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天行 > 第八百三十章 初见兰杰斯
一直刷到下午四点许,经验值飞涨到了198级60%之多了,再有四个小时,就差不多能升级了吧?而就在这时,“滴”的一条消息,来自于苏希然:“丁队,晚上陪我出席一个饭局?”

“饭局?”

我打开语音,道:“今天忙着冲199级呢,什么饭局,能推掉吗?”

“不能呀,爸妈都来了,而且,要见的人你也知道的。”

“那个……兰杰斯?”

“嗯……”

她有些为难:“我……我实在推不开了,这次爸妈还专程到了苏州,我要是不去吃这顿饭的话,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不过没关系,也仅仅是吃顿饭而已,你陪我去,这样我还能自在一点,否则的话……我真的是连话都不敢说了。”

“好吧,几点出发?”

“五点出发,在新区吃。”

“嗯,知道了,我再练一会。”

“嗯嗯。”

……

五点,跟林澈、王劲海交代一下,我就下线了,而苏希然也已经换上了一身漂亮衣服,站在我的房间门口,手里提着一套崭新的休闲西装。

“这是要做什么?”我讶然。

“给你装修一下门面!”

她飞快推着我进房间,说:“快换上,穿皮鞋。”

我:“……”

换上衣服出门,顿时苏希然美目一亮,笑道:“这么一穿,就感觉像是一个有为青年呢,跟原先的网瘾少年完全不同了。”

我有些为难,拽了拽领口,道:“希然,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我毕竟是有女朋友的人啊,这种护花使者的活儿我现在干不了了……”

“不是护花使者。”

她撅起小嘴:“我是天选组的领队,你是队长,你帮我的忙是义气,不是护花使者,二者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义气吗?”

我抿了抿嘴:“义气我是有的,就是别太过火了,这事要是让韵儿知道,她会怎么想?这对她来说太不公平了。”

“所以,唐韵很快也会过来。”

“啊?!”

我大惊:“你……你也约了她?”

“嗯!”

苏希然抿着红唇,道:“你是我的朋友,唐韵也是我的朋友啊,我们三个之间有什么事情不能明着说呢?这次我有麻烦,请你帮忙,所以最好唐韵也一起。”

“可是……韵儿也在,终究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

她一双美眸深深的看着我,笑道:“只要你问心无愧,只是简单的帮我挡掉这个兰杰斯,就算是唐韵在旁边又能怎么样呢?”

“行吧。”

我点点头:“只此一次。”

“嗯!”

她微微有些失望的样子。

“怎么啦?”

我看出她的不太正常,说:“为什么一脸失望的样子?”

她笑了笑,说:“我还以为你会说问心有愧,结果你没有~~~丁队,你的情商果然是林澈是一个水平的啊,甚至更低……”

“靠,有吗?”

“嗯,有。”

……

几分钟后,楼下引擎咆哮声缓缓靠近,唐韵的车缓缓停在了工作室楼下,苏希然抓起商务的钥匙:“开这辆过去?”

“嗯!”

下楼。

唐韵坐在车里,一双美眸静静的看着我,让我有点心慌。

“下车吧?”

我走上前:“你这车坐不了那么多人啊?”

“嗯。”

她走下车,忽地扑哧一笑:“怎么样,心虚不?”

“有点……”

“不用啦。”

她牵着我的手,然后搂住一旁苏希然的香肩,笑道:“我和希然姐姐已经决定了,这次不成功则成仁,如果抵抗失败的话,我们两个以后一起陪在你身边,做你的第一女友和第二女友,好不好?”

一瞬间,我惊了。

一旁,苏希然也愣了一下。

唐韵一双美眸看着我,忽地笑出声来:“我开个玩笑,你不会就被吓傻了吧?”

“这种玩笑,别乱开啊……”

我捂着胸口:“我还当真的,白开心了一会……”

“靠,你还真的想啊!”

她给了我一拳,道:“你想得美,即使我愿意,人家希然姐姐也未必愿意啊,哼哼~~”

我正色道:“好了,这次是去帮希然的忙,认真点。”

“嗯。”

“出发了。”

……

工作室的商务一路飞奔,六点钟前抵达约定的饭点,是一个五星酒店的餐厅,约了三楼,进包厢,就在我们三个进去的时候,苏希然的父母已经在里面了,都带着眼镜,充满了人文气息,看起来确实像是书香门第的样子,此外,还有一个年轻人就坐在一旁,还算比较帅,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兰杰斯了。

“爸,妈~~”

苏希然笑着上前,坐在母亲的身边,然后冲我使了眼色,拍拍旁边的座位。

我马上走过去坐下,唐韵则坐在我另一边,场面说不出的尴尬。

“介绍一下吧。”

苏希然微微一笑,指了指我,说:“这位,就是我们工作室的队长,叫丁牧宸,旁边的这位美女,是他的一个小迷妹,顺便过来蹭饭的。”

唐韵不禁失笑:“嗯嗯,伯父伯母好呀!”

我也点头一笑:“伯父伯母好。”

“好好好。”

苏希然的父亲一脸慈祥,笑道:“听希然提过你很多次了,小丁啊,听说你在游戏界已经是小有名气的人了,是吗?”

“也不算是,业界的一些吹捧罢了。”

我满头黑线,有点应付不过来了:“都是一些虚名……”

说着,我看向了兰杰斯,他也看着我,顿时两个人的目光交汇处,有种目光如剑的感觉了,便笑道:“这位是……还没介绍……”

“哦,我自我介绍一下。”

兰杰斯伸手扶着腹部领带站起身,彬彬有礼的点头,道:“我叫李杰,在上海上学的时候是两位恩师的学生,如今留学归来,在上海的一家金融公司里坐主管,这不……老大不小了依旧单身,家里也有点着急了,所以……在两位恩师的安排下来见见小师妹。”

言行谈吐,相当得体大方啊,这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我深吸一口气,笑道:“原来是这样啊,难怪希然会这么郑重其事,甚至还让我穿得这么正式过来,不过也幸好没有穿得太随便,要不然今天见伯父伯母就太失礼了。”

苏希然的父母一起笑着点头致意。

我给了苏希然一个眼神,询问她表现得如何。

结果,苏希然一脸微笑,柔声道:“我们丁队呢……是一个特别简单的人,做事简单,心地也简单,但对我们大家都特别好,所以我们大家也特别喜欢他,愿意追随在他身边,一起奋斗,一起创造一个个的奇迹,有时候呀,都觉得他有点傻,可是却又傻得让人心疼,总之,跟丁队在一起,在工作室的这半年来,是我这几年度过的最快乐的一段时间了。”

“希然,你……”

苏希然的妈妈有点懵。

她的爸爸也一头雾水,不知道这女儿到底想做什么。

“丁先生,你的大名,我也略有耳闻。”

兰杰斯微微一笑,说:“其实我个人对游戏业界的事情不是很了解,不过月恒的几款游戏都已经融入了全球金融,这都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一件虚拟物品的价格往往能比得上一艘几十万吨级货船货物的价值,这些年我对这些也略有些粗浅皮毛的研究。”

“哦,是吗?”

“嗯。”

他继续轻描淡写的说道:“不过,我不赞同一个人埋头在游戏里奋斗人生这种事情,倒不是我对游戏有什么偏见,只是古来就有一句话,叫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游戏里的成就再大,又能大到哪里去,譬如,眼前美国正在对我们进行贸易战,我们能做的是什么?恐怕,丁先生身为一个游戏界的名人,连贸易战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吧?”

我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虽然我确实天天埋头游戏里,不过不代表我不关心这些,所谓贸易战,不过是中国的人口红利即将结束,迎接下一轮贸易红利的一次轮换的历史契机罢了,在WTO规则的体系下,中国的工业总产值全球第一、世界工厂的地位越发显得重要,这一轮红利自然是美国不想给我们的,所以才发动了贸易战,说白了,中国的国运在这些年开始正式崛起,而美国不愿意坐视我们坐大罢了,我这样理解不知道有没有错。”

兰杰斯皱了皱眉,笑道:“虽然解释得比较粗浅,不过倒也一语中的。”

我也笑了笑,说:“那么,既然李先生是学金融的,我们就那月恒公司这个全球最大游戏开放商、运营商来举个例子,各国服务器的主城与现实资金捆绑,以至于服战的资源争夺更加受到各个国家的重视,请问李先生,你怎么理解虚拟游戏里的货币流通与真实世界的资金运转?这其中的利益转换的本质是什么,或者说,你觉得打一场游戏中的战争,真的没有意义吗?”

“这……”

他有些讶然:“我对游戏的事情,真的不是很了解。”

我微微一笑:“所以,如果对一件事不了解,就不要随意下定论。”

“对不起。”

他有些尴尬:“我为之前的失言道歉。”

“没关系,只是讨论一下而已。”

“那么,我们可以点菜了吗?别把伯父伯母饿坏了。”我说:“希然是我们工作室的人,最近工作室的资金进入比较丰厚,所以这顿饭我请吧。”

“嗯!”

……

点完菜,借口去洗手间。

结果,苏希然、唐韵全都跟来了。

三个人在洗手间门口差点激动得抱头痛哭了,我一边一个,抱着唐韵和苏希然,浑身发抖,说:“妈的……幸好我每天都有坚持新闻联播,否则今天肯定被李杰这混蛋怼成傻子了……”

唐韵轻笑:“嗯,是啊!”

苏希然抿着红唇:“在兰杰斯提问的时候,我的心跳都快要停了,一度以为你会被怼成猪头呢……”

我:“……”