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2795章 冤家路窄!
    一颗暗黄色道星。

    这是一颗土之大道的道星,而且还是等级极高的八级大地暗星,拥有着丝毫不亚于八级暗金道星的恐怖重力,达到了千倍之巨。

    如此一颗千倍重力的暗黄色道星上,根本没有几个修炼者,屈指可数。

    此地,一道庞然巨大的身影站起来,竟有万丈之巨大,通体流转着璀璨的金光,将可怕的大地重力都抵御而下,更有着一圈圈大地光芒在绽放。

    显然对于土之大道极为精通,甚至达到了惊人层次上,将大地重力都化解于无形间。

    他无形中散发着一股股震颤整颗八级大地暗星的波动,让此星上另一个方位的古之神王都顶礼膜拜,露出了火热之色。

    因为那是一位超越神王之上的准君王,哪怕在帝星秘境中,依旧拥有着滔天之能,是主宰至尊古域沉浮的最巅峰强者之一。

    那身高万丈的准君王抬眸间,那眸光能够洞穿无穷星空,将七级暗金道星上发生的一切都映照下来,看得出那犹如开天辟地的金色绝世神剑在沉浮,那超越在神王之上的盖世力量。

    巨大的眸子间,露出了一缕惊色,其音隆隆如重重天雷在浩荡:“没想到居然有人在七级暗金道星上成功修炼出了金之君王规则,真是可喜可贺,只是不知道是我至尊古域哪一位准君王道友?是虚天君?还是青天大君?亦或者是其他几人?但似乎并没有修炼金之大道,并且能够达到极高层次的?”

    不过他旋即露出了一抹喜色,道:“不管是哪一位准君王道友也好,始终也是我至尊古域的,可惜在这帝星秘境中便是我等准君王都无法投影跨越星空降临,贸然前往也怕惊扰对方悟道,只能遥遥看着,唯有他日离开帝星秘境再好好询问。”

    旋即,他的眸子重新闭合,继续修行,身上透出一股股至强的大地波动,与八级大地暗星相契合……

    同一时间内,其他高等级的道星上也有着一道道强大的气息在陆续浮现,其中也有另外的准君王被惊动了,但也仅仅如此,不曾过于关注。

    这时候,叶晨看着眼前这道金之君王规则在沉浮,一切威能尽皆内敛,化作了一把金色的绝世神剑,如此瑰丽,却又如此威严。

    哪怕威能内敛,但依旧可让心神颤裂,神王见到都要心颤。

    叶晨扫了一眼满目疮痍的七级暗金道星,依旧道星内损耗了过半的金之大道力量,这才最终让金之神王之灵成功进阶金之君王规则,可想而知此间凝聚君王规则的艰难之处。

    不过还好的是,现在加上以前成为准君王时期凝聚出的两道金之君王规则,足足能有三道。

    虽然耗费不少功夫,才凝聚出这一道金之君王规则,但从开始到彻底凝聚出这一道金之君王规则才花费了短短五天时间而已,可谓是相当喜人的。

    要知道想要凝聚出一道金之君王规则是多么地困难,就算是太古君王,凝聚速度比起准君王远要快得多,但都不可能短短五天内凝聚出一道。

    唯有无上至尊的至尊秘境,才有如此困难。

    “可惜了,仅仅凝聚出第一道金之君王规则,就耗费了七级暗金道星近乎半边威能,断然无法凝聚出第二道,只能够前往八级暗金道星,希望能够给我一些惊喜吧。”叶晨微微一叹,仅仅只是凝聚出一道君王规则,哪怕只是一个月时间,但对于他来说依旧是不够的。

    “嗯?”

    突然间,他转头,看向了远方,就在三百里之外,赫然可见一道高大的身影,但浑身是血,俱是紫色的,带着可怕的神性,正是紫苍宇。

    金之君王规则凝形的刹那,那可怕的锋锐之芒即便是第七重的苍天神体都被划得浑身是伤,紫血淋漓。

    不过他的身影依旧傲立,看着身前浮现出宛若黄金绝世神剑的混沌光身影,带着一种不加以掩饰的火热,是对于无上强者的一种仰望与尊崇。

    这等能够吞纳半个七级暗金道星金之大道力量炼道之辈,必然是远超宗内那苍天神王老祖的盖世强者。

    若是能够得到这等至强者的指点,甚至跟随在身边,被收为弟子,即便是未来超越神王,也并非不可能。

    当下,紫苍宇就遥遥鞠身行礼,大声道:“苍天神宗紫苍宇见过前辈!”

    只是混沌光下叶晨的神色却带着一抹冰冷,冷冷的眸光化作实质落在紫苍宇身上,让后者顿感遍体生寒,饶是七重巅峰的苍天神体都感受到那股可怕的冰寒之感,不会为何这超越神王老祖的至强者前辈这般冰冷地看着自己。

    难道是考验自己?

    紫苍宇不敢怠慢,保持着这个姿势鞠身行礼,一动不动。

    “前辈?你之前可是说过我得罪了你苍天神宗,必然受死的啊,难道你已经忘记了吗?”突然间,混沌光传出了一道声音,带着一种朝气,也有着一种讥讽,让紫苍宇微微一怔。

    旋即当他看到了混沌光消散后那熟悉的身影,熟悉的脸庞,顿时浑身一震,心间泛起了无边巨浪。

    是他!

    竟然是他!

    在天宫神殿扬言威胁必死的那个眉心有着淡淡月之印记的家伙,他竟然就是那位无上可怕的炼道者!

    紫苍宇不由得心颤,与此同时更有着无边的惊恐之意在浮现,似乎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当初在天宫神殿中得罪的那个不过区区天王五重天、只敢踏足一级暗金道星的云天宗所谓的无胆匪类,竟是如此一位盖世强者。

    叶晨露出了一抹讥讽笑意:“我记得你叫紫苍宇吧。”

    “是的,前辈。”紫苍宇惊恐道。

    “你不是说过得罪苍天神宗,一定会让我死的吗?”叶晨又轻飘飘都补充了一句。

    听言,紫苍宇顿时头低得更低了,惶惶惊恐不已,急忙道:“晚辈不敢,是晚辈的错,还请前辈恕罪。”

    “呵呵,你威胁我的生命,现在居然让我恕罪?难道你就不觉得很可笑吗?”

    呵呵一笑,带着满满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