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2375章 最不可能遇上的人!
    “帝界壁!”

    宇恒帝子咆哮,身后出现了诸多黑洞,更多的帝界伟力涌现而出,而后在面前凝结出了一面状若实质般的墙壁。

    轰——

    这一剑的落下,终究还是被帝界伟力构筑出的铜墙铁壁生生地抵挡住了,不过帝界伟力之壁也被生生地击溃了,化作了漫天飘散的力量。

    宇恒帝子大口大口地咳血。

    这一战之下,他完全是沦落下风,不堪抵挡。

    对方太强了,简直就等若真正的古之大帝临尘一般。

    不过到了这一步,宇恒帝子犹自做垂死挣扎,不断地催动帝界伟力,一股股磅礴的帝界伟力化作了擎天巨柱,重重地轰击破天神王,带着竭斯抵厉的疯狂,咆哮不止:“金乌帝界是本帝子的,你给本帝子去死!”

    “破!”

    破天神王轻喝,言出法随,无穷无尽的力量冲出,将得宇恒帝子的所有攻击都一一抵挡下来了。

    与此同时,破天神王更是迈出步伐,身上绽放开的金光更为炽盛,隐约之间仿佛有着一头盖世金乌在觉醒,周身都化作了一轮天日,有着无穷无尽的神焰在沸腾,欲要燃烧九重天宇,不可想象。

    这般神焰,带着炽盛的金霞,也有着霸道的燃烧之力,就算是帝界伟力,都能够生生地燃烧起来,堪称是恐怖绝伦。

    宇恒帝子终于冷静下来了,不由得变色,当下便是身影击退。

    一股帝界伟力更是包裹住了宇恒帝族,要离开这金乌帝界。

    他的速度很快,但破天神王的速度更快,迈步间,就穿越了无穷距离,来到了那打开的世界门户。

    在这金乌帝界,他就是一切,他就是唯一的神。

    “但凡是伤害我金乌帝族之人,都留下来吧,一个不留,包括你!”

    破天神王声音中带着一种特别的冷酷,挥动滴血神剑,剑斩苍宇,破开重重帝界伟力,让宇恒帝子身影倒飞,有着鲜血迸溅!

    宇恒帝子的鲜血,染红了临近世界门户的那片星域之地,诸多星辰都染上了他的鲜血,一如不久前被斩杀的金乌老君王一样。

    “啊——”

    宇恒帝子咆哮,周身都不断地打开了一个又一个门户,那是贯穿了继承的残破本源帝界,更为强盛的帝界伟力不断地涌现而出,环绕他的周身,甚至那本源帝界都出现了崩塌的迹象。

    因为动用的帝界伟力太多了,超乎了本源帝界的负荷。

    但临近生死关头,宇恒帝子根本顾不上太多了。

    破天神王吐声:“封!”

    立时间,这金乌帝界便陷入了绝对的封印之中,所有的一切都被封印了,封锁了帝界,封禁了时空。

    哪怕就是宇恒帝子,都不可能抽取帝界伟力,为己所用了。

    因为金乌帝界与外界彻底地隔绝了。

    宇恒帝子变色,但周身腾绕的帝界伟力不断地沸腾,欲要贯穿金乌帝界,破开一切,进行离开与勾动本源帝界。

    “的确有些难缠了。”

    破天神王轻叹,只是双手变幻般地结印,最终万千印记浮现双手之间,而后一手指天:“金乌封天术!”

    轰隆——

    在金乌帝界无法知晓的外界,那悬挂在高不可攀的无穷至高处,那悬挂的九轮帝道、仙道天日中,其中一轮尤为刺目炽盛的天日,猛地垂临下了亿万里的艳艳之光,化作了庞然无匹的光柱,划过了无穷距离,穿越了时空,落在了金乌帝界上。

    恍惚间,有着一股无与伦比的帝道伟力缓缓地涌现而出,笼罩了整个金乌帝界。

    帝界内,本该被宇恒帝子动用帝界伟力而摇颤的天地虚空,此时此刻都迅速地稳固下来,哪怕宇恒帝子掌握的力量等若是太古君王,但此时此刻,却无法摇颤虚空。

    太稳固了,仿佛是古之大帝出手,稳固天地,不可破开。

    宇恒帝子神色大变,对方展现出的手段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但他依然毫无办法了,也走到了尽头,唯有拼死一搏了。

    “寂灭诸天!”

    宇恒帝子一声咆哮,震动万古长空,身上的帝界伟力都沸腾了,而后都燃烧了,化作了无与伦比的力量,而后展现出了最可怕的禁忌神通。

    那是太古君王级别的禁忌神通,一经施展,那等威能简直就是震荡了整个金乌帝界了,三十三层天的星辰都要炸开。

    肉眼可见,宇恒帝子的背后,出现了一道伟岸无双的至尊帝影,像是穿越了岁月长河,从那无尽岁月之前穿梭回归,手中出现了一杆帝枪。

    他的出现,逆乱时空,逆转一切,金乌帝界都浩荡起来了,这被禁锢的天地都出现了波动,要被撕裂开封禁。

    破天神王看着眼前这尊不可正视的至尊帝影,露出了一丝缅怀之色,叹道:“相隔了无穷岁月,没想到再见面居然会是这个场合,可惜复可叹了,寂灭大帝。”

    宇恒帝子心头剧颤,他总感觉眼前这中年男子很不简单,仿佛有着天大的来历。

    尤其是从那语气中,隐隐之间更是可听得一二。

    他瞪大了眼睛,蓦然间想到了某个可能性,但始终不敢相信,因为那等事实太过于难以置信了,超乎了心里可接受的范围内。

    “不,你不可能是他!”

    宇恒帝子竭斯抵厉了,那寂灭诸天的禁忌神通施展了,寂灭大帝的至尊帝影朦胧模糊,却散发着破灭一切的气息,挥动着手中的帝枪,遥指破天神王,猛地施展。

    这一枪,穿越了岁月,无视了时空,这金乌帝界为之颤动,那天地也为之粉碎。

    这一刻,破天神王放下了滴血神剑,甚至张开了怀抱,放开身心,道:“来吧!”

    恐怖绝伦的寂灭大帝之影携带着致命一击重重轰在破天神王身上,但想象中的粉身碎骨并没有出现,相反,那粉碎时空岁月的寂灭大帝,突兀地消失了,像是没入了破天神王的体内,而后彻底消失不见了。

    这一切,如此震撼人心。

    媲美太古君王所施展的禁忌神通一击,就这般地消失了,无影无踪,掀不起一星一点波澜,简直就是骇然听闻。

    这都发生了什么?

    不朽帝城中,无数金乌族人却是欢呼起来,充满了兴奋。

    对于那高高在上,矗立在星空深处的伟岸人影,那眼神,那神情,无一不是充塞着无与伦比的炙热与崇拜。

    他,仿佛就是金乌帝族唯一的神,是那至高无上的存在,一言既出,当可号令金乌帝族,哪怕赴汤蹈火,马上赴死也在所不辞。

    远空,大帝转世身脸露惊色,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很是震撼。

    下方,叶晨、玉青、阿贝奴等熟悉破天神王的人,此时此刻都有所惊撼,也有所疑惑。

    因为眼前的破天神王,变得全然不认识了,很陌生,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掌握着至尊无上的力量,也有着通天手段。

    这般手段,就是大帝转世身都望尘莫及。

    而今,都开始思考,破天神王到底是谁,有着什么来历?

    宇恒帝子浑身松软,惊骇地看着这一幕,有着骇然,也有着绝望,最后仿佛解脱了,哈哈一声仰天大笑:“想我宇恒帝子天纵横才,同代无敌,更是夺得了古之大帝留下的帝道本源,本该无敌这帝战疆域,但却遇上了最不可能出现的人。”

    “败得不冤啊,死亦不冤。”

    各大帝族、仙族、神话帝域强者都惊疑,宇恒帝子仿佛知晓了来者的真正身份,让他们都心中好奇。

    “我不会杀你的,以我辈分对你出手已经有些过分了。”破天神王开口,眸光是如此深邃的,仿若有纪元沉浮、时空轮转,埋葬了一切,而后又道:“但我会剥夺你身上属于寂灭大帝的一切。”

    他伸手便将宇恒帝子擒拿下来了,那手掌一动,就生生将得宇恒帝子跟本源帝界之间的联系给隔绝了,后者身上出现了一顶略有些残破的帝冠,乃是属于寂灭大帝的帝冠。

    看着这顶帝冠,他像是有所回忆。

    良久后,手掌握住,一股力量没入其中,刹那间冲刷万千遍,抹除了所有宇恒帝子的印记,道:“寂灭大帝的传承不应属于你。”

    “不过你让我金乌帝族一位老君王殒落,哪怕是故人之子,也要承受代价。”

    喀嚓——

    破天神王五指成掌刀,划开虚空,出现了无尽空间乱流。

    宇恒帝子神色平静,道:“你虽然是他,但也不是他,应该明白将我放逐在无限空间乱流中,根本不可能彻底放逐,以我之能,回归不过是迟早之时。”

    的确,无尽空间乱流对于天王也只是有些威胁而已,对于大能就完全造不了,何况是宇恒帝子,他已然是半步神王级的存在,放逐在无线空间乱流中,想要回归,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的确,无限空间乱流困不住你。”破天神王平静道,“但如果是那里,你想要回归,就难了。”

    他一拳轰出,一股磅礴的帝界伟力化作了巨龙,没入无尽空间乱流,眨眼间就穿透了,通往了最深处。

    隐约可见,就在那遥不可及的最深处中,恍惚间听到了惊涛骇浪的浪花声响起。

    肉眼可见,有着一条壮阔得不可想象的长河,隐没在最深处,距离不知道多少万里,甚至无法搜寻,唯有破天神王借助通天手段,方才贯穿了,接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