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天行 > 第六百三十九章 柴火鸡
“坑爹啊!!”

夜幕降临,旅社里的灯突然都熄灭了,检验之后,是停电了,林澈顿时发出了一声哀嚎,紧握着拳头,双眼迸发怒火:“MD,我要给男神这小子打电话,坑爹的,我要扣他公会贡献!”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别啊,停电也不是他能左右的,让他送点照明的东西过来,小子最紧要的事情是解决吃的,总不能真的一群跑到这种深山里来吃泡面吧?”

“对呀,好歹要吃肉啊!”王劲海支持我的说法。

苏希然撅着小嘴:“我饿了……”

唐韵幽幽看着我:“我也饿了……”

我很绝望:“那我能怎么办……”

苏希然眨了眨眼睛,道:“刚才我去前面的那座房子里看过了,柴米油盐确实都有,不过没什么材料,嗯……刚才路过前面的村子里,我看到有人家在养鸡,要么……丁队你们去买两只鸡回来,然后再买点大蒜、莴笋、小米椒、姜、玉米面或者白面也行,我试试做一顿柴火鸡给大家尝尝?”

“柴火鸡?”

我和林澈相视一笑,眼睛都发光了:“好啊好啊!”

“好了。”

我在黑暗中看着大家,说:“伟哥、大海留下,看着三个妹子,我和小澈去山下人家买吃的,来回估计要一个小时,你们坚持住,别饿坏了。”

唐韵甜甜一笑:“路上黑,你们注意安全。”

“嗯,放心吧!”

……

上路,用手机的手电筒照明,好在一路过来的时候用充电宝充电了,两个人脚步如飞的走在崎岖的山道上,走着走着进入了密林深处,两侧传来了也不知道是野猫叫还是什么野兽的叫声,呜呜的哀嚎,林澈顿时一个激灵,道:“什么叫声?”

用手机照一照,但照不远,远不如真正的手电筒。

“会不会有狼啊?”

他有些不安:“妈的,我突然想起了鲁迅先生的祥林嫂里的句子了,那时候咱们还背过那一段你记得不?祥林嫂说,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下雪的时候野兽在山坳里没有食吃,会到村里来,我也不知道春天也会有,一大早就开了门,让阿毛去门口剥豆,我叫阿毛,他没有应,出去看到豆撒了一地,怕是被狼叼了去了……宸哥,你说咱俩会不会跟祥林嫂的儿子一样被狼叼了去啊?”

我不禁哆嗦了一下,彷如打了个尿颤:“我去……你可闭嘴吧你,咱俩年轻力壮的好歹还能反抗一下,不会跟阿毛一样的,如果真被狼叼走了,那也没办法,下辈子再做兄弟吧。”

“四处月光光,会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四顾黑暗荒野,我皱了皱眉,又说:“算了,小澈你唱首歌来听听,调节一下气氛。”

“行。”林澈开嗓子唱歌了:“她的眼光,她的眼光,好似好似星星发光,睇见睇见睇见,心发慌,她的眼光,她的眼光……”

“你给我滚~~~~”

“哈哈哈~~”

幸好,这时沿途有几个骑着电动车的人路过,还停下来看看我们,默默小声说:“该不会又是来村里偷鸡的吧?”

我和林澈相视苦笑。

半小时后,来到下方的村子里,其实也就三两户人家而已,这里也停电了,看来是统一停电,就在一户人家的门口站定,我紧了紧衣襟,明明已经初春了,居然还那么冷,林澈也打了个寒战,说:“天气预报说今天这一带有小雪,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那真是太惨了,停电又没吃的,再来一场小雪,明天一早我们几个就修成正果了。”

“敲敲门。”

“好。”

敲了下门,不久之后,一个中年人大叔开了门,讶然看着我们:“小伙子,有事吗?”

“有。”

我指了指上方,说:“大叔,我们是住在上面那个旅社里的旅行的人,那边没什么吃的,所以过来看看,你们家养鸡了吗?我们想买两只鸡。”

“买鸡?”

大叔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我们,忍不住笑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就爱这么瞎玩,这里荒山野岭的有什么好旅游的,进来吧,我家养了不少鸡,这就去挑两只最肥的给你们,不过价格……”

“价格你说,大叔。”

“那行吧,一百块一只。”

“黑啊……”林澈小声嘀咕。

“一百就一百吧。”我继续道:“对了,你们家有姜蒜之类的佐料吗?还有小米椒什么的,对了,莴笋有吗?玉米面有吗?”

“有,都有,这些可以算是送的。”

“好。”

我点点头,这大叔只是黑我们一笔钱,还算是厚道,而且如果两百块钱就能把大家都喂饱的话,也算是值了。

不久之后,大叔捆了两只鸡递到我们手里,然后又送了四根嫩嫩的莴笋和一些姜蒜之类的佐料,最后,试探的问一句:“吃猪肉不,我家还有一头猪可以杀。”

“不……不用了,谢谢了……”

我和林澈落荒而逃,再这么买下去我们两个怕是要在这里破产了。

……

匆匆赶回,当我和林澈出现在旅社前方的时候,唐韵、苏希然迎了出来,都露出了松一口气的表情,苏希然扑哧一笑,对唐韵说:“我就说嘛,丁队和林澈这两个家伙命硬得跟小强一样,肯定会活着回来的,这不回来啦,还带着……两只鸡,哈哈哈~~~”

唐韵轻笑:“嗯嗯,有吃的啦!”

“水烧好了吗?”我问。

“烧好了。”

张伟指了指厨房的那座房子,说:“男神那小子良心发现,给我们送来了一个电瓶带动的大功率灯泡,解决了照明问题。”

“那就好,开始吧,杀鸡。”

我提着两只鸡,说:“小澈,谁来动刀?”

林澈咧嘴:“子曰,君子远庖厨,咱俩都是正人君子,吃可以,但杀不可以,杀生这种事情交给伟哥吧,来伟哥,是你动杀气的时候了!”

张伟接过鸡,悻悻道:“不敢杀就不敢杀呗,非要装逼说什么子曰子不曰的,鄙视!”

大家哈哈大笑。

几分钟后,两只鸡挂了,开水一烫,拔毛,去内脏,这些事情我和林澈帮忙一起干了,而唐韵就站在我一旁观看,饶有兴致的看着每一道工序,搞定之后,把两只鸡剁成小块,确实是非常肥美的鸡,鸡肉堆了整整两大碗,翻炒的时候估计也相当费力了。

苏希然化身美厨娘,执掌大勺,命令张伟去烧火,我和林澈处理好各种佐料,然后下锅了,翻炒了两下之后,直接把勺子递给我,晃了晃手臂,抿嘴轻笑道:“肉太多,有点沉,你来炒吧,我去弄一下玉米面饼的原料。”

“好。”

炒着炒着,外面飘飘扬扬的下起了雪,这天气,热得快,冷得也快,居然来了一场晚雪,而这个厨房也比较尴尬,有四分之一的方向是没有墙壁的,只对着外面,冷风飕飕,好在锅里已经有香味传出来了,大家都在围观,气氛说不出的奇妙,还有一点小小的温馨。

几道工序之后,加水,开始熬煮。

苏希然拍拍手掌,轻笑道:“OK了,小火烧一个小时之后就能出锅了,然后贴上玉米面饼,就真正的大功告成了!”

张伟抬头:“什么是小火?”

“小心添柴加火的意思,别烧着自己了。”林澈解释道。

“哦哦,明白了。”

苏希然绝望的看着我和唐韵:“我突然有点想说脏话……”

我和唐韵哈哈大笑。

……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外面的雪却越来越大了,簌簌作响,地上都快要白了。

徐佳澄捂着手,问:“老大,咱们弄好吃的之后,要回旅社房间里吃吗?还是在这里吃呀?”

“就在这里吧。”

我想了想:“这种天气菜端出来凉得太快了,咱们就着锅吃,一会每次都盛出来少点的鸡肉,大家保证五分钟内吃完,然后再盛下一碗,灶里的火别停,这么一来就能一直吃热乎的了。”

苏希然轻笑:“丁队的办法好,就这样!”

唐韵笑道:“那……是不是该抬一张桌子放在这里,一边赏雪,一边吃好吃的。”

“好提议。”

我一摆手:“林澈,走,我们去把旅社一楼的那张桌子抬过来。”

“大哥,那是人家前台的桌子啊……”

“借用一下,吃完就还回去了。”

“行!”

……

桌子安放完毕,没有那么多凳子,于是大家都别坐了,坐下来也很冷,每人捧着一只碗,一双筷子,坐等出锅,当苏希然掀开锅香气扑鼻而来的时候,只觉得口水都快要掉下来了,咽了咽,告诉自己一定要挺住,要矜持。

贴好玉米面饼,再过几分钟后,开吃!

一碗夹杂着莴笋的柴火鸡放在大家面前,每人两块鸡肉就差不多了,然后一人一块面饼,已经饿得快要不省人事了,这一刻只觉得爽到了天际,吃完一口鸡肉之后整个人都要飘飘欲仙了。

“这也太好吃了吧?!”

林澈满眼的小星星,道:“希然姐,太贤惠了!”

苏希然扑哧一笑:“少拍马屁,对我没用。”

“都多吃点,夜里可就没东西吃了,明天早上还得早点起床找吃的。”我说。

“嗯。”

林澈点点头:“感觉这次来不是出来玩的,而是出来荒野求生的。”

“少来了,就凭我们,没有大叔卖鸡给我们,都得饿死……”

“哈哈哈~~~”

林澈大笑:“感谢希然姐,一波柴火鸡奶活了我们一大群人!”

我点点头:“嗯,希然棒棒的。”

苏希然俏脸一红:“快吃饭,好吃的都堵不住你们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