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1873章 深海上的渡劫绝世者!
    宇宙广阔,浩瀚无边。

    莫说是寻常修者,便是太古君王这等屹立在金字塔巅峰的宇宙霸主,穷尽一生都不可能踏尽宇宙的每一寸角落,甚至是十分之一二都不可能。

    宇宙太大了,总是隐藏着太多太多的不为人知的地域,也存在着世人难以理解的宇宙秘境。

    就在宇宙星空的最深处中,便是有着一片神秘之极的古域,万古至今,外界都难以踏入这一片古域。

    只有在正确的地点,正确的时间,正确的人,方有资格踏足这一片古老而神秘得难以形容的古域。

    那些人,必须在万载一次,穿越过那条堪称最难古路上的重重险阻,历经众多至尊留下最强试炼,才能够真正地降临这片神秘古域,进行古往今来的最强争锋,却争夺那众多至高存在共同留下的逆天仙缘。

    可以预料得到,这些人的存在,彼此争辉,将会绽放开最为灿烂的光华。

    古域浩瀚无边,大得不可想象,甚至比起那一片片星域联袂起来还要显得更为壮阔无量。

    古域弥漫着一股万古不朽的沧桑气息,存世也不知道多少万年了,久远得难以追溯,有着无边的汪洋,有着耸立星域上的高山大岳,洪荒至今,在这片土地上,存在着太多太多的传说了。

    嗷吼——

    大地之上,一片山脉猛地拔起而起,震颤着方圆千百里。

    肉眼可见,山脉之上,无数山石滚滚落下,那并非什么山脉,竟是一条飞龙,生有粗如山岳的躯体,披有着灰白色的鳞片,身后更是张开了一双翅翼,遮天蔽日,在大地上投影下了大片的阴影,飞天而起。

    毫无疑问,这是一头可怕的飞龙,体内淌有着浓郁的龙族血脉,属于亚龙,远非那等妖蛟可以相提并论,没入云端之上,朝着远方快速飞过去。

    一头堪比山岳般的巨象,在一片湖泊吸水而饮,生有着龙鳞,乃是传说中的洪荒异兽龙象,自小便拥有着开山之力,成长起来,可轻易地崩碎星辰,是属于传说中的古兽。

    只是正在吸水之时,湖泊之中猛地出现了一片巨大的阴影,旋即还不待龙象反应过来,一个巨大的头颅闪电般地冲出,一把就把湖边的龙象吞噬而下。

    这颗头颅生有犄角,乃是龙头,龙须飘拂,当湖泊剧烈翻腾起来,出现了比起山岳还要巨大得多、长满狰狞倒刺的龟壳,竟是一头可怕的龙龟,比起那龙象还要可怕得多。

    而这一切,也不过是神秘古域的冰山一角而已,这里如同传说中的宇宙洪荒之地,各种古兽、异兽出不穷,并且都是世间罕见的异种,血脉异度强大。

    不过这些异兽、古兽虽然都很强大,却有着相应的种族界限,一般而言都只生存在洪荒之地中,而古域在更深处,则有着万族鼎立之地,异度地繁华强盛。

    万族建立了一座巨大的雄关峻岭,横亘不知道多少万里,延绵无边,并且雄关高不可攀,即几可没入天际上,把内里繁华地域与洪荒地域划分开来。

    那是古代各族至强者联袂而为,避免雄关之外的那些可怕凶兽、异兽入关,吞噬万族成为血食。

    因为就在更为遥远的古代中,雄关不曾屹立之时,这些洪荒之地的古兽、异兽都会不断进入深处,不断地猎杀万族生灵,成为血食,一度成为了洪荒凶兽等的猎杀场。

    直到后来各族崛起,至强者纷现,联合筑立了这连绵的不朽雄关,方才阻止了这一切的继续发生,并且让得而今万族不断地强盛起来。

    雄关之外,有着一片壮阔无边的汪洋,横亘在雄关与洪荒地域之间,称之为洪荒神海。

    传闻是昔日开天辟地的无上神坻留下的神海,常年间都是惊涛骇浪,翻起无边波浪,也有着无边的风暴浩荡席卷,甚是可怕惊人。

    而且洪荒神海深处,也隐藏着不少凶险之地,也有着可怕的海兽出没。

    便是那等洪荒地域中的凶兽、异兽也不会轻易涉足这片洪荒神海。

    因此洪荒神海,也是拦截洪荒地域古兽、凶兽入关的一条重要防线之一。

    只是洪荒神海凶险之余也同样蕴藏着无数的宝藏,如一些珍贵的炼器神料、矿藏、天地异宝、奇珍异兽等等,一种种都是具备着无与伦比的莫大价值,当中好一些甚至足以惊动太古君王那等至上存在的心动了。

    正是因此,虽然洪荒神海相当凶险,但依旧有着众多关内的修者选择冒险走出现雄关之外,踏足洪荒神海中,去收集那珍贵异宝,希冀能够在关内卖出一个天大的价钱。

    自然,也催生出海盗,专门干着那些杀人越货之事,拦路劫杀那些采宝之人身上采集得到的宝物。

    虽然这些海盗往往就是令人憎恨厌恶,但能够成为海盗的人,却又是不少都修为相当强大,正是因此,令人闻风丧胆。

    洪荒神海中,辽阔无边,因为无数珍惜宝藏的存在,因为洪荒海盗的出现,几乎每一天都会发生有人被拦路打劫之事,可谓是数不胜数。

    就如同这一日,一艘不过十丈长的船只,船身古旧,却船身上铭刻着诸多道纹,在不时掀起了惊涛骇浪的洪荒神海上快速地崩腾,往着雄关方向快速地前进着。

    小船上,其上能有着数十道身影,无一例外都是真正的人族修者。

    人族,无论在哪里都有着惊艳的表现,就算在这片浩瀚古域上,依旧有着他们的一席之地。

    这些人族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能有三十来个人,只是一个个都神色凝重,甚至几个年纪尚小一些的年轻男女,那稚气未脱的脸庞上更是隐隐之间带有着不可掩饰的惊慌之色。

    因为就在他们船只的后方数以百里之外,便有着一艘能有上百丈巨大的船只,周身黝黑,显得相当结实,更是延伸探出了十几口黑黝黝的神能大炮,武装十足。

    那高高的旗杆之上,更是挂有着一张骷髅头的旗帜,不是恶名昭彰的洪荒海盗又是什么。

    很显然,这些人族正在被洪荒海盗追杀着,一旦被追上的,十之八九都要被杀人越货的。

    那等后果,显然并非他们想要见到的。

    而且很明显,洪荒海盗比起人族更为强大得多,海盗船也更快,以惊人的速度不断地乘风破浪,快速地接近着人族船只。

    船只上,众人都脸带惊慌之色,一旦被追上了,恐怕整艘船的人都会被那些洪荒海盗给杀死了。

    “怎么办,就快要被那些洪荒海盗给追上来了。”

    “我们只不过是去张澜海域采集了一些天炎明珠而已,那片海域素来都不曾听说过出现什么海盗出现没想到这一次居然给跑出来了,而且还盯上我们了,真是够倒霉的。”

    “看那艘海盗船,带有着七剑标志,很有可能是黄海七魔海盗的人!”

    不少人都心慌意乱,尤其是提及到黄海七魔更是如此,那是洪荒神海中都是大名鼎鼎的一支海盗组织,相当强大。

    并且这些年来,死在黄海七魔海盗上的各族修者,也数不胜数了,因此一旦出海采宝的若是遇上了黄海七魔海盗都会闻风色变。

    只是这些人族修者没想到此行出来素来都鲜有海盗出现的张澜海域中,居然就碰上了黄海七魔海盗这群可怕的海盗组织,并且还被追杀了足足数以千里,依旧被紧追不舍地追杀着。

    要不是洪荒神海向来都是惊涛骇浪,风暴不断,并且一些海域中更有着可怕的海兽出没,令得这些洪荒海盗都颇为忌惮,并且他们勇于直闯,早就被追上了。

    “爷爷!”

    船只上,有一少女,看上去不过是双八年华,显得相当青春貌美,一身简衣,却显得身段婀娜,脸容姣好,是一位美少女,显得纯真朴素,此刻看向了掌舵的白发苍苍老者,那张美丽动人的小脸上多少有着几分担忧之色浮现而出。

    她自幼就跟着爷爷身边长大,虽然也曾经历过不少危险,但似得而今这般动辄就有可能全船覆没的危险还是头一次遇见。

    而且她也是听闻这些洪荒海盗不仅仅劫财杀人,并且也喜色,若是被抓住了,她恐怕也要备受羞辱,那是不堪设想的。

    毕竟年纪尚幼,面对着这样的危机难免会有所惊慌忧虑。

    不仅仅只是少女,便是跟随而来的另外几个差不多年纪的青年亦是如此。

    虽说能够被挑选出来登船出海,都算得上部落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修为非同一般,但他们的部落终究只是小小部落,到了洪荒神海那等浩瀚之地就只能够算作寻常一般。

    并且终究只是年少,经历少,岂会是如那些活了动辄数千上万年的老不死那般城府之深,这个时候能够不吓哭颤抖已经很不错了。

    掌舵的老者乃是船上修为最高的一个人,更是船上所有人族修者所在的一个名为夏桑的小小部落中一位长老,虽然也知晓是黄海七魔海盗组织,心中自也有些慌乱,但心知此时此刻不是慌乱的时候,最起码表面上必须保持平静,让这些人当做是定心散,否则到时候众人必然会更加心慌意乱,也就更加麻烦了。

    老者看向少女,温和笑道:“沐儿不用担心,区区海盗,还威胁不了我们,只要我们回到城关之下,饶是洪荒神海上最强大的乱海五王都不敢追上来。”

    少女沐儿闻言,一颗稍有些不安的心都安定下来了,在她的心目中,自幼看护着她长大的爷爷便是最强大的人,便是天掉下来也有着爷爷可以为她撑起来。

    只是后面的黄海七魔海盗船却是越追越近了,快速地靠近前来了,彼此间的距离不足三百里了。

    并且船上的众人也分明见到了那庞然巨大的海盗船上,赫然出现了几口黑黝黝的事物,那是神能大炮,并且这里的神能大炮远非外界的神能大炮可以相提并论,威力大得离谱。

    见到这一幕,船只的众人都心头一沉,饶是掌舵的部落长老亦是如此,一旦被那神能大炮击中,后果可谓是不堪设想啊。

    轰隆隆——

    突然间,就在前方远处,有着恐怖的波动正在炸开了。

    无论是逃亡中的人族船只还是后方追杀的黄海七魔海盗船都被惊呆了,因为肉眼可见,就在那不足千里远的前方海域上,便是见得那本来就是乌云遮天蔽日的天穹上,陡然崩裂开了,有着无比炽盛的光芒在闪耀着。

    然而那光芒,却是数之不清的天雷,一道道,如似大龙,数之不清,道之不尽,全都铺天盖地淹没而下,直接便是将得那片方圆数以千里的广阔海域都生生地淹没了,尽是炸开了一重重可怕之极的惊涛骇浪而起。

    无穷无尽的惊涛骇浪不断地掀起来,浩浩荡荡,动辄便是震颤千百丈之高,直要扶摇直上九万里之可怕。

    “好可怕的天雷,是有人正在渡劫吗?”

    “渡劫?能够渡如此可怕的天劫,古今罕见,莫非是来自于外界的那些不世天骄,还是万族绝顶翘楚啊?”

    “就算是那些人渡劫,想要引出如此可怕的天劫降临,恐怕都是天骄中的天骄,妖孽中的妖孽啊!”

    “或许是万族中的那些老一辈至强者在渡劫,造就出如此恐怖的渡劫光景!”

    人族船只上的众人都在惊叹不已,有着难以置信的震惊之色浮现。

    在这里可是不同于外界,想要渡劫者无一不是真正的佼佼者,寻常天骄翘楚都没有资格进行渡劫。

    自然,后方追杀而至的黄海七魔海盗船上的众多洪荒海盗也被惊震住了,立刻停下了海盗船,不敢前进丝毫。

    轰隆隆——

    无尽天雷如瀑布一般倾泻而下,淹没了四面八荒。

    随便一道天雷看上去都显得粗若,如若山岳般,蕴含着极致可怕的威能,可将得人族古船或者后方海盗船上的任何人击杀了。

    而今足足成千上万道,甚至更多,一并倾泻而下,那等毁灭神威之可怕,称之为毁天灭地也一点不为过。

    问鼎世间上,又有几个人可以承受得住。

    当中,无论是人族船只还是身后的黄海七魔海盗船上的人,都隐约见到浩瀚天雷之中有着几道人影存在,冲天而起,与那无边天雷抗衡,炸开了茫茫毁灭之光。

    当中其中一人更是霸气无双,隐约间可见黑发如瀑,神姿盖世,竟是以一双拳头与那无边天雷抗衡,撕裂虚空,粉碎苍穹,极端地可怕。

    太强大了,简直就如同那传说中的神坻一般,无惧那毁灭性的浩瀚天街轰击,更是勇往直前,教得所有人都看得心头震撼。

    直到足足好半响时间后,天雷之中便是传出了一声浩大的长啸。

    恍惚见到了混沌古气炸开,淹没九天十地,那雄姿伟岸的盖代人影头上冲起了一口古朴的大鼎,周身腾绕着混沌古气,也有着诸天星辰的浮现环绕,如似蕴藏着一方古老大世界天地,横亘长空,截断那无边天雷。

    而后便是在众人惊骇欲绝的目光之下一把吞噬了剩余下来的所有天雷。

    刹那间,天雷如瀑般的海域恢复了本来的面貌,虽然依旧惊涛骇浪,却是显得平静了很多倍。

    直到过去了足足半天时间后,无论是人族船只上的三十几人,亦或者是后方黄海七魔海盗上的数以百计的洪荒海盗,这才缓缓地惊醒过来。

    此时此刻,那争渡大劫的几个绝世强者早就消失了,只是那一幕依旧深深地印在每一个人的脑海中,难以挥之忘却。

    这该是多么可怕修为的绝世强者,方能够做到那一点,那等修为,足以雄霸洪荒神海了吧。

    恐怕是那些隐世修道动辄数以万载以上的老前辈方能够做到这一点,比起那洪荒神海深处的乱海五王都足以相提并论了吧!

    只是这一刻,人族船只上的众多人族修者,这才醒起来了,赶紧往着此前争渡大劫的前方快速穿梭过去,风驰电掣的。

    虽然不知道那位前辈是否已经离开了,甚至或许还会继续渡劫也不一定,毕竟有些隐世强者,闭关动辄便是上万载岁月,如同那“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般,沧海桑田万年,不足为奇。

    而一旦这些老前辈苦修出关,就是连续数次渡劫,一连突破许多修为。

    而那等渡劫,必然会很危险,如此前那般,动辄就焚天煮海,可轻易灭杀他们这些人。

    不过危机,代表了危险中有着机遇,人族此刻处于一种被黄海七魔海盗追杀的危险中,或许能够前往那位老前辈所在的渡劫之地中,也能够借机震慑那些海盗不敢追杀上来。

    果然,见得他们继续前往渡劫之地中,身后不足三百里之外的黄海七魔海盗都停下来了,显然有所忌惮,远远地深深看了他们一眼,不前不后。

    显然也是希望他们这些人能够知难而退,守株待兔。

    见得如此,人族船只上的众多人族修者都脸色难看,只能够硬着头皮往着那深处行驶过去,否则回头过来,必然会葬身在那些洪荒海盗手上。

    进入其中,或许还有着一丝希望,希望那些老前辈大人有大量,不会怪责他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