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1784章 玺国太子
    叶晨拂手取来了那一道剑气,被混沌道火包裹住,剑气不断地纵横挣扎,欲要冲出去,但始终被混沌道火包裹住,无**成。

    他睁开上苍之眸,混沌古气在弥漫,透视剑气,现剑气中蕴含着最起码过十种大道力量,包括毁灭、死亡等破坏力极为强大的大道力量,蕴含在那一剑中,也才让得叶晨不敌,被一剑重伤。

    哪怕就算是混沌道火,都无法第一时间进行炼化。

    此时此刻,叶晨并没有离开海底深处,而是看着海底深处中无数纵横交错的天地灵脉,而后拂袖,一招袖里乾坤,便是将得十万里方圆的天地灵脉都一并收取过来了,收入了体内的混沌小宇宙中。

    唰唰唰——

    只是简简单单的几招之下,这片灵天海域中的天地灵脉都一下子被叶晨彻底地收取走了,这也算是九颜帝族伤害他的利息吧。

    不过灵天海域中的无量风暴并不会一下子就彻底地消失,而是最起码需要十年时间方才会徐徐地消散,只不过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多少灵脉可以采掘出来。

    要是九颜帝族知道后,恐怕会疯吧。

    “啾啾啾——”

    这个时候,小不点从叶晨体内冲出来,立在他肩膀上,啾啾啾地叫个不停,赤金色的绒毛反射着璀璨的赤金光华,不断地欢快叫着:“爸爸,爸爸,你终于放我出来了!”

    小不点显得很欢快,不断地叫个不停,围绕着叶晨的脖子不断地旋转起来,叫个不停。

    叶晨微微一笑,旋即从海底深处冲上去,来到了充满狂暴的海上。

    关于海底深处生的种种,海上根本无法听到。

    这是灵天海域中一个名为姜堰域的海域,能有方圆万里辽阔,也是盛产灵脉的一片海域,每年能够盛产过七八十万斤的灵石,历来都被附近的国度所窥觊,不时就会生激烈的海上大战。

    当中最强大的要算是玺国以及鸿国两大国度,乃是这片海域附近最强大的两个国家,为了争夺姜堰域中的灵脉资源,古往今来,两国生过大大小小不知多少次战争,各自都有所重大死伤。

    而今又再相遇上,正在开战。

    只见得浪涛滚滚的海上,相距不足百里,各自有着数十艘千丈长的巨型战船,以及数百上千艘更细小的战船在遥相对峙,载满了大军,乘风破浪而来。

    那可怕的千丈巨船上,更是每一艘都搭载着五口巨炮,那是传说中的神能大炮,镶嵌着灵石,透过特别的精密的转换法阵,将灵石蕴含的灵气转换为神能,出了一道道可怕的神能攻击对方的巨船。

    只听得海面上不时响彻可怕的震天巨响,神能大炮每一击都可掀起了千百丈的巨浪,拥有着移山填海的恐怖威能。

    这等神能大炮轰击之下,一口便可将半神轻易灭杀,一艘巨船上的五口神能大炮一出,重创甚至可镇杀化神境的神级强者,是国级利器。

    狰狞的巨船在惊涛骇浪中纵横,其上的士兵自然都非同一般,最起码都是后天七八重以上的内劲强者,队长都是先天强者,其中自然也不乏着半神,化神境的神级强者也有好一些。

    至于圣者,那是凡入圣的级强者,是主宰一场战争走向的绝顶强者,哪怕就算是放眼玺国以及鸿国都是屈指可数的存在,轻易间不会出现的。

    “传令左侧十二艘国级战船左向三十度,所有神能大炮瞄准前方,攻击!”

    “传令右侧十艘国级战船所有神能大炮瞄准右方四十度,攻击!”

    “传令中央十四艘国级战船对准鸿国旗舰,攻击!”

    “传令八百城级战船,所有轰天炮瞄准,攻击!”

    “传令投落三千枚轰天雷,以最快度投入海中,三刻后引爆!”

    ......

    玺国三十六艘千丈长的国级战船,位于居中的赫然正是玺国的旗舰,最大的战船,指挥楼就在这艘旗舰上。

    位于最上方的指挥船楼上,一名显得英姿不凡的年轻男子身穿黄金战甲,头戴王冠,剑眉星目,自有一股难得贵气。

    他虽是年轻,但很是稳重,面对着战局,不断地下达着一个个指令,有条不紊,旁边的侍卫不断地传令出去,各艘战船都依照着他的命令迅地出手。

    三十六艘国级战船以最快度调整了神能大炮的方位,一道道可怕的光束刹那洞穿了长空,打向了鸿天古国的巨船。

    那一道道可怕的神能大炮,如此全面的轰击下,等若是成千上万斤灵石的神能释放,威能之大,简直足以让圣者那等绝顶人物都要遭创了。

    轰轰轰——

    肉眼可见,鸿天古国上,足足十二艘巨船被洞穿了,而后炸开,旋即就被可怕的惊涛骇浪给淹没了,船体解体,大量的士兵落入水中,就算是先天都不可能在这等险恶环境中保持多长时间,唯有半神强者可以御空上升,但也充满危险。

    并且灵天海域中不仅仅风暴可怕,更为可怕的还是隐藏在深海之中的可怕海兽,血腥之下,大量的海兽蜂拥而来,一头头都是生了异变的可怕凶兽,并且张开了狰狞獠牙,闪电般地冲过去,将成千上万落水的先天将士快地噬咬下肚。

    且就算是一些腾空上升的半神强者都避不了,有巨大的海兽鱼跃龙门,冲天而上就是一把吞噬了。

    战争,就是最好的人肉收割机,每一场战争都往往伴随着成千上万生命的消逝,不可逆转。

    这就是战争的残酷性。

    轰轰轰轰——

    两国战争,国级战船神能大炮不断地轰击,射出了一道道可怕的神能光束,毁天灭地,炸开天地。

    城级战船也有着次一等的神能大炮,虽不如国级战船那般可怕,但也可轻易轰杀先天,铺天盖地的攻击之下,化神强者也得粉身碎骨。

    那诸多的轰天雷更是水雷,在引爆之下,不断地炸开巨浪,威能丝毫不下于轰天炮。

    偶尔间,便是这灵天海域中的风暴海云都会被生生地洞穿开。

    战争依旧在进行中,陷入了白热化的激战。

    只是很明显指挥着玺国的年轻男子异常不凡,决策果断,并且在军中有着很大的威严,数十万大军从上而下都谨遵他的命令,都第一时间地执行,没有丝毫地迟缓,让战机最快度地体现出来。

    他不断地下达一个个命令,迅地调动着麾下统率着的三十六艘国级战船、八百城级战船,迅而灵活,不断地避开敌国的诸般攻击,并且做出的攻击也往往最大程度上地有效伤害对方。

    甚至就连鸿国派出的一位位半神强者,甚至是化神强者,欲要冲过来破坏玺国战船,但都被玺国这一边的强者纷纷抵挡下来。

    两国相争,一边一艘艘巨船一边在惊涛骇浪中艰难地航行起来,另一边又是在不断地轰击长空,炸开了重重巨浪,也粉碎着诸多船只。

    这不是一场对等的大战,虽然双方的战力都差不多,但一方指挥有力,迅而有效率地进行群攻,另一边只能够僵硬地进行进攻,并且那一道道神能大炮都难以有效地击中对方,很快就陷入了下风。

    一艘艘巨船都快地破碎,无数的将士快地落下海水中,而后就被无数的海兽冲过去噬咬吞噬下去,血染海域,很是狼狈。

    本来叶晨想要离开,然而看到这一场战争后,却是留下来了,并且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场对战,甚至来到了双方大战的中央。

    只是由始至终,都没有一个人看到他的存在,甚至无论神能大炮入耳地狂轰乱炸也好,始终无法伤及他一根毫。

    他仿佛脱离了整个世界之外,不可丝毫的影响。

    轰隆隆——

    最终,鸿国的四十艘巨船、数以百计的战船都纷纷沉没汪洋中,全军覆没,成千上万的将士都落水中,被诸多海兽噬咬过去,不可反抗。

    另一边玺国的三十六艘巨船上,却是损失很少,只是沉没了三艘巨船而已,其他大多都是伴随着征战的城级战船,仅此而已。

    唰——

    叶晨来到了玺国居中的旗舰巨船上,最高楼上,那位身披着战甲的不凡年轻男子赫然立于其上,身后有着诸多跟随出战的将领,然而始终无法看到叶晨的存在。

    这些将领看向年轻男子的目光中都带有着一抹自内心深处的敬畏之色,禀告战况:“禀告太子殿下,这一次我玺国三十六艘国级战船出动,损失了两艘,另外八百城级战船损失了八十三艘,而对方的四十艘国级战船、一千艘城级战船均是全军覆没。俘虏敌军三万七千一百四十三人,其中后天三万四千七百八十三人,先天二千三百四十七人,半神三人!”

    “我国大获全胜,得益于太子殿下的英明领导。”

    这番话并非阿谀奉献,而是真心的,因为这一场两国战争都因为这位太子殿下指挥缘故,方才取得如此杰出的战绩,否则哪怕就算是换做他们这些历经大大小小无数战争的将领,都丝毫不敢言会比起太子殿下做得更好。

    这等堪称是完美的战绩,可谓上前所没有。

    眼前这位太子殿下不愧是玺国有史以来最为杰出的一位天才,非但修道天赋非同一般,便是就连指挥也是如此地出众妖孽,着实是不可小瞧啊。

    太子殿下脸上看不出多少骄傲之色,只是淡淡地道:“几位将领言重了,这次战役得益于诸位将军的帮助下,我方才能取得如此优异成绩。待得他日回宫后,本殿必当向父皇为几位将军以及诸位将士请功,牺牲的将士也会得到厚葬以及更多的抚恤金的。”

    “臣多谢太子殿下!”

    一众将领当即纷纷叩头跪谢,有了太子殿下这一句话,厚赏那可是少不了的。

    “殿下,敢问那些俘虏的敌军将士如何处置,要不依臣下的意思——”

    一位将军作了个手刀抹脖子的动作,意思就是杀了。

    其他将领也纷纷点头。

    “不可——”太子殿下却是拒绝了,摇了摇头:“虽是敌军俘虏,若是杀了,必然会惹起诸国愤怒,不妥。即日关押水牢中。可以好好训导,加入我军,成为一股力量。至于三位半神强者,在鸿国也算是有名的强者,许以厚礼引导加入,若是不能便杀了。既不能为我国所用,又是敌国之人,不可任由回归!”

    “太子英明!”

    一众将领纷纷开口道。

    指挥英明,处事得体,杀戮果断,真正的将领之才,国主之才,将来可带领整个玺国都走向更辉煌的未来。

    这是玺国太子给叶晨的第一印象。

    当然,若仅仅如此,后者绝不会停留在此观看这完整的一场战争。

    所谓的两国大战,哪怕涉及到了半神、化神,甚至圣藏境也罢,在他眼中,也等若是凡人战争,人世间每一次都不知会生多少次,他怎会去看。

    然而最令他感到兴趣的,其实还是这个玺国太子,他的身上无形中散开了一种特别的气质,令得叶晨都禁不住有些关注。

    他心中有感,这个玺国太子会是一个特别的人,一个可让他为之感兴趣的人。

    于是,他默默地立于一旁,继续进行观察。

    少顷后,诸将领都退下去了,唯独太子殿下一个人留在此地,默默地看着狂暴的灵天海域,只是心中微微一叹,像是自言自语道:“纵然打败了鸿国又如何,终究不过是我九颜大6上万国中的其中小小两国而已,在上面还有着一百零八古国,也有着更强大的三十六皇国、七大帝国,更有着主宰着整个九颜帝星的不朽帝族。”

    “我燕无双,虽为九颜帝族的一员,却不过是区区裔民而已,甚至不可得到帝族之姓。若是不觉醒血脉,终其一生怕且也无法越现代,成为圣藏境也是艰难了,更别说是脱圣藏,脱轮回,成为那高高在上,主宰苍生万灵的至高存在。”

    “我不甘,不敢只成为一介凡人,不甘心终生都被困在圣藏境之下。我要的不是这俗世皇位,不是凡人中的帝皇,而是要成为诸天万灵之上的帝皇,至高无上的至尊大帝!”

    他眸子间射出了炽热的光芒,乃是对于至高无上帝位的一种渴望,希冀脱出去,可以真正俯瞰诸天万灵,俯瞰大世万族,俯瞰九重天。

    只是很快,他眸子间中的炽热便消失了,有所黯淡下去了。

    因为他知道纵为一国的太子,却也不行,因为太困难了,倾尽一国资源也难以让他越化神,成为一国圣者,更别说那开创出不朽传承九颜帝族的高高在上至尊大帝了,更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只是他并不清楚,就在他的身边,叶晨双眸猛地闪耀起来,看到了这个太子的**,有着一种特别的贪婪,但很纯粹,只是对于成就至尊大帝的贪婪。

    叶晨平生见过无数人,也见过无数至尊天骄,却从来都不曾见过大世之中会有人对于至尊大帝是如此抱着这样贪婪的**,贪婪着成为他们的一员。

    其他人,无不是向往与追求!

    或许这就是玺国太子身上的那一种特别的气质。

    但仅仅若是如此,便让叶晨有几分失望,因为他最多只是稍有几分兴趣,却不过于特别。

    只是玺国太子接下来要说的话,却令他不得不停住了身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