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3411章 禁区主宰来历(两更合一)
    天帝不曾留下天帝兵于天墟之内。

    叶晨很怀疑,当年覆灭万古传承,很有可能是天墟之主暗中亲自出手的缘故,镇压复苏的至尊帝兵,导致万古传承无法动用至尊帝兵对付历代天境主宰,最终方才被覆灭。

    当然,这些都是其他话题。

    所以,面对着纪元初期掌握至尊帝兵的十二神话帝族所化万古传承,天墟之主很聪明地隐忍下来。

    且叶晨是何等聪明,很快就明白了,多半是镇压异族帝骸的过程中,天墟之主逐渐被被异族诸帝殒落仅存的意志给侵蚀污染,占据了另一半。

    同样,他也有所不明白,神话诸帝何等睿智,岂会想不到这一点,应该有所相应的手段阻止。

    但为何最终结果依旧如此。

    略微思索,大帝转世身突然朝着天墟之主沉色大喝,带着震动魂魄的大道天音,回荡天地间:“天墟之主,你身为神话诸帝的意志,理应守护我盘古宇宙,岂能被异族诸帝意志侵蚀。你且速速觉醒回归,重返光明,当驱逐异族。”

    只是天墟之主脸不改色,始终漠然:“斗战圣王,你这话对本帝可没多少效果,现在的本帝早已不是昔年之人。只不过有些话是藏在心里多年,其他人没资格聆听,而今见到你,拥有帝君战力,也算是稍微有资格,方才说一声而已。”

    “好了,而今本帝也不与你诸多废话了。”

    “天帝留下的手段,当真以为能够阻挡得了本帝么?呵呵!”

    轰隆——

    天墟之主从天墟之地牵引来近乎无穷无尽的信仰之力,浩浩荡荡,状若周天星海般,化作一条宽广如星河般的长河,不可想象,横跨漫漫长空而至。

    这一刻,他的气息再度不断攀升。

    不算很长时间,在无穷无尽的信仰之力灌注体内后,天墟之主的气机俨然已经是超越在帝君层次之上,达到了另一个全新的高度上。

    这等高度,乃至于太初帝君如此永恒帝君都不曾达到。

    至尊!

    不错,此时此刻,天墟之主一身气息,彻底凌驾在帝君之上,达到了至尊层次,也就是传说中的古皇大帝之境。

    至尊气机,彻底笼罩整个太古天境,茫茫天境之地,五方之地,堪比诸天万域十分之一大小的浩瀚疆域,媲美上千大域,有着何等之多的生灵,亿亿万不止。

    此时此刻,却俱是被笼罩在天墟之主的帝者气机之下,簌簌颤抖,如拜神明。

    “至尊!”

    世人惊骇,尤其是六大万古传承,更是如此,脸庞上无不是惊恐之色浮现而出。

    谁能想到天墟之主隐藏得如此之深,其实力无声无息间已是达到了至尊层次。

    如此一来,举世茫茫,万界八境,还有何人可与之抗衡?

    至尊一出,谁与争锋!

    大帝转世身变色,因为天墟之主气机竟依旧在继续攀登,显然还有继续提升的空间。

    他的猜想并没有错,太始天皇当年借助天皇界无尽岁月信仰之力能够铸就媲美至尊的天皇神我身,而今天墟之主借助太古天境无穷岁月的信仰之力,也能达到至尊层次。

    而且,或许还能够达到更高的层面上。

    不行,他无论如何都要阻止天墟之主,万万不可让天墟之主提升到那等境地上,否则万界八境,何人可阻挡他?

    这时候,大帝转世身眉心闪耀着璀璨混沌光华,若隐若现,一尊晶莹无暇的混沌小人盘坐泥丸宫中,一声大喝:“信仰截断!”

    轰隆隆——

    只见得从荒之古国,荒古殿堂内,有着如渊似海般的信仰之力冲天而起。

    是乃荒之古国百年来采集的所有信仰之力,同样也强盛得过分,比起小神界的天国采集的信仰之力都要显得强盛得多。

    当然,跟天墟之地的信仰之力无法相提并论,哪怕百年来的采集,依旧相差巨大。

    毕竟那是无尽岁月来整个太古天境的信仰之力聚集,不可同日而语的。

    但大帝转世身的本意非是以荒之古国的信仰之力抗衡,而是另有他用。

    无声无息,浩浩荡荡的荒之古国信仰之力在大帝转世身指掌间迅速凝聚。

    最终,凝化为一把神剑,长三尺三,若隐若现着无穷的痕迹,有着人族,有着龙族,有着鬼族,有着虎族……数之不清的种族生灵的痕迹烙印其上。

    俱是信仰过的生灵,显化此剑上。

    青锋嗡鸣,实质化。

    “信仰天剑!”

    整个荒之古国,百年来采集而来的所有信仰之力,足足遍及七十多个古国,笼罩了大半个太古天境范围内的生灵,以此信仰之力凝聚而成。

    一经出现,虚空根本不可承受,本已寂灭的星墟之地更是重重崩塌,瓦解成空,可想而知是多么地大恐怖。

    亿万生灵心颤,这一剑若是挥出,等若大半个太古天境的生灵念力所致,怕是能顷刻间抹杀一尊太古君王。

    三尺三的信仰天剑完全受到大帝转世身体内的混沌圣魂操纵,这一刻,大帝转世身手持信仰天剑,横眉立眸,怒喝一声,横空一斩。

    喀嚓——

    天地立断!

    从天墟之地源源不断冲天而起的信仰之力长河更是被生生斩断开,出现了一条巨大的空间深渊裂缝,强行被截断了,一时之间竟无法接续上。

    被截断开的信仰之力长河断流处,仿佛有着一种特别的力量,阻止信仰之力长河的接续上。

    见此,天墟之主神色微微一变:“信仰截断,斗战圣王,你竟懂得如似手段!”

    不得不说,这令天墟之主重新高看了一眼叶晨,因为这般信仰截断,说起来简单,但实则手段却是非同一般,需要对于信仰之力达到了极高程度上的了解与感悟,方可施展而出。

    要知道,就算是许多修炼信仰之力的人都不曾达到如此感悟,甚至混沌海中有些凭借信仰之力达到太古君王层次的大高手也不见得有几个人可做到这一步。

    倒没想到一个修道岁月不过千年的斗战圣王,竟也掌握如此信仰手段。

    大帝转世身神色淡然:“万道是相通的,对于信仰之力,我也略有所研究,何况我更是混沌修炼者。”

    混沌,乃万道本源,以此我基础,修炼一切大道都事半功倍。

    何况多年来,他对于信仰之力有过多次的研究,也得到前辈大贤留下的相关手札,甚至有古之大帝这一方面的研究,自然对于信仰之力有着极高的理解。

    百年来,采集太古天境的信仰之力,归根到底,目的就是为了这一刻的到来。

    要阻止天墟之主对于信仰之力的掌控,归根到底,还是需要借助太古天境的信仰之力来阻断。

    同性质方可相阻,不然其他地方的信仰之力也难以做到。

    毫无疑问,他做到这一点了。

    自然,无法保持很长时间,有一定的时间限制。

    但对于大帝转世身而言,只要在这段关键时刻先天墟之主一步得到天帝遗留造化,就足够了。

    他知道,叶君临消失了,肯定是继承天帝遗留造化。

    天墟之主也深知信仰截断的特殊性,神色略微显得有些阴沉,只是冷喝道:“斗战圣王,你真的以为就这样能够阻止得了本帝么?”

    大帝转世身手执两大至尊帝兵,冷晒道:“足够了,哪怕你是媲美至尊,但我也有一战之力,绝不会让你得到天帝遗留造化的。”

    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时刻,随时随刻,他都准备好燃烧帝道本源,强行提升到至尊层次,巅峰对决天墟之主。

    “哼!”

    天墟之主冷哼一声,身影直接撞击皇极凌霄殿。

    可是,未待大帝转世身真正出手,便只见得皇极凌霄殿外,陡然浮现出一重重光圈,重重叠叠,最终彼此交织,化成了一道帝光天幕,彻底将整座恢宏巍峨的无上殿笼罩其中。

    天墟之主身影径直撞击在皇极凌霄殿上。

    轰隆——

    诸天轰鸣,万界八境共震!

    星空成片成片地崩塌。

    天道太阳伟力运转下,一切破灭之力纷纷消弭瓦解。

    令人吃惊的是,帝光天幕依旧无损。

    天墟之主竟难以撼动帝光天幕。

    大帝转世身哈哈大笑:“天墟之主,你的确很强,但当年天帝显然也考虑到这一点,留下这层帝光天幕,就算是至尊也不可能短时间内破开。”

    他为之喜悦,有帝光天幕的守护,叶君临要继承天帝遗留造化,更是十拿九稳了。

    “可惜,你想错了,你当真以为本帝无尽岁月来的准备,仅仅只是如此么?”

    “回来吧!”

    突兀间,就在天墟之主的身后,一个黑洞便是跳跃出现,旋即有着一道又一道身影出现。

    仔细一看,不正是位于荒境征战的五大禁区主宰么?

    只是现在的他们,眉心中各自有着一道腾腾燃烧着紫色光焰的大道神链,哗啦啦作响,拉扯着他们的归来。

    五大禁区主宰,俱是神色惊恐,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制约般,无法动弹,惊恐地看着天墟之主。

    天墟之主淡漠道:“当年培养你们的出来,就是为了这一刻。”

    “不——”

    五大禁区主宰惊恐大叫,但这一刻,却是不约而同地燃烧而起。

    一道特别的光焰腾腾而起,而后瞬间就将他们五个人给笼罩住,化作团团光焰,无论是肉身还是君王天魂,俱被此刻地覆盖住。

    此时此刻,大帝转世身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轰隆——

    当机立断下,大帝转世身暴起出手,手持两大至尊帝兵,攻伐过去。

    “退下!”

    天墟之主轻喝,展现媲美至尊级的无上伟力,浩荡而起,化作层层光瀑,冲击过去。

    当下,大帝转世身就被阻挡下来,无法更进一步。

    而这时候,五大禁区主宰已然形神开始燃烧。

    肉眼可见,从其体内,源源不断地飞出一道道耀眼光束,此间伴随着一道道血光、魂光在迸现,不断地冲击着。

    皇极凌霄殿,天帝所留,帝光天幕的庇护,这也是最有力的保护。

    然而,在五大禁区主宰的形神燃烧下,帝光天幕竟是出现了瓦解的迹象。

    只见得重重帝光天幕,开始逐渐地虚薄化下来。

    难以想象,帝光天幕就连至尊攻击都能够阻挡下来,然而却承受不住五大禁区主宰的形神燃烧冲击,有些不合常理。

    只是,很快,大帝转世身分明感受到五大禁区主宰体内,蛰伏在血脉最深处,有着一股股神秘的力量正在涌现,仿佛有古皇在蛰伏,又像是大帝在沉睡,此刻正在迅速觉醒。

    一道道特别的力量正在涌现,化生出一道道特别的秩序神链,划现长空,彼此交织,融入血光、魂光间,在冲击帝光天幕之时,也在溶解其中,赫然是缓缓地化解帝光天幕的防护。

    “帝族!”

    “五大禁区主宰都是帝族,而且是盘古宇宙的神话帝族!”

    大帝转世身赫然明悟过来,各大万古传承的强者同样如此。

    谁能想象得到,当年主宰各个时代沉浮的禁区主宰,真正来历竟是帝族。

    若非这时候,恐怕无人知晓。

    “好一个天墟之主,布局居然如此之深,当年覆灭六大万古传承,恐怕也有这个缘故,培养出的天境主宰,真正来历怕都是被覆灭的万古传承的神话帝族血脉。”

    “这一点,怕是这些禁区主宰自己都不知道,被封印住幼时记忆与体内的至尊血脉,帝君级封印,强如超级君王乃至绝世君王都无法瓦解,乃至察觉到。”

    不得不说,天墟之主的布局当真是无比之深,层层布局,一环接一环。

    皇极凌霄殿的帝光天幕能够阻挡外人的入侵,但是以盘古宇宙一方的帝族血脉却能够进行有效地溶解。

    何况是超级君王以上的帝族血脉,更是彻底激活,更进一步,强盛得不可思议,丝毫不下于帝子,以此至尊血脉来溶解,拥有不可思议之奇效。

    “天墟之主,你敢欺骗我等!”

    燃烧形神中的五大禁区主宰,全都莫名震怒。

    此时此刻,他们的君王天魂正在燃烧,却也在生出重重炽盛之光,有隐藏在最深处的封印正在解开。

    此前,他们毫不清楚自己就是出身于神话帝族,直到这一刻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