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天行 > 第六百五十章 宁奇殿下的爱慕
“我艹……”

林澈讶然:“居然是他第一个将魂觉醒了,还有没有天理啊……这种菜鸟,我一个人能打十个的,居然觉醒了……”

煌溪蛮有深意的一笑:“人家一个刺客你怎么打十个,再说了,你也没少被人家阴死过吧?”

林澈老脸一红:“哪儿的话,阴死不算的。”

小唯笑道:“浴火,对火焰伤害减免,看起来有点鸡肋哟~~~”

“也不算鸡肋。”

我笑了笑,说:“至少在现阶段绝对不鸡肋,毕竟大部分远程的技能都是火焰系,灵术师的炎爆、火雨,符箓师的爆裂符、道火灵符,还有弓箭手的螺旋爆裂箭等,如果把这些伤害都减免30%的话,在团战里的效果是相当可观的,甚至会逆转局势。”

“是的。”

临界道:“而且全服仅有的一个超凡名将技,已经足以让火焰鼠的尾巴翘上天了。”

“鼠哥这下不得了了……”张伟笑道。

苏希然撇撇嘴:“丁队在公会宝库里竞拍的将魂,大家加油拿走,尽早觉醒我们北辰的第一个将魂,咱们不能落后了。”

“好嘞!”

我则多看了一眼,果然,剑墨隐者参与对二星女将魂的竞拍了,直接600W价格压过了之前临界的480W,十分大手笔,以至于漱月鸣筝这个小富婆也不得不止步观望了,看这个架势,要有一场血拼了。

公会里,临界在公众频道道:“剑墨,咱们别在竞拍最后一秒乱拼了,这样影响团结,这样吧,我和你,还有漱月鸣筝,咱们三个商量出一个合适的价格来,直接上去秒了算了。”

琴墨MM笑道:“同意,我也有这个想法!”

“嗯,这样吧。”

剑墨沉吟一声:“我志在必得,最高愿意出到900W拿这个将魂,你们呢?”

“归你了。”临界默默无语。

漱月鸣筝有些无奈:“有钱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啊,归你了,我也退出。”

“那就……九百万?”剑墨问:“盟主,可以吗?”

“可以,希然,你用601竞价,让剑墨把竞价顶到900好了。”

“明白。”

几分钟后,剑墨隐者再次竞价,价格定在了恐怖的900W上,这还只是一个二星将魂啊,如果现在出现三星将魂的话,中国区怕是要抢疯了,每一枚三星将魂的最保守价格都是2000W起的,游刃有余的一星将魂就有那么强的效果了,三星将魂的名将技属性之强已经可想而知了。

……

就在这时,一道铃声在空中激荡开来。

“叮!”

系统公告(玩家火焰鼠喊话):恭喜我盟游刃有余同学觉醒东汉末年前将军公孙瓒的将魂,各位小伙伴,霸盟正式对外招募实力玩家,欢迎战斗力2W以上、竞技场排名钻石级以上的小伙伴加入,名将山、精灵宝箱,各种玩法等着你一起加入,我就一句话,有霸盟,无懦夫!

我抬头望着天空,默默发会呆。

火焰鼠居然趁机做了一下广告,这家伙也是一个人才,知道打蛇顺竿,趁着第一个将魂觉醒的热度在给霸盟打了一回广告,说不定他这一条消息还真的能给霸盟招揽几个战斗力两万以上的高端玩家呢。

晚饭后,七点多,伴随着一阵金色光雨降临,终于166级了!

包裹里,一大堆死亡骑士徽章,越多越好,师姐给我的经验值也会越多,继续杀,保持这种练级和功勋增长速度就对了。

不久后,系统公告铃声再次响起——

“叮!”

系统公告:玩家【落**炎】成功寄售了【名将之魂★★】(未觉醒),该物品成功激活公开拍卖活动,拍卖会将于明日下午13:00在白鹿城主拍卖会开启!

二星将魂?!

我怔了怔,居然有人拍卖二星将魂?而且,似乎是一个榜上无名的人,或许是一个散人高手吧,居然能打到二星将魂,不简单啊!

公会里又是一片哗然,今天冲击大家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

一直到晚上12多时,经验值已经刷到了166级27%之多了,返回龙域,今天的修行到此为止,不然希然又要怪我熬夜不爱惜身体了。

“唰~~~”

龙晶石光芒消散,出现在龙域之中,迈步走向了指挥大厅。

“吱呀!”

推开沉重铁门的瞬间,里面出现一列木精灵侍卫,以及俊美无比的木精灵王子宁奇,他正手握一束白色花朵,站在师姐明月池面前。

“怎……怎么了?”我讶然:“我能进来吗?”

“快进来。”

明月池像是看到救星一样,一掠而至,拉着我的手,说:“猎杀死亡骑士军团的事情,你是不是已经办好了?”

“嗯,不会让你失望的。”我点点头,然后又看向了精灵王子,问:“这……这里发生了什么?”

“没……没什么……”

宁奇的神情有些尴尬,手捧着花,道:“难得晴天了几天,丛林里的野花盛开,我见这一束花开得极为灿烂,所以采来献给月池大人,龙域森寒,希望这束花能给月池带来几许春日的芬芳,就……就仅此而已,你不必多想……”

我吁了口气,心知肚明一切,师姐是个绝世大美女,又有一身惊世骇俗的实力,镇守着龙域,宛若高高在上、凛不可侵的女神一般,这样的女人谁会不喜欢,就连把人族女子视作草芥的木精灵王子居然也动了心了,可见师姐有多大的魅力了。

这时,明月池拉着我的手,把我隔在她和木精灵王子之间,美目中带着求救的光芒,一缕声音如蚊蚋般传入我的耳中:“师弟救我,帮师姐解围!”

我深吸一口气,义不容辞啊,这是我的师姐,如果下嫁给宁奇之后,我肯定不能再像现在这样跟她保持着亲密无间的关系了,于是挺起胸膛,上前张手道:“王子,把花给我吧,我是个插花高手,我会帮月池大人把这束花处理好的。”

“啊?这样啊……”宁奇神色有些茫然。

风语则一袭戎甲,挺翘的玉臀坐在披风上,靠在窗台,嘴角泛起玩味的笑容,柔声道:“哼,插花高手,插别的也是高手么?”

我瞪了她一眼:“你要领教吗!”

“好啊,小女子正有空呢!”

“我现在没空,下次再说!”

“哼哼~~~”

我走上前,胡乱的把鲜花插在了花瓶里,然后转身看着宁奇,道:“殿下,月池大人派我前往北域执行龙域秘密任务,如今我带回了十分机密的情报,所以要跟月池大人去她的房间详细禀告,请恕我们失陪了,风语,带殿下转悠一下,一览龙城的美景胜境吧?”

风语何等聪慧,微微一笑:“嗯,殿下,跟我来吧,小女子带你参观盖尔大人铲龙粪的地方,好叫你知道为什么这些花朵会盛放得如此艳丽,那都是因为肥沃的龙粪的功劳啊!”

宁奇嘴角抽搐了一下:“好的,谢谢风语大人了……”

我则转身看向明月池,道:“走吧?”

“嗯!”

她重重的点了点头,跟着我一起上楼,前往她的房间去了。

……

“吱呀~~”

推门而入,然后关门。

明月池舒了口气,如释重负一样的看着我,美眸幽幽,笑道:“师弟,多亏你回来了呢,不然师姐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今天的这种状况了。”

“这个宁奇到底是什么情况?”我问。

“你也看到了……”

她抿了抿红唇,道:“最近宁奇殿下总是找各种理由来见我,还送来了野果、野花之类的东西,这让我相当的难堪。”

“他想追求你……师姐。”我无语道。

“我知道。”她抬起头,一双美目看着我,道:“但我又不能直接拒绝,毕竟上次龙域被进攻,木精灵为我们抵抗炼狱军团出了很大的力气,宁奇殿下更是率领木精灵战骑突袭凯米尔的后方,使得她首尾难顾,否则龙域没有那么容易就坚守下来。”

我沉吟一声:“师姐是担心拒绝宁奇,会影响龙域和木精灵一族之间的盟约?”

“嗯,是这样。”

我没有说话,眉头紧锁。

“怎么啦?”

她轻轻拉着我的手:“师弟……你生气了?”

我抬头看她:“有一点点,我觉得,师姐你没有必要为了龙域和木精灵一族的盟约就妥协,师姐的幸福不应该是龙域未来的筹码,如果你不喜欢宁奇,就不该去有半点妥协。”

明月池一双绝美的眸子深深的看着我,轻轻握着我的手,说:“师姐没有妥协,师姐不喜欢宁奇,只喜欢你……”

“啊?”我猛然一颤,心里一片凌乱。

美女师姐看着我,忽地扑哧一笑:“开玩笑的啦,看把你给吓的,好啦,宁奇的事情师姐知道该怎么斟酌的,放心吧,在月池心里,龙域的存亡重要,月池心里的人,也一样重要,我是绝不会有半点妥协的。”

“那就好。”

“对了师弟,北域死亡骑士军团的事情解决了?”

“嗯,解决了,我带回了许多徽章。”

说着,哗啦啦的把一大堆徽章给倒在了地上,至少有上万之多。

“哇……”

美女师姐一双美眸中满是小星星,蛮有深意的看着我:“师弟,死亡骑士一定跟你有很大仇,否则又怎么会这样把他们赶尽杀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