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2689章 帝君来访!
    轰——

    一方广袤荒林中,突然间有着恐怖波动在绽放,周遭众多屹立无数年不倒的山岳摇颤,而后炸开。

    此间,有着两道身影,正是以一种极为惊人的速度迅速横空,一追一逃。

    且在交手间,举手投足莫不是让神王都为之变色的大道伟力,恐怖得惊人。

    哗啦——

    一声巨响下,大地出现了一道宽万里、长数十万里的巨大深渊之地,宛若是大地巨口,吞噬世间一切。

    交战期间,也不知道多少生灵灰飞烟灭。

    这一追一逃的,自然便是被追杀的叶晨,以及进行追杀的各大帝族、仙族中的其中一位强大准君王。

    追杀的准君王很妖邪,坐于一口漆黑古棺上,身影枯瘦,如似死尸复苏过来,带着滔天的尸煞之气,死寂气息在弥漫。

    另一边,叶晨如似天日,血气无双,不断地与后方追杀的准君王的尸煞之气在源源不断地碰撞,很是激烈。

    每一次都可轻易地撕裂天地,造成难以想象的波动。

    这一追一逃,便是跨越了小半个第八天境古域,也沿途有着无数城镇、古国、宗门遭殃,备受两大至强者交战间的波及。

    “大日无双!”

    叶晨一声大喝,天灵盖上冲出了一道炽盛的混沌血气,径直化作了一轮混沌天日,浩浩荡荡,带着滚滚无边的混沌光焰,从天而降,便是破灭长空,重重地轰击在盘坐漆黑古棺上的如尸骸般的准君王身上。

    至强至盛的血气生生地让得那滔天的尸煞之气都虚淡了不少。

    “尸魔天神手!”

    古棺上的准君王嘴里吐出了沙哑难听的一句话,旋即那无边无际的漆黑尸煞之气倒卷冲上九重苍宇上,隐约间浮现出了无穷的大道法则,与混沌天日硬撼,炸开了。

    咻——

    趁此时间,叶晨猛地破空离开,眨眼间便是消失不见了。

    “斗战圣王!”

    漆黑古棺上的准君王发出了可怕的嘶吼声,驾驭着漆黑古棺闪电般地冲过去,但混沌古气弥漫,化解了一切的痕迹,上天入地,无处可寻。

    最终,他也只能够看看放弃而已。

    同样的情况,在这半个月时间内不断地发生。

    虽然有六大准君王被秦武镇压在原沧澜神海所在之地,但诸天帝族、仙族中,准君王依旧不乏。

    各族准君王都纵横第八天境古域,不断地追杀叶晨。

    一次又一次地寻到他的踪迹,却也是一次又一次地被摆脱。

    对于这等结果,可以说,各族准君王都很是苦恼无奈。

    斗战圣王的遁术能力真可谓是天下一等一的,便是各族准君王进出,依旧是这般大海捞针,无法寻得出斗战圣王的丝毫踪迹。

    同样,叶晨也相当苦恼。

    半个月时间内,他数次有心要斩杀鸿威准君王、黄华准君王,炼化他们的本源世界天地,欲要更进一步,可惜始终都未能如愿。

    因为各路的准君王总是在关键时刻寻到他的踪迹。

    第八天境古域说大也很大,说小却也很小。

    在准君王强者而言,他们能够在短时间内寻到叶晨隐藏的身影,让他始终都没有时间专心吞噬两大准君王的本源世界天地,有所烦躁。

    轰——

    这一日,再跟一位准君王中期的至强者交手时,叶晨径直就厮杀离开了第八天境古域,踏入了第七天境古域。

    最终,一次激烈的大厮杀中,叶晨付出了足够代价,拼着被君王规则之力重创的伤势,将那位准君王中期的至强者立劈。

    但没来得及镇压在混沌大鼎中,因为另有两尊准君王快速赶来。

    无奈之下,叶晨只得放弃,转身离开,就此离开第八天境古域,没入茫茫第七天境古域中。

    第七天境古域,与第八、第九天境古域,号称是十天境古域的三大天境古域。

    诸天帝族、仙族乃至是三千王族,绝大部分都主要集中在这三大天境古域中。

    这里存在着数之不清的国度与宗门势力,密密麻麻,可谓是千国万教,势力之多,宛若是恒沙细数般无穷无尽。

    这段时间的连番对决准君王,叶晨也着实疲累了,也负有不少伤势,但没有再度隐藏在大地最深处,因为可一可二,不可再三。

    次数多了,追杀的准君王都有了针对性,第一时间进行查探大地深处。

    这次,叶晨藏身在第七天境古域的亿万众生中,如鱼得水,眨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甚至也不再是修行,避免出现不必要的神能波动,惊动那些准君王的前来追杀。

    安夏城,第七天境古域的一座中等古城。

    说是中等古城,但只是相对于第七天境古域而言,实则古城之大、之繁华鼎盛,完全可跟那些可与王族同一级数的强大古国都城相媲美,乃是一座天空神城。

    能有过千万人口,芸芸众生中,便是准君王亲自到临都不可能第一时间发觉他的身影。

    且叶晨动用了改天换地秘法,改变了身上的本源气息。

    不过纵然有着改天换地秘法也不是长久,到了准君王后,谁没有真正手段搜寻出来,否则以往的种种追杀,叶晨岂会被一次又一次给寻找出来。

    最麻烦的不就是观天神师吗?

    可惜叶晨始终都没能够寻得到观天神师,不然也不会如此麻烦了。

    只能够暂时性地进行隐藏。

    他化身为一个样貌普通的少年,在安夏城中寻了一处别院,一次性给出了半年的灵石租住,而后默默调息。

    半天后,他脸色苍白,嘴角不由地溢出了汨汨鲜血。

    “果然,伤势有些严重了,就是以圣体再生术都需要一段时间才可修复。不过运转圣体再生术,伤势也会彻底呈现出来,会被他们寻出来的。”

    叶晨皱眉自语。

    一次次地对决准君王,一般的伤势也就罢了,但是准君王一旦动用了君王规则之力,那等伤势就可怕得多。

    哪怕是叶晨都要负有一定的道伤,并且沾染体内的君王规则之力也相当妖异,时刻都散发着特别的气息,让他犹如黑夜中发光的萤火虫般,清晰可见,吸引住那些准君王的准确追杀。

    若给叶晨修为深厚,以绝对强大的修为进行镇压下来,不然第一时间就会被其他准君王给寻上来,刹那才是最大的麻烦。

    不过目前也只能够短暂地压制住而已。

    “这点君王规则之力还真是大麻烦,难以化解,恐怕也唯有准君王全力才能够化解,并且需要足足半天时间。”

    叶晨皱眉,体内的道伤也正是因此,才一直都不曾化解恢复。

    到了而今,时刻都在溢血,伤势有些严重,看上去神色苍白,像是个病恹恹的年轻人,气色很不好。

    但也没有办法,一旦不再压制,让逆古准君王出手,就会立马暴露出来。

    依照那些准君王的可怕感知力,必然可在短时间内就察觉出来,并且马上寻到,到时候少不了又是一场连番大战,或许伤势还没有化解,又会麻黄素那个徒添新伤,这是目前的他所不愿见到的。

    “要是没有昊天战神那位疑似逆天准君王,倒也无需如此麻烦,早就回归人族帝界了。”

    叶晨一叹,对于吴昊,的确是一个令人头疼的事情。

    他也内视体内的大帝转世身,不是不想动用大帝转世身化解伤势,而是一旦动用,那股超越准君王之上的力量,可让诸天太古君王都敏锐发现,也是大麻烦之事。

    “罢了,罢了,船到前头自然直。”

    叶晨也只能够这样想一想,旋即便是在屋子里进行默默调息,缓缓地化解体内的那些沾染的君王规则之力。

    虽然化解速度很慢,但聊胜于无,只要花费足够长的时间,最终也能够是成功化解。

    当然没有一年半载的时间是不可能达到的,但那个时候早就爆发大战了,是人族与诸天势力的联盟大军之间的大战。

    如此,时间不断地消逝,十天时间眨眼间就过去了。

    他彻底内敛住了一切气息,就连混沌大鼎也屏蔽了,也不曾对两大准君王出手,始终如凡人。

    期间,安夏城中也曾有准君王出现,不过并没有大张旗鼓,只是暗中以绝对强大的神念扫过,悄无声息,就是神王都难以察觉出来。

    观天神师更是每隔两天就以龟甲进行推演一次。

    可惜,在叶晨有心隐藏之下,这些追杀的准君王均没有发现叶晨的存在,进而离开。

    时间继续在无声无息地流逝。

    从叶晨离开人族帝界到现在,经过了两个多月的准备,各大帝族、仙族又是充分了很多,大战前的紧张气氛正在不断蔓延开来。

    “或许过不了半个月时间,真正的大战便是一触即发了。”

    叶晨暗叹,感觉到诸天帝族、仙族以及众多王族的不断准备,有着前所未有的大战气氛在悄然间蔓延。

    真到了那一步,他哪怕身份要被暴露出来,也要出现了。

    这日,他离开了过别院一次,进入了最为繁华的城区中,购买了一些特别的药材。

    他准备炼制八阶丹药,这是为了提前化解体内道伤中的那丝丝缕缕君王规则之力。

    混沌大鼎内,大帝转世身进行炼制丹药。

    大帝转世身不能够出手参与君王之下的争斗,但并非不能够炼丹。

    约莫过去了一天一夜时间后,混沌大鼎内有着璀璨丹光在喷薄,甚至要冲出混沌大鼎外,召唤丹劫。

    大帝转世身抬手一巴掌就覆灭了所有牵引丹劫前来的波动。

    三枚八阶丹药出现手中。

    鼎外,叶晨手掌一翻,三枚碧绿色的八阶宝丹便是出现,带着特别的丹纹,更有着浓郁的灵光与强大的波动,可令得不少大能甚至一些神王都为之心动。

    直接吞服下去,三枚八阶宝丹便是化作了浩瀚的药力,充塞体内四肢百骸。

    不久后,叶晨嘴角溢出了一缕漆黑的血迹,竟是带着点点君王规则之力,被逼出来了。

    轰——

    与此同时,一团混沌道火刹那闪现出,万道焚烧,将这点点君王规则之力都没入混沌大鼎内燃烧。

    约摸过去了半天时间后,这一缕君王规则之力方才被彻底焚烧湮灭。

    叶晨松了一口气,也略有微皱眉。

    这君王规则之力还真的是刺头,需要耗费大力气才逼出来一丝,并且焚烧半天时间才彻底磨灭。

    “再给我一些时间,足以!”

    叶晨在屋子里盘膝闭眸……

    这般静修,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

    因为院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惊动了叶晨。

    见到来者到底是何方神圣后,他大为吃惊——

    池雪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