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3377章 主宰再临
    很快,神话遗迹之地的各方强者都退走得干干净净,只剩下狼藉一片的遗迹之地。

    叶晨并没有闲着,此地乃栽种不死帝药的神话遗迹之地,甚是不凡,或许会留下昔日那位栽种出不死帝药的那位无上巨头的一些帝道残痕。

    他与不死帝药沟通。

    虽然不死帝药很强大,拥有超越寻常太古君王的可怕战力,但如昔日小神界的天意那般,只有着一股微弱的意志,并没有诞生出真正的灵智。

    这等不死帝药太过逆天了,一旦要诞生出相应的自主意志,灵智初启,必然会遭天谴,禁忌天雷会降临,极为可怖。

    故而只有一股微弱的意志,传递出模糊的念头,告知叶晨一些简单的内容。

    “逆天战主!”

    不死帝药乃逆天战主所留,亦是斗战圣祖的第一世身。

    了解到真相,便是叶晨也不免有些恍然,竟是师祖所留下。

    可惜,这片神话遗迹之地历经了太长太长的时间了,且在无尽岁月前,斗战圣祖还没有扬名之际就存在了,哪怕存在着帝道天痕,却也在神话大破灭之战中被异族大帝一度寻出来,磨灭得七七八八了。

    只是不死帝药倘开本源,只见内里若隐若现着一滴拇指大小的鲜血,鲜艳欲滴。

    仅仅一滴,但弥漫开的威势却让叶晨都心惊肉跳,有种承受不住,混沌圣体也要炸开的可怕感觉。

    体内混沌圣血也在沸腾,进行莫名的共鸣。

    他明白了,也眼眸生光!

    巨头精血,还是逆天战主的一滴精血!

    这是何等珍贵之物,哪怕至尊都要疯狂,无上巨头也并不多的精血啊!

    他明白了,这是当年逆天战主为了避免不死帝药被异族所夺,留下的一滴巨头精血,关键时刻可显化出他的一道精血化身,足以守护不死帝药的安全。

    看得出来,逆天战主对于不死帝药甚是看重,否则也不会专门留下一滴巨头精血。

    不过不死帝药也的确有着这般重要价值。

    且他很怀疑,当年逆天战主进入异族古宇宙归来,能够不死,怕是多半借助了这株不死帝药的缘故。

    叶晨并没有要走这滴逆天战主精血,让不死帝药留下。

    敌人的出现,比起想象中来得更快。

    只是过去了短短小半个时辰不到,突兀间,本来平静下来的神话遗迹之地突然震动起来,有着一股股滔天般的神威浩浩荡荡,从外界而至。

    太古天境大震动。

    亿万众生变色。

    不明所以,为何沉寂了数十年的无上存在突然就复苏,且在同一时间内复苏,更是亲自动身,赶往东方之地开启的神话遗迹之地。

    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惜,时间太短,天下人根本不能知晓叶晨这位天国主宰再现神话遗迹之地,不过也隐隐约约知道多半不简单。

    远处,神话遗迹之地边缘有着辐散数以千万里之光的荒漠之地,沙漠连绵,乃绝对的死地。

    但天威所至,无尽沙漠之地,掀起了一重重动辄数十万丈高的沙浪,似是重重惊涛骇浪,浩荡而来。

    叶晨眸光眺望向神话遗迹之地的通道处,只见有着数道极为可怕的身影出现,如天神,若古皇,似大魔,盖压古今,恐怖无双,威震九天十地。

    禁区主宰!

    而且还是足足五位!

    当世硕果仅存的五大禁区主宰,尽皆出现了。

    每一人都手执禁忌古兵,有人的禁忌古兵乃残缺的,神性消散,出现了豁口。

    显然,那是昔日主宰之战所留下的。

    自然,三十年时间,根本不足以修补。

    但凡铸就禁忌古兵的材质,没有一样是凡品,想要修补完成,需要重新找到相同或同等次的材质,而且需要长年累月的一次次铸就,否则不可能功成。

    何况五大禁区主宰昔日也受到了最可怕的伤势,沉睡三十年,根本不曾恢复。

    不过他们也知道叶晨同样伤势极为可怕,甚至更胜在他们之上。

    五大禁区主宰,如似开天辟地的五大神坻,降临神话遗迹之地,冷漠地看着不死帝药旁边的叶晨,道:“天国主宰,没想到你竟也胆敢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三十年来,他们始终在寻找叶晨的身形,一直不相信他就这样殒落了。

    果然,就在一年前,他突然从一处星墟之地中突兀复苏。

    可惜,就当他们想要追杀过去之际,对方已然消失了,难以寻找。

    本来以为叶晨这天国主宰最起码要蛰伏很多年才敢重新出现,却没想到只是过去仅仅一年而已,就怎么突兀横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可谓是胆大包天!

    而后也炽热地看着不死帝药,只要得到不死帝药,不但可化解体内道伤,甚至他日证道至尊也有望了。

    面对着五大禁区主宰若有若无的嘲讽与威胁之意,叶晨也是一笑,满是嘲讽:“呵呵,就连你们五只丧家之犬也敢出现,何况是我。”

    闻言,五大禁区主宰神色骤然冷下来。

    丧家之犬?

    到底谁才是丧家之犬!

    一年前可是他复活后的第一时间逃亡离开。

    “你们可别忘记了,昔日我一个人对付你们十几个的时候,可还有时间连杀了好几人。现在就只剩下你们区区五个过来,不就是找死吗?”

    叶晨轻蔑道,浑然不将五人放在眼内,让五大禁区主宰又是愤怒,又是杀念冲天,恨不得马上将这家伙给杀了。

    但却无法否认他所说的是事实。

    当年一个人杀得他们死伤惨重,死伤不少人,现在所站在面前的人,不足当时一半,如果这天国主宰实力还有昔日巅峰时期,真的不够杀,动辄间会被一网打尽。

    自然,他们可不会认为叶晨真的回归了巅峰时期,三十年时间太短了,何况昔日还有好几人不惜付出生命代价去世家最可怕的诅咒道伤,纵然天国主宰再如何强大,也不可能安然无事。

    且他也不过复苏了一年时间而已,岂能够全面恢复过来。

    其中一人正是昆墟主宰,冷晒道:“天国主宰,我们得承认你真的盖世无双,以当时的局面,万界八境中能够脱困而出的只有屈指可数几个人,你就是其中之一,而且还杀得我们重伤的重伤,殒落的殒落,不得不承认你真的很强。”

    “但现在的你,可还比得上当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