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3415章 天帝VS神乱帝祖(二合一)
    “斗战圣王!?”

    天墟之主神色微微一变,他分明见到,天帝残影之下,斗战圣王的身影也在呈现。

    他的身影,与天帝影子缓缓重合,最终合二为一,仿佛就是天帝般,坐于无上座上,高高在上,俯瞰诸天万古,傲凌混沌海。

    可感受到,源自于他的体内最深处,正在源源不断地衍生出一股股镇压万古纪元的至高气机。

    这一刻,他犹如至高天帝,横亘诸天,镇压万古,贯穿时空,无敌无匹!

    “不,你不是斗战圣王,你是天帝残影,但方才剧烈一战中不是被我强行轰得破碎了吗?”

    天墟之主眉宇深深皱起,早前他在皇极凌霄殿内与天帝残影进行一战,付出不小代价,这才将得天帝的残影好不容易给破碎。

    事实上,他也知道,根本不是什么剧烈一战,而是天帝残影无法长存,只是出手了三击,便最终消散,但也将他成功轰击得飞出皇极凌霄殿。

    怎能想到,天帝残影再次出现,且竟是与斗战圣王融合在一起。

    莫名地,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无上座上,叶晨缓缓抬首,双眸开阖间,如此睿智,何其深不可测,犹如无底深渊般,脸无表情,道:“你让我失望了。”

    听起来还是叶晨的声音,但天墟之主知道,那是天帝在开口,像是寄存在叶晨体内,借助他的身体开口。

    沉吟许久,天墟之主平凡的脸庞上忽地绽放笑意,显得格外地放松,也似是解脱了般,笑道:“成王败寇,天帝,你计算错了,本帝从来都不是什么天墟之主。虽然也有你盘古诸帝的印记,但也有我界古宇宙的诸帝印记,何况本帝的主意志,你莫要忘记了当年的我——神乱帝祖!”

    皇极凌霄殿内的声音,也传了出去,震动太古天境,乃至万界八境。

    但有所闻听者,无不是毛骨悚然。

    神乱帝祖!

    天墟之主竟是神乱帝祖!?

    各大神话帝族无不是惊悚,而异族则是显得振奋,包括道十世在内,哈哈大笑:“神乱帝祖前辈还活着,果然,神乱帝祖前辈盖古无双,怎会就这般容易被盘古宇宙所斩杀,一定还活着。”

    神乱帝祖何谓谁?

    异族最强帝皇,至尊中的巨头存在,也是神话纪元带领异族大军入侵盘古宇宙的重要大敌之一。

    当年的神乱帝祖,率领着异族大军,破入盘古宇宙,长驱直入,乃至击穿了太古神界,一直杀入了下界之地,造成了无穷无尽的生灵涂炭,诸天万界不知道破灭了多少。

    可谓是让盘古宇宙付出了不可想象的血一般代价。

    只是,神话大破灭一战,盘古宇宙也让异族付出了巨大代价,不少异族大帝也殒落。

    其中殒落的异族大帝中,也有神乱帝祖这位万古巨头,被斩杀盘古宇宙内,也被神话诸帝镇压帝骸。

    世人明白了,天墟之主不但意志被镇压的异族诸帝尸骸污染了,其中更为可怕的是神乱帝祖这位万古巨头的意志污染。

    至今,神乱帝祖残存意志依旧占据着天墟之主的主意志,可以说,天墟之主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神乱帝祖。

    难怪会被污染,原来是这位神乱巨头的意志所污染。

    叶晨轻叹一声,但眸光却是更加地冷冽无情,这一刻的他不再是天帝,而是属于自己,淡淡地道:“本来我不打算杀了你,毕竟你是盘古神话诸帝意志所凝聚而成,但既然你被异族诸帝意志污染,还有神乱帝祖主宰,我便不得不出手亲自抹杀了。”

    “是么?”

    天墟之主却是冷笑一声,身上那股至尊气机节节攀升,旋即浩荡而起,充斥着整座皇极凌霄殿,缓缓地道:“斗战圣王,本帝倒是想知道你哪里来的信心,胆敢说能够抹杀得了本帝。”

    “是与非,试过便知道了。”

    叶晨也开口,天帝残影彻底融入他的体内,这一刻,他仿佛产生了不可思议的蜕变,隐隐间似是变成了另外一人,犹如化作了传说中的天帝年轻时期,盖世无双,意气风发。

    此时此刻,天帝残影进入叶晨之身,主宰着他的肉身。

    “天帝之力么?斗战圣王,身为永恒准君王,也是传说中的十劫大圆满至尊天骄神王,跟昔日天帝一样。如此一来,倒也能够承载着天帝之力。”

    “好,很好,本帝很想知道,至尊时期的天帝是如何地厉害。”

    “本帝说到底昔年也是一代巨头,至尊时期也是丝毫不差,盖压诸天至尊,方才登临巨头,今日便与你一战,也算是了结当年未能一战天帝的遗憾。彼此见一见分晓吧。”

    天墟之主哈哈大笑,战意凛然。

    隐隐约约间,彼此眸子间的魔意更是炽盛,直要燃烧苍穹。

    “不用担心,很快你就看到,而且你会对自己失望的。”叶晨淡淡道,或者更准确是天帝开口。

    嗡——

    天道太阳微微一颤,旋即一道本源之光透过皇极凌霄殿,在叶晨指掌间缓缓地凝化为一把三尺三的帝剑,铭刻着古老之极的特殊纹路。

    若隐若现间,似是染有着诸天鲜血,又像是斩灭过天道。

    天帝战剑——天罚古剑!

    当然,这不是真正的天罚古剑,乃天帝残影借天道太阳本源凝化而出,但天帝亲自出手凝化,岂是简单平常。

    面对着这天罚古剑,天墟之主神色渐渐沉下去了,第一次出现如此阴沉的忌惮之色。

    他自然知道关于天罚古剑的传说,传闻昔日天帝曾以此剑惩罚诸天,一剑斩断万古,镇杀过多少帝与皇或无上仙,可谓是终极兵器。

    据闻,曾有好几位万古巨头也喋血此剑之下。

    叶晨犹如天帝年轻时期,英姿伟岸,混沌古气消失,取而代之则是磅礴的帝光。

    “斩!”

    轻喝一声,挥动天罚古剑,斩出一道剑芒。

    剑芒不长,不过三尺三,犹如古剑。

    一切都显得如此平凡,仿佛只是凡俗后天武者斩出的一道剑芒,平凡无奇。

    但天墟之主神色大变,充斥着浓浓的惊恐:“不可能!”

    他赫然感受到此剑芒的特殊,可横断时空,穿越万道,一切都不阻挡,也蕴含着前所未有的大恐怖之力,纵然是这具至尊身也犹如要炸开一般。

    天墟之主直接绽放属于至尊的无上气机,并且大吼一声,诸天异象莫不是在眼前浮现而出,淹没一切,遮盖万古,打出了真正的至尊一击,从声势上而言远胜叶晨那一剑不知道多少倍。

    但如此至尊一击,却被天罚古剑一击,轻易地斩开两半。

    重重遮天异象,可破灭万古的无量一击,是显得这般地脆弱,被摧枯立朽地劈开。

    哗啦——

    这一剑,终究是落在天墟之主身上,帝光化成的铠甲被噗呲一声,轻易斩开了,也有至尊帝则闪烁。

    血光迸溅,天墟之主被腰斩,一分为二。

    但很快,天墟之主上半身与下半身重合在一起,只是不断地咳血,显然遭创严重。

    世人惊悚。

    堪舆无上至尊的天墟之主,在叶晨面前竟弱小如此。

    但有心人却发现,叶晨身上的帝光黯淡了不少。

    显然,斩出方才那一击,也非是没有任何代价。

    天墟之主咳血不止,却有着发自内心深处的敬佩,叹道:“天帝,本帝不得不承认,你的确很强,强到如此匪夷所思的境地上,真的能够与始代、宇宙大帝相提并论,本帝远不如你。”

    那是神乱帝祖的残存意志在开口,感叹于天帝的惊艳绝代,也慨叹于这一类人的可怕,堪称是巨头中的巨头。

    他自感远不如天帝。

    真正的强者交手间,往往能在数招间见分晓。

    叶晨,准确点来说是天帝,轻声道:“神乱,你既已殒落,何必苟延下去,还不如尘归尘,土归土!”

    “是啊,我已殒落了。”

    闻言之下,神乱帝祖也有所伤感,眸光略显迷离,仿佛正在追忆着什么。

    但很快,迷离而略显黯淡的目光重新点亮起来,并且比起以往更为炽盛上无数倍,带着一股冲破天地桎梏的大意志,整个人的威势竟也在这一界节节攀升而起,沉声道:“天帝,你为了盘古宇宙能够牺牲一切,甚至不惜独身一人阻挡来自于各个纪元时代的无上大凶。但本帝为了我界古宇宙,也能够牺牲所有。”

    “当年,你盘古宇宙诸帝为了镇压本帝以及其他我界古宇宙大帝尸骸,镇封在皇极凌霄殿下,也镇压在天道太阳内。本来,本帝以为只要进入皇极凌霄殿内便能够夺取你遗留下的逆天造化,但既然你残影依存,本帝便不作这份心思了。”

    “但本帝意志残存之际,也非是毫无用处,今日便破开这镇压我界诸帝遗骸的皇极凌霄殿,破开天道太阳,让帝骸污染这万界八境,黑暗腐蚀宇宙根基,让盘古宇宙彻底堕落黑暗化吧,哈哈哈——”

    话声落下,天墟之主身影便唰地一声,突破了时空的阻隔,离开皇极凌霄殿,出现在外界。

    与此同时,其体内气机无穷无尽,属于古之大帝级的无穷力量在涌现,有着属于自己的,也有着属于无尽岁月采集而来的亿万众生信仰之力,正在蓬勃燃烧。

    “亿万载的封印,一个纪元的镇压,也该时候消失了,归来吧,我界古宇宙的诸位道兄!”

    轰隆——

    天墟之主携带着至尊级的伟岸力量,猛然撞击皇极凌霄殿,使得这座古天庭主殿都猛地剧震起来,几要被掀翻一般。

    无上座上,“叶晨”神色不变,不曾有丝毫的变化,只是轻叹,也不知是叶晨还是天帝在开口:“也罢,也该是时候了。”

    “关键之人既然到来了,那么我残影也无需继续长存下去了。”

    “今日,我也贡献残影留下的最后力量吧。”

    天帝模糊了很多倍的残影从叶晨身上走出,转身与后者面对面,虽然影迹模糊,但依旧可看到其脸上温和的笑颜。

    “天帝前辈!”

    叶晨施礼,认真而恭敬,是对于这位盘古宇宙万古第一人的尊敬,也是对于其昔年种种丰功伟绩的敬意。

    “关键的人,斗战圣者一脉的传人,混沌修炼者,永恒之路的行者,更是本源宇宙的掌控者。”

    天帝微微一笑,早就洞悉了叶晨身上的种种奥秘,没有丝毫的贪婪,有的只是一份欣慰。

    “有你在,盘古宇宙就有希望,血染未来也有希望。”

    “不用担心,你的孩子没有事,但他不是我要等的那个人,你才是。”

    “皇极凌霄殿内,有我专门为你所留下的一份机缘,只属于你,也希望你也能够更快地成长起来,时不待人。”

    旋即微微一晃,天帝残影便主动地走出,离开了无上座,离开了皇极凌霄殿,来到了天道太阳上。

    居高临下,俯视着天墟之主的身影,手掌从天而降,轻声道:“消失吧,一切都终将要消散了。”

    那声音,温和而平静,但却蕴含着天下间最伟岸的力量。

    轰——

    只见天墟之主身影剧震,在他的体内,属于神话诸帝的意志猛地颤动起来,犹如一尊又一尊无上古帝浮现,闪耀诸天。

    一枚枚帝道古字浮现,环绕己身,显得这般地璀璨瞩目。

    轰轰轰轰轰轰——

    下一刻,这神话诸帝的意志以及诸般帝道古字,无不是冲天而起,脱离了天墟之主的身体,彻底分离而出,而后一一没入天帝残影的体内。

    天帝残影渐而显得清晰起来。

    “天帝!”

    神乱帝祖主宰的天墟之主瞳孔猛地一缩,感受到体内虚弱了不少,但依旧镇定,因为赖以强大的根本还是无尽岁月以来聚集的信仰之力,容纳于一身,依旧能展现出至尊级的无量威势。

    他道:“天帝,你是阻止不了我的。”

    天帝残影淡淡地道:“神乱,你莫要以为当真掌握了众生的信仰之力,你要明白,此界非是你异族,而是我盘古宇宙,众生亦属于我盘古宇宙的,自然不可能被你异族所掌握。”

    “出来吧,众生之念。”

    伴随着他的一声轻吒,天墟之主身影便猛地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