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1195章 人皇止戈!
    “他日若遇斗战圣者一脉继承者,除非大奸大恶之辈,否则必当交好继承者,奉之为秦家上宾,必要时刻需出手相助,不得推辞。”

    “此乃主上留给秦家遗训,世世代代不得违背。”

    无相君王遗训一出,秦家诸强的神色立刻难看到极点了。

    他们看向了斗战圣王,神色是何其复杂的。

    要知道就在不久前,秦家大能还发起了真正的大战,联袂赢古、杀尊等几位远古大能,要镇杀斗战圣王,虽然后来局势被逆转了,但眼前的这一幕还是让人目瞪口呆。

    此前还在对决,生死双向,杀得天崩地裂,鲜血横飞,现在却被要求交好斗战圣王,奉为秦家上宾,必要时刻还要出手相助,不可违背。

    如此之大的反差让许多人都错愕。

    尤其是诸天大能,闻言之后,更是带有些戏谑地看着脸色一阵铁青一阵苍白的秦冶。

    恐怕秦家万万都没有想到,他们想要镇杀的斗战圣王,却是被秦家始祖要求奉为上宾的重要人物。

    秦冶很想说斗战圣王的恶行,然而张了张嘴却是哑口无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无相君王提及过,除非是大奸大恶之辈,但斗战圣王是大奸大恶之辈?

    就算是秦家都不认为斗战圣王是这样的人,反观过来,斗战圣王只是很强势,很霸气而已,出手都是因为秦怡跟战王两情相悦,只是给秦家惹上了天大的丑闻,秦家才惊怒出手。

    然而当中谈不上多么地大奸大恶,相反有情有义,为了战王不惜一切出手。

    只是让他们秦家从刚才的战场论生死一下子到了必须交好、奉为上宾,如此巨大的转变,他们真的难以做到。

    现在真的很是尴尬,很是难堪,不知道如何地面对这种局面。

    当中尤其是赢氏帝族的大能赢古,以及其他两位远古大能更是色变,看了看秦冶,很想让他们不要听信,继续战斗,斗战圣王是他们共同的大敌。

    但战兵神坻虽然不是真正的无相君王,只是地位对于秦家而言同样是高高在上,就如同千古一帝秦始皇的帝兵神坻对于赢氏帝族而言,一样如此。

    而且他们面对着战兵神坻怎敢开口插口,不然惹怒了战兵神坻,对方一根手指也足以灭杀诸天大能。

    秦冶他们也实在是不得不遵守,只是面对着斗战圣王有着难堪,真是无法面对下去。

    斗战圣王一方都有些戏谑地看着秦家诸强,尤其是叶晨,更是古怪地看着这一边,摸了摸下巴。

    而不远处,战王很是畅快地哈哈大笑,身边秦怡也充满了喜悦。

    小无双抱着伊伊大为高兴:“千叔叔太厉害了。”

    唯有赢氏帝族的诸强神色很是难堪,当中赢尘更是如此。

    战兵神坻威严地看着秦家诸强,带有着无上威严,不可抗拒,道:“身为秦家的后代,始祖的遗训你们都要记着。而且我虽然一直都在沉睡中度过,但沉睡中跟随过一段时间,感受到这个小友的血气波动,知道他并非大奸大恶之辈。”

    “这”

    秦冶为首的秦家诸强都张了张嘴巴,不知道如何回答。

    只是战兵神坻威严地看着他们,让他们一个个都头皮发麻,体内的血脉都受到了莫大的嗡鸣声,不由自主地敬畏,哪敢反抗。

    最后,秦冶终究是大能,当即走上前,神色很是复杂地看着不远处的叶晨,抱拳道:“抱歉,斗战圣王,秦某为刚才的冒犯道歉,请你原谅。”

    大能带头,其他秦家人物都上前纷纷道歉,让许多人都神色复杂。

    赢古等三位远古大能更是如此,神色很是难看,但看着战兵神坻,却是无何奈何。

    秦家的无奈临阵倒戈,让这一次大能级混战的局势,更加地悬殊了。

    此时此刻,叶晨一方六位大能级存在都虎视眈眈,遥望着赢古等三位远古大能,充满了戏谑,让他们三人神色大变。

    双方大能级存在的人数已经下降到三比六的幅度,相差悬殊,开战起来根本没有多少悬念。

    “够了!”

    这个时候,星空大裂缝另一边的老古董主动地走来,体绕着朦胧的光华,竟然跨越了天门门主一剑斩开的星空大裂缝,来到了星空战场中,带着莫测的气机。

    他先是朝着战兵神坻抱了抱拳,又朝着神秘的天门门主颔首,看向了对峙中的双方,缓缓地开口:“这一场闹剧也该要落下序幕了,你们都住手吧。”

    老古董来止戈?

    这让诸天大能都神色吃惊。

    “给我个理由!”

    叶晨也感应到了来者的可怕,源自于斗战圣者的敏锐直觉,这是一个深不可测的老古董存在,虽然年岁很大,甚至血气干枯了,处于人生黄昏的夕阳阶段,没有多少年可以活,然而却予叶晨一种无比可怕的感觉。

    仿若那具苍老之极的躯体中,蛰伏着一尊盖世大凶般,一旦复苏,将会恐怖到极致,毁灭诸天。

    这让他忌惮到极致,就算是其他远古大能都不曾给予过他这样的感觉。

    太古君王!?

    然而,这个时候他却无惧,也很强势,因为战兵神坻的缘故,不认为这个老者可以对付得了战兵神坻。

    其他人都微微变色,面对着斗战圣王的举动有些摇头,太初大能更是传音,让叶晨语气客气一些,对方是个极其恐怖的存在,昔年曾跟当年人皇同时争锋,争夺过人皇帝位,只是惜败一招,盖世无敌。

    叶晨凛然,这个老古董还有着这样天大的来头。

    老古董呵呵一笑,双眸虚眯起来,没有发怒,而是朝着叶晨颔首:“你就是斗战圣王吧。一个很不错的年轻小辈,充满了潜力,有资格争夺这一世人皇帝位,甚至或许有希望争夺成帝的契机才,成为这一纪元的无上帝皇。”

    诸天大能都是一惊,没想到这个老古董对于斗战圣王的评价居然会是这般的高,出乎许多人的意料之外。

    “多谢夸奖了。”叶晨抱了抱拳,没有得意忘形,更加地忌惮,却不曾妥协。

    老古董轻轻一叹,道:“就知道你这个强势的斗战圣者一脉继承者不会这般轻易就妥协的了,喏,老夫有这个。”

    轰

    他拂袖甩出了一道神光,而后无量的光华在铺天盖地,伴随着一股不弱于战兵神坻的帝者天威,浩浩荡荡,席卷茫茫苍宇,让所有人都要臣服下来。

    当真正地看清楚,那是一道无上法旨,有着无上帝威,是人皇法旨,有着神光出现,划断星空,将双方都划开两边。

    当中,有着一道带着无上威严的话语传出:“止戈!”

    这是人皇之言,威严无双,不可抗拒。

    并且让双方的远古大能都感受到了一种无上法则在降临,加诸他们的身上,让双方都难以动手,感到骇然。

    言出法随!

    这是人皇之威,身为万域主宰的人皇拥有着这种至高无上的大道法则力量,如同位面世界中的圣者一般,同样如此。

    但在诸天万域中这样的浩瀚宇宙天地中,也唯有至尊人皇才具备着这样的无上威能,否则换做了君王都不可能做得到。

    叶晨轻叹,人皇止戈,就算有着战兵神坻作为后援,都不敢抗拒,只得无奈作罢。

    最终,一场大能级混战就这样落幕,只不过谁都知道斗战圣王一方完胜,另一方惨败。

    一个杀得神魂炸开而逃走,一个因祖训而停手,另外三人也凭借人皇止戈才逃过一劫。

    传了出去,斗战圣王之名更加地辉煌鼎盛了,会比过往任何一次都更加地威震诸天万域。

    只是战兵神坻不曾立刻沉睡,而是朝着人皇法旨点头。

    人皇法旨上也冲出了一道伟岸的朦胧身影,诸天万道都要臣服,至尊无上,同样朝着战兵神坻在颔首,而后消散,裹带着法旨离开了。

    这个时候,战兵神坻看向了叶晨,只是一个眼神,就让叶晨的体内空间盛开,一口石棺材跌落星空中,横亘其中,古朴而平凡。

    “这是”

    不少大能都错愕,只是昔日一些参与了古帝界大战的万域大能都纷纷色变,立刻就避开得远远的,如避大祸般。

    “主上遗体!”战兵神坻这般地开口,但立时就让得秦家诸强立即跪下,充满了激动。

    神话一战后,无相君王殒落了,然而尸骸也没有留下,是秦家的大憾,未能够安葬始祖。

    而今居然得见始祖葬下的神明石棺材,更是禁不住激动。

    “始祖!”

    秦家的诸强都在激动,不断地跪伏祭拜,带有着激动,也开口:“没想到今日可以得见始祖石棺,是希冀我带回家族祖坛祭拜。”

    叶晨神色复杂,很想制止,继续留在身边,因为这是他震慑帝族的无上利器,这是他胆敢叫板帝族的真正原因,要是被带走了,他会缺乏相应震慑的底牌。

    然而这是秦家的始祖,于情于理都不可能。

    而且也是斗战圣者一脉的第二代,也是他的前辈,他同样希望无相君王能够得到安葬。

    只是战兵神坻摇头,道:“继续留在他的身上。”

    “为什么?”

    所有人都很不解,不是应该带回去秦家,得到应有的安葬。

    “我怀疑,主上还没有真正殒落,留在这个小友的身边,将来或许会有一丝复活的希望。”战兵神坻这般地开口。

    轰

    如同晴天霹雳般,诸天惊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