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3142章 圣虚出手
    晨大人虽然不是太古君王,但他的实力却是强大到能够击杀太古君王的地步。

    而且他还极为年轻,代表了无限的潜能,成为至尊几乎是必然。

    然而一位未来的至尊师尊却被他放弃了,日后回想起来,他必然会后悔万分。

    当然,荒古妖龙没有义务告知出来,也不敢贸然告知。

    宇昊傲然道:“我宇昊从来都没有后悔过,他要是太古君王还勉强有资格成为我的师尊,但区区准君王,哪怕比起我更为强大得多也没有这个资格。”

    “希望你真的不会后悔今日的一切选择吧。”

    荒古妖龙摇了摇头,也身影消失。

    不多时,妖龙王龙溟也身影一变,朝着宇昊微微抱拳道:“再见。”

    宇昊神色难看:“你什么意思?”

    龙溟淡漠道:“若你是晨大人之徒,我自然便是你之坐骑,但你既然不是,也没资格收服我为坐骑,否则你认为荒古龙尊大人为什么关键时刻离开,你以为你真的无敌到那一步,能够战胜荒古龙尊大人不成吗?”

    “不管如何,既然成为了我宇昊坐骑,就没有你离开的道理,给本神王留下来吧。”

    顷刻间,只手遮天,笼罩向龙溟。

    唰——

    悄无声息地,龙溟身前出现了一道身影,正在荒古妖龙,与之碰撞,有着磅礴的神王之威炸开。

    宇昊伤势还在,蹬蹬蹬倒退,神王体差点伤势爆发而炸开,阴沉地看着荒古妖龙:“你是什么意思?”

    荒古妖龙冷声道:“我龙族成员不臣服晨大人之外的任何人,马上滚!”

    宇昊虽然浑身是血,依旧有着一股强烈的威势,正在磅礴展现,冷声道:“荒古龙尊,我宇昊无惧于人,除非那晨大人出手,否则就凭你,还无法阻拦得了我。”

    在他眼中,强大的不过是晨大人而已,荒古妖龙即便很强大,但也不过与他处于伯仲之间罢了。

    “糟了!”

    一直密切关注着这一切的渭阳大世界众神王变色。

    “是吗?”

    期无声息地,一道身影出现,貌比潘安,相当俊美,眸光清澈,却隐隐间仿佛岁月长河在此间流淌般,瞬息间便是万古岁月,让他拥有着一种特别的沧桑之意。

    显然,这是一位看似年轻的老古董存在。

    他拂手。

    轰——

    无可估量的伟力重重地轰击在宇昊身上。

    如遭雷击!

    宇昊粉身碎骨,本就重创的神王体再也承受不住而炸开。

    惊震人世间。

    渭阳大世界众神王也为之变色。

    又是一尊超越神王之上的存在!

    “记住我之名,恒宇!”

    恒宇准君王冷冷地抛下一句话,带着荒古妖龙、龙溟离开。

    世界边荒之地,直到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宇昊方才缓缓地重组肉身。

    但气息暴跌,而且本来漆黑如瀑的发丝中出现了几缕白发,这是难以置信的。

    要知道宇昊不过是千岁罢了,依照神王动辄数十万年的寿元而言,可谓是极度年轻,处于人体上升阶梯中,怎会出现白发。

    而这是恒宇的能耐,他掌握岁月大道,可斩他人岁月,方才一击也斩去了宇昊部分寿元,故而宇昊出现了白发。

    重组肉身后,宇昊知道问题的缘故,立马服用下一枚万年药宝的神果,补充了寿元,可惜不过是数百年,相对而言只是杯水车薪罢了。

    他怨恨地遥望着天龙大陆的方向,同样也有着无比的忌惮。

    他万万没想到,混沌天府中不仅仅那晨大人强大得可怕,而且还存在着其他超越神王之上的超级强者,就这一点而言让他甚是忌惮。

    轰——

    突然间,一股难以估量的伟力骤然降临此地,包裹住宇昊。

    宇昊变色,正想要反抗。

    唰——

    无声无息,宇昊身影消失。

    已然回归混沌天府中的叶晨眸子开阖,扫了那里一眼,露出一缕笑意:“圣虚,你龟缩了三十年,终于都舍得暴露出蛛丝马迹了吗?”

    混沌流淌,他的眼眸宛若蕴藏混沌海,演绎大世万道,无穷的大道轨迹骤然出现在眼前,清晰显化……

    宇昊再出现之际,发现自己处于一片陌生的天地中。

    这天地,不是渭阳大世界,但俨然就是一方真正的世界,有着完整的世界法则。

    世界的最中央,拔天而起,乃是一座高不可攀的恢宏神坛,比起太古神岳还要显得更为巍峨挺拔,矗立天地间,宛若是世界的擎天柱。

    神坛最顶端上,一张至高神座。

    一道飘逸出尘的身影端坐至高神座上,居高临下,俯视着宇昊,身上若隐若现着丝丝缕缕压塌万古岁月的盖世气息。

    在这道身影面前,那无尽的威压之下,宇昊可感

    觉到自己就算是动一根手指都无比困难。

    神王之上!

    又是神王之上!

    宇昊惊骇地看着这道飘逸出尘的身影,脑海中便是连运转念头都难以做到。

    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那飘逸出尘的青年一人。

    他有种感觉,只要这青年一出手,自己立马就会灰飞烟灭,死得不能再死。

    强大如他,在这等神王面前不过是弱小如蝼蚁罢了。

    宇昊蓦然想起了不久前晨大人所说过的一句话:“纵然你走到这一步又如何,你真以为天下间只有你才是真正的英才不成?你要知道,在你这等岁月中,有更为杰出、更为妖孽、更是惊艳的绝世天骄,你以为你那点天赋真的算得了什么吗?”

    眼前之人怕就是晨大人口中所说的那种人。

    至高神座上,圣虚端坐其上,居高临下,宛若天神俯视着地上的蝼蚁,嘴角露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带着淡漠,也带着丝丝赞赏:“你很不错,坚定地不愿成为斗战圣王的弟子,怕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人,让本君相当欣赏。本君便姑且问你一句,可愿意成为本君弟子?”

    宇昊强忍住那无尽威压,艰难道:“你是谁?”

    “圣虚,太古君王!”圣虚开口,伴随着话语的落下,身上的君王天威蓦然间强盛了不知道多少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