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1551章 自古帝皇多悲途!
    血染未来的真正源头是起源之地吗?

    这个念头只是想一想便令人心颤。

    不然时空大帝为何言称葬帝葬仙区就是主战场之一。

    叶晨不知,也不了解,但对于整个混沌海的了解更深了,得悉更多了。

    血染的未来,席卷整个混沌海乃至是古往今来的终极一战,即便不是源自于起源之地,但也必然有着密切的关系。

    只是而今这一切都笼罩着层层的迷雾,目前的叶晨虽然已然很强大了,可逆行伐仙击杀大能,最起码放眼在封界宇宙中都是屹立在金字塔顶尖上的一类存在,足以称尊诸天万域了,但放眼整个混沌海而言还远远算不上。

    现在的他,也不过是真正地登堂入室而已,唯有至尊,唯有帝皇,方可有资格了解更全面的秘辛。

    他又想到了翰天大帝,难道他并没有彻底地死亡,而是进入了起源之地吗?

    一切都是未解。

    叶晨慎而重之地收起了这一枚帝兵碎片,并且丹臣也上前了,两者共同祭出了至尊帝兵,击穿了一条通道,劈开了混沌,联袂将这一枚帝兵碎片都送走,远离这一界,葬入混沌海中,算是对于翰天大帝最好的送别。

    自然,这一枚帝兵碎片早就失去了应有的神性,帝血中更是伴随着无量的杀念,无法炼化,故而没有人进行阻止。

    自古帝皇多悲途!

    莫名地,叶晨想到了这一句话,虽然帝皇乃是至高无上的领域存在,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帝皇同样是悲途,没有真正好下场的人。

    他们寿元无限,脱了岁月长河之上,岁月也无法带走他们的任何寿元,但并非不会殒落。

    如翰天大帝,如神话纪元的诸帝等等,没有永恒的人,帝皇也不可限免,无上仙亦是如此,同样也被始代给算计了,可见一斑了。

    “唯有永恒,方可永恒!”

    那位老不死大能轻轻一声慨叹。

    前者指的是永恒领域,脱帝皇之上,脱命运之上,后者指的是真正永恒不朽。

    然而古往今来谁人可做到永恒?

    如天帝,如始代,如太圣皇,如时空大帝,如斗战圣祖,这些一位又一位最强帝皇,不都是走在了永恒之路的道途上,始终无人真正地企及。

    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永恒是否真的存在也是一个迷。

    正是因为无人踏出过这一步,故而都是迷。

    传说中开天辟地就诞生的那一位永恒,都被怀疑只是虚构出来的,不真实长存,否则为何无尽岁月以来,不曾得见,不曾得知,只记载在不可探究的古史上。

    只是叶晨甚至有种惊人的怀疑,永恒,或许才是血染未来的源头,因为在起源之地或许存在着脱成就永恒的最大秘密。

    帝兵染血,葬送着翰天大帝的离开,标志着一代最强帝皇的遗憾落幕,令人慨叹。

    虽然没有切出来真正的无价之宝,但见证了史前的一幕幕,见证了屠仙船,也见证了无尽岁月前关于最强帝皇翰天大帝的一切种种,也令人满足了。

    毕竟,关于那等至高存在的一幕幕,古往今来,又有几个人可以了解,若非帝兵碎片的染血,若无投影,谁人可见?

    接下来,诸天大能都联手,去切开剩余下来的几块混沌原石。

    期间叶晨又是亲自切开了一块,只是当切开了一半的时候,他心生担忧,身为混沌圣体的他有种脱常人的通灵感,仿佛可以预见到大恐怖的一幕,第一时间就是祭出了天荒大戟,并且传音诸天大能都做好准备。

    丹帝族都复苏了帝兵,有着帝威在垂临,一下子就影响诸天了。

    轰隆——

    果然,切开的第一时间内,天地变色了,风云色变了,一切都生了可怕的更改。

    这一切都源自于被切开的混沌原石中,当中有着无量的黑雾在冲天,铺天盖地地淹没过去,将整座帝族重殿都笼罩了,伴随着大恐怖的危机。

    当中无数可怕的异象不断浮现,血雷交加,最为可怕的还是期间有着一重又一重庞然而滔天的魔影在浮现,要从混沌原石中冲出现,鬼哭神嚎,比起鬼石中的嘶吼声更为恐怖上无数倍。

    “赶紧祭出至尊帝兵,联袂对付大凶!”

    无论是丹帝族还是叶晨,都第一时间地以至尊帝兵遥指神台上的混沌原石,期间帝威笼罩这里,也护佑住了诸天大能,避免出现意外。

    曾经一度踏入太古君王领域三个月的老不死大能出手了,只见得他抬手间万般大道法则在涌现,像是在召唤诸天万道,又像是万千道威在崩现,指掌间伴随着最为磅礴的威能,打向了居中的无量黑雾。

    轰隆——

    天崩地裂,帝族重殿都差点粉碎开来,期间帝痕阵纹都不断地闪烁生光,生生地抵挡住这可怕的一击,不至于崩解。

    无量黑雾炸开了,一切都步向了湮灭,其中的一重重滔天魔影都粉碎了,彻底地灰飞烟灭。

    这一切都令人如此震撼,震撼于混沌原石中蕴含着的大凶之物,也震撼于这位老不死大能的可怕,虽然还是巅峰大能,并且年岁很大,但着实强大得一塌糊涂,令人心惊肉跳。

    咳——

    老不死大能咳嗽一声,嘴角溢出了一缕血迹,摇头一叹:“终究是老了。”

    “前辈!”

    诸天大能都主动地上前,期间也有着几位炼丹大师、宗师上前,欲要查看伤势,更要奉上珍贵的疗伤宝丹服用,当中不乏着治愈道伤的高阶丹药,外界便是大能都难求,令人两眼生光。

    只是老不死大能摆了摆手,却是拒绝了,道:“无需如此,老朽年岁无多,即便给予再宝贵的丹药也没有多大效果,除非再次突破,或者逆天活上第二世。”

    他这般地言语,然而看上去却是很豁达,平平淡淡,对于生死看得很平淡,没有过于追求,与那些为了活下去不惜一切的老不死相差很大。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盖世高人,站得高,看得远,甚至一度踏足于太古君王领域中,看得比常人更远、更高吧。

    说到底,这些混沌原石中,没有一块是真正正常的,虽然有可能是蕴藏着无价珍宝,但其中也更多可能性是蕴藏着大凶之物的。

    尤其是那些看似是外表非凡的混沌原石,更是如此。

    一连几次都切出了凶险情况,不是在场的诸天大能不够强大,相反达到了这一领域都是称霸一方星域的教祖级存在,高高在上,称尊一域,何以争锋。

    只是混沌原石中的凶险动辄就是跟混沌古战场相关,但凡混沌古战场,不少曾是生过至尊级的征战,因此格外地可怕,远古大能都难以承受住这等凶险。

    不过有着两大至尊帝兵的存在,并且又在帝族重殿中,终究是没有生任何伤亡的情况。

    并且期间更是切出了两块怀有着重宝的混沌原石,其中一块更是切出了混沌仙金序列中的神圣白金,蕴含着绝对的神性,纯粹无暇,可惜不大,只有拳头大小,不然完全可作为真正的至尊帝兵粗坯进行祭炼。

    另一块则是切出了一条蛇。

    没错,是蛇,而且属于混沌海中天地孕育的圣灵之蛇,处于幼体,不过尺许长短,然而却从蛋中彻底地孕育而出。

    乃是混沌天蛇,威名赫赫的混沌生灵之一,成长到了极致可以破入太古君王领域中。

    不过要成长到极致,需要极为漫长的时间,最起码也需要五万年以上,而且还需要不断地吞噬各种天材地宝。

    切开混沌天蛇的刹那,立刻就引起了所有人的眼红,毕竟成长到极致可化作太古君王,将来更有着一丝希望破入至尊领域中,无论如何都有着无与伦比的潜能,所有人都希冀得到手,一手培养起来。

    然而这也是最为艰难的,毕竟谁也不愿放弃。

    只是最终,混沌天蛇的得到者却是一位名为归天大能的普通大能。

    不过是四重天大能而已,然而当初在地摊上,他却是买下了这一块混沌原石的人,而今毫无争议就应当落在了他的头上了。

    只是归天大能明显地感受到了来自于周围的一道道森然目光。

    很显然,其他大能都眼红这条混沌天蛇,都希冀得到手,若是他带在身边,在丹界也就罢,有着丹帝族的镇守,诸天大能都不敢出手,但若是处于丹界之外,恐怕会有着无尽的危机刹那降临,直接让他灰飞烟灭,死无葬身之地。

    因此,这条混沌天蛇对他来说并非什么无价之宝,相反,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反而是一块烫手物,无论如何都不能够放在身上,否则只会有害无利。

    “这——”

    归天大能尴尬地看着诸天大能,只得道:“混沌天蛇成长潜能太大了,放在本人身边无法得到足够的资源成长下去,所以本人打算交易出去,不知有着何方道友愿意跟本人进行交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