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天行 > 第七百八十六章 明月池的梦境
午后,主馆酒店二楼,月恒南方总部的训练中心。

一排排舒适的座椅式游戏设备林立,也有包厢,供参赛的选手在这里打训练赛等等,苏希然申请了一个十人包厢,下午就由北辰的玩家占了。

“唰——”

上线,人物出现在白鹿城东门广场上。

“队内赛吗?”我问。

“不了不了。”

徐佳澄摇摇头,说:“老大,前天我接了一个长线任务,需要每天都做,希然姐、林澈和大海一起帮忙,要不……你带清言、玫瑰他们打一会训练赛?”

我一阵无语:“行吧,我去约一约。”

不久之后,约战成功,唐韵愿意带着唐门的主力队五个人跟我们打训练赛,而我能用的人太少,苏希然也不在,所以只能打无治疗的一波流战术,我和山有扶苏负责突破,清言压阵,玫瑰、李清野殿后,结果,被唐门的火法天团轰得鼻青脸肿,胜率只有可怜的30%而已,在纯暴力法的集火下,我和山有扶苏的生存都很成问题,没有治疗基本上三秒钟就跪了,除非偷袭成功,否则就没法打。

跟唐门打了一小时,然后迎来了第二个对手,绯月带着绯月骑士团的人跟我们一起踏入竞技场,一脸兴奋,能跟北辰打,是一次难得的训练机会,而且绯月是一个聪明女人,似乎也有想从我这里学一点套路的意思。

之后,英雄殿的人也闻风而来,烟光残照带着英雄殿主力被我们打了个6:4,灰头土脸的回去了,再之后,“滴”一声,一条消息,来自于雪银杉盟主紫衣侯:“夕掌门,听说你们在打训练赛?”

“嗯,紫衣侯盟主也想?”

“对。”

他微微一笑:“最近团队的磨合有点不太好,所以想带着大家跟真正的一流队伍打训练赛,林途那边我说过了,不过他说要打PVE所以没空,这不,我刚才看到烟光残照去买咖啡顺口说了你们训练赛的时候,所以……夕掌门不忙的话,咱们打一会?”

“嗯,你们来白鹿城吧,咱们竞技场见。”

“OK,马上!”

山有扶苏提着匕首,道:“夕哥,跟谁聊天呢?”

“紫衣侯,他说雪银杉的队伍磨合差了一点,所以想跟我们打会训练赛,大家准备一下配属方案,准备开战了。”

“嗯!”

40分钟后,紫衣侯带着8:2的大比分离开白鹿城。

“这……”

清言嘴角抽了一下:“这特么就是磨合不太好?”

我苦笑一声:“雪银杉本来在这届黄金联赛就是顶尖队伍,这个比分正常,咱们这个队伍缺少治疗不说,还缺少控制,我要是配属控制流的话,血就不够,加攻的话,控制、血都不够,没办法了,能赢两局已经说明我们的战术卓有成效了。”

玫瑰兮奈特点头:“老大,我有句话想说……”

“你说啊,玫瑰。”

她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其实,我原本觉得自己的技术已经算是个一线高手了,但自从打了黄金联赛之后,觉得跟一线高手的差距还很大,碰到紫衣侯、破茧这些人几乎零胜率。”

“正常。”

我笑了笑:“职业联赛的职业玩家,跟游戏里PVE高手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人家花了大部分的经历在研究战术和配属克制上,这也是大部分职业选手在游戏里却很菜的缘故,真正的能PVP、PVE都玩得出神入化的人不多,达到的顶峰的都是天王了,你好好练,总有能独当一面的一天。”

“嗯,好~~~”

……

晚上,主会场里重金属音乐的声音震得耳膜都疼,黄金联赛的现场永远不会让人失望,开赛之前,是一段游戏CG表演,但不是一般的CG,而是3D拟实画面,当一阵鼓声由缓慢变得急促时,刀剑出鞘声响成一片,战旗从会场后方涌动起来,紧接着无数白鹿城铁骑从会馆两侧的空地上飞奔而来,虽然是由科技合成,但却栩栩如生,而当他们冲到会场舞台下时,“蓬”一声巨响,怒雷横扫大地,将许多重骑兵劈得支离破碎,画面感十分惊人,甚至能感受到一截截残肢断体往身上掉的感觉,但事实上,什么都没有。

空中,一位炼狱君王骑乘着怒雷缭绕的战马,手握两柄利剑,一双眸子冰冷的看着众人,正是深渊之主,传说中的赦免者!

“这货……来我们物质世界了么?”唐韵梨涡浅笑。

我也笑了笑。

事实上,在游戏里近距离接触赦免者的玩家屈指可数,而且基本上都是顶尖一线的高手,而如今,赦免者就出现在了舞台上方,跟数万观众玩家近距离接触,以至于尖叫声、喝彩声连成一片,许多人甚至都站起身来,用手机拍摄那不可一世的炼狱君王。

“一群蝼蚁!”

赦免者一双眸子紧盯着我们,低吼道:“本王不屑与尔等一战!走,破风吧,雷霆!”

胯下,破风之雷战马一声低啸,化为一道雷光带着赦免者一跃而逝,这速度,简直有点孙悟空一个筋斗云十万八千里的感觉了,紧接着,空中再次浮现出一道绝美身影,长腿蛮腰,披风飞扬,手握战弓,一双美眸看着世人,正是复仇女神凯米尔,嘴角浮现出妖魅的笑容,道:“勇者,你不过是一具将死的躯壳,为什么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本王?”

下一秒,凯米尔的身躯涣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炼狱魔牙古拉斯,魔龙身影盘踞在舞台上,眯着一双懒洋洋的眼睛,对着站在舞台一侧的飞儿喷出灼热的鼻息,嘴角勾起一道弧度,笑道:“卑微的人类女子,你连给本王塞牙缝的资格都没有!”

说着,扬起利爪拍向了飞儿,顿时吓得飞儿花枝乱颤,连退数步,被两个男性工作人员扶住,否则非摔下台不可。

“蓬!”

利爪落下,拍得舞台的一角支离破碎,各种建筑材料飞起,但事实上,那里依旧完好如初,一切都只是拟实的画面罢了。

就在这时,天空轰然一剑坠落,直接将炼狱魔牙古拉斯轰成了一道道云烟,紧接着,一缕风华绝代的身影降临,精致的银甲勾勒着完美无瑕的身条曲线,雪色披帛飞扬,长发挽起,手握一柄通明璀璨的斩龙剑,身后一缕缕龙气回旋,惊世绝美的脸庞毫无瑕疵,一剑从舞台劈到了场馆外,顿时剑痕之中涌出一道道人族繁衍生息的画面,无比的瑰美,数秒之后,她才缓缓落下,悬停于舞台上方,一双星空般的美目看着台下的观众,声音中充满了威严:“正邪不两立,一剑万年月!”

“龙语者!”

“明月池!”

台下,无数玩家激动得大喊出声来,龙域是游戏里的圣地,又何尝不是玩家心里的圣地,而明月池,则是唯一有实力改写《天行》篇章的人。

……

我仰头看着美女师姐凛然不可侵的神圣画卷,终于,画卷一收,一切都消失了,紧接着舞台上方的空中绽放出大大的《天行》二字,可以说,这种开赛前的开场画面,真是让所有的玩家都对月恒公司爱到骨头里了,心甘情愿的为它充值,为它买点卡!

飞儿重新回到舞台,宣布今天的比赛开始。

第二比赛日。

北辰第一战,4:1击败DR战队。

第二战,终于遭遇了雪银杉,但最终却依靠5V5的亮眼发挥逆转形势,最终在林澈、山有扶苏都输了1V1场的情况下依旧赢了,以3:2的比分击败无比强势的雪银杉,拿下宝贵一分,以至于北辰已经跟银狐并排名列积分榜首了,大有两强争天下的气势。

第三战,5:0血洗了第三档LG战队。

就这样,周日晚上是空档,所以北辰已经结束了这一周的比赛了。

……

次日上午,早早起床,七点钟就出发了,离开了月恒南方总部,前往苏州,九点前抵达俱乐部,把山有扶苏、清言等人送回俱乐部之后,我们几个返回工作室,开始今天的日常游戏生活。

“唰——”

上线,不用问了,大家帮澄澄做那个神秘无比的长线任务去了。

修理装备、补充补给,然后传送龙域。

眼前光华掠过,龙域今天是晴天,但远方一簇簇的积雪还没有融化,所以显得十分严寒,冻得人直打哆嗦,一群身披铁甲的龙域甲士一边哆嗦,一边练功,身周一缕缕白色龙气缭绕,有模有样的样子。

指挥大厅,一片冰冷。

明月池身披夏族女将的战袍,坐在办公桌前,一本本的批阅着龙域的卷宗,许多上面都有夏族官府的印记,没办法,龙域资源匮乏,一年四季都在下雪,植物长不起来不说,就连牲畜也比较少,根本养不起庞大的军队,一切都要靠夏族那边的资源支撑。

“师姐。”

我走上前,伏在案前看着她,笑道:“好久不见啦~~~”

她瞥了我一眼,笑道:“师弟,这些天你去哪里鬼混了,师姐也没有看到你。”

“当然是做正经事了。”

我一拍胸口,又想起了什么:“不对,我昨天好像在会馆赛场还看到你了。”

“是么?”

她梨涡浅笑,坐直身躯背靠在椅子里,一双美目懒洋洋的看着我,道:“师姐前些天也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去了另一个世界,那是一个像是斗技场一样的场所,我看到许多身穿奇装异服的人,他们大声的呐喊,喊着我的名字,还有龙语者的称号,似乎……在人群中,师姐好像也看到了你,真是一个奇怪的梦境啊……”

我目瞪口呆,心里掀起万丈狂澜,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