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3414章 我,你之主!(两更合一)
    混岳帝君终究还是混沌圣灵,更是至坚不朽的混沌先天神山,先天优势所在,不曾真正四分五裂,但也遭受了最可怕的重创。

    不过真正对决中,显然是远不如道十世这位永恒帝君。

    即便其不曾处于巅峰之境,亦是如此。

    若非混岳帝君为帝君,更是混沌圣灵,否则这一次碰撞,怕是寻常帝君都要肉身炸开,不见得可承受下来。

    他大口大口地咳血,差点就要整个人都炸开一般,本源都遭创了,却也是凝神以待。

    道十世十目此时此刻仅仅睁开了四目,剩余六目处于紧闭状态中。

    只是与昔日睁开的十目那虚弱相比起来,四目则显得异常地鼎盛,显然四目状态下乃是处于最鼎盛状态时期。

    道十世四目冷冷看着混岳帝君,嗤笑一声:“混岳,跟我相比起来,即便你是混沌圣灵化成的帝君,也远远不如。今日,我便吞噬了你,或许有机会恢复过半的实力。”

    盘古宇宙一方诸强无不是悚然。

    仅仅只是而今展现出的实力便是让混岳帝君不敌,如果恢复过半,那么偌大的万界八境,还有何人能够抵挡他?

    混岳帝君冷哼:“道十世,我得承认你的确很强,但仅仅目前的你想要杀死我,还差了一些,而我只需要将你拖延便足够了。”

    这边,太古天境内,大帝转世身进退两难,毕竟他无法如本尊那般化生出最强道身,先是看了一眼几要彻底破入皇极凌霄殿内的天墟之主,又看了一眼危急之际的荒境。

    深呼了一口气,这时候,陡然作出一个决定,十万八千天梯上的叶晨本尊点头,轻声道:“本尊,这里就交给你了。”

    “好!”

    本尊颔首。

    唰——

    顷刻间,穿越无尽长空,跨越了整个太古天境,大帝转世身出现在荒境之地,强势复苏两大至尊帝兵,怒然撞击向道十世。

    轰隆——

    半边荒境崩塌而下,恐怖无边,道十世被生生撞飞,形体龟裂,受到非同一般的重创。

    强如永恒帝君,也不见得胆敢硬撼在帝君级存在复苏下的两大至尊帝兵,何况道十世远远不曾恢复到巅峰之境,更是差距甚大。

    “是你,斗战圣者一脉的那个永恒君王,我认出你了。”

    道十世何许人也,直接洞穿了大帝转世身的本源,感知到叶晨的混沌圣魂气息,也为之吃惊,没想到这个人族年轻小辈,居然掌握着如此一尊媲美帝君的至强道身。

    而且他赫然可感受到,这具至强道身之下,蕴含着圆满无缺的帝道本源,也有着真正的帝级肉身,乃至有着本源帝界。

    除了神魂不是帝境,以及掌握着至尊帝则外,几乎就是一尊真正的古帝了。

    叶晨第二混沌圣魂小人掌控着大帝转世身,眸绽冷电,手执两大至尊帝兵,再次攻伐道十世。

    “道十世大人,我来帮你。”

    异族那位帝君大喝,正要上前,但亿万计君王规则浮现,赫然正是混岳帝君,他横亘身前,阻挡住前者的去路。

    另外,异族的诸多超级强者,也再一次被混沌至尊身率领的混沌天府、神话帝族纷纷阻止,无法有效帮助道十世。

    大帝转世身激战道十世,手持两大最大程度上复苏至尊帝兵的他,实力之强大,完全可硬撼真正的永恒帝君,道十世远非巅峰时期可相提并论,不一会儿便处于下风,浑身是血,甚至有些伤口更是被生生洞穿了前后,深可见骨,几要整个人被撕裂开。

    但也不得不说道十世的确很强,身为永恒帝君,哪怕状态很虚弱,依旧不是大帝转世身一时三刻之间能够解决的,最多只是被压得处于下风,想要击杀,却需要蛮长时间方可做到。

    尤其道十世更是掌握着诸般无上神通,对于大道规则的掌控更是完美无瑕,每每最终都能化解诸般险情,让大帝转世身也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失落感。

    “无需理会道十世太多,只要困在此地,先行解决了天墟之主,便足以回来再解决道十世。”

    大帝转世身下定主意,而这时候,处于十万八千天梯上的叶晨本尊,这一刻终于准备完毕,眸光唰地一声便是开阖,透出漫天可怕的混沌锋芒,熔炼着万道。

    他的身上,浮现出十重天神性光圈,目睹着正在一寸一寸突进帝光天幕内的天墟之主,几要真正地进入皇极凌霄殿内,猛地大喝一声:“天墟之主,给我出来吧!”

    轰——

    一身巨响,震荡万界八境。

    世人抬头皆可见得,包裹住皇极凌霄殿的天道太阳,此时此刻,衍生出一股堪舆至尊级的无上伟力,化作了重重可怕的大道风暴,狠狠地撞击在寸寸突进的天墟之主身上。

    轰隆一声,下一刻便只见天墟之主本来突入天道光幕的大半个身子被狠狠撞击了一下,旋即巍峨不可凛然的身影被撞得倒退,竟是退后了足足过半。

    “天道太阳?”

    天墟之主神色微变,他拥有着媲美至尊的通天能耐,清晰感知到这时候天道太阳与叶晨之间竟是建立起了一座无形的桥梁。

    叶晨可借助天道太阳之力,对他进行出手。

    怎么可能?

    天墟之主着实有些难以置信,因为就算是他这位古往今来掌握整个太古天境沉浮的真正主宰,依旧不曾掌控着天道太阳,最多只能够得到天道太阳的认可,动用言出法随之力。

    这斗战圣王,最多不过是媲美九重天君王,就连帝君都差距甚大,如何能推动天道太阳出手攻击他?

    这一点,着实让他有些不敢相信。

    咳——

    叶晨嘴角汨汨溢血,显然也需要付出巨大代价。

    但对于他而言,非是不可付出的,目前更为重要的还是组织天墟之主。

    这也就是叶晨,神话纪元后第一个凭借己身打破九重天桎梏成为十重天之人,混沌修炼者,也是本源宇宙拥有者,更是主宰之战吞噬了两轮太古天境的大道天日,诸般巧合在一身,否则其他人,哪怕是古之大帝也难以共鸣天道太阳。

    当然,早前他也不认为一定可沟通天道太阳,只不过有这样的念头,认为有一定可能,方才实施。

    现在发现,这个念头是正确的,他的确能够沟通天道太阳。

    叶晨借助十重天神性光圈,无声无息间与天道太阳产生异样共鸣,再度出手。

    轰轰轰轰轰轰——

    一股股媲美至尊级的恐怖力量持续地轰出,最终狠狠地撞击在天墟之主身上,撞击得他身影不断地倒退。

    “斗战圣王!”

    天墟之主再也无法保持昔日镇定自然的神色,因为那等心态,如何保持,眼见马上就要进入皇极凌霄殿内了,岂能知晓自己从古至今布置了无穷后手的这一刻,竟是被打破了。

    他身上冲出一道道青光,包裹住燃烧过半的五大禁区主宰,果断地离开帝光天幕,而后一步跨出,大帝级手段展现,狠狠地拍向了十万八千天梯下的叶晨,要将这小子一巴掌湮灭成灰。

    “天道!”

    叶晨大喝一声,整个人无声无息消失,竟是融入了天道太阳内,十重天神性光圈完全共鸣,强行相融。

    与此同时,更有着一股茫茫而无尽的力量升腾而起。

    叶晨仿佛彻底与天道太阳相融,也像是化身为天道太阳,动用属于天道太阳那媲美至尊般的伟岸茫茫力量,强势与天墟之主碰撞了一击。

    至尊级碰撞!

    轰隆——

    可崩灭诸天万界的大帝级碰撞一击被皇极凌霄殿给化解,不曾真正地波及太古天境乃至万界八境。

    天墟之主身影不动,一切碰撞之力消弭于无形中。

    但天道太阳却猛地一颤,光芒剧震,本已融入其中的叶晨身影猛地脱离飞出,浑身是血,裂痕密布,眉心中更是出现一道深深的痕迹,显然付出了重大代价。

    “不行,我根本不是天墟之主的对手,即便我想强行融入天道太阳内也不行。他实在太强了,完全可媲美真正的至尊,除非是真正的至尊出手。”

    叶晨大口大口地咳血,浑身肌体龟裂,赖以自傲的混沌圣体,可击杀绝世君王,可粉碎君王不朽兵,但在至尊面前依旧脆弱如瓷器般。

    若非天道太阳化解了九成以上的力道,否则这一击必然可将他击杀成灰。

    只能说,至尊太过强大,超越帝君之上,那是属于不朽的层次上,岁月亦不可朽灭。

    “斗战圣王,你的确很不凡,居然可短暂相融天道太阳,可也仅仅只是短暂相融罢了,没有了天道太阳,也没有那尊帝君级至强道身的护佑,这一击你必死无疑。”

    天墟之主眸光更为无情,一身至尊气机直接笼罩住脱离出天道太阳的叶晨,让其形神被封禁,根本无从挣扎。

    此间,便赫然可见,他掌指拂来,轻柔无波,仿佛是最平凡的一巴掌,却让叶晨感到毛骨悚然,乃至有种形神都要炸开的极致危机感。

    他知道,这是至尊无上一击,一旦被击中了,强如混沌圣体之身也必然形神俱灭,不可能幸存下来。

    荒境中的大帝转世身、混岳帝君也无法营救。

    太远了,也无法第一时间挣脱。

    大世悚然,无敌的天国主宰,横压世间百年,面对天墟之主也是这般不堪一击么?

    “罢了,能够化解天墟之主阴谋,这混沌圣体之身也算是功德圆满,可惜了,我无法在混沌大道之路走向真正的巅峰。”

    叶晨本尊一叹,但也决然,体内本源宇宙也准备燃烧,倾尽全力一击,最起码要让天墟之主洒出几滴血。

    但莫名间,有种心动,身上亿万重混沌古气燃烧,无知无觉,大喝一声:“元始!”

    时空大帝之无上帝术!

    逆转一切的时空帝术!

    达至叶晨本尊这等层次,自然更为可怕惊人,几可逆转世间一切,一圈圈无形的时空涟漪波动层层叠叠扩散而开,将涟漪笼罩一切之地尽皆进行时空逆转。

    只是天墟之主冷漠道:“斗战圣王,没用的,你的确很强大,但本帝远要比你强大无数倍。”

    的确,天墟之主乃是大帝级存在,至尊无匹,时空涟漪扩散而至,虽然笼罩住他,但无法让其身影轨迹沿着原有的方向退回去,最多只能稍微令其停顿一丝。

    对!

    就是那么一丝!

    这也是措手不及方才如此。

    掌指依旧拂面而来,大帝一击,将要击碎三十三重天!

    但这一切,对叶晨而言,可谓是足够了。

    就是那么一丝停顿时间,唰地一声,叶晨身影消失。

    非是融入了天道天阳内,而是进入了皇极凌霄殿内,以至于那帝光天幕,竟也不曾阻挡丝毫。

    天墟之主终于色变,他有种不好的预感,猛地出手,祭出体内诸帝印记,也让五大禁区主宰重新形神燃烧,化作磅礴之力化解重重帝光天幕。

    不消片刻时间,便是再度跻身殿内过半。

    再过片刻时间,就在五大禁区主宰形神燃烧得只剩下一点之时,他终于击穿帝光天幕,彻底进入其中。

    “斗战圣王,不管你有什么手段也没用。”

    “天帝遗留造化,终究是属于本帝的了!”

    天墟之主怒啸,径直冲入皇极凌霄殿内。

    轰——

    来得快,退得更快。

    一声巨响,天墟之主被轰得倒飞出去,但很快稳住了身影,阴沉地看着皇极凌霄殿,沉喝:“是谁对本帝出手?”

    无上的至尊气机在荡漾,同样也是凛然。

    能够将他击退,只能够说,是同为至尊的大帝级存在,方可做到。

    皇极凌霄殿内,还有古之大帝?

    “我,你之主!”

    一道声音从皇极凌霄殿内传出,很平静,听不出多少波澜,仿佛古井无波,却又如此地令人震撼。

    因为话语间蕴含着不知多少伟力,响彻诸天。

    天墟之主帝眸睁开,瞬息间洞穿长空,也看到了皇极凌霄殿内的种种。

    无上座上,天帝依存,那是他无尽岁月前留下的一道残影。

    但诡异的,却隐隐约约,似是一个人。

    那个人,很年轻,却又俊美无暇,无法挑衅出一丝一毫的瑕疵,仿佛天地间最为完美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