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3040章 执念不灭
    “始代,又是你!”

    叶晨神色凝重,这位古往今来最可怕的黑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将一位将成巨头的道果夺取,虽然这也有无法至尊不加以防备的缘故。

    当年的无法至尊亲近异族,最终却因此而惨死此地,何其悲哀。

    观看了那记忆画面,叶晨拳头用力地握紧起来,指关节都显得苍白无血,但最终却是无力地松下来。

    始代太强了。

    远不是目前的他所能够对付。

    一根手指,就足以让他死上万千次都不止。

    但他觉得,血染的未来,多半也跟始代有着莫大的关系。

    自己将来想要逆转那血染未来,多半也要面对上始代。

    他又想起了当初在葬仙界,始代对他说过的话——

    “吾在未来等你!”

    至今,仍是时刻响彻心间。

    心情,就不由为之沉重得多。

    很快,叶晨收敛心思,全力去感悟那古天碑,也名为进化古路天碑。

    虽然当年始代夺走了进化古路古天碑,但那不过是实体古天碑而已,无法至尊早就将进化古路古天碑烙印在心间,此刻正是将进化古路古天碑烙印呈现给叶晨。

    一面古天碑,看似不大,但记载的信息却是无穷无尽,乃是数位史前混沌海巨头联袂开创的无上进化古法,饶是叶晨也难以短时间内看完所有讯息。

    混沌圣魂小人盘坐,全力地观阅进化古路古天碑,大量的信息涌现而出,淌现他的心海间。

    ……

    七天七夜后,叶晨终于看完进化古路天碑上的一切,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神色间也带着点滴疲惫之意。

    无论是消化无法至尊的修道感悟与战斗记忆,还是看完进化古路篇章,都相当损耗精气神,比起经历一场太古君王级别大战还要更为累人。

    当然,毫无疑问,这个过程中叶晨是获益匪浅的。

    他感觉,这条进化古路篇章对于自己,有着很大帮助。

    而且他知道,相对于那至尊战斗记忆以及一生的修道感悟,毫无疑问,这进化古路篇章对于那些至尊而言,更具备着一种吸引力,甚至为之疯狂。

    因为足以让得至尊都踏足巨头领域。

    如同可让太古君王都成为至尊,怎不令得那些至尊疯狂。

    就是始代都出手,不惜击杀了无法至尊这位亲近异族的至尊,只为了得到进化古路古天碑以及道果,可见一斑。

    就目前而言,叶晨还用不上,他主修还是混沌道路,如果有朝一日,混沌道路无法大圆满,从而证道成帝,除了信仰之路等,进化古路篇章,他觉得可运用上。

    至于目前,他觉得可给予封界宇宙的帝皇至尊,从而进化。

    陡然间,叶晨觉得自己抓住了一件香饽饽,就算是至尊知道后都要眼红疯狂的香饽饽。

    与此同时,虚无之外,帝城内,天武大君、顾流、焱神等人都很是担心。

    自从叶晨被无法至尊带走后,便是八天时间过去了,至今仍是杳无音信,让他们都颇为担心。

    他们很担心,叶晨会因此出事。

    甚至焱神还言称,要传讯给师尊炎帝,前来一探究竟。

    炎帝出马,便是无法至尊还活着也绝对不是对手。

    顾流相对稳重,对其摇头,多等几天时间,认为叶晨很有可能得到了无法至尊的至尊传承。

    天武大君也这样认为。

    轰隆隆——

    突然间,整片无法大世界都顿时天摇地动起来了。

    焱神、顾流、天武大君,以及炎帝域、圣帝域双方众多强者都吃惊看着眼前这一幕。

    浩瀚壮阔的大世界支离破碎了,刚才所见到的亿万生灵都消失了,充满了惊愕,也充满了惊恐,仿佛从不知道自己就是虚无存在。

    “啊——”

    包括那几位被鬼影击杀的准君王,也化作了虚无。

    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无法至尊不灭执念幻化出来,现在至尊执念已解脱,即将消散了,所有虚幻的一切,自然也伴随着消失。

    眼前,就是血色战场。

    所有人,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血色战场一步。

    看着不足百里之外,那具惨死的无法至尊尸骨,所有人都为之胆寒。

    叶晨也出现了,他看着至尊尸骸上,若隐若现着一道伟岸身影,弥漫着威压诸天的气机,正是无法至尊的不灭执念。

    嗡——

    一道光束出现在叶晨面前,乃是一方道台,正是不久前至尊讲道的中央道台,伴随着一道缥缈威严之音:“小友,这是吾之至尊传承所在,希冀你能帮我找到一个好的继承者。”

    叶晨鞠身:“陛下请放心,晚辈定不负承诺。”

    “好——”

    光芒一闪,叶晨、顾流、焱神、天武大君、徐成子等圣帝域所有强者都出现在山洞边缘。

    而炎帝域强者,被无法至尊感知到乃是异族最强帝皇的一员,直接伴随着虚幻的无法大世界而彻底灰飞烟灭。

    无法至尊乃是因为始代而惨死,自然最是憎恨这些异族强者,哪怕只是异族至尊疆域,非是真正的异族,也殃及池鱼,不可放过。

    同样,也算是给了叶晨一份人情。

    叶晨默默将之记在心中。

    但很快,一切波动都最终内敛起来了,让叶晨双眸都虚眯起来。

    他眺望最深处,有所疑惑。

    无法至尊既然执念之意已解,难道直接消散了吗?

    那么至尊尸骸诞生出的帝怨呢?

    这时候,叶晨分明见到了无法至尊执念依旧盘坐在死无葬身之地上,神色忧伤,看了一眼自身的尸骸,轻轻一叹,以大法力化作了一口葬棺,默默将尸骸送入葬棺内。

    叶晨有所伤感。

    一代无上至尊,到了最后,惨死此地,甚至死无葬身之地,历经悠悠亿万岁月,依旧无人为其收尸,依旧暴晒大地上,惨烈死状清晰可见,惊心瞩目。

    对于一位至尊而言,这是何其悲哀。

    叶晨一言不发,咻地一声就消失了,重新前往血色战场,想要为无法至尊收尸,亲自葬下。

    但无法至尊执念朝他摇了摇头:“不要过来,很危险。”

    吼——

    仿佛证明着无法至尊执念所说的一切,葬棺内,传出了极为可怕的嘶吼声,犹如厉鬼般,闻之让人心惊肉跳,太古君王也不例外。

    帝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