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天行 > 第七百三十四章 围殴希伯丁
视力瞬间消失,爆炸声震得耳朵一阵剧痛,而气血更是刷刷直掉,就算是在明镜止水的状态下也依旧被炸掉了超过50%,距离爆炸中心几乎零距离,以至于伤害也承受得高,而周围,一群深渊铁骑都被炸得灰飞烟灭了。

睁开眼,足足过了三秒钟,视力终于完全恢复,周围满是云烟,就在一缕缕浓烟中,无数深渊铁骑飞扑而来,战矛上激荡着山岳之色,下一刻连续多次力劈华山落下。

该走了!

转身就跑,一边给自己加了个神圣复苏,一边还磕下了一个觉醒药剂,瞬间几乎满血了,火麒麟速度飞快,迅速钻入前方的浓烟中,踏上返程的路。

而就在远方,北辰的玩家中心也炸开了一道鬼火炮,但因为我临走时放了个群星之盾,所以只有数十人被秒杀罢了,大部分都保留着20%-50%的残血,而煌溪则望着远方,一脸震惊:“我的天,献祭了一个盟主,让大家苟住了?”

林澈眯着眼:“NO,盟主没有完全献祭,回来了!”

“唰”一声,我提剑策动火麒麟冲出了浓烟,出现在众人视野中,顿时苏希然露出欣慰的神情,徐佳澄更是激动的说道:“老大还活着……”

疾速回到阵地,重新加入锋线,一边指挥大家防御深渊铁骑的冲锋,一边命令龙狼杀入怪群之中,持续输出,保证我的积分排名不降反升。

……

而此时,就在远方,一道道鬼火炮炸开的气焰冲天而起,木精灵、龙域铁骑以及玩家团队遭受了重击,至少超过20个鬼火弹成功爆发,右上角的野人谷保存玩家数量剧烈的往下疯狂直掉,看得人甚至觉得有些心寒,这种程度的虚拟战争,太残酷了。

“滴!”

一条消息,来自于唐韵:“我……差点被秒了,夕哥哥,你刚才怎么做到让那种灯笼*在远方就爆炸,而不会扔过来的?”

“很简单。”

我一边砍杀怪物,一边说:“这种*叫鬼火弹,每次释放都有一个施法条的时间,也就是暗黑炼金师开始挥舞油灯的时候,那时候已经点燃了进程,只要在他扔出来之前让你的人突进过去,眩晕住他,就能让鬼火弹原地爆炸了,不过……冲过去破坏的人多半是要献祭的。”

“嗯,明白了!”

然后,我又把相同的办法告诉了烟光残照、绯月等人,不久之后,几大公会都派出重甲系玩家冲了出去,有的成功,有的失败,远方的鬼火弹爆炸气焰一一升起,似乎也在预示着这场战争的惨烈。

不久之后,风语、清灵似乎也意识到了情况的变化,于是派出龙骑编队从空中俯冲下去猎杀暗黑炼金师,大约3-5名龙骑士同时猎杀一个,颇为轻松,炼金师一死,鬼火弹倾泻,自然也就原地爆炸了,但有的炼金师十分凶狠,直接原地引爆,炸得巨龙哀鸣,龙骑士受伤,巨龙翻滚着从地上挣扎而起,在同行龙骑士的掩护下狼狈逃回己方阵地。

木精灵此时也发动了反攻,前沿阵地飞速往前推,箭雨洗地,战骑则从两翼突进,大幅度的杀伤着野人族的兵力。

……

大战正酣。

“轰~~~”

东方,空中忽地闪烁一道剑光,开天破地一般的斩裂了长空,并且涌动着淡淡的龙气!

我急忙回首望去,那是……师姐明月池的剑招?

看来,她已经跟炼狱君王动上手了,那边的空中乌云滚滚,却又有一道道金色龙影飞腾而起,穿透云雾,在高空之上爆发出耀眼的光辉,甚至能肉眼看到一个个小小的身影在空中飞掠,伴有奔雷般的剑光,那是龙骑士,距离太远,龙骑士居然小得像是一只蚊子般,只是从这里已经可以判断出另一个战场有多么的惨烈了,恐怕丝毫不逊色于眼前野人部落的战场。

“蓬!”

前方,一道扇形领域的烈芒炸开,将数十名木精灵组成的战阵化为齑粉,他来了,野人王希伯丁,手提着魔斧弑皇,一脸的桀骜不逊,怒吼道:“精灵,你们这些窝囊废,你们的高傲哪里去了,居然跟肮脏的夏族联手,呸!”

木精灵人群中,“刷”的一缕剑光如竹叶分水般的劈出,那一道飘逸而修长的身影踏着虚空而出,剑光几乎一瞬间就穿透了虚空,直接抵在了野人王希伯丁的斧柄之上!

“嘭——”

一声巨响,宁奇的这一剑威力非凡,竟然震开了魔斧弑皇,长剑一收一放之间有时狠辣而凌厉的一剑刺向了野人王希伯丁的咽喉要害。

“猖狂!”

希伯丁一身怒吼,嘴角浮现狰狞笑容,独臂猛然一挥,死亡规则缭绕,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反击回来,“蓬”一声巨响激荡在精灵王宝剑上,顿时原地爆发出一道冲击气浪,将周围的木精灵、深渊铁骑纷纷掀翻、倒飞了出去。

“你到底是谁?”希伯丁昂首怒问。

“木精灵之王,东域守护者,宁莱之子。”

“精灵王?!”

希伯丁嘴角的笑容更盛:“如此更好,王对王,在这里只有你配当本王的对手,来吧,让我提着的头颅去献给明石大人,来交换更多的土地与子民吧,或许,你的头颅可以让老子也位列炼狱君王之一呢,哈哈哈哈~~~”

“你有本事,就来取好了。”

宁奇一脸淡然笑容,剑法依旧轻松写意,一剑挥出,宛若水银泻地,“噼噼啪啪”的密集剑气打在希伯丁凝聚出的暗黑斗气上,将那气盾打得千疮百孔,但希伯丁原本就天资过人、实力浑厚,现在又汲取了炼狱的力量,更上一层楼,目光里显得无比强悍,双足踏地,弓身飞速弹起,犹如捕杀猎物的雄狮一般,斧芒与手臂融在一起,扑杀向宁奇的腹部。

“蓬!”

巨响声震耳欲聋,这一击宁奇吃亏了,足足被打掉了过300W气血,嘴角也溢出了少许鲜血,他轻敌了,根本没有想到希伯丁会强到这种地步,但依旧战靴轻轻一勾,带着雄浑力量将魔斧弑皇给震开了。

“保护吾王!”

一众精灵铁骑围了上去。

“退下!”

宁奇立于空中,喘着粗气:“这是本王与希伯丁的战斗,你们不要介入,去做你们该做的事情,猎杀更多的野人!”

“是,吾王!”

一片尸骸中,希伯丁提着战斧,脸上满是扭曲的笑容,对着天空狂笑不已:“宁奇,就凭你……也想击败本王?你太高估自己的实力,也太小瞧本王了。”

“这种事,不试试怎么会知道!”

宁奇一声长啸,身躯糅合在剑光中,再次发动凌厉攻势,一剑便震得希伯丁连退近百米,双方的战场也变得玩家、NPC都无法接近了,剑光滚滚,斧芒阵阵,劈得大地上满是纵横交错的裂口,让人有点疑惑,这两个似乎已经强得不像人了。

也就在这时,我终于距离足够,读取到了野人王希伯丁经过多个版本加强之后的属性了——

【野人王·希伯丁】(灵阶BOSS)

等级:192

攻击:42000-51500

防御:32000

气血:4亿

技能:【烈焰斩】【破风斩】【狂焰之怒】【不灭意志】【弑皇一击】【恶魔变身】

介绍:希伯丁,野人王布鹿的长子,希伯丁天生神力,年仅八岁时就能徒手搏杀猛虎,被誉为野人族百年来最强大的王族后裔,而在其父王在北境与圣殿骑士的战争中阵亡之后,希伯丁继承了王位,并且在雪域中觅得了一件上古奇兵“弑皇”,凭着这柄战斧南征北战,无往不胜,击败了多个野人部落,最终一统野人族,成为千年来最强大的野人王

洞悉:无

……

属性一共享,公会里的众人都哗然了——

天无悔:“我去,好多技能,无敌了!”

临界:“血防也高啊,这个野人王希伯丁也太难搞了吧?估计这一斧头下来,我们没几个玩家能承受得住吧……”

小唯:“灵阶BOSS,比我们现阶段艰难攻略难度的圣阶高出了一整个档次,其实根本就不属于现阶段玩家可攻略的BOSS了。”

山有扶苏:“那个……夕哥,希伯丁在炼狱阵营里大约属于什么档次的BOSS?”

我想了想:“仅次于十大君王。”

“如果……我们攻略掉这个希伯丁,是不是就天下闻名了?”他微微一笑:“做人一定要有梦想,你说呢?”

我心头有些动摇:“而且还有灵阶BOSS的首杀奖励,好事是好事,可能付出的代价也比较多。”

苏希然道:“目前有精灵王主打,我们只要打打辅助就可以了,至于能不能抢到归属权,这就全靠命了,而且如果我们不助战的话,精灵王多半打不过希伯丁,精灵王一死,也是我们光明阵营的损失,丁队你说呢?”

我点点头:“既然希然你都那么说了,那我们试试。”

“嗯!”

就在这时,忽地空中一道风暴降临,“蓬”一声在北辰的人群中炸开,是持剑被击退的宁奇,紧接着又一道烈焰风暴从空中坠落,正是希伯丁从天而降的一斧头,“嘭”一声巨响形成了大范围打击,身边飞起一道“弑皇一击SS”的金色字眼,仅仅这一斧头,就把周围数十名北辰的精锐玩家给秒了,而精灵王宁奇也被砍得长剑脱手翻飞,气血猛然掉了15%之多!

“散开!”

我目光一寒:“实力不够的全部走远点,别触发BOSS的狂暴属性了。”

大家纷纷散去,唯有临界、剑墨、山有扶苏、徐佳澄、漱月鸣筝、苏希然等主力还留在战斗圈内,而我更是第一时间策动火麒麟飞扑而至,就在希伯丁扬起战斧再次劈在了宁奇左臂凝聚的斗气护盾上的时候,我直接一个霜龙摆尾飞扑而至!

“蓬!”

击飞成功,希伯丁只是比我高了9级,我的击飞成功率应该在45%以上,而这次显然运气还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