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2499章 因为我是无相君王!
    难道无相君王真的成为了最强帝皇?

    “无相君王成为了最强帝皇,我们有救了!”

    “哈哈哈,混沌葬地再强又如何,能够葬灭一个纪元时代又如何,无法解开封印还不是那样。”

    诸天势力都哈哈大笑,哪怕神色复杂的诸天帝族、仙族等都感觉到庆幸,虽然人族的无相君王复活过来,但就目前而言,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幸事,因为世间有救,他们也不会被灭杀了。

    混沌葬地一方却是阴沉无比,而且神色很难看。

    四大皇墓时空中,绝世神王级别的天骄对决早就落幕了,不分胜负,各有回归,彼此都不曾奈何得了彼此。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无相君王的逆世复活过来,吸引了所有人的心,就是这些绝世神王级别天骄都无心再战下去了。

    然而无论是这些绝世神王级别天骄,还是其他帝子帝女、仙道子嗣,看着那道伟岸无双的无相君王身影,感到心头震撼的同时,同样有着一种由衷的苦涩,还有浓浓的心酸。

    尤其是那些昔日在神话纪元时代的人更是如此,苦涩与心酸远要比起他人更甚。

    因为无相君王也曾是一代最强天骄,是属于神话纪元的最强天骄,与他们之间不少人同处于一个年代间,有些人更是昔日终极古路、至尊古路交汇处有所见面,有甚者更是一战过,是曾经的对手。

    只是不久后,他们都被父辈召唤回归,进行了封印,为了在这一世争夺十天境古路的“至尊”仙缘。

    与之相反,当年的无相君王不曾选择被封印到这一世,而是激流勇进,在神话纪元继续成长,只身一人杀得整条终极古路都失声,强势回归。

    而后在随后的岁月中最终成长到了这一步,超越了他们太多太多,早就屹立在金字塔最巅峰层次上,让世间亿万生灵都需要仰望。

    现在相隔了一个纪元时代,再相见、再相对,自己哪怕出世多年,修为也在突飞猛进中,却不过只是区区神王而已,然而当年那同处于一个领域中的人却早就成为了光耀整个混沌海的人物,拥有无敌威名,惊艳诸天帝皇与无上仙。

    哪怕过去了一个纪元时代,世间依旧广袤流传他的威名。

    而今,就算是他的后人,他这一脉的传人,都已超越了他们,成为了最大的拦路者,甚至不少至尊子嗣成为了手下亡魂。

    当年神话纪元中的不少帝子帝女、仙道子嗣都感到了一种难言的心酸。

    当年的人,再相见却迎来了这样的结局,需要昔日的对手来相救。

    他们不禁在想,如果当年不曾选择被封印,与无相君王处于同一世中,是否会成为互相最大的境地,也会如他一般,成为帝皇之下最强者,或者破开桎梏成为另一至尊,威震混沌海。

    还是尘归尘,土归土,无法打破局限,成就太古君王后,在岁月中渐而朽灭?

    可惜,世间上从来都没有什么如果。

    人族一方,叶苍穹、神荣、帝无名、帝无双、南凰帝女等帝子帝女亦是如此,他们都是在神话纪元时代被父辈至尊封印的帝子帝女,当年也跟无相君王年轻时代相遇过,更曾是交手过。

    一别多年,地位有着截然相反的差距。

    他们都有些苦涩,当年互称一声道友,现在却难以这般开口了。

    因为再见不是当年人!

    轰隆隆——

    岁月长河上,时光碎片在飞舞,无相君王一个人迎击混沌葬地两道皇道至尊,周身都腾绕着斗战圣者一脉特有的璀璨金光,蕴含着盖世无匹的霸气。

    他没有任何道兵,仅凭不朽的圣体金身征战,对决皇道至尊。

    轰隆——

    他挥动圣拳,拳头血肉晶莹,血气内敛,但随便一出手便可令时空都颤动起来,影响岁月长河的流淌,这就是至尊威能。

    “再别一纪元,无相君王也成为了传说,而今更成为了最强帝皇。”

    叶苍穹也有些苦涩。

    只是一边上,大帝转世身却是狐疑道:“这就是最强帝皇的战力吗?”

    那等战斗层次太高了,叶晨也无法判断无相君王是否最强帝皇,但却隐隐间觉得非是最强帝皇。

    几乎所有人都看向了金乌大帝,在这里,最有资格评判无相君王境界的人就是他,因为他曾是真正的古之大帝,对于至尊领域的了解无人可出其左右。

    金乌大帝眸光微凝,沉吟了半响后,缓缓道:“不,无相道友不是最强帝皇,甚至还不算是是大帝。”

    闻言,所有人都一震,无相君王能够以一敌二,拼杀两位皇道至尊,居然还不算是古之大帝,那算是什么?

    帝君不是最接近帝皇的领域吗,如同半步神王针对于神王,准君王针对于君王而言,都是只差一步的领域。

    莫非帝君以及帝皇之间还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层次?

    众人都屏起了呼吸,仿佛触及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玄秘,关乎着修行的方向。

    另一边,无世帝君亦是点头认同,道:“对,师尊还不算是帝皇至尊,但实力强得有些离谱,我怀疑或许比起当年更强了。”

    大世震动!

    当年的无相君王便能够号称大帝之下第一人了,甚至传言可以一战帝皇至尊,现在不曾踏足帝境之时居然更强大了?

    另一边,叶晨以及秦无双都密切关注着无相君王的出手,眸光灿灿而炽热,捕捉一切举动。

    无他,因为这是斗战圣者一脉中仅次于斗战圣祖的无敌存在,他的出手,不仅仅只是一招一式,甚至是每一个举动都是斗战圣法的最强演化,能够给予他们斗战圣者一脉的人无限契机,是最强的圣法演变,长期观看,可获益无穷!

    仅仅只是看着无相君王运转斗战圣法间,他们两者都感觉到体内的圣体本源在沸腾,圣体血气亦是如此,得到了一种共鸣,对于斗战圣法的参悟越发地高深起来。

    斗战圣法,而是一代斗战圣祖开创出来的无敌法门,蕴含着最强帝皇参悟处的无尽奥义,岂是一学就会的招数,那只是牵线的明面上而已。

    修为越高,越能够感悟出斗战圣法所蕴含的无尽奥义,不可小瞧。

    喀嚓——

    无相君王出手,金光淹没岁月长河,蕴含盖世战意,居然对决天皇、诛天魔皇的时候完全不落下风。

    尤其是那道如他一般模样的人形镇天印更是可怕,宛若是第二个无相君王,拥有着无与伦比的武道意志,打得诛天魔皇的帝魂都要倒飞,魔光寂灭,令得诸多星辰都坠落下去了。

    若非此乃是最为神秘的岁月长河时空,换做是浩瀚的天皇界也要被打崩。

    天皇长啸,施展至尊神通,强大绝伦,沸腾时空,瓦解诸天万域,但也不行,被无相君王一一阻挡下来了,冷漠道:“你实力不行了,要从皇道领域掉落下来了。”

    这一战实在燃烧了众多的信仰之力,哪怕有着古往今来积聚了整个纪元时代的信仰之力也不行,不足以,因为至尊帝战损耗的力量太过可怕了。

    他终究只是混沌葬地天皇的一道神我身而已,非是本尊,也非是真正的皇道至尊,长此下去,信仰之力燃烧完毕的那一刻,他也必然会被无相君王直接镇杀。

    天皇脸色变了又变,却是冷哼:“哪怕如此,我依旧是皇道至尊,而你不过是区区帝君,虽然很强大,但不可改变这一切,至尊之下皆蝼蚁!”

    天皇之音震动古今未来,强行燃烧更为庞然的信仰之力,展现出了皇道至尊的盖世神威,更有无边诅咒席卷而下。

    那是皇道诅咒,一旦加身,至尊之下一切都要被腐蚀。

    只是无相君王伟岸的躯体微微一颤,耀盛的金光在蒸腾,宛若是最刚烈霸道的帝炎,将一切黑暗诅咒都隔绝在外了,直接焚烧殆尽。

    “没用的,你的信仰之力再如何浩瀚也不行,不足以让你永恒驻留在至尊领域,灭吧!”

    无相君王道,其音震动岁月长河,伟岸的躯体让岁月长河都在共鸣,无边的金光蕴含着至尊级伟力,横扫一切,杀得天皇都咳血,因为信仰之力燃烧得太多了,让他实力有所下跌。

    天皇震惊:“不可能,你还不是真正的帝皇至尊,你怎么会如此强大的?”

    他哪怕是借助无尽信仰之力,但也是真正的皇道至尊,然而对方分明还不是古之大帝,却强大到这一步,超乎想象,打破了固有的规律。

    古往今来,至尊无敌,这是必然的规律,是混沌海所有人都认可的。

    否则就算是臻至帝君领域,只差一步就是至尊,却也差之千里,有着天壤之别,远不是对手。

    现在,无相君王的出现,却是逆转了这一规律。

    他仿佛打破了桎梏,拥有了媲美至尊级的真正盖世战力。

    无相君王眸光炽盛绽电,冷喝道:“谁言至尊不可敌,所谓的规律就是用来打破的——”

    “因为我是无相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