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天行 > 第六百六十五章 深夜的刷新
“还可以啦……”

明月池俏脸一红,立于飞雪之中,恢复了几分雍容与端庄,道:“师弟,你是否已经完成了骑士之魂的猎杀任务了?”

“是的。”

“很好,来吧!”

她上前一步,单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道:“我以龙域之主的名义,赐予你荣耀!”

“叮!”

系统提示:恭喜你超额完成了任务【消灭骑士之魂】(S级★★),获得奖励本级经验值+70%、金币+5000、声望值+1200、超凡成就+5、幸运值+10、功勋值+4000000!

……

“唰!”

又一道金光雨落,升到173级了,这一天没白忙,以我的属性和战斗力,果然只要静下心来练级就足以吊打顶尖的灵术师、弓箭手了,而且更有龙域的天然便利,许多玩家在白鹿城混迹半个月都未必能混到一个S级任务,我却几乎一两天就能接到一个,这就是混进龙域高层的无尽好处啊!

踌躇满志,如今我的等级、属性,应该已经可以去尝试一下单挑圣阶BOSS了!

看了一眼明月池,顿时有些心疼:“师姐,你都不敢回龙域了么?”

“嗯……”

她轻轻点头:“师弟,有什么好办法能让宁奇殿下知难而退么?”

“有,我吃亏一点。”

说着,我拍拍胸膛,道:“师姐你在宁奇的面前跟我亲密一点,让他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不就可以了么?很简单,他会知难而退的。”

“是么?”

明月池一双美眸幽幽的看着我:“怎么亲密才算呢?”

“这个……要看你自己把握了。”

一瞬间,明月池俏脸通红,道:“我们是师姐弟,若是师父知道我们这样,说不定会踏碎虚空再次降临凡界,教训我们一顿呢~~~”

“那你要不要试试了,不试的话,我回白鹿城啦?”

“别走嘛……”

她一手抓住我,美目中透着淡淡的迷离,说:“那就……试一下?”

“嗯!”

……

下一刻,两人回到了龙域之中,而此时,风语正带着宁奇殿下漫步在龙域的一段内城墙上,周围没什么人,只有他们两个。

“好机会。”

美女师姐带着我飘然落在了城墙上。

“月池大人,您回来啦?!”宁奇惊喜道。

“嗯。”

明月池轻轻颔首:“大火已经扑灭,多亏了丁牧宸的及时通知,否则的话一旦酿成一场大火,恐怕龙域的粮草就保不住了。”

说着,她转身深深的看着我,一双眸子满含深情:“丁牧宸,你为龙域立下了汗马功劳,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奖赏你。”

说着,她凑上前,掂起脚,柔软樱唇轻轻覆盖在我的唇上,就如当初第一次吻醒她时一样,但下一秒,我微微一怔,这显然不太像是第一次时那样,相反,师姐似乎……有些动情,也不知道是演的还是真的,只得伸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肢,往怀里轻轻一带。

“哇……”

风语看呆了。

明月池轻轻离开我,重新恢复了龙语者的端庄与优雅,静静的看着我,俏脸微红。

这一下子,宁奇该知难而退了吧?

谁曾想,宁奇咬着牙,似乎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后退一步,行了一个精灵礼仪,道:“月池大人,宁奇是否也能加入龙域?!”

“……”

美女师姐懵了。

我也懵了。

这完全不按照剧情走嘛!

风语急忙救火,道:“宁奇殿下,木精灵与龙域如今唇齿相依,您更是木精灵的王,请您一定要自重啊,以您的身份怎么能加入龙域呢?再说了,月池大人与丁牧宸……两个人的关系一向就十分亲密,当初月池大人醒来,也是丁牧宸将她吻醒,两人之间的缘分因果远不是我们这些外人所能揣测的,所以,殿下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吧?”

宁奇怔了怔,道:“我知道,本殿下……只是希望月池大人明白我心,其余的种种,就都真的已经不太重要了。”

“嗯,来人,送殿下返回木精灵丛林。”

“是,大人!”

……

宁奇翻身上马,远远走了。

明月池咬着红唇,目光柔和的看着我,道:“哼,一番计策,却还不及风语的几句话呢,师弟,你是不是故意的?”

“哪儿有,我是真心想帮你脱困,只是方式好像不太对罢了。”

风语无奈道:“我还以为你们是要用宁奇为幌子,找机会亲一下呢,原来是我误会了呢……”

“风语……”

明月池瞥了她一眼:“不要胡说哦,否则罚你去跟盖尔大人一起铲龙粪。”

“小女子错了……我去看看预备龙骑士的训练情况了!”

风语转身,几个起落之间溜之大吉。

我也看向明月池:“师姐,我也该回白鹿城了,明天再来看你!”

“嗯,去吧。”

……

回城,下线,该好好休息一下了,高强度练级一整天,精神都快要崩溃了,一群人吃了点东西,各自洗洗睡了。

一沾枕头,就昏沉沉的进入了梦想。

梦境里,许多人走过。

“老大~~~”

徐佳澄穿着一袭制服,手里拖着拉杆箱,就站在工作室的门口,冲我摆摆手,眼里带着淡淡的泪光:“这次,我真的要回了……”

“澄澄,你要去哪?”

我奋力往前走,但双脚却像是灌铅一样,挪不动步子,只能看到她缓缓离开了视野。

“丁队。”

身后,传来苏希然的声音,当我转身时,她手里拿着一张红色请柬,身穿婚纱,哭得梨花带雨:“我……我真的要离开你了,这是我婚礼的请柬,我知道不该告诉你,可是……我……我……丁队你一定要好好的,如果想来参加婚礼,那就来,不想来,我也不会怪你,对不起……”

“希然……”

我呆呆的看着她:“你真要嫁人了?是谁……”

她目光楚楚:“无论是谁,都终究不是你,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丁队,你是否也会为希然感到遗憾,哪怕只有一点点。”

“我……希然你……”

我正要说话,她所站立的画面开始扭曲、模糊起来,紧接着出现在了高铁站里,林澈、张伟就在车里,对着我大喊:“宸哥,我们回家了,你一个人寂寞的时候,就给我们打电话,好兄弟,一辈子,但却不能一辈子都在一起,我们得回家去娶媳妇了~~~”

“小澈,张伟!”

我半步都走不动,只能呆呆的看着他们远去。

“老大,我也该走了。”

王劲海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身后背着他容纳一切的那个黑色背包,苦笑道:“我本来就是天选组多余的人,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外人,但老大你对我们是真心的好,可是……我不能再一直拖累你了,老大,你有你的路要走,不要以为我们而回头……”

说着,他也消失了。

“怎么会这样……”

我茫然的站在一片混沌空间里,铺天盖地的孤独涌了过来。

……

“啊……”

猛然从梦里醒来,整个人直接坐了起来,外面的路灯发出昏暗的光线,湖水波光粼粼,有浪花拍岸的声音,原来,只是一场梦啊!

“刷新了!刷新了!”

楼下,传来了林澈杀猪般的叫声:“名将山半分钟前刷新了,要进名将山的赶紧啊,还有九分钟入口就要关闭了!”

我只穿着衬衫、短裤就出门了:“名将山刷新了?!”

“对!”

林澈在楼下喊道:“要进名将山的赶紧!大海,起床了,你他妈的不是说要单刷名将山,斩获吕布将魂的吗?!还有澄澄,起床了,别在梦里跟老大约会了,赶紧的!”

“真刷新了啊……”

时间紧迫,上线还得准备药水和修理装备呢,这时候,也只有八分钟了。

“吱呀~~~”

一旁的房门打开了,苏希然只穿着一件雪白色睡衣就走了出来,一双美目诧然的看着我:“丁队,你……你是怎么啦?”

“我……我怎么啦?”我讶然。

她走上前,手掌轻轻擦了擦我的脸颊,皱眉道:“湿湿的……你哭啦?”

“不……不会吧?”

我有些尴尬:“没事……只是刚刚做了个噩梦。”

“什么噩梦呀?”

“我梦见……”我抿抿嘴,道:“我梦见你嫁人了,澄澄回台湾了,小澈、伟哥回淮安了,大海也离开工作室了……”

“怎么会……”她幽幽看着我。

我一想到梦境里的场景,禁不住心头一酸,张开手道:“希然,抱一下好吗?”

“哦……”

她轻轻走上前,靠近我怀里,顿时胸前感受到了两软温暖与柔软,弹性十足,我禁不住脸都绿了:“没……没穿内衣……”

苏希然俏脸一红:“根本来不及穿的好吗?!再说了,还不是为了安慰你的噩梦阴影……”

“好了,我要上线了,名将山在等我,使命与责任在召唤!”

“等等!”

她飞速回到房间,然后拿了一大块面包往我嘴里塞:“两分钟内吃完,这一上线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下线了,现在才凌晨五点,不吃点东西对胃不好!”

“嗯!”

我狼吞虎咽吃完,然后喝了一口饮料,上线。

楼下,林澈、王劲海,还有徐佳澄也都出来了,飞奔就位,训练有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