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3410章 当年真相(两更合一)
    只见得那无穷信仰之力纷纷炸开,露出了天墟之主本体真面目。

    看上去,那是相当普通的一位男子,不算高大,只能算是中等身材,漆黑的发丝间夹带着几缕白发,宛若极为普通的中年男子,人海中一抓一大把。

    但毛孔间溢出一缕缕清辉,无不是万道规则凝化而成的大道清气,蕴含着种种不可思议的妙用。

    如此一位中年男子,竟就是传说中的天墟之主。

    若非大帝转世身亲眼所见,怕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然发现其眸子深处,漆黑如墨,非是绝对的深邃,更是代表着无穷的黑暗在泛现。

    天墟之主身影踉跄,身上一缕缕大道清气逸散,蕴含着破灭诸天万道的恐怖力量,击穿诸天,让太古天境大为震动。

    若非天道太阳及时封锁这一道道力量,怕是会让太古天境被击穿不少大窟洞,造成无穷生灵涂炭了。

    显然,皇极凌霄殿内的交手,强如天墟之主也处于下风,否则岂会如此狼狈。

    悄然间,大帝转世身松了一口气。

    幸亏如此,否则他不知道理应如何阻止。

    “天帝!”

    天墟之主咆哮,震动整个太古天境,至尊级力量在荡漾,源源不断地冲击着皇极凌霄殿,也让太古天境亿亿万生灵为之簌簌颤抖,几要形神炸开般。

    谁能想到,当代天境主宰的天墟之主,实力竟如斯大恐怖,等若是至尊般,简直不可想象,也不可揣测。

    皇极凌霄殿恒立天道太阳中,始终巍然不动安如山,哪怕至尊伟力如何冲击,亦是如此。

    只能叹,天帝的强大,至尊也难以奈何。

    “终究只是昔年留下的一道残影如何,本帝就不相信能够支撑得了多长时间。”

    天墟之主恢复冷静,信仰之力重新淹没己身,并且这一刻下方天墟之地炸开,竟有更为可怕的信仰之力源源不断地冲天而起,没入天墟之主体内。

    那信仰之力,简直无穷无尽,仿佛蕴藏着诸天万界般,不可思议之海量。

    百年来荒之古国收集的信仰之力,相比起来,不过如此罢了。

    “好强的信仰之力!”

    大帝转世身变色,如此信仰之力简直远超想象之外,乃至比起当年所见的天皇神我身收集到的信仰之力都丝毫不差,乃至更为沛然广袤不少。

    他冰冷地看着天墟之主,道:“果然,无数年来,一代代天境主宰的信仰之力都成为你的所有,我说得没错吧,天墟之主!”

    闻言,天下震动!

    各个时代,一代又一代天境主宰,最终的信仰之力去向不明,甚至生死大战,也丝毫不见历代的天境主宰动用信仰之力,难道真的如这位帝君存在所言一般吗?

    然而不少人却相信了,脸色无比难看。

    天墟之主的可怕,远要比起想象中更为惊人得多。

    六大万古传承,也是神色一沉。

    天墟之主看向大帝转世身,淡漠道:“斗战圣王,你的确挺聪明的。不错,到了这一步,本帝也无需遮遮掩掩,的确,无数年来的信仰之力,尽然掌握在本帝手中,至于那些人,担任天境主宰,也不过是本帝的意思,明面上的太古天境主宰,暗中不过为本帝的傀儡罢了,为本帝源源不断地采集太古天境的信仰之力。”

    荒境,幸存的五大禁区主宰脸色是难看的,毕竟堂堂如他们,也不过是天墟之主的傀儡,明面为天境主宰,暗中却被他人掌握,收集信仰之力所用。

    只是,看向天墟之主,却是充斥着无比的忌惮之意,乃至丝丝缕缕隐藏在眸子最深处的惊恐。

    这世间上,怕是没几个人会比起他们更明白天墟之主的可怕。

    “难怪他们一直都不曾如何动用过信仰之力,原来只是傀儡而已。”

    大帝转世身道:“不错为了培养这些傀儡,付出的代价可是不少,值得么?”

    他大有深意地开口。

    禁区主宰,也就是历代的天境主宰,每一人最终的成就也必然是七重天君王层次,也就是超级君王。

    培养一尊太古君王,已然需要耗费无穷的资源,平常时刻,即便是诸天万域这等上界之地,也需要不知道多少万年方可培养出一尊出来,何况是七重天以上的超级君王,耗费的资源更是寻常君王的许多倍。

    古往今来,共有十代天境主宰,舍却天墟之主外,便是九人,也就是九位超级君王。

    其中昆墟主宰以及另一人更是八重天绝世君王,资源更是可怕。

    为了掠夺信仰之力而培养出九尊超级君王,付出的代价有多大,堪称不可想象。

    他很怀疑,此间因果绝非这般简单,否则是以天墟之主的实力早就能够称霸太古天境,何须培养这么多的超级君王。

    背后一定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

    而且几乎每隔一个时代就更迭一人,原因更是至今不明。

    似乎到了如斯田地也不需要隐瞒,天墟之主冷笑道:“自然值得,你莫非真的以为培养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本帝处于暗中收割信仰之力那般简单么?呵呵,自然不是。”

    不仅仅只是大帝转世身,就是世人也相当疑惑,为何天墟之主要如此培养一代代天境主宰,背后原因到底为何?

    “培养他们,不过是本帝计划中的其中一环罢了。”天墟之主道,“过去一个个时代以来,我培养他们的成长,其中之一的重要目的,就是借他们之手,授意他们,覆灭一个个万古传承。”

    “万古传承,乃盘古宇宙的神话帝族所化,同样也是太古天境的守护者,也是天帝遗留造化的守护者。”

    “当年本帝虽然很强,但自问还没有达到那等能够一人抗衡其他十二万古传承的层次上,只能忍而蓄势,默默等候着,也以绝对的实力成为第一人天境主宰。”

    “只可惜,当年天境主宰不能无限期担当下去,各大万古传承有所制衡,需要更迭,一人不能担任主宰超过一个时代。”

    “为此,本帝担任天境主宰同时,暗中却也在寻觅天下天骄,甚至在昔年万界八境尚且相通年代间,借助八境年轻一代争霸的名义寻找合适的天骄,进行培养,不惜暗中耗费无穷资源辅助,让他们得以顺利地成长起来,并且暗中传授相应的法门,让他们最终成为太古君王,并且横扫各方强者,担当下一任天境主宰。”

    “至此,无尽岁月以来,本帝一共寻找了九人,并且动用了无法想象的资源进行培养,让九人成为了九代天境主宰。”

    “当然,昔年其他万古传承的覆灭,也是本帝的授意,目的就是掠夺万古传承的资源,毕竟想要培养出一尊天境主宰,需要动用的资源太过庞大了,几乎需要整合一个神话帝族所化的万古传承,方可培养而出。”

    “所以,也有了后来的六大万古传承覆灭,归根到底,是为了削减太古天境守护者的力量,也为了培养天境主宰。”

    天墟之主徐徐地开口,将昔年的许多真相都告知出来,让天下人震惊,也不敢置信。

    过去各个时代的天境主宰非但是天墟之主的傀儡,就连六大万古传承的覆灭,也是天墟之主的授意。

    荒之古国,荒古殿堂内,荒帝族众人无不是震怒至极。

    昔年昆墟主宰的一切所为,竟是天墟之主的暗中授意。

    六大万古传承无比震怒,各有太古君王浮现出世,怒视天墟之主。

    虽然很多万年前,早就怀疑其中或许是天墟参与的缘故,因为万古传承的覆灭,作为太古天境古今第一强者的天墟之主竟是不曾出手过,这一点本就是值得怀疑了。

    然而却无人胆敢质问。

    这是忌惮于天墟之主的缘故。

    同样,也有着深深的悔恨。

    当年,正是因为彼此间的猜忌,也导致过往包括荒帝族在内的六大神话帝族所化的万古传承陆续被历代天境主宰覆灭,也间接地造就出更多的天境主宰,成为天墟之主的傀儡。

    可惜,对于这一切,天墟之主却毫不在意,或者说,当年的他尚且有所忌惮,但而今却无需如此。

    皇神国内,沉渊皇君主喝问:“天墟之主,你身为天庭一脉之人,为何要这样去做?”

    他很不明白,其他人也不明白。

    天墟之主作为太古天境的守护者,甚至是古天庭一脉,有着天大的来历,为何要如此去做,甚至为何要勾结异族,这一切都不符合常理。

    这与神话天庭的理念不同,甚至可以说是截然相反。

    “你,当真以为本帝真的是古天庭一脉之人么?”

    此刻,天墟之主与大帝转世身对视,眸子最深处,一抹惊心动魄的魔光浮现而出,几要夺取世间一切,让后者心颤:“你是异族!”

    如此魔意,长期与异族征战的他,岂能不知道。

    世人也是变色。

    当代天境主宰竟是异族之人?

    岂非就说明着,无尽岁月以来,太古天境,乃至整个万界八境,一直把持在异族的手中。

    “不,严格上来说本帝不算是异族之人。”

    天墟之主却是否认了,然而却也道:“但也不算是盘古宇宙之人。”

    嗡——

    一声轻响,只见天墟之主身上那无穷无尽的信仰之力散开,露出了本尊,状若平凡普通的中年男子,但肌体生霞,如似蕴藏着一尊又一尊神坻,又像是诸天古皇在沉眠,各方大帝在蛰伏,无上仙进行沉没,很是特别。

    短暂的凝视间,大帝转世身就感应出天墟之主体内不下于双手之数的至尊印记,有属于盘古宇宙这一边,也有属于异族古宇宙的。

    亦正亦邪,仿佛两大古宇宙的帝皇至尊都集合在天墟之主身上。

    这是一个很特别、很混杂的集合体。

    饶是叶晨借助大帝转世身,一时之间竟也难以真正洞穿天墟之主的本体到底为何。

    但料想来历必然很惊人。

    天墟之主露现出本体,平凡的面相下,一双眸光显得深邃如此,旋即勾起一抹笑容:“斗战圣王,既然你能够与本帝抗衡到这一步,是一个值得欣赏的人。今日本帝也不怕告诉你,本帝的真正来历到底为何,其实乃神话纪元诸帝的意志集合而成。”

    大帝转世身大为震惊,天墟之主竟非是真正的生灵,而是神话纪元的诸帝意志集合而成。

    难怪如此强大,毕竟继承了神话诸帝的意志所化而成。

    但他又是疑惑,神话诸帝,无不是守护盘古宇宙,岂会与异族同流合污,暗中勾结,多半有大问题。

    “当然,你心中的疑惑本帝也很清楚,因为这不过是一部分,另一部分可是异族的诸帝意志凝聚而成,占据了本帝的另一半,乃至大半。”

    他徐徐而来,丝毫不隐瞒,将真相告知而出。

    很快,大帝转世身就明白归来了。

    早就很多年前,他就先后进入过其他万古传承,以其当时近乎另一个天境主宰的身份,以及横压一切的绝世修为,几大万古传承自然几乎都有求必应,让叶晨了解过不少史前的大事件,也知晓到不少秘辛。

    关于天墟之主的本体来历,其他万古传承都显然不知道,但有所相关记载。

    神话大破灭,神话诸帝付出巨大代价,也曾斩灭多尊异族诸帝古皇。

    为了避免帝骸之魔气污染古宇宙,神话诸帝将异族帝骸全部镇压下来,留下了相应的后手。

    而今想来,天墟之主多半就是神话诸帝留下的后手,以诸帝的意志凝聚而成,故而先天就拥有无上大能耐。

    怕是早就在太古天境存在时,他就拥有了媲美帝君般的通天修为。

    不过帝君也非是绝对无敌,当年其他十二万古传承,俱是神话帝族所化,掌握着至尊帝兵。

    十二神话帝族掌握至尊帝兵,强如帝君,也万万无法与那么多的至尊帝兵抗衡。

    何况昔年天帝,似乎不曾留下任何至尊帝兵给天墟。

    否则天墟之主掌握天帝兵,必然无需如此忌惮。

    昔年天墟之主借给历代天境主宰对付万古传承的至尊帝兵,似是另有他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