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3419章 天帝之女(二合一)
    双方看到这一幕,顿时倒吸一口寒气。

    真灵湮灭!

    一剑,极尽升华后的至尊道十世真灵湮灭!

    震动万界八境!

    这就是天帝,就是如此无敌的道十世就这般不堪一击,轻易神灭!

    没有人能够保持镇静。

    至尊大帝何以难击杀,即便只剩下一丝真灵,亦可不朽,甚至有机会穿越无穷岁月复活归来。

    何况是道十世,未曾渡劫但也可媲美大圆满状态下的至尊,更是非万古巨头难以击杀。

    只是,依旧被击杀了。

    然而所有人都明白到,天帝那一剑何其盖世无双,将一位至尊的帝劫悉数压制到剑芒中,所蕴含的力量何其恐怖,便是平常时刻至尊都有一定可能殒落,何况是顷刻间一次性爆发,更是恐怖得过分。

    且剑芒中也包含着天帝其他无上手段。

    如此一剑,方才成功斩杀了道十世!

    不过道十世并没彻底形神俱灭,所被湮灭的只是其至关重要的帝魂真灵,无论是帝体还是帝魂依旧存在。

    由此可见,天帝手段何等震古烁今,一剑粉碎至尊形神,在不湮灭帝魂情况下,剑芒将每一丝帝魂中所蕴含的真灵悉数湮灭。

    如此手段,怕就是万古巨头都要望而兴叹!

    堪舆一方大世界的不灭帝体坠落而下,一股股湮灭诸天万道的至尊帝威浩荡而开,令得两大古宇宙的强者不敢临近。

    大帝真灵湮灭,但帝魂与帝体留下了,仿佛无主,那股无上帝威,不再受到限制,肆意浩荡而开。

    若是就此坠落在太古天境,那所蕴含的威能,足以撞崩半边太古天境,乃至击穿,导致无穷生灵涂炭。

    而继续长存此地,也会源源不断释放无边魔气,污染荒境之地,让一方方位面世界成为魔界。

    天帝自然不允许这一切的发生,残影之身探出手掌虚招。

    无声无息,庞然无匹的至尊帝体迅速缩小,最终只剩下正常人大小,纷纷没入天帝体内,更是没入体内那一轮天道太阳体内。

    这是天帝有意而为之。

    毕竟这是一具至尊大帝的形神,等若是无量神藏,

    甚至可增添万界八境的天道本源。

    天道太阳,吞噬了一尊至尊大帝的形神,顿时光华无边,天威更是强盛了,无时无刻不是释放开磅礴之能,衬托得天帝残影之身越发地强大,毛孔间透出一缕缕耀阳之辉,如似蕴藏无尽太阳。

    天道之威,淹没了整个万界八境。

    “走,快走!”

    异族最强大的诸帝意志集合体还有道十世都被击杀而殒落了,其他人面对着天帝更是毫无还手之力。

    虽然知道没什么可能逃命,但异族诸强还是第一时间冲向边荒之地,试图穷一丝希望活下去。

    只见得天帝亲自出手,指掌间拂击,风淡云轻,无波无澜,荒境内一道又一道身影就此灰飞烟灭,形神瓦解,被天道太阳所吞噬,本源变得更为强大了。

    不过天道太阳越强大,代表了太古天境也终究越发强大,将会反哺给太古天境,也推动着诸天万道的鼎盛。

    就此,一场万古阴谋就此被瓦解了。

    万界八境,无穷生灵山呼天帝之名,顶礼膜拜,尽皆发自内心深处的敬拜。

    若非天帝显化,很有可能万界八境将会遭逢前所未有的大灾难。

    荒境中,天帝影迹更为模糊了。

    “天帝前辈。”大帝转世身紧张。

    天帝微微摇首:“无妨。”

    将只剩下几分形神的五大禁区主宰抓住,没入体内,旋即光芒一盛。

    轰轰轰轰轰——

    五道身影飞出,赫然正是五大禁区主宰。

    只是现在的他们比起早前燃烧形神溶解皇极凌霄殿帝光天幕之时,则已然彻底恢复过来了,气机无比强盛,甚至因为帝族血脉的觉醒,每一人都踏入八重天的绝世君王之境。

    而昆墟主宰以及另一位绝世君王更是处于八重天巅峰,几要达到九重天层次。

    这就是天帝的盖世手段,纵然近乎形神俱灭的五大禁区主宰,顷刻间也彻底恢复过来。

    只能说,天帝在路上走得足够长远,远到他人就连望其项背也无法做到。

    “叩谢天帝陛下!”

    五大禁区主宰,尽皆跪伏半空,叩谢天帝,发自内心深处的拜谢。

    他们不是如叶晨称之为前辈,而是敬称为陛下。

    天帝微微颔首:“昔日你等心智被蒙蔽,故而作出种种大逆不道之事。虽说无知者无罪,但过错不少,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今日我便命你等寻找遗落世间残存族人,重建帝族荣光,且永生永世辅助天境主宰,镇守太古天境,守护万界八境,避免异族再次入侵,造成生灵涂炭,你等可愿意?”

    “我等愿意!”

    五大禁区主宰如何不满意,这已经是天大的赏赐了,否则以昔日之罪,必死无疑。

    各大万古传承以及世人都原谅了,毕竟都知道这些禁区主宰昔日都被天墟之主以无上帝君之力蒙蔽了心智,乃至沐浴同族帝血、饮食同族血肉,何等无奈而凄惨,同样也付出了巨大代价,没有不原谅的。

    “好,你等退下吧。”

    天帝开口,五大禁区主宰依言退下。

    其中,荒虚回到了荒古殿堂,来到荒帝族剩余族人身边,让他们很是激动。

    一位祖先回归,等若荒帝族几可直接回归昔日无上荣光之境。

    而后,天帝看向了天墟之地,看到了昏迷的十大天墟君王,打出一道道光束,笼罩住他们,让他们苏醒过来,也察觉到此前的一种种,愧疚道:“陛下,我等有罪。”

    “你们也不过如禁区主宰那般被异族诸帝意志蒙蔽心智罢了。”

    天帝道,的确,否则以天墟这等古天庭一脉的太古君王,谨遵天帝意志,岂会投靠异族,不过是天墟之主在无尽岁月中施加下的手段蒙蔽了心知导致罢了。

    毕竟天墟之主体内可是有着异族诸帝的意志,更有神乱帝祖这位玩巨头的意志,手段之可怕,可非是一般的太古君王能够预防得了的。

    何况天墟之主更是无声无息地进行渗透蒙蔽,这般手段更让天墟的太古君王措手不及,避无可避。

    而今,在天帝的出手下,终于被解除了蒙蔽。

    当解决了万界八境一切的祸患后,天帝身影一震,以残存人世间的最后力量,将镇压在天道太阳内、皇极凌霄殿下的异族诸帝尸骸彻底焚烧,同样化作了更为强大的力量,源源不断地没入天道太阳内。

    天道太阳从天帝体内飞出,旋即照耀出比起以往更为强盛许多倍的光芒,引动着万界八境的诸天万道清晰了许多倍,让万界八境修炼环境远胜昔日。

    当然,这也是天帝的手段,否则是以天道太阳的力量,想要彻底炼化被镇压的异族诸帝尸骸,也需要不知道多少万年,甚至有可能会被再度污染。

    但在天帝残影出现后,一切都解决了。

    天道太阳,圆满无暇,拥有着十重天,其实也是诸帝的后手,因为这就是补全盘古宇宙残缺的天道的新的第十天。

    天帝残影模糊了许多倍,近乎看不清楚乃是人影,这是天帝力量在盘古宇宙的最终残留。

    他重新回到了皇极凌霄殿内,与叶晨身影面对,道:“你的孩子乃混沌真龙,天赋超绝,比起帝子帝女、仙道子嗣都要更好。昔年初代混沌真龙的始祖龙也曾留下一份传承,我送他前往那处始祖龙传承之地,他会获得始祖龙最大造化,他日归来,也可辅助你。”

    闻言,叶晨松了一口气,同样也为叶君临的运气而感到喜悦。

    始祖龙乃初代混沌真龙,若留下传承,必然是珍贵无比,会让叶君临的潜能彻底激发。

    他有种预感,他日叶君临归来,必然会成为一代盖世强者。

    “至于你,我留给你这个关键之人的礼物,便在皇极凌霄殿的无上座上,那是属于太古天境的本源掌控权,更是主宰之位。”

    “天帝前辈,这万万不可。”

    叶晨惊呼,这份造化太过于惊人了,太古天境的本源掌控权,等若是掌握了天道太阳。

    本来的天道太阳就等若是至尊,一旦掌握,丝毫不下于真正的至尊。

    何况是现在的天道太阳之强盛,炼化了异族诸帝包括神乱帝祖这位万古巨头之尸骸,力量更是强盛得过分,怕是超越寻常至尊了。

    而太古天境的主宰之位,跟昔日的天境主宰不同,他们不过是天墟之主的傀儡,而天帝任命的天境主宰当乃是真正的天境主宰,彻底主宰太古天境的沉浮,因为把控着天道太阳这份天境本源。

    甚至也能够得到一代代天境主宰积聚的无穷信仰之力。

    况且不久前天帝才让五大禁区主宰辅助天境主宰,显然也是为了眼前这目的,等若免费获得五位绝世君王的辅助。

    不得不承认,天帝留给叶晨的这份造化太大了,远胜往昔,难以承受。

    叶晨承认自己也不敢无视,但太重了,不敢轻易接受。

    天帝轻笑:“到了这一刻,你还要拒绝吗?你可是盘古宇宙关键之人,甚至是对抗异族宇宙,乃至逆转血染未来关键之人,乃专门为你所留。”

    “一旦你成为天境主宰,太古天境当乃你天国或者混沌天府的管辖之地,将来你将会拥有更多的力量抗衡血染未来了。”

    不得不说,这番话说到了叶晨的心坎最深处。

    血染未来的可怕,他岂会不知道,但也要承认,他需要变得更为强大,而天帝所遗留的这份造化刚刚好。

    洞悉一切的天帝继续道:“而且你掌握着真正的本源宇宙,也可走上宇宙大帝的道路,太古天境曾是太古神界的部分残界,也蕴含着部分盘古宇宙的本源,对于你的本源宇宙扩张有着无穷妙处。”

    沉吟片刻后,叶晨轻叹一声,任而重之地开口:“天帝前辈如此开口,晚辈岂敢不从,他日若天帝前辈有所必要,晚辈定必奉还太古天境。”

    天帝哈哈一笑,倒也没有拒绝,这是一份信任,也对于叶晨潜能的相信。

    “他日有缘,希望能够并肩作战。”

    话声徐徐落下,天帝话语已尽,对叶晨的期望也很大,希望有朝一日再相见,可并肩作战。

    “好了,能够长存人世间如此之长时间,也算是我之荣幸。”

    天帝笑了笑,模糊的身影终究是无法长存下去,逐渐地变得更为模糊,而后一点一滴地消散开去,化作一片璀璨的光雨,超脱了时空的阻隔,离开了皇极凌霄殿,离开了此地,来到一个绝美的少女面前。

    那少女双八年华,生得绝美倾世,万古难寻几人可相提并论,此刻却眸泛泪水。

    她,正是若曦!

    光雨绚烂,若隐若现一道伟岸的身影,其音带着独特的温和,也有着愧疚,依旧一抹难见的柔情:“孩子,苦了你多年,是父亲的错。”

    “父亲!”

    若曦啼哭,身份展现,乃天帝之女,万古最尊贵之人。

    当年,在帝族叶家之时,叶苍穹便称呼若曦为师姑,因为其父天心剑帝乃天帝之徒。

    嗡——

    体内,天帝血脉彻底复苏,强盛到极致,让若曦的气机节节攀升,瞬息间就超越了以往,达到一种世人难以望尘的高度上。

    帝子帝女、仙道子嗣,因为其体内至尊血脉,便先天强大,乃大圆满至尊天骄。

    万古巨头子嗣,血脉之强,哪怕君王层次依旧能够推动着强大。

    天帝,万古最强几人之列,其血脉之强,堪称古今最强,超越一切至尊血脉。

    若曦的提升,几乎在顷刻间就达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度上。

    那等血脉之力,怕是古今难寻几人可相提并论,除非是始代、宇宙大帝的子嗣,方可比肩。

    但若曦不在乎,她更在乎的是天帝这位父亲。

    自幼就流落下界,与叶晨成为无血缘的兄妹,相依为命。

    而今知晓父亲就是天帝,虽然心中也有所怨恨为何要将自己抛弃,但却也明白,父亲为天帝,盘古宇宙第一人,独身面对着各个纪元时代的无上大凶,有着大危机,怕是被迫而无奈之。

    而今得见,心间的点点怨恨之意早就消散成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