有死路一条。”黑袍天王咆哮,他运转秘法,血池中冲出了一股淋漓的帝皇血脉,冲入了黑袍天王的体内,让他的气机瞬息间快速地提升起来。

    他也要极尽升华,并且有着下方帝皇血脉凝聚出的血池,更是提供了无尽的力量,嚣狂大笑起来:“小子,你如何与我对抗。”

    在这个石碑空间中,他就近乎无敌,因为可以无限地抽取血池中的血脉之力为己所用,不断地强大起来,而对方不能够。

    仅仅就在一个呼吸间,他的气机就强大了一个层次以上,而且还在快速地攀升起来。

    轰——

    一声巨响,黑袍天王整个人都横飞开去了,肌体欲裂,整个人都破破烂烂,几乎就要彻底地炸开来一样。

    就在他极尽升华的那一刻,叶晨突然出手了,展现出了最可怕的惊世仙速,堪称超越了常与理,突破了桎梏,让黑袍天王在极尽升华的刹那生生就被打断了,整个人都一下子从天堂上跌落无尽深渊中。

    并且叶晨更是体内涌现出一缕缕混沌古气,在虚空中交织出人皇塔,被他演化出来,更有着帝字出现,立刻就镇压下去,将黑袍天王的烙印都给直接地镇封住了,这时才冰冷地开口:“你太过于得意忘形了,每一种极尽升华都需要时间,那个时候既是不断地强大,却也是露出现了缺陷,尽管很短,但对我而言足够了。”

    他居高临下,俯视着被人皇塔镇封的黑袍天王,如若神灵睥睨蝼蚁般冷漠。

    黑袍天王神色煞白,他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种重要关头上被人这般地横击打断,一切都成空了。

    “结束吧。”

    叶晨运转人皇塔,更是帝字落下,也有着混沌古气演绎,各种至强神通一同地作用下去,交织出一团灿烂的混沌仙光,直接淹没下去,将黑袍天王都给笼罩住。

    黑袍天王嘶吼,终究还是凄厉地大吼一声,整个烙印都灰飞烟灭来到,体内此前吸纳的帝皇血脉之力都涌现出来了,漂浮在虚空中,又是落在了下方的血池中。

    至此,一切都彻底地结束了。

    叶晨缓缓地降临下去,俯视着下方鲜艳的血池,露出了一抹笑意:“叶家?帝族?终究是徒作他人嫁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