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3219章 开还是不开
    很显然,这位太古君王认得太初帝君的身份,当年曾亲眼所见太初帝君从岁月长河进入洪荒仙界中。

    而且当看到下方天门前的众多可怕强者后,禁不住倒吸一口寒气。

    仅仅帝君就超过五指之数,至于太古君王,更是远超想象之多。

    君王之下,数不胜数!

    这是何等可怕的一支大军,绝对可横扫一方无上仙国之地。

    这才多少年不见,太初帝君不仅功成帝君,更是率领一众无敌军团而来,怕是无上仙真身降临都要有所忌惮。

    太初帝君也认出来了对方太古君王的神色,淡笑道:“原来是麓谷道友,幸会,幸会。”

    麓谷君王苦笑一声,却隐隐然带有敬畏,不敢以平辈相称,道:“帝君既然希冀开启天关,自无所不从。”

    “来人,打开天关,让帝君率人离开。”

    他下达命令,面对着太初帝君有着敬畏,但面对着下属则依旧保持着属于太古君王的威严。

    “是!”

    一声令下,不朽天关准备打开。

    但这时,可怕的君王天威绽放,另一尊太古君王出现,威严喝道:“马上住手。麓谷君王,你好大的胆子,为何擅自打开天关大门?”

    麓谷君王见到来者,道:“夏洛天君王,太初帝君大人要求开启天关离开,怎敢不从。”

    “呵呵,帝君又如何,此乃洪荒仙界,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够随便开启天关的。”夏洛天君王冷笑,扫了太初帝君一眼,毫无面对帝君的敬畏。

    夏洛天君王看向太初帝君,淡漠道:“对不起,天关不可胡乱开启,还请离开吧。”

    而且眸底深处,隐隐然带着一丝挑衅。

    这让人诧异,太古君王虽号称宇宙霸主,但在帝君面前却要俯首称臣。

    夏洛天君王哪里来的胆子,竟敢忤逆太初帝君,更是隐有挑衅之意。

    这好比是以下犯上。

    太初帝君饶有深意地扫了一眼夏洛天君王,旋即手中顿时出现了一枚令牌,仙光熠熠,带着一缕无上仙的盖世气机,道:“如果是仙令呢?”

    所谓仙令,就是无上仙的令牌。

    如仙亲临!

    在洪荒仙界中,只要手持仙令,当可号令一方仙界大军,甚至打开不朽天关。

    麓谷君王松了一口气,急忙道:“帝君大人,仙令在手,自可开启天关,来人,打——”

    “不行——”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夏洛天君王给打断。

    他的神色也是一变,显然没想到太初帝君手中居然还掌握着一枚仙令,但这时也不得不硬着头皮道:“不行,就算有仙令也不可。而今各方巨头陆续苏醒,仙界边疆各地都加大了镇守力量,这是避免有外界力量进入洪荒仙界,不朽天关不可随便打开。”

    “夏洛天君王!”麓谷君王吃惊地看着他,这绝不可能。

    帝君持掌仙令开启不朽天关,谁可阻挡。

    胆敢阻止,纯粹是找死。

    “哦?”

    太初帝君饶有兴趣地看了一眼夏洛天君王,似笑而非:“你似乎在针对本帝君。”

    他并没有自称为“我”,而是“本帝君”,说明了有些怒火了。

    夏洛天君王略有些头皮发麻,但想到了背后的人那些话,旋即一笑,道:“太初道友你误会了,在下岂敢针对你。”

    “道友之称岂是你区区君王可以称呼。”

    突然间,太初帝君发难,神色一沉,一股浩瀚无匹的帝君之威顿时倾泻而开,仿佛远古大凶觉醒,横扫天地,尽数施加在夏洛天君王身上。

    轰——

    夏洛天君王身影直接从虚空中坠落城关上,震得成片天关震动。

    噼里啪啦——

    唯见夏洛天君王身影半跪在此,独自承受着一位帝君的全部威压。

    强如君王,也承受着无与伦比的压迫感,身上的筋骨都在交错作响,似要断开,如一座帝岳压下来,超越亿万钧沉重。

    太初帝君一步来到天关上,负手而立,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在帝君威压下有所发颤的夏洛天君王,冷漠道:“说,开,还是不开?”

    声音中带着一股恐怖的力量,像是洪钟大吕震荡,夏洛天君王心惊肉跳不止,嘴角亦缓缓溢出一缕血迹,受了内伤。

    他虽为太古君王,但与帝君之间的差距太大了,感觉如果继续阻止下去,这太初帝君很有可能会杀了他。

    正要开口屈服,但这时一声冷哼炸开,恍若滚滚天雷,一下子强行撕裂开了太初帝君的帝君威压封锁。

    夏洛天顿时浑身轻松,大口大口地喘气,眸子间依旧带着浓浓的骇然之意。

    帝君不可辱!

    仅仅威压就如此恐怖,真要出手,他自问绝非太初帝君一合之将。

    “好大的胆子,竟敢以势威逼镇守天关的太古君王,该当何罪?”

    只见洪荒仙界深处,无边威严骤然降临。

    那里走出了一尊可怕的仙君,触手可及那仙道领域,周身有着丝丝缕缕的无上仙机在垂临。

    仅仅几步跨越,仙君跨越无尽长空而至,亿万里刹那倒转,最终出现在不朽天关前。

    “拜见三太仙君!”

    不朽天关上,无论是两大太古君王还是众多守关者,纷纷行拜大礼。

    仙君,乃是等若帝君的存在,只不过叫法不动。

    前者修炼成仙,后者证道大帝。

    但殊途同归,最终都可称之为至尊。

    三太仙君仙风道骨,脸若凝脂般,若非银发白眉,定然以为很年轻,实则年岁极大,此刻朝太初帝君淡漠颔首。

    太初帝君也颔首回应。

    但这一回应,三太仙君却是发难了,脸色阴沉哼道:“区区新晋帝君,见得前辈居然不行礼,毫不尊师重道,他日如何冲关至尊。”

    的确,太初帝君其实成就帝君不过数百年而已,而三太仙君则是踏足很多万年,称之为前辈也丝毫不为过。

    但下方叶晨等人闻言却是脸色阴沉。

    对方这分明是借机发难。

    同为帝君,同辈相交,何须施礼。

    太初帝君扫了一眼三太仙君,略有所诧异。

    他贵为永恒帝君,号称至尊之下第一人,理应其他帝君、仙君对他行礼方是。

    而且就算不行礼,也万万不敢如此对他说话。

    这三太仙君何来的勇气。

    很快,他就明白了,怕是这三太仙君还不清楚起源古路上发生的一切。

    太初帝君微微一笑,道:“同为帝君、仙君,同辈而教,道友言重了。”

    三太仙君冷哼:“虽说达者为师,但同辈也以先后区分,你虽为帝君,但性格还没有彻底磨砺圆滑,如此谈何证道成帝。”

    磨砺圆滑?

    叶晨等人听得只想笑,到底是谁还没有磨砺圆滑啊。

    太初帝君瞥了他一眼,神色也一点一滴冷漠下来,道:“我只想问一句,不朽天关,开还是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