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3207章 很想杀你
    “万古悠悠!”

    时空大帝出手,施展赖以称尊古今的时空帝术,将一切时空伟力都打回去,生生压住了。

    当然,那无边的禁忌天雷,则无法压回去。

    正要继续出手,但身掩混沌气的无上巨头出言阻止:“无需,让我来吧。”

    轰隆隆——

    无穷无尽的禁忌天雷落下,带着极为可怕的因果之力,淹没了来自血染未来的无上巨头。

    这等禁忌天雷,就是在场的各方巨头也要忌惮万分。

    至于至尊——

    承受上必死无疑!

    因为这等禁忌天雷属于最高层次,而且带着的因果之力远超想象,强如至尊,可俯瞰万古,却也不能抵挡。

    任由无穷禁忌天雷淹没,历经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最终消散,无上巨头承受下来了,但嘴角有一缕缕血迹溢出。

    很显然,强大如这尊能够重创万古巨头的无敌者,想要跨越时空而来,也承受着了可怕的代价。

    不过他成功跨越而来了,身上的气机哪怕有所下降,依旧强大得过分,一缕缕混沌气机无不是可演变出万道至尊帝则,如一尊盖世帝尊而至。

    轰隆隆——

    与此同时,叶晨感受到体内的混沌道法正在不由自主地运转,受到了巨大的触发,仿佛正在与血染未来的无敌者进行共鸣一般。

    这一刻,运转速度提升了无数倍。

    甚至他感受到,体内的君王规则正在极速演变而出。

    短短数个片刻时间,就衍生出了上百道之多,可谓是极其惊人的。

    而且还在不断地加剧演变。

    此人,到底是谁?

    难道是当年那个称呼他父亲的人吗?

    叶晨心有颤动,有种血脉亲近感,也有混沌道法的共鸣感,猜测极有可能成真。

    当年那位称呼他为父亲的神秘男子,从血染未来杀至,抵挡住混沌葬地的太始天皇。

    这一次,又来了么?

    果然,身掩混沌气的无上巨头看向了叶晨的方位,微不可察地朝他微微颔首示意,嘴巴无声地张了张,似是在证明着叶晨心中的猜测成真,很快就看向其他方位了。

    因为但避免他人察觉他与叶晨的关系,否则就麻烦了。

    “来自于血染未来的无上巨头,他的到来,到底要做什么?”

    各方巨头虽然忌惮于身掩混沌气的无上巨头的可怕,但终究不是同一个时空的人,一旦对方出手,哪怕真的很强,也要付出不可想象的巨大反噬与代价。

    “始代!”

    血染未来而至的无上巨头,身上闪耀着可怕的混沌色彩,一步一步,顺着岁月长河,无法离开,隔绝万古时空,看向盘亘在异族古宇宙中心的始代。

    他身上的气机很惊人,快要撕裂开岁月长河的阻隔,仿佛要真的来临这一世。

    始代神色平静,或者说无人看得出始代的神色,唯有一双眸子,中正平和,与血染未来的巨头正在对视,一言不发。

    “说真的,我很想杀了你。”

    无上巨头开口,话语中无不是滔天的杀意,隔绝万古时空也可感受到,也让人吃惊始代到底做出了什么,让这位来自于血染未来的无上巨头都如此充满杀意。

    不过细想无数年来始代做出的黑手之事,就不会奇怪,有万古巨头这等敌人也是理所当然,何况背其下黑手殒落的万古巨头也不是没有,如当年的翰天大帝。

    “很想杀了你,却又不能杀你。”

    他又是开口。

    世人皆感,隔绝时空,再强大的巨头也无能为力,想要击杀大能怕都难以做到,何况是屹立混沌海最绝巅的始代,更是不可能。

    但一些人,如各方巨头,如叶晨,都隐隐间听出弦外之音。

    似乎不是隔绝时空杀不了始代,而是不能杀了他一样。

    听出了弦外之音的各人都神色微变,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来自于血染未来的神秘男子如此强大,杀得了始代不成。

    始代看着他,平静道:“你很想杀了我吗?”

    “很想杀!”无上巨头道,杀意丝毫不加以掩饰。

    “我知道你很想杀了我,也知道你为何想杀了我。”始代缓缓地道,“不过有朝一日,如果你明白了,知道了一切,悟透了前因后果,就不会想杀我。”

    各方都不太明白,两者的话语到底是什么意思,又存在着什么样的关系。

    始代似乎认识眼前这个血染未来而至的无上巨头,而且似是了解到很多事情,甚至一些就是其他万古巨头都不曾了解的玄秘,源自于血染未来的玄秘。

    “什么意思?”

    血染未来的无上巨头手执帝剑逼问,身上的混沌光刹那强大到极致,几要脱离岁月长河而出了!

    始代一言不发,不曾回答。

    “既然你不愿回答,就别逼我亲自出手!”

    轰隆——

    这时候,神秘的无上巨头登时出手,哗啦一声,就从岁月长河上冲出。

    一步跨出,穿越无尽长空的阻隔,冲出了起源古路,跨越了无边混沌海,进入了异族古宇宙,更是冲向始代的面前。

    “各方准备!”

    异族古宇宙中,一位又一位至尊被惊动,全都浮现出雄霸星空的至尊帝影,严阵以待,担忧这至尊从血染未来杀至的无上巨头出手。

    “哼!”

    血染未来的无上巨头冷哼一声,虽然周身被岁月之力环绕,并不是真正来到这一个时空,但身上依旧有无穷无尽的威压弥漫而开。

    那等威压之强大,远超至尊之上,犹如亿万星海骇浪冲击而至,让各大至尊都变色,那恢宏浩瀚的至尊帝影都冲击得倒退不止。

    虽然不在同一个时空,擅自出手会导致不可测的后果,但威压的释放却不至于如此,不曾真正出手。

    “你敢!”

    异族古宇宙中心,那一座又一座万古长存的祖庙中,万古巨头身影浮现,冷漠地看着血染未来的无上巨头,身上同样有着可怕的最强帝皇气机在弥漫,与之碰撞,如若相隔万古时空的碰撞。

    “我有什么是不敢的!”

    来自于血染未来的无上巨头哈哈大笑,充满了嚣狂,虽然浑身被混沌光遮掩,但强势的态度彰显无疑,一步跨越不知道多少亿万里,无数星域在脚下倒转,冲破了各大至尊的阻拦,来到了宇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