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2610章 准君王之战!
    别看准君王只是染有“君王”二字,不算是真正的君王,但依旧很逆天,拥有部分君王天威只之能,依旧是难以匹敌的巨头存在。

    这一刻,纵是诸天帝族、仙族都纷纷凝重下来了。

    另有不少神王变色,尤其是十天境古域本土神王,更是如此,一个个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惊色。

    因为他们比起其他帝族、仙族等远要熟知沧澜神王,当年称霸这方沧澜神海的沧澜神王虽很强,但依旧属于神王的层次,根据推断也就在第八第九次神王劫领域。

    千年前,更曾有一位绝顶神王曾前来沧澜神海跟沧澜神王对决过,激战三天三夜而被击败,但当年的绝顶神王提过沧澜神王的确是很强,已然是八劫神王阶段了。

    或许千年后能够更进一步,成为九劫神王,但现在却是跨越了九劫神王,直接踏足了准君王范畴,不得不说这令人很震惊。

    短短千年时间就从八劫神王一举跨越成为准君王,越过了九劫神王,可谓是惊人。

    修炼越是到了后面,提升的速度越是缓慢。

    便是大能提升一重天,没有足够的机缘都需要成千上万年,何况是神王,更是如此。

    想到了他曾是无世帝君的坐骑,或许是得承了帝君指点,方才在短时间内实现了这一步,就不得不令人惊撼。

    “离开吧,此乃秦家之地,秦家中有人族至尊,至尊威严不可侵犯,你等应当知道。”

    沧澜准君王开口,他魁梧的身躯上,至强无匹的神王气息在绽放,带着丝丝缕缕的君王天威,两者融合所形成的独特准君王之威浩荡诸天,震慑诸天势力,就是神王都要忌惮无比,不敢轻易上前。

    九颜帝族的长生剑神却是无惧,冷晒道:“沧澜,你虽然已成准君王,但难道以为你一人就能够阻挡得住我们诸天势力的大军不成吗?”

    若是平日间,长生剑神或许还有很大的忌惮,毕竟他只是神王对方已是准君王了,彼此间的差距很大。

    但现在却不仅仅只是他一人,身后还有着众多帝族、仙族,一位准君王就算再强大,都不足以抗衡如此之多的帝族、仙族、王族强者。

    沧澜准君王神色微微一沉,不过手中一闪,出现了一杆三叉戟,通体漆黑如墨,却又是闪烁着幽幽蓝光,震颤着汪洋神海,虽然没有任何话语,不过这举动说明了一切。

    “哼,区区一位新晋的准君王也敢是叫嚣。”

    一道冷哼传来,炸开诸天。

    肉眼可见,就在大军深处,骤然间有着足足十道至强的准君王气息在爆发,凝聚成光柱,磅礴巨大。

    十大准君王出现,乃是诸天帝族、仙族的底蕴之一,自然不可能没有这一级别的超级强者。

    他们如同天日般瞩目,一个个都体绕炽盛神辉,大道法则凛然,神王之灵浮现环绕,如诸天共主的神尊,迈步而来,一下子就将天地间的威势夺取,万族共尊。

    “星空葬地!”

    其中一人看不清楚真面目,一出现便是直接出手,捏着法印,化生一方星空之地,如似真实,亦有日月星辰在显化,手段惊世,这就是准君王手段,就连神王之灵都在其中演化成为了日月星辰。

    这一击之下,广袤的沧澜神海都陡然炸开,升腾起了无穷水雾,轰然击向了沧澜准君王。

    “是星空准君王,踏足准君王多年的绝顶人物,今日居然也出现了!”

    有人震撼惊呼,认出了出手者的身份,乃是传说中的星空准君王。

    星空准君王非是帝族、仙族之人,乃是十天境古域本土王族诞生出的绝世人物,有望证道太古君王的盖代天骄,事实上也证明了这一点,而今年岁虽大,但也踏足准君王多年,体内的本源天地据闻也朝着本源世界蜕变了大半,不出百年将可踏出最后一步的未来君王人物。

    他一出手便是逆天手段,演化星空,更非是寻常星空,其中的日月星辰无不是他的神王之灵为之演化,战力惊世,这一击可轰杀八九劫神王了,恐怖到极致。

    沧澜准君王自然也非是寻常人物,冷哼一声,摇身一变,身后出现了一道巨大无匹的身影,隐隐约约间状若星空般恢宏壮阔,比起星辰还要更为巨大得多,长达数十万里。

    一经出现,这片天地间的虚空都彻底地沉凝而下。

    “逆鲸十重杀!”

    伴随着沧澜准君王的大喝,身后那长达二十几万里的星空巨鲸庞然无边的躯体猛地摇摆,无比灵活,鲸尾轰然就横扫而至,直接轰杀在那从天而降的星空葬地之术。

    轰——

    两大准君王交手,那等威能自然是非同小可,波及动辄数十上百万里范围内,纵然是寻常神王不小心被沾染上了,也轻易会被准君王余波给活生生轰杀成灰。

    当中,星空炸开,古老苍茫的巨鲸也粉身碎骨。

    隐约间,可见的有着众多的神王之灵消散。

    两大准君王看似简单的一击却是动用了多种神王之灵,蕴含其中,动用的绝世手段,远胜在神王之上,就是超级神王都绝对要被一击成灰,死得不能再死。

    期间,沧澜准君王魁梧高大的身影猛地急急倒退了十几步,每一步的倒退都是过千里以上,下方更是出现了一处处深达千里的神海空洞,都是被卸走的劲力。

    最终退出了上万里,方才缓缓止住。

    他神色凝重地看着那位身影始终不动如山的星空准君王,虽然同为准君王,但对方明显比起他更强一截,不过也的确如对方所言,他不过是新晋的准君王而已,而对方踏足准君王多年,身上的君王天威更为浓郁得多,很快就会极尽升华,迈出最后一步,成为真正太古君王的存在。

    倒是对方的星空准君王微微一凝:“居然能够承受得住我如此一击却只是倒退不曾受伤,不得不说你这个新晋准君王的确挺强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