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2060章 化解办法,只有你死!(二更)
    在天宫中逗留了几天时间后,叶晨终究还是选择离开了天宫,只带上阿贝奴一人,两人一起行走在登天古都,搜集更多的情报。

    这座古都很大,也很繁华,更胜其他神城很多。

    街道上摩肩擦踵,各族的修者都涌现而至,不少人都很兴奋,尤其是年轻一代。

    能够得见平日间如神明般至高无上的帝子帝女、仙道子嗣,对于他们很多人而言算得上是一种荣耀。

    当然,他们都简单地认为这只是一场寻常的帝子级人物的会晤,在交流,或许有着切磋,但不会想象得到所谓的帝子盛宴之下隐藏着何等的可怕杀机。

    只是不可能想象得到,在不久前彻底动荡了整个十天境古域风云的斗战圣王,隐藏在人群中,就这样跟他们擦肩而过。

    酒楼,永远都是三教九流最多之地,也是采集情报最为适合的地方。

    从中,足以了解到很多不为人知的小道信息。

    叶晨与阿贝奴坐下一张边缘的桌子上,相顾无言,实则默默地倾听酒楼中的信息。

    很快,叶晨就了解到部分帝子帝女、仙道子嗣的信息。

    其中曾在逆戕帝界中敌对的那些人都来了,都处于各自帝族、仙族的天宫中,没有出现。

    人族帝子帝女也来七人,有他熟悉的叶家帝子叶苍穹,太圣皇的双生子嗣帝无双、帝无名,也有诛仙至尊子嗣的神荣,天使神帝的子嗣也来了。

    同样也来他们的帝族天宫中。

    不过元泱神王、赵尘、人皇子的消息还没有得到,或许来了,隐藏在人群中,不曾出现,如他一般。

    “帝子盛宴,莫说是万古罕见,这已经是古往今来第一次。”

    “帝子级人物,平日间都难以一见,所谓的人榜、地榜都难以衡量他们的真正实力,或许都能够踏足天榜之上吧。”

    “当世能有多少帝子帝女、仙道子嗣,任何一人都是帝皇或无上仙的子嗣。若非这一世‘至尊’仙缘的缘故,怎可出现。”

    “还以为这些帝子帝女、仙道子嗣到了数十上百年后,才会去真正会晤,没想到时间来的那么快。”

    酒楼上,有人畅谈。

    这段时间内,整座登天古都,无论大街小巷,还是各种不同之地,毫无疑问,帝子盛宴是最热的话题,不可取代。

    而且可以想象,将会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

    毕竟,“至尊”仙缘的出现,才隐现出诸天帝族、仙族的降临,造就出十天境古域如今繁华景象。

    帝子帝女、仙道子嗣又是其中核心。

    帝子盛宴,自然万世瞩目了。

    “不知道斗战圣王会不会前来呢,毕竟他也属于人族的一员。”

    谈及斗战圣王,话题便是热闹了很多。

    当今大世有史以来第一位以大能之身斩杀神王的绝代存在,更是大世争霸年轻一代斩杀神王的第一人,斗战圣王毫无疑问是不可忽略的一人。

    无可否认,斗战圣王身为最强年轻至尊,就是帝子级天骄,拥有进入帝子盛宴的一席之位。

    “月,正在谈论你呢。”阿贝奴明眸微挑,有些好笑地看向身边的夫君。

    叶晨摸摸鼻子,略有些尴尬。

    但到了这一步,他的盛名在外,丝毫不弱于诸天的帝子帝女、仙道子嗣,甚至比起绝大多数的人还要更甚。

    这一切不就是因为先后镇压了两大帝子帝女,斩杀神王吗?

    谁都认为斗战圣王必然有着入主帝子盛宴的一席之位。

    而且认为他属于人族,必然也会前来。

    只是这些人并不清楚,斗战圣王真的来了,并且就在这座酒楼中,在边缘默默地倾听着他们的谈话。

    “哼,什么帝子盛宴,不过是一场鸿门宴而已。”

    突然间,有人冷声开口,让整座酒楼都刹那安静下来了。

    鸿门宴?

    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本来想离开的叶晨都停下了身子,感觉有些意思,而且此人似是知道内情的一人。

    “这位道友,你此话什么意思,这可不能够乱说的。”有人开口。

    帝子盛宴,事关帝族、仙族,影响甚大,谁敢胡乱嚼舌头,那是找死的行为。

    开口道出内情的人是一个身披黑袍的神秘人,却也不再说话,径直来到了叶晨两人的桌子上,和声道:“道友,此桌可让在下一坐。”

    “请!”

    叶晨没有拒绝。

    阿贝奴也好奇看向此人,不过多少有些警惕。

    黑袍人坐下,身笼的黑袍有着隔绝他人查探的效果,看得出来者来历非同一般。

    叶晨没有特意去查探对方,只是假装不懂其中意思,便道:“阁下方才之话何解?”

    黑袍人笑了笑:“所谓的帝子盛宴,只是异族一手策划,所谓的目的不过是因为引起人族帝子帝女,好在帝子盛宴上出手,一网打尽而已。”

    叶晨一惊,没想到此人居然了解背后的真相。

    这种事,非是王族,寻常顶级势力也未必可了解清楚。

    叶晨又道:“既然如此,人族帝子帝女理应也知道个中厉害,为何还要来。”

    “非是愿来,而是不得不来。”黑袍人回应。

    “愿闻其详!”

    “人族帝子帝女不来,便是懦弱,让人族士气大跌,异族可趁机挑衅、打压人族,引起人族愤怒,与异族开战。”黑袍人道,“人族与异族开战,最后作为人族帝族的帝子帝女,依旧要出手,最后的结果还是一样。”

    “只是帝子盛宴不来,到最后才出现,人族已经被全面打压,甚至无形中会损耗不少有生力量,此乃愚蠢行为。”

    “因此,他们不得不来。”

    叶晨与阿贝奴相视一眼,皆有震惊,这等说法与叶晨一致,不过更为简洁。

    此人到底是谁,为何知道那么多秘密。

    叶晨抱拳:“敢问阁下,人族理应如何化解?”

    “化解的办法很简单——”黑袍人道,然而就在这刹那间,那黑袍之下,猛地有着灿烂的光闪耀而起,彻底笼罩住了叶晨:“就是你死——”

    “斗战圣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