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3420章 天帝造化
    “孩子,对不起。”

    沉默良久,天帝只能无奈一叹。

    纵为万古最强者,可斩断万古,可横压诸天,可镇杀至尊,但面对着女儿之时,唯有的只是满腔的愧疚与温情。

    若曦泪眼朦胧,轻摇螓首:“不,女儿不怪你,哥哥说过,父亲你既然如此做,必然有大无奈。而今女儿也明白,父亲你独身一人面对各个纪元的无上大凶,定然凶险至极,你当年如此所为,也是无奈所致。”

    天帝笑了笑,但身影极为朦胧,什么也看不清楚,但那轻笑声却徐徐传出来。

    “那小子……”

    他倒是给那斗战圣者一脉的小家伙欠下了一份人情。

    旋即眸光落在若曦怀中睁着乌黑大眼、纯真无暇的白色小兽伊伊身上,纵然面对自己这位天帝也不曾敬畏,如同孩童般,露出一抹诧异之色:“逆天种族的一员,也来到盘古宇宙,的确是缘分啊。”

    “有朝一日,那条古路或许真的能贯穿。”

    “要是能够得到那一逆天种族的力量,或许血染未来也无需那般简单。”

    言语间,似乎对于伊伊背后的逆天种族相当推崇。

    若曦睁着明眸,对于伊伊的来历也甚是好奇,甚至一定程度上了解到,昔年神话大破灭,有伊伊背后的逆天种族参与,帮助了盘古宇宙。

    只是未待若曦有所询问,很快,天帝便带着愧疚:“孩子,我的孩子,对不起,父亲所剩时间无几,无法与你长久一叙。”

    “不,父亲,女儿不怪你。”若曦泪中带着点点笑颜,很是动人。

    有着遗憾,有着可惜,但也明白,父亲本尊不在此地。

    “相信父亲,无需多久,父亲便会回归,亲自迎接你了。”

    话声落下,天帝光雨彻底消散,不复存在,唯有那声音回荡天地间。

    若曦又哭又笑,但带着喜悦。

    她相信,父亲不会食言的。

    皇极凌霄殿内,天帝化成光雨后,早前飞出的永恒之冠、混沌雷源、混沌水源也徐徐坠落下来,回归叶晨体内。

    坐于无上座上,叶晨默然,自是也见到了那一切。

    若曦,的确是天帝之女。

    这一点,早就有所怀疑,而今得到证实,也不曾意外。

    却也不得不惊叹于世事的光怪陆离,昔日小神界的小小山中之地,岂会知晓,捡到了一个妹妹,自幼相依为命多年,万万没想到其真正身份竟是盘古宇宙第一人天帝之女。

    不由得微微一笑,但不管如何去说,若曦认亲,总算是一件好事。

    叶晨欣慰,也为若曦感到喜悦。

    虽说那么多年来,若曦一直与他兄妹相称,终究不是真正的血亲,也默默看到自己这一世有血亲认可,心间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

    虽说也被叶晨父母认为女儿,但归根到底还是略微有些区别,有些时候叶晨也能够感受到若曦的略微失落。

    他不知道如何安慰,也无法安慰,而今见得小妹终于认亲,自然开心。

    且清晰地感受到若曦体内的气机呈现一种爆炸式的暴涨,在相认天帝之时,短短时间内,竟便是直接达到了八重天绝世君王层次,即便如他这般心境,也不甘有所愕然以及深深的无奈苦笑。

    须知叶晨一生虽只是修道千载岁月,说长不长,但说短也不短,更是一路走来历经大大小小堪称无数的劫难,最终方才走到而今这一步,本尊可比肩九重天君王,称得上是真正的绝世强者。

    一路艰辛不足为外人道也。

    但也总算是成就显赫辉煌,放眼盘古宇宙,放眼混沌海,又有几个同龄人可在这一年岁达到如此境地上?

    没有!

    也或许只有古往今来最为杰出的那几个人,可在如此年岁比肩叶晨。

    然而小妹若曦,只是觉醒体内的天帝血脉罢了,便一下子跨越好几重天,从君王初阶直接达到八重天绝世君王层次。

    要知道,这不是半神境,也不是化神、圣藏等低境界,而是太古君王境,素有一重一天地。

    一般而言,太古君王想要提升一重天不知道需要耗费多长时间,就算是昔日太初帝君、无相君王等不世出的绝世天骄在君王时期,也不知道耗费了多长岁月才登临更上一重天。

    现在,若曦只是短短半个时辰不到,就爆炸式跨越,不得不说,这般提升速度,足以震撼混沌海,乃至打破古往今来的晋升记录也丝毫不为过。

    要是这样也就罢了,毕竟一般如此激进的提升速度,往往也代表着道基不稳,需要漫长岁月地修炼扎实下来。

    只是叶晨观若曦气机,竟是相当扎实,犹如花费无尽岁月一步一步苦修所致,不得不感叹投胎的重要性。

    有些人,的确一出生就注定站在无数人所要追求的终点处。

    而若曦,真正的起点更是无数人可望不可即的高处上。

    只是在天帝的主宰下真正觉醒天帝血脉,便一下子达到如斯境地,说明证道至尊当真可期了。

    与此同时,也惊叹于天帝血脉的逆天,因为叶晨分明感受到若曦体内的天帝血脉还在持续地觉醒中,显然达到八重天绝世君王还不是极致,还有持续提升的空间,只不过目前缓慢下来罢了。

    那股天帝血脉之强大,即便强大如他这般地步,也感受如似一尊古帝沉睡其中。

    或许有最后一日,全面彻底觉醒的刹那,证道至尊也怕是并非不可能吧。

    莫名地,脑海中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不由得吓了一跳。

    因为这样的念头太过于吓人了。

    只是想到了是天帝,混沌海万古最强几人之列,传闻更是镇杀过万古巨头,作为他的子嗣,继承了最强大天帝血脉的若曦,达到这一步也并非不可能。

    毕竟他可没听说天帝还有其他子嗣,继承了古今最强大血脉之力,潜能堪称无穷无限,证道至尊几乎是必然的。

    当然,对此,叶晨倒也不说如何羡慕,更多的是为若曦感到高兴。

    同样的是,这也不是他需要走的道路。

    若曦的天帝血脉的确很强大,但他自身的混沌圣体血脉也自问不下于世间任何血脉,且更具备着无限的可能性。

    他相信有朝一日,自己终会达到比肩天帝、始代、宇宙大帝的高度上,甚至有可能的情况下,问鼎只属于传说中的永恒境也非是不可能。

    默默地收回眸光,坐于无上座上,默默地感受着天帝留下的造化。

    就在天帝消失的刹那,皇极凌霄殿这座古天庭主殿也失去了掌控权。

    叶晨尝试去炼化,发现一切都自然而然,毫无阻力。

    而且他将自己的一份本源印记打入天道太阳内,同样轻松自然。

    无声无息,他感应到自己与天道太阳的相连,也感受到天道太阳的伟岸力量,可随时随刻调动整个太古天境的无穷力量,乃至牵动着整个万界八境之力。

    “这就是天道太阳的力量吗?真不愧是太古天境的本源所在!”

    叶晨微微沉吟,眸光炽盛刺目。

    那等之力,举手投足间,伟岸无边。

    乃至于让他感觉到,无需大帝转世身,也无需复苏两大至尊帝兵,当可横击真正至尊。

    甚至乎,叶晨有感觉,如此力量,怕是比起一般至尊都要更为强大得多。

    因为早前初初融合十轮大道天日的天道太阳便比肩至尊,而今吞噬了如此之多异族帝骸乃至道十世、异族众多君王的情况下,更为强盛得多了。

    只是让他有些不明白,为何天帝要让他掌握如此无匹力量。

    因为掌握了如此无穷力量后,直接可对决大帝古皇,根本不想继续修炼,有碍于他的修道之路。

    他觉得天帝背后必然有他深意所在。

    很快,叶晨恍然大悟,明晓了天帝的意思。

    很有可能,天帝是借助太古天境的无穷力量进行磨砺他的心境,让他道心更为坚定。

    毕竟掌握了如此无敌力量,就连修炼都有些浮躁而不愿意,只要真正沉淀下来,道心将会更加坚定。

    “不愧是天帝,此用意不简单,不过我依旧坚信己身无敌,己身方是永恒!”

    叶晨坚定道,眼中神采巍然不动!

    当然,虽然他不需要借助外物,但天道太阳身为太古天境的本源所在,乃至昔日太古神界的一部分残界所形成,可是蕴含着昔日太古神界的本源,也涉及到少部分盘古宇宙的本源,对他而言,有着莫大的妙处,能够很好地辅助本源宇宙更进一步地扩张与提升。

    与此同时,天墟之主无穷岁月采集而来的信仰之力,也一一冲天而起。

    那信仰之力数量之多,堪称无穷无尽,比起星空都更为渊翰。

    可以说,不久前天墟之主所动用的信仰之力不过是其中一半不到而已。

    当见得所有信仰之力被悉数抽取过来后,那如渊似海般的无边无际,叶晨这等见多识广之辈也禁不住倒吸一口寒气。

    “古往今来至今,也算是大半个纪元时代了,不曾想到采集了如此之多的信仰之力。”

    叶晨慨叹,眸光发亮,但也只有太古天境这等特殊超级大界,修道之风极为强盛,甚至整体力量比起千年前诸天万域还要强大得多,也才能够聚集得多如此可怕的信仰之力。

    同样,这也算是天帝留给他这个关键之人的馈赠。

    信仰之力整体力量堪比古之大帝,乃至更为强大不少。

    如果叶晨愿意的话,借助这无穷无尽的信仰之力,当可在短时间内直接攀升到至尊境。

    毕竟,信仰之力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也算是一种力量,可助人提升。

    但他不会去做,也不会有这个念头。

    信仰之力,终究是外来之力,不是自己所修炼出,虽然历史上也非是没有过信仰之力证道成帝的,但不是他所想要走上的道路。

    当然,如此无量信仰之力,利用得好,却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他忽然想起了终极古路上,九颜帝族古星的玺国太子燕无双,他的亲传弟子,就是要走上信仰之力证道成帝道路之人。

    一别数百年,不知这个弟子而今如何了,是否已经成为九颜帝族古星的主宰者。

    他在想,燕无双这个弟子比起他更适合修炼信仰之力,这些信仰之力也足以让他证道成帝了吧。

    “今日,我当为天境主宰!”

    叶晨坐于无上座上,其音震动整个太古天境,乃至传荡万界八境。

    轰隆——

    亿万瑞彩绽放,闪耀诸天万界。

    轰轰轰轰轰轰——

    太古天境之地,但凡属于天墟之主的主宰神像纷纷崩碎,取而代之则是无形的力量凝聚而成的一尊尊叶晨神像。

    他成为了新一代天境主宰,也是真正的天境主宰,超越历代天境主宰,获得了整个太古天境的掌控权,一切力量俱是被他所掌握。

    “拜见天境主宰!”

    太古天境,六大神话帝族、百国万教,乃至从其他七境而来的各方强者,无不是纷纷跪伏行拜大礼。

    天国主宰,天境主宰,一字之差,却是巨大区别。

    如果说天国主宰只是荒境霸主势力之一的天国的主宰者。

    那么天境主宰,就是整个太古天境绝对的主宰。

    万人之上!

    至高无上!

    五大禁区主宰,昔日的五代天境主宰,微微一叹,神色很是复杂,却也明白到,相比起叶晨这位真正的天境主宰,昔日的他们不过是天墟之主幕前的傀儡身,从不算是主宰。

    且就此以后,他们将要彻底臣服,辅助这位天境主宰。

    太古天境,亿亿万生灵山呼!

    瞬息间,信仰之力激增,整个太古天境亿亿万缕信仰之力从各个方位飞出,没入信仰之力汪洋中。

    百国万教,俱是臣服!

    如此,方为主宰!

    笑了笑,旋即叶晨感应着皇极凌霄殿内的一切。

    天帝,曾留下造化于他,自然不能无视。

    而且这是特意留给他这个关键之人,尤为重要。

    “出来吧。”

    叶晨轻喝一声,无上座上,一道曦光出现,带着丝丝缕缕本源之力。

    天帝造化!

    叶晨进行炼化,自然而然功成,彻底炼化后,便是以他目前的心境,依旧忍不住哈哈大笑,很是喜悦。

    这份本源,与太古天境的本源不相同,乃是一份宇宙本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