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1193章 秦家始祖
    斗战圣王手中的黄金大戟,居然是秦家始祖的盖世战兵?

    这一幕让得许多人都目瞪口呆,有些不敢置信。

    因为太过于惊奇了,堂堂最强世家秦家的始祖的盖世战兵居然遗失了,而且还遗落在斗战圣王手中。

    这一切都太过于离奇了。

    叶晨都是一怔,有着惊愕,有着发愣,天荒大戟是属于秦家始祖的?

    这时,远空的太初大能冷笑:“秦冶,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口,本座可记得你秦家真正的始祖战兵,那是一副神衣,并非大戟。”

    对此,不少大能都点头,秦家的始祖战兵虽然不是帝兵,但神威几乎不弱于这一级别的帝兵了,威名赫赫,古今盛名,是无相战衣,曾在史上最可怕的血乱中出现了几次,如太古神魔,如异族君王降临。

    对此,诸天万域许多大势力都认知,怎么可能会是一杆大戟。

    秦冶却是冷晒:“现在供奉在祖坛上的的确是无相战衣,但始祖盖世无双,战体更是举世无匹,不弱于帝皇,何曾需要战衣的护身,己身就是最强的不朽战体。无相战衣只是始祖留下给我秦家后代的镇族之宝。”

    “你家始祖是谁?”

    闻言,叶晨蓦然微惊,此刻禁不住开口询问,心里已然有了某些猜测。

    “君王之王,无相!”

    当提及到了始祖之名,饶是秦冶这样的远古大能,脸上都忍不住透出一股傲然之色,发自内心深处。

    因为无相君王,是整个秦家的骄傲,即便放眼在那个诸帝并立,无尽辉煌鼎盛的神话纪元中,都是威名赫赫的存在。

    这种威名,不是一般的威名,而是太过于鼎盛,太过于辉煌了。

    君王之王,这个称号足以说明了一切,乃是君王中的王者,是帝君,也是最强大的帝君,号称帝皇之下最强者。

    甚至有着一些传闻,无相君王的强大,超越了桎梏,拥有着帝级战体,堪舆真正的帝与皇一战,因此成就出无量威名。

    昔日异族都无比忌惮无相君王,死在他手中的君王也不下双手之数,可见一斑了。

    秦家之所以不是帝族,却不弱于帝族,正是因为始祖无相君王的缘故。

    “无相君王!?”

    饶是早就有猜测,但叶晨知道后还是忍不住一怔。

    难怪秦家如此不凡,被评价不弱于帝族了。一般的君王乃至是帝君世家恐怕都不敢这般地说,但无相君王的家族的确有着这样的资格。

    其他远古大能都了然,叶晨神色变了又变,有些怪异地看着秦冶。

    要是秦家的人知道他体内还有着一副神明石棺材,当中葬有着无相君王的尸骸,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大概找他拼命的心都会有吧。

    只不过关于古帝界中的种种,曾经参与的远古大能都似乎同时沉默,没有提及,让他有些奇怪。

    自然,叶晨不可能奉还,用力抓紧了天荒大戟,冷漠道:“哦,原来是无相君王的后裔世家。然后呢。”

    秦冶以及远空中秦家的诸强都要发怒了,什么然后,当然要将始祖的盖世战兵交还给他们秦家了。

    “交出始祖战兵,我们可以既往不咎。”秦冶阴沉着脸道。

    叶晨顿时笑了,看着他们,有着戏谑:“如果我说不呢?”

    “你敢!”秦冶喝道,双眸都立起了,青筋暴露,很是震怒。

    轰——

    一言不发,叶晨直接出手了,更是挥动着天荒大戟在出击,劈出了灿灿的金光,淹没了星空,又粉碎了几颗星辰,一言不发,但是以实际行动证明了一切。

    想要找我要回天荒大戟——

    做梦!

    措手不及下,秦冶整个人都被轰飞,有着鲜血在飞溅。

    叶晨冲击出去,紧追不舍,并且挥动着天荒大戟不断地劈击,崩溃着那片壮阔星空,在哈哈朗声大笑起来,却是充满了凛冽的冷意:“有什么是我斗战圣王不敢的,滚!”

    他在大喝,其音震动星空,天荒大戟释放开的无尽金光,乃是九劫黄金之光,伴随着无量劫在轰击,更是源自于灵魂以及血脉深处地压制着对方,让秦冶整个人都在不断地倒飞开去,受到了巨大的创伤,不断地大口大口咳血,很是凄惨。

    这一切都因为天荒大戟对于秦冶的压制,因为战兵无双,近乎帝兵,释放开了丝丝缕缕帝威。

    并且是秦家始祖无相君王的盖世战兵,染有着他的血液,有着他的气机,一旦刀剑相向,可以对于秦家后代有着莫大的压制,让他们发自内心深处地敬畏。

    “伟大的始祖,请您战兵复苏,回归家族吧,去!”

    秦冶大口喷出了一股血液,尽是带有着璀璨的金色,蕴含着众多非凡的符文,从血液中喷薄,冲向了天荒大戟。

    轰——

    叶晨躲避不及,被金色血液给喷中了天荒大戟,立时金辉大盛,差点就要挣脱开叶晨的手掌了。

    “圣体血液?不对,是他的精血。”

    叶晨了然,秦冶是无相君王的后裔,虽然不可能是真正的圣体血脉,但也有着部分圣血流淌体内,精血更可还原出圣血,想要喷在天荒大戟上,唤醒其潜伏的神坻,觉醒过来。

    恐怖的威能正在源源不断地从天荒大戟中释放出来,将要撕裂叶晨的手掌,冲天而起。

    只是他冷哼一声:“心头精血又如何?始终不及真正的圣体精血精纯!”

    叶晨同样喷出了一口金灿灿的血液,乃是纯正的圣体精血,落在了天荒大戟上,立时就被天荒大戟给彻底地吸收了,更加地光芒炽盛起来了。

    当中有着无量的金光子在闪耀,在爆发,茫茫一片,浩浩荡荡,像是一片金色的汪洋般。

    秦冶的精血起不了作用,天荒大戟不再是挣扎,而是在叶晨手中出现了更加恐怖的神威。

    轰——

    无尽浩荡金光之中,恍惚间出现了一尊顶天立地的伟岸身影,矗立在星空中,伟岸得让所有人都要臣服,诸天星辰都要战栗,整片万域中心都可感受到那股无边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