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1566章 雷霆光门
    九重劫光雷海中,一扇雷霆光门蓦然出现了!

    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从何而去,仿佛万古长存,带着一个又一个纪元沉沦而不灭的不朽与沧桑,此间气机磅礴惊世,远想象之外。

    “这是什么?”

    所有人都猛地瞩目过去了,看向了那一扇雷霆光门,有着深深地震惊。

    外界,丹臣、秦九幽、老不死等巅峰大能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就算是暗中的太古君王亦是如此,更是刷地一声,破入了丹墟古界中,远离殒君神海,眺望着矗立在九重劫光雷海最顶端上的雷霆光门。

    虽是劫光雷霆凝化而成,但宛若是真实长存一般。

    因为太过于真实了,其上每一道花纹,每一道纹痕,每一道古文都如此地清晰,又是如此地深不可测,像是摹刻下了整个混沌古宇宙的一切,又像是承载了一个又一个古老纪元的沉淀。

    “神秘的雷霆光门,这到底代表了什么,为何我感觉像是葬下了天地间最大的秘密一样似的。”

    太古君王轻轻开口,他有着忘我自语,声音不大,却被在场中的所有人都捕捉到了,仔细感应之下方可感觉到他的存在,有着悚然。

    因为这个开口之人必然是太古君王,否则也不可能在他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出现在这里,然而更为震惊的是他的话语。、

    雷霆光门中葬下了天地间最大的秘密!?

    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不是天劫中显化而出的一扇光门而已吗?其中居然还涉及到那般之多的古老大秘。

    这个时候,丹臣、老不死大能、秦九幽等一位又一位外界的大能都忍不住出现了,同样也听到了太古君王的言语,当中丹臣忍不住抱拳道:“老祖,敢问为何这般说?”

    诸天大能也看向了太古君王,带着敬畏,不敢正视,却也在倾听。

    太古君王身影朦胧,通体都被大道腾绕,无法看清楚真面目,有着一种至尊无上的大道威严,然而此刻却也没有默言不语,道:“天劫历来都是天地间最大的秘密之一,无人知是从何而来,从何而去,从来都是突兀出现,只出现在世人突破大境界方会出现,也偶尔出现在一些盖世生灵、逆天神宝出世,亦有触及到了万古禁忌,也会降临。”

    “然而无论是谁,都离不开天劫的拷问,也逃不过天劫,哪怕就是最强大的那等最强帝皇、仙王,同样如此。”

    “天劫,来历太过于古老了,不曾被人所知,但亦有一种说法,来自于起源之地,承载着所有一切的最终起源之处。”

    “而正是因此,天劫最是古老,同样亦是蕴含着天地间最大的秘密。”

    “曾有帝皇说过,谁若是掌握着天劫,或许就可得知世间上一切的秘密,如起源之地,如永恒不朽,如脱命运,如混沌海、起源之地最初诞生之谜等等。”

    “正是因此,本君有感,若是如此,进入那扇雷霆光门中,或许可得释一些最大的秘密,即便不是天地间最大的秘密,却也是世人无法得知的万古秘辛。”

    闻言,所有人都要吃惊,雷霆光门中居然蕴含着如此惊世的大秘密,实在是令人不敢置信。

    自然,即便如此,却也没有人胆敢冲上去,因为这是属于斗战圣王的大劫,尚且只是大能劫,同阶者根本无人可对抗,若是大能强闯进入,大劫也必然会提升到相应的层次上,威能级就不仅仅只是恐怖上一两倍,而是全面提升,让大能处于面对上远要比起斗战圣王面对上的更恐怖大劫,任谁前来都要灰飞烟灭。

    也正是如此,便是一代太古君王都万万不敢冲撞过去了,若是招惹了天地,降临了君王级的灭世大劫,不知道要比起斗战圣王的恐怖上多倍。

    最起码太古君王自问也无法承受,这片丹墟古界必然崩溃,甚至波及到了整片丹界,如此一来就得不偿失了。

    “现在只能够等待斗战圣王去冲击,我相信换作是他,必然也很想得知雷霆光门中的种种大秘。”太古君王凝望着渡劫中的斗战圣王,轻轻地开口。

    轰隆——

    与此同时,叶晨强势地冲击劫光雷海。

    足足五重劫光雷海,一重比起一重还要更加地炽盛,更加地浩大无边,完全覆盖住了所有的天空,虚空早已全面崩碎了,星空都被覆盖住了,本来幸存的残星早就在劫光雷海中尽数崩解了,什么都不复存在了。

    叶晨一个人逆冲而上,他是如此强势无匹了,天灵盖上的血气炸开,扩散,将大片冲过来的劫光雷霆都彻底地溃灭。

    与此同时,他让混沌大鼎在前方开路,一路地破开了重重劫光雷海,他要逆冲上第九重劫光雷海之上,这样一来就无需面对着五重劫光雷海的一同轰击了。

    只是说是简单,实则无比困难,充满了无尽的凶险。

    因为这等劫光雷海的凶险,远远地乎了任何人的想象之外,五重一同轰下来,强如叶晨也开始皮开肉绽了,混沌圣体也不是彻底无敌,毕竟也不曾彻底大成,差了很远,这等劫光雷霆的狂暴轰炸了,大能级不朽古兵直接就要炸开成灰了。

    叶晨曾是击杀了好一些大能,也得到了相应的大能级铠甲,不久前就穿戴在身上,希冀减少一些伤害,只是压根就没能够支撑多长时间,就在五重劫光雷海的强势轰击下,直接湮灭成灰了。

    噗噗噗——

    不久后,叶晨身上出现了一道道伤痕,全都是深刻累累,当中有着鲜血喷溅出来,不断地血染劫光雷海,但他掌握着圣体再生术,可以瞬息间复原一切,并且混沌本源足够强大,故以他无惧。

    只是他想要冲上去九重劫光雷海之上实在太难了,越是往上,需要承受的劫光雷霆就越地大恐怖,乃至是到了后面,甚至出现了真正的生灵。

    如鲲鹏,如真龙,如不死仙凰,如穷奇,如朱厌等等,都极端地恐怖,在天劫中显化而出,一头头都如此地真实,拥有着越寻常大能之威,也若是神话时代的圣灵再世一般。

    并且也有着一方方大世界浮现而出,周而复始地诞生与破灭,只是每一次地大破灭,都让叶晨遭受到了最可怕的创伤,让他不断地咳血,浑身是伤,甚是劈开肉身,筋骨都不断地断裂。

    叶晨一方面对决着诸天圣灵,一方面冲击着劫光雷海,并且承受着大世界覆灭的恐怖危机,不断地冲击着,承受着最可怕的凶险。

    这还不止,因为天劫中各种传说大劫不断,帝兵大劫也出现了,如葬天碑,如八卦镜,如天荒大戟,如人皇塔,如天羽圣剑,如宇宙鼎......都是古来帝皇至尊或者无上仙的帝兵,此刻都演化出来了,加上此前的混沌圣灵,也有着大世界的破灭,何等地恐怖,何其地凶险,看得所有人都要头皮麻。

    便是太古君王见到这一切,都要深深地长吸一口气,有着震撼。

    这等大劫实在是太过于不朽不凡了,远想象,最起码太古君王当年争渡大能劫的时候,远没有这般地可怕,相差了很远,甚至堪称云泥之别。

    尽管其实他当年的大能劫也无比可怕,只是相比起来就完全不是同一个级别上。

    所有人都惊叹,更有着一种悚然,仿佛整颗心脏都要彻底地跳动起来了。

    这个时候,丹墟古界中另一道绝世身影出现了,婀娜出群,如此仙姿出尘,腾绕着一缕缕仙雾,宛若是九天上的玄女仙子般,凛然不可侵犯。

    虽说是女子,却也是一尊女大能,更为重要的是她的气机何其恐怖,体内拥有着海啸山崩般浩大的血脉冲刷声音,那是至尊血脉之力,强盛得不可想象。

    她的出现,丹帝族的一切强者见到都要拜礼,即便是丹虚乃至是丹臣在内,亦是如此,地位堪称高高在上的太古君王也颔施礼。

    没错,她正是丹帝族的帝女,整个帝族中最为身份高贵的一代帝女。

    其身份之高,甚至比起太古君王还要更高一截。

    她的出现,显然引起了各方瞩目。

    帝女,身份最尊之人,而且体内淌现着最强大的帝皇血脉,先天圣藏,无匹强大,谁与争锋,也被誉为有资格继承父辈意愿,再度冲上帝皇领域的下一代传人。

    她气机之强盛,便是不远处的矮人族年轻至尊都感受到一种压迫感,令他色变,这就是差距。

    同为年轻至尊,同为大能,但彼此间的实力却相差甚远。

    这样的差距,同样展现在丹阳身上,哪怕他也是年轻至尊,并且是丹帝族的年轻一代领袖,但也仅仅只是这一世,而帝女即是整个帝族最高领袖,不可同日而语的。

    不过丹阳看向帝女的目光中多上了很多爱慕之意。

    作为族中独一无二的帝女,最古天骄,自然备受族内所有年轻翘楚的爱慕,不知道多少天骄翘楚都希冀可成为帝女的道侣,共走大道绝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