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3356章 荒帝族
    “可恶,这些混蛋胆敢趁着本神王不在的时候出手,当真找死了。”

    蛮神王神色阴沉,周身弥漫着绝对可怕的神王威势,让这片内天地都在天摇地动,几要陷入崩溃中。

    但很快,他就疑惑了,道:“既然你们说‘蛮神王功’残缺了,但你等为何修炼的乃是圆满功法,纯正圆满,无暇无缺,残缺法门根本修炼不到这一步。”

    蛮泰微微一笑:“神王古祖有所不知,我蛮氏部落虽然惨遭横祸,宝典残缺,但侥幸遇上一位前辈高人,补全了炼体宝典所有内容,所以我等才得以修炼成功,化解缺陷。”

    “是谁?”蛮神王惊呼,竟可补全他开创出的炼体宝典,绝非泛泛之辈。

    “叶晨,叶前辈!”

    蛮泰与几位部落长老感激而敬畏地看向一边的叶晨。

    蛮神王立时看向叶晨,正色抱拳,带着浓浓的感激:“多谢道友出手,拯救我蛮氏部落于厄难之中,大恩不言谢,他日若有要求,蛮氏部落必全力以赴。”

    叶晨淡淡笑道:“报酬我已收取,这一点无需感谢。”

    这时,蛮泰又将青铜碎片之事传音告知,蛮神王正色道:“道友言重了,虽然青铜碎片涉及到古天庭之秘,但对我而言,更为宝贵的还是我族的安危,你能够出手补全炼体宝典,化解一切隐患,乃我蛮氏部落的大恩大德之人,请受我蛮古一拜。”

    说罢,他行拜大礼,很是正式,让叶晨越发地高看这位蛮神王以及蛮氏部落。

    蛮泰及部落长老纷纷行拜大礼。

    荒帝族虽然没落如此,但依旧值得世人尊重,仅仅这份气节就足矣。

    叶晨大方承了这一礼。

    这时,蛮神王看向蛮泰,因为感知到他体内的血脉封印被解开,看了一眼叶晨,倒也没有避开,道:“蛮泰,你是何时解开血脉封印?”

    血脉封印,一般而言唯有达到神王境才可打破,当初的蛮神王万年成就神王就是如此,打破血脉封印的桎梏,这才得以在神王境中进步神速,短短数万年来达到那等境地上。

    几位部落长老诧异:“什么血脉封印?”

    蛮泰笑了笑,道:“神王古祖,这也是叶前辈出手所为。”

    闻言,蛮神王肃然起敬:“原来道友如此功深造化,怕是超越神王之上。”

    叶晨没承认,也没否认。

    看着几位部落长老疑惑的目光,蛮神王不再隐瞒,也没有避开叶晨,道:“接下来这件事,你们一定要切勿外传,关系着我们蛮氏部落的真正来历。”

    旋即看向叶晨,正色道:“也请道友不要外传。”

    叶晨道:“我会保密的。”

    虽然早就了解蛮氏部落的来历,但蛮神王不曾避免,显然不将他当做外人,让他颇添几分好感。

    接下来蛮神王所说的跟蛮泰之前说的内容一般无二。

    几位部落长老越听越是震惊,蛮氏部落竟乃昔日十三万古传承之一的荒古殿堂的遗世一脉,真正来历更可追溯到神话纪元,乃上个纪元大荒古帝的帝族后裔,来历大得惊人。

    但听得原始时代,昆墟主宰对荒古殿堂雷霆出手,将荒帝族从人世间抹除,背后甚至涉及到另外的万古传承,让他们为之震怒,却又是深深地惊恐。

    当年,昆墟主宰为何无缘无故就对荒古殿堂出手?

    背后,又是哪个万古传承,哪个帝族参与其中?

    “当年,我荒帝族一脉的太古君王为了避免荒帝族彻底消失历史中,不惜付出巨大代价,施展无上秘术,将嫡系部分族人施加血脉封印,送往远离中域之地的地方,也就是这里。同样也封印了相关记忆。”

    “想要解开血脉封印,需要达到神王境,届时血脉封印非但自动解除,且体内的帝族血脉之力因为一代代的封印,进行沉淀积累,将会朝着帝族最初几代进化。也导致血脉封印解开之时,多代积累下来的至尊血脉之力会大大地提升实力,并且资质也会发生惊人变化。”

    蛮神王道,荒帝族的血脉封印很特殊,非但是简单的血脉封印,而且伴随着一代代的传承与积累,只要血脉不被解封,血脉之力就会进行积累,在族人死后,血脉之力无声无息地传递到其他族人体内。

    这种血脉封印,哪怕太古君王也需要付出巨大代价方可施加出。

    所以,蛮泰当初解开血脉封印的刹那,体内积累了多代的至尊血脉之力直接推动着他提升了一重天。

    别看这是一重天,须知这可是大能境,每一重天的积累都远超以往。

    要是出生就解开血脉封印,这等积累的血脉之力足以让一个婴孩直接跃升到化神层次。

    “当年,我达到神王境之时,血脉封印就自动解封,化作强大的至尊血脉之力,推动着我在神王境还在快速进步。”蛮神王提及当年事,一踏入神王,本来哪怕是以他的资质也需要很多万年的积累才能够更进一步。

    不过血脉封印的解开,一代代的至尊血脉之力的累积,改变他的天赋,更进一步,短短数万年就达到一种极为惊人的层次上。

    故而,也有了他在近古时代,开拓出的蛮神古国己身百国前列的鼎盛辉煌。

    叶晨看得出来,蛮神王的修为达到八劫神王,称得上绝世强大,可比肩当年他初晋神王境的时候,一样可号称绝世神王。

    突然,他开口:“蛮神王道友,我观你乃形神双修,尤其在炼体流一道可谓是功深造化,为何要开拓古国,收集众生信仰?”

    但凡炼体流一道的强者,无不是信奉己身无敌,外道皆可破之。

    但蛮神王竟开拓古国采集亿万众生的信仰,这一年让他颇为奇怪。

    纵观蛮氏部落中的许多古籍,也不曾记载蛮神王为何会有如此举动。

    闻言,蛮神王露出一丝复杂之意,叹息:“不瞒道友,其实信仰之路非是我所愿意前行,只不过是为了给我荒帝族最后族人的一点保障而已。我欲借助众生信仰之力,化生一尊神王道身,坐镇古国,镇守荒帝族最后族人。”

    “因为晋升神王境后,血脉之力解封,我担心有朝一日,昔日的大敌会寻上我们硕果仅存的族人。而且我也希望待得他日强大起来,去昆墟,问禁区主宰一个说法,为何当初要覆灭我荒古殿堂,灭我荒帝族一脉?”

    一股股可怕的气机从蛮神王身上弥漫而开,带着绝对的仇恨之火。

    无缘无故,昆墟主宰突然来袭荒古殿堂,导致整个荒古殿堂覆灭,背后到底为何?

    他可不相信昆墟主宰会无缘无故对荒古殿堂出手,毕竟这是神话帝族。

    且背后也涉及到其他帝族。

    蛮神王欲要他日登临巅峰,前往昆墟为荒帝族讨要一个说法。

    蛮泰等蛮氏部落高层无一不是心神震动,感同身受,也有着浓浓的愤怒。

    待得愤怒之意稍微化解些许后,蛮神王突然道:“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

    蛮神王抬首看向了天穹,更像是看向了某一个方位,一个高高在上、俯瞰人世间的绝巅:“因为我有种感觉,天境主宰一代又一代建立的信仰背后,似乎隐藏着一些重要大秘,尤其是这一世天境主宰统治太古天境后,那种感觉就更深了。”

    “重要大秘?”

    众人惊疑,旋即叶晨心神沉吟间,想起了三十年前主宰之战的一件事。

    昔年,那等最可怕的主宰之战中,九大生命禁区主宰都曾是太古天境一个时代的主宰。

    按理来说,身为一个时代的天境主宰,亿万众生信仰供奉,采集的信仰之力何等浩瀚无边,绝对是远超叶晨这些年来采集的信仰之力无数倍之上。

    但疑惑的是,那场大战中,他却不曾感受到禁区主宰动用过丝毫的信仰之力。

    如果说面对着低层次的敌人不屑于动用也就罢了。

    不过叶晨昔日身为跨境而来的天国主宰,何等威势,何等无敌,大战中连斩他们多人,击杀殒落。

    此乃生死之局,你死我亡。

    禁区主宰不可能不动用这股信仰之力,哪怕对于那等层次的存在而言增幅的效果未必很明显,但也聊胜于无,否则稍有不慎,就会被他所击杀。

    可为何到了最终殒落之时,依旧不曾动用。

    这一点,当初的他不曾在意,而今细细想来,却发现是天大的疑点。

    或许真的如蛮神王所说的那般,信仰之力的背后,存在着一些天大的秘密。

    蛮神王道:“昔日的我,正是因为这种感觉,加上希冀给没落的荒帝族留下一份底蕴,故而开拓古国,采集古国亿万子民信仰。在统治蛮神古国的五万年期间,我暗中偷偷研究,甚至将自己古国信仰之力与天境主宰的信仰之力研究过很多年。”

    “暗中,真的被我发现了一些秘密。”

    叶晨倾听:“道友请说。”

    蛮泰等人也很好奇。

    “我怀疑,古往今来,各个时代的天境主宰,其实都是同一人!”蛮神王一字一顿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