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永恒圣帝 > 第3426章 你是谁?(第四更)
    “咦,非用神力,不过是随意挥剑,却蕴含着道之威,扭曲虚空,看来此女对于道的感悟颇深,这等天赋也算是不凡了。”

    叶晨略微诧异。

    以道之威扭曲虚空,天下之大,有着无数人可做到,但重点的是此女的年纪。

    虽然修道能使人常驻青春,但可看得出来此女绝对很年轻,修道岁月怕是不超过百年,却能够挥剑蕴含道之威,更是扭曲太古天境这等超级大界稳固的虚空,绝对不简单,天赋放眼在世间也称得上不弱了。

    此刻的紫衣女子,正是沉浸心神,挥舞着秋水神剑,一剑一剑地挥出,似是正在演绎着心中剑法,每一剑的挥出,带动着虚空的颤鸣,若隐若现有大道气机在腾绕。

    到了后来,剑法的挥舞越发越快,逐渐地化作了一股风暴般,方圆千丈内,尽是剑芒笼罩之处,空间彻底扭曲。

    其余人等则是早就远远退开了,避免受到剑意伤害。

    可以预见,这只是对于剑法的演绎,不曾灌注丝毫神力的加持,否则威势陡增无数倍。

    “紫琼师姐太厉害了,以剑驾驭道之威,竟达到如斯境地上。”

    “的确,这还是简单的道之威,若是配合上自身的力量,将会强大许多倍。”

    “如此剑道,可谓是超凡入圣,怕是了直逼天王层次吧。”

    “紫琼师姐不愧身为我枯州学院数一数二的强者,这般实力,非但能够问及前十之列,甚至有资格冲击前五了吧。”

    “废话,紫琼师姐问鼎前十是必然的,早就在五年前可就是圣藏巅峰了,只要跨出那一步,当可进入轮回,冲击天王了。”

    “可惜了,紫琼师姐生得绝美,又是修为高超,不知有几个人可有资格成为她的道侣呢?”

    “也就只有学院前五的那几个人,尤其是张师兄,必然是最有资格,而且听闻紫琼师姐似是最为喜欢张师兄。”

    “张师兄?的确有这个资格,不过张师兄早就不是我们所能够企及的人物了,他走得太远了,超越了枯州学院有史以来的所有天骄,可是能够跟荒帝族那位绝世天骄并列为荒之古国双子星的风云人物。”

    ……

    演武场地上,不少枯州学院子弟正在议论纷纷,言语间无不是对于高台上紫琼师姐的惊叹。

    然而当提及道另外一人的张师兄,有的就不是惊叹,而是深深的仰望。

    那是枯州学院年轻一代第一人,更是古今最强学员,成就无比非凡,也是带领着整个枯州学院更进一步,成为而今荒之古国数一数二修炼学院的超级风云人物。

    正当台下众人议论纷纷间,台上那名为紫琼的女子已是醒来,睁开美眸,一声娇喝,玉手一挥,秋水神剑收入剑鞘内,漫天的剑芒顿时纷纷消散,高贵的婀娜身影重新出现。

    见得女子剑法演绎完毕,台下顿时响起阵阵的叫好声,不少声音都是满嘴的拍马屁,显然而见是为了讨好这位紫琼师姐。

    对此,紫琼脸不改色,显然早就习惯于这等附和,却也没有丝毫的得色。

    她的目标可不是得到这些人的拍马屁,而是变得更强大,甚至希冀有朝一日能够追上那个人,并肩而立,闯荡偌大天下,勇攀大道巅峰。

    “可惜了……”

    这时,叶晨扫了一眼紫琼收回的秋水神剑,不由得微微摇头,轻声一句,透出些许可惜之意。

    刹那间,整个演武场地安静下去,落针可闻。

    叶晨感觉到所有人都唰地一声将目光投落在自己身上,万众瞩目。

    遥感到众多目光的落下,尤其是台上那双清冷目光的凝视,叶晨倒也丝毫不曾觉得有多少尴尬,笑了笑,道:“你的剑法虽算得上颇为精妙,但对于道的掌控还是不太熟练,要是继续以此演绎长一些时间,剑法便会更高,更显圆满自然,威能更强。”

    眼见叶晨毫不客气就以一种教导的语气对紫琼师姐说话,众人无不是愕然,也带着愤怒。

    要知道紫琼可是整个枯州学院内排名足以位列前十的超级强者,如此排名,以目前枯州学院的地位,即便放眼在荒之古国内的年轻一辈中都称得上是数一数二。

    可以说,紫琼对于道的感悟,便是一些轮回境实力的强者都不敢言如此指导,唯有天王,方有资格进行指导。

    这个看上去颇为年轻而陌生的青年,却如此开口指导,显然让人感觉有种狂妄姿态。

    紫琼微微一怔,虽感觉叶晨这番话似是很有几分道理,道破自己的缺陷,但若是一些老牌超级强者开口也就罢了,能够去虚心接受。

    眼前这个看上去分明与自己一般年轻的青年男子这般开口,本身又是枯州学院盛名的超级天才,因此隐隐间有种特别的芥蒂与排斥,故而绝丽的脸蛋下,神色也略微不太好看,道:“你是谁?”

    感觉对方的死死敌意,叶晨淡然笑了笑:“无名之辈罢了。当然,你要是觉得我说得不对,可以权当耳边风,不用摆上心。”

    闻言,紫琼怔然,俏丽的脸蛋儿神色略微有些不太好看。

    以其各方面,在枯州学院可是无数学员心目中女神一般的存在,为之仰慕,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一直以来,无论是谁对其都是好言好语,唯恐惹得她脸色不好看。

    就算是学院内担当重要职责的长老们,对她而言亦如宝贝疙瘩般,不曾有所冷淡分毫。

    但眼前这俊美的神秘青年,却仿佛完全无视自己绝美的容颜、气质与非凡的修为,像是看着一个普通人般,不由地,心间竟有种莫名地压抑感。

    紫琼银牙咬了咬红唇,一剪秋水的明眸抬视看去,道:“此乃内院,非一般学员能够踏入此地。何况内院诸多学员,我只要见过一面,便基本上不会忘却,却对你毫无印象,你到底是谁?”

    这时,演武广场上的其他人也纷纷看向叶晨,显然也觉得他甚是面生,记忆中没有多少印象。

    但总有种似曾相识之感。

    叶晨笑了笑,却不准备回答,这次前来,不过是偶然进入枯州学院罢了,他另有重要之事,倒也不怕追问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