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1230章 屈打成招

    “去死!”

    古旬王咆哮,唰地一声,他眉心中第三只竖眼陡然睁开了。

    虽然可以看得出来,想要睁开这第三只竖眼极其艰难,哪怕就是古旬王很努力,最后也只不过睁开了那么一丝缝隙而已。

    然而,就是这样一丝缝隙,却见到了当中有着前所没有的大恐怖正在大爆发,欲要撕天裂地,粉碎所有的一切。

    哗啦——

    这片天地间仿佛陷入了一片前所没有的黑暗中,一切都变得沉寂起来了,一切都崩解了,什么都不复存在了。

    刹那永恒!

    包括叶晨在内,所有最强人杰都感觉到一种前所没有的心悸感,很恐怖,惊骇地看着这一切。

    甚至叶晨都想要祭出人皇塔了,因为那种感觉太可怕的,超越在天王上,甚至远古大能都不曾给予他这样的可怕感觉。

    仿佛是一尊从混沌中崛起的盖代大凶在复苏,扫视众生,眼开即界灭!

    无法抗衡!

    古旬王的第三只眼到底代表了什么,为什么会给予众人这样一种心悸感。

    但这种感觉不过只是刹那而已,很快,一切都恢复正常了,天地间重新恢复了一片光明。

    这时,就在那第三只竖眼中,突然射出了一缕特别的光束。

    这道光束很细小,不过只有拇指大小而已,呈现暗金色,然而当中却蕴含了特别的大道符文,前所没有的高深,甚至玄奥得一塌糊涂,令人根本看不清楚。

    这一缕暗金色的光束闪电般地冲向了叶晨,予他一种前所没有的恐怖危机。

    叶晨有种感觉,若是被一缕暗金色光束击中,恐怕就算强大如他都要遭遇重创,乃至可能会出现死亡的致命危机感。

    这是源自于斗战圣者的直觉,他从不会去怀疑,他直接放弃了继续力压古旬王,闪电般地冲天而起,欲要摆脱这一缕暗金色光束。

    然而暗金光束如影随影,即便他的速度很惊人,让天王都难以捕捉到轨迹,然而暗金光束更快了一些,快速地临近他,那股可怕的危机感不断地临近,惊悚心悸。

    古旬王的眉心第三眼仅仅只是睁开了刹那就再度闭合,无法再睁开,且流出了几缕血迹,让他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显得有些萎靡。

    显然对于他而言,睁开第三只竖眸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无法长时间地睁开来,也让其他最强人杰松了一口气。

    若是第三只眼可以长时间睁开,恐怕对于所有人而言,都是毁灭性的打击。

    虽然如此,但他在狰狞大笑:“人族年轻至尊又如何,只要被本王第三眼打开,一切都要灰飞烟灭。”

    那一缕暗金色光束所过之处,虚空都在悄无声息地破碎湮灭,透发的危机实在太可怕的。

    截天指!

    撼天手!

    镇天印!

    叶晨尝试着出手,要崩解暗金色光束,但巨大得覆盖苍穹的截天指落下,还是崩溃诸天的撼天手,亦或者镇天印,全面地落下,绝对可镇杀天王,然而那一缕暗金色光束都震开了截天指,崩开了镇天印,乃至让叶晨的撼天手都剧痛,差点被击穿,要流血了。

    要知道这都是斗战圣法的至强神通,不是不够强大,然而那一缕暗金色光束太过于妖邪的,凝聚了古旬王绝大部分的精气神而成,根本不能移常理度之,叶晨感受到当中竟有着一种超越想象的至强伟力在荡漾。

    这让叶晨的神色微变,确信这一缕暗金色光束一旦击中了自己,绝对会给他造成可怕的危机。

    轰——

    最后,叶晨眉心中祭出了人皇塔,横亘在身前,那缕可怕的暗金色光束径直就击中了人皇塔上,晃铛一声巨响后,只见得作为至尊帝兵的人皇塔都径直崩飞了,混沌古气炸开,在虚空中滴溜溜地旋转,溃灭了成片的山河大地。

    但终究还是被挡下来了,那一缕可怕的暗金光束就此消散了。

    人皇塔不破,谁可击穿。

    所有人都惊愕地看着这一切,惊叹人族年轻至尊的大命,也惊叹于那座淌流着混沌古气的道塔,居然可以阻挡下来。

    古旬王神色大变,显然也没想到叶晨祭出的道兵法器居然可以挡住第三眼射出的暗金色光束。

    轰——

    叶晨将人皇塔收入了眉心中,并且再一次地赶着古旬王追杀。

    古旬王很想逃跑,因为刚才第三眼射出的暗金色光束极度耗费了体内神能,让他浑身都疲惫不堪。

    本以为可以藉此解决了叶晨,没想到最终居然被对方给挡下来了。

    这一切都是始料不及的。

    毫无意外,古旬王直接就被叶晨给压制住了。

    噗——

    叶晨屈指探出,灵犀剑波在全面爆发,古旬王整个人都震飞,并且护住腰间的最后一点重要神甲都彻底碎开了。

    恍惚间,似是见到了古旬王白花花的屁股一闪而现。

    观战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了,难道今日真要发生最强人杰被人逼得裸奔的事实吗?

    “啊——”

    古旬王疯狂大叫,光芒闪耀,眨眼间一件神甲重新披上了身上,这让他愤怒无比,冲过去,因为刚才真的要裸奔了。

    他可是堂堂异族最强人杰,整个异族的年轻一代最强者之一,高高在上,备受异族宇宙的各族尊重。

    哪怕就是在这条汇聚了各个古宇宙的终极古路上都有着无与伦比的非凡地位,怎想到今日居然要发生裸奔的事情,可以说这是一个极其可怕的耻辱,不可忘却。

    奈何他愤怒之余又是无奈至极,因为对方远要比起他更要强大得多,直接打压过去了,诸天崩溃,一切都要破碎。

    这一次,古旬王根本没有支持得到多长时间,身上的神甲再一次地被粉碎了,他光芒一闪,又是另一件神甲加身。

    然而叶晨朝他咧牙灿烂一笑:“再让你多穿几件神甲又如何,照样让你裸奔!”

    “我@#¥%……&*”

    这令他快要疯狂了,自出生到现在,还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居然要被人给放逐裸奔,还是昔日那个被他们古宇宙所打败、打残的封界宇宙走出来的人族天骄,怎堪承受,绝对是巨大的耻辱。

    然而,他不得不咬牙接受这个耻辱,再一次穿戴上神甲,并且冲出了一片神光,当中有着特别的秘宝祭出来。

    他要洞穿虚空,进行横渡,离开这里,否则真的下去,他身上所有的神甲都将要彻底地破碎,真的要被放逐裸奔了,无论如何都承受不住这种大耻辱。

    轰——

    叶晨如神似魔,直接一拳崩碎了古旬王祭出的秘宝,封天锁地,让他根本无法逃走。

    “说,你们异族中还有哪个帝皇老不死活着,有哪些年轻至尊上路了?”叶晨询问,并且眯着双眸直接威胁:“你要是不回答,我就让你彻底地裸奔!”

    “马拉戈壁!”

    古旬王直接瞪眼骂出了异族的骂人古语,。

    噗——

    神甲再一次崩碎了。

    “人族蝼蚁,本王迟早都要扒了你的皮。”古旬王狰狞地咆哮起来,充满了愤怒,然而却也无何奈何,金色拳头一出,神光灿灿,将他一切的道兵以及秘宝都全都化作齑粉,无法顺利地离开。

    古旬王被对方压着来打,无法离开,更要一次次被崩碎身上掩体神甲,要彻底被裸奔了,其精神严重受到了对方的打击。

    叶晨是存心让他交出异族的重要情报。

    远空,其他各族修者还是最强人杰都一个个目瞪口呆了,尤其是那些驻留在第五试炼大陆上的异族强者,更是要抓头发狂了,怀疑这是正在做梦,因为这一切都太疯狂了,超乎想象之外。

    那可是他们异族中最强人杰啊,何等辉煌,不是年轻至尊也差不多了,位高权重,出自于帝族,现在居然要被敌方剥光裸奔,简直就是天大的猛料,穿了开去,将会震荡整条终极古路,让异族最强人杰都成为笑话。

    喀嚓——

    叶晨纵身而过,不但再一次崩碎了古旬王的神甲,甚至撕裂下了他背后的几只狰狞蝠翼,有着鲜血在喷溅。

    “本来还想烤翅膀,不过太难看,太恶心了,完全没胃口。”叶晨看着手中的蝠翼,而后一巴掌拍碎成齑粉。

    “@#¥%……&”

    这家伙绝对是存心来挤兑他的。

    远空中,有着一头长有八臂的鳄龙,体态无比巨大,山岳在它面前都显得渺小,乃是大荒中一头可怕的凶兽,足以媲美天王境了,属于大荒中的霸主之列。

    然而此刻这头八臂鳄龙王的头上有着两个小不点,仔细一看,竟是两只可爱的小兽,一只是白色的小兽,另一只则是胖嘟嘟的黄金小龙。

    自然,就是伊伊还有黄金小神龙了

    八臂鳄龙任由两只小兽趴在头上也丝毫不见怒,相反显得很温和,甚至很温顺,似是已经被臣服下来了。

    尤其是对于黄金小神龙更加地敬畏,它也是龙族的一份子,龙血纯度很高,可以往着真龙不断地进化,然而黄金小神龙则是纯血真龙,并且它看似胖嘟嘟很可怕,然而境界非同一般地高深,伴随着无边的龙威,足以让这头八臂鳄龙王都臣服下来。

    这些日子来,黄金小神龙跟伊伊离开了叶晨外,两只小兽都是古灵精怪的下家伙,并且也算是妖族。

    伊伊来历不凡,黄金小神龙更是纯血真龙,妖族最绝颠的存在,自然在大荒中混得如鱼得水,收服无数凶兽,当中这头八臂鳄龙王就是其中一头。

    当中,白色小兽伊伊扑闪着乌黑大眼,看着古旬王就是一阵摇头:“他这个时候要是说出来还好,可以免受很多痛苦。”

    黄金小神龙也点点头:“要知道小月月真的是说到做到,要是这个异族家伙裸奔,我挺想看看。”

    伊伊扎着乌黑大眼道:“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去看女的裸奔。”

    “为什么?”黄金小神龙很好奇,在它眼里男女人族差别都不大。

    伊伊可爱地歪着脑袋思考了好半天后,这才道:“不为什么,威尔经常说他最喜欢就是看女的裸奔,还说那是所有男人的梦想,我觉得会很有趣的。”

    “好像说得挺有道理的。”黄金小神龙似懂非懂地点头。

    与此同时,远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衣胜雪的年轻男子,一头爽朗的短发,只是肤若黑炭,摇着扇子,是那般地风骚。

    这个风骚的白衣男子,赫然正是威尔,此时此刻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切,呆呆地道:“我靠,没看错吧,千月这个家伙也过来了,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我不知道的。不过千月给那个家伙裸奔,这个注意挺不错的,我喜欢!”

    “威尔,难道你喜欢男人?”在威尔的身边,正有着一位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妇,此刻闻言,蓦然惊骇地看着威尔。

    “你这是什么话,让我摸摸你的良心有没有说谎。——哎呦,好大哦,摸起来还有些软,我郑重地想要问一声,你是不是经常喜欢自摸的。”威尔大手一把按在了少妇温软之上,一本正经地询问,只是脸色怎么看就怎么****。

    美艳少妇惊呼一声,急忙推开他,禁不住眸含春水,羞红着俏脸啐了这家伙一脸:“无耻,你真坏!”

    威尔不怒反笑,大手一把环住了少妇柔若无骨的水蛇蛮腰,在她晶莹的耳垂边吹了一口热乎乎的仙气,嘿嘿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不无耻,你不喜欢。来吧,娘子,今晚夫君玩为你诠释一下什么叫做老树盘根、老汉推车、观音坐莲的奥义,哦,这个需要身体接触才能够教得好,不知道你是喜欢呢,喜欢呢,还是喜欢呢。”

    “呸——”少妇一听,便知绝对不是什么好路数,但被对方拥在怀里,那股男人气息让她身子热乎乎的没有一点力气,眉目含春,格外地动人心魄……

    “说还是不说,不说我就让你彻底裸奔,护体神光都打散。”另一边,叶晨恶狠狠地进行威胁。

    “@#¥%……&*”古旬王心里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他何曾受过这样的耻辱,他宁愿战死也不愿如此。

    但对方根本不愿杀死他,简直像是猫戏弄老鼠一样,而他就是那只可怜的老鼠,时时刻刻被对方以让其裸奔威胁,简直就要疯了。

    最后,眼见着对方一拳快要崩散体绕的神芒,他急忙地传音:“我说,我都说了。”

    叶晨露出了得意的微笑:“孩子,真乖!”

    “……”

    最后,古旬王无奈地传音,将一些重要情报都告知叶晨知道,得知当中情报,并且他洞穿了对方的眼神,知道没有说假。

    就在这时,叶晨神色突而大变。

    轰轰轰——

    并且就在这个时候,有着好几道至强的身影加入了战场,神威浩荡无边,都是最强人杰,赫然是异族的最强人杰,都冲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